<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67章 陷阱还是馈赠
    蔺鲲洗完澡之后,用吹风机吹干了头发,他小心地整理发型,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棱角分明,五官俊朗,说不出的潇洒倜傥。

    刚才牌桌上的事情,也抛之脑后,毕竟他潜意识里知道苏韬不好惹,如果真动起手来,吃亏的还是自己。

    房门被敲响,蔺鲲有些错愕,过去打开了房门,发现小泉冶平站在门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小泉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吗?”蔺鲲连忙谦恭地笑道,他下意识地打量自己的衣着,看是否得体。

    小泉冶平朝房间内指了指,笑道:“我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

    蔺鲲连忙让开身位,道:“请进!”

    两人进了房间,蔺鲲突然觉得有点手足无措,小泉冶平很坦然地坐在椅子上,温和道:“还住得习惯吗?”

    “当然,谢谢您的招待!”蔺鲲挤出笑容,内心忐忑不安,就在不久前,他还想着要到隔壁尝试敲一下门,与越智浅香问候声晚安,“不知你需要我做什么?”

    小泉冶平仔细盯着蔺鲲看了片刻,看得他有点心慌,轻声道:“你喜欢浅香吧?”

    “啊?你不要误会,我和您的妻子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我们之间的关系清清白白。”蔺鲲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

    小泉冶平摆了摆手,叹气道:“你也不用可以掩饰,其实早在我追求浅香的时候,我就调查过你。你深爱着浅香,即使我们结婚之后,也未曾改变过心意。”

    蔺鲲被揭穿了心思,只觉得内心突突直跳,恨不得赶紧从窗户跳下去,离开这个地方。他佯作镇定道:“我对浅香是有好感,但只是发乎情止乎礼,而且浅香心中只有你一个人,这一点想必你比我更加清楚。”

    小泉冶平悠悠叹了口气,道:“没错!浅香是个好女人、好妻子,但我却是个不称职的男人和丈夫。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只是想希望你,等我死后,继续守护浅香,让她成为一个真正幸福的女人。其实,浅香嫁给我之后,就没有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我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她任劳任怨地照顾我,我对她实在是愧疚。”

    蔺鲲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小泉冶平,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他这是什么意思?

    小泉冶平继续说道:“投资连锁酒店,是我的心意,如果你愿意继续深爱浅香,替我保护她,那么我就将资产交给你来管理。这算是一个交易吧!”

    任谁听到小泉冶平这个惊人的想法,也会手足无措。蔺鲲第一反应是,这老家伙是在诈自己吗?一切只是为了让自己承认和越智浅香有苟且之事,然后让越智浅香净身出户?

    蔺鲲听说过像小泉冶平这样的有钱人,良心早已被狗吃了,怎么可能会有天生掉馅饼的事情落到自己的身上。

    “小泉先生,无论事情怎么变化,我都会守护浅香,但是以朋友的身份,这一点你不要误会。”蔺鲲狡猾地说道,这样一来,既答应了小泉冶平的要求,也避过了他对自己的试探。

    小泉冶平复杂地看了一眼蔺鲲,暗忖还真是个特别谨慎的人,自己将妻子的未来托付给这个人,或许没有错。

    男人不能太傻,多一个心眼,才能在社会立足,先学会保护自己,其次才能保护别人。

    小泉冶平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轻声道:“这是主卧的钥匙,浅香睡觉之前会喜欢喝一杯牛奶,今天她喝的牛奶有些特别,如果你想要拿到我许诺的那个投资,那么你应该知道今晚该怎么办了。”

    言毕,小泉冶平霍然起身,径直离开了房间。

    蔺鲲望着那串钥匙呆若木鸡,这是什么鬼?小泉冶平是要自己强行进入隔壁,然后和他媳妇儿来个一夜春风吗?

    不,这肯定是个陷阱!

    蔺鲲咬牙,犹豫许久,还是没有坚定决心,去碰那串钥匙,在他看来,小泉冶平绝对没有那么好心。

    这个老东西,竟然死到临头,坑害越智浅香。

    蔺鲲毕竟是局外人,他不知道小泉冶平和越智浅香这对夫妻,曾经共同经历过哪些事情。

    小泉冶平并非设计陷害蔺鲲,而是真心希望越智浅香能够找到一个依靠,他考虑到自己死后,如果越智浅香继续留在国内,肯定会被自己的子女骚扰,所以让她出国发展,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恰巧蔺鲲出现在视野中,小泉冶平觉得撮合这段感情,对于越智浅香的未来会有好处,所以才会主动邀请蔺鲲来到别墅做客,还安排两人住在紧挨着的房间。

    不过,小泉冶平并不了解蔺鲲,这是一个极其胆小懦弱的男人,真的将肥肉送到自己的嘴边,他恐怕还不敢一口吃下,生怕会被人下毒。

    蔺鲲内心在天人交战,他当然也想到了另一个层面,如果小泉冶平真的是在撮合自己和越智浅香,自己犹豫不决,那岂不是犯傻了?

    “不行,这件事还是得跟越智浅香好好商量一番,跟她如实坦言说明,看越智浅香如何看待这件事!”蔺鲲终于想清楚如何解决此事。

    他将钥匙塞入口袋,深吸一口气,踱步来到隔壁主卧的门前,轻轻地拍了拍门。

    “谁?”越智浅香刚洗过澡,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她警惕地问道。

    “是我!”蔺鲲在外面轻声说道。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越智浅香皱眉,警惕地问道。

    “我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能不能让我进来一下?”蔺鲲低声说道。

    “能不能明天早上再说?”越智浅香暗忖蔺鲲在搞什么鬼,未免胆子太大了吧,这可是自己的家,这么晚了还来敲自己的房门,难道不怕引起误会吗?

    “不行,十万火急!”蔺鲲沉声道。

    越智浅香暗叹了一口气,只能披了一件外套在身上,挡住了胸前的风光,迈着碎步来到了门口,轻轻地打开了门。

    蔺鲲见到越智浅香的瞬间,眼前一亮,如果说白天的越智浅香宛如一朵冰清玉洁的荷花,如今的越智浅香如出水芙蓉,虽然未施粉黛,但肤若凝脂,浑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幽香,一颦一笑都透着性感与妩媚。

    蔺鲲想起小泉冶平的那些话,不仅有些心思神往,暗忖自己管那么多做什么,若是能跟自己心爱的人春风一度,此生还有和憾事?

    见蔺鲲的眼睛滴溜溜地打转,越智浅香知道他在动坏心思,没有让蔺鲲进门,沉声道:“有什么话,就在门口说吧。”

    蔺鲲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掏出了钥匙,道:“这把钥匙是刚才你丈夫给我的。”

    越智浅香瞪大眼睛,从蔺鲲手中接过了钥匙,连忙对进了缩孔,轻轻扭动,果然可以打开门,顿时陷入沉默,分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希望告诉你,你丈夫正在试图陷害你。”蔺鲲沉声说道。

    “陷害?”越智浅香不解地望着蔺鲲。

    蔺鲲连忙解释道:“我说个不好听的话,小泉冶平的时日无多,如果他去世了,因为你们是合法夫妻,你肯定可以获得一笔数目庞大的遗产。如果你在婚内出轨,发生外遇的话,那么他就有条件让你净身出户,这样一来……”

    “你不要继续说了!”越智浅香愠怒道,“我丈夫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蔺鲲立即冷笑,继续挑唆道:“那你怎么解释这串钥匙呢?把自己妻子房间的钥匙给另外一个男人,难道他是疯了吗?”

    小泉冶平的确疯了!

    越智浅香暗暗想到,她了解丈夫的心意,其实之前已经咋隐隐透露过,如果他死了之后,就找一个更爱自己的人,重新开始另外一段婚姻。因为蔺鲲之前一直疯狂追求自己,所以小泉冶平干脆替自己做出,撮合自己和蔺鲲。

    不过,蔺鲲不知内情,更不知道他们夫妻俩的感情深度,所以才会误会,立即分析这是一个陷阱。

    “我知道这件事情了,谢谢你告诉我,时间不早了,我得休息,你也睡觉吧!”越智浅香轻声道,“如何解决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

    见越智浅香想关上门,蔺鲲连忙伸手,抵住了门。

    他有些愤怒地说道,“你还要执迷不悟吗?那个老家伙一直就是利用你,现在他时日不多,又想一脚踹掉你。浅香,你要理解我的心意,我一直爱着你,不想见到你受到伤害。”

    言毕,蔺鲲将手搭到了越智浅香的肩上,用力地摇晃了数下。

    越智浅香被蔺鲲这个行为吓了一跳,又不敢大声喊闹,毕竟家里人这么多,若是把事情弄大了,谁的脸面都无光,这涉及到自己丈夫的尊严。

    “你在做什么呢?”苏韬恰好从房内走出来,看到了这一幕,误以为蔺鲲精*虫上脑,要用暴力逼迫越智浅香就范,大步向前,冲到他的身边,伸手一带,来了个过肩摔,将蔺鲲掀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