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66章 麻将高手扮猪
    晚饭结束之后,苏韬、蔺鲲和倪静秋三人被带到了楼上,小泉冶平果然已经安排好了房间。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蔺鲲的房间与他俩的房间隔得远很多,紧挨着主卧。小泉冶平因为病情严重,早已与越智浅香分居,所以主卧仅是越智浅香独自居住,这个安排不仅让人遐想无限。

    “你干嘛要留下”苏韬找到单独相处的机会,低声问倪静秋,不知道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倪静秋笑道:“我就是看不惯蔺鲲。”

    “既然看不惯他,为什么还要继续留下来,岂不是要多看他几眼了”苏韬没好气道。

    “错了,我是看不惯他小人得志。”倪静秋朝苏韬眨了眨眼。

    苏韬沉思许久,叹气道:“你不会是想让小泉冶平撤资吧”

    倪静秋打了个清脆的响指,笑道:“没错!那可是好几十亿,投资连锁酒店,还不如投资你的连锁医馆呢。酒店产业已经是夕阳产业,中医馆在华夏却是朝阳产业。”

    苏韬很满意倪静秋的见解,道:“我很欣赏你的眼光,不过小泉冶平显然有自己的打算。”

    倪静秋托着雪腮想了很久,沉声道:“其实我也猜出了几分。小泉冶平是在给自己的妻子越智浅香找退路,他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如果自己死了之后,为了争夺家产,自己的那些子女肯定对越智浅香纠缠不休。所以小泉冶平就想在华夏给越智浅香留个后路,他调查过蔺鲲,知道他喜欢自己的妻子,觉得将越智浅香委托给他,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决定,因此才会萌生出这个想法,帮助蔺鲲做大做强连锁酒店。”

    “你的脑洞未免开得太大了吧”苏韬有点难以接受,自己还没死,就把老婆往别人怀里推,世界上没有这种自求绿帽的人吧

    倪静秋得意地说道:“我小时候有个梦想,就是当个小说家。”

    苏韬没好气道:“那你写的故事,肯定狗血无比。”

    倪静秋晃着自己的手指,道:“这年头越是狗血,越是有市场,而且现实生活往往比小说还要精彩。”

    苏韬不得不重新审视倪静秋,道:“没想到气质脱俗的倪总,竟然是这么一个人!”

    倪静秋笑道:“难道女总裁,都应该高高在上吗其实大家都是普通人,只不过被很多故事误导了而已。”

    苏韬点了点头,感慨道:“你如果不是将我当成男闺蜜,也不会展现出这么真实的一面吧”

    “当然!最真实的一面,自然是只能告诉最信任的人。”倪静秋翘着嘴唇,俏皮地说道。

    苏韬突然觉得倪静秋特别有魅力,或许越是真实的人,越是能打动人心。

    两人聊了会天,房门被敲响,露出越智浅香那张清秀脱俗的脸蛋,笑着问道:“有没有兴趣打麻将”

    苏韬微微一怔,苦笑道:“你还会麻将”

    越智浅香颔首道:“我父亲是个华夏通,特别痴迷麻将,所以我也学会了。”

    “那就打几圈吧!”倪静秋豁然站起身,“每年过年我们家里也会打麻将,不过我的技术不好,总是输钱。”

    苏韬摆手,拒绝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道:“我可一窍不通呢!”

    “没事,很容易学的。”倪静秋连拉带拽,将苏韬拖起身。

    苏韬有点无奈,只能跟着来到顶楼的花园,蔺鲲已经坐在麻将桌边,歪着嘴,摸着麻将,一股坏痞子的模样。

    越智浅香皱了皱眉,见到蔺鲲的表情,显然有点鄙夷,不过碍于是家中的主人,所以隐忍不发。她也在好奇,为什么小泉冶平会邀请蔺鲲来家中,难道是想试探自己吗

    虽然越智浅香待人真诚,但她也并非什么都不懂的花瓶,对于丈夫的安排,感到悲愤,觉得小泉冶平不信任自己对他的感情。

    越智浅香此刻穿了一身粉色的睡袍,曼妙的身体曲线,在睡袍下若隐若现,嫩腻白净的脸蛋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显得异常娇媚可人。

    蔺鲲只看了一眼,就觉得砰然行动起来,连忙收敛刚才的痞气,微笑道:“你们来了啊”

    越智浅香笑着说道:“我把他俩请来了,不过苏韬不太懂规则,等下我们先教他。”

    “没问题!”蔺鲲自信地保证道,“我对麻将的规则很精通,只要我说两遍,像苏大夫这么聪明,肯定很快就能懂了。”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论起麻将,突然想起一个故人,精通各种赌术,自己也跟他学了几手,所以当初在面对褚惠林遇到人出千坑害,才能不动声色地教训那几人。

    苏韬佯作麻将小白,道:“我除了医术之外,其他的都不太懂,还请你耐心指教。”

    “好说,好说!”蔺鲲迫不及待地坐在苏韬的上家,自忖以自己的技术,苏韬一张牌都吃不了,基本今晚就做好打酱油的准备吧。

    蔺鲲跟随越智浅香来到岛国,一直想在她的面前表现一番,但是处处跟苏韬显出了差距,如今就打算在牌桌上的风头盖过苏韬。

    先打了两牌,蔺鲲浮光掠影地讲了麻将的规则,一边说着,一边连赢了两牌,苏韬暗忖这蔺鲲的牌技确实不错,深谙灵活变通的道理。

    苏韬佯装听得似懂非懂,随后蔺鲲就笑着说道:“打牌还是得在实战中,学习进步最快,咱们还是来直接打吧,”

    四人捡完牌,苏韬手足无措地摆弄了一阵,蔺鲲出牌之后,苏韬突然停了下来,苏韬苦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倪静秋微微一怔,笑道:“你还真是个新手,我帮你看看”

    其余人也是纷纷点头,

    苏韬摊开手,耸了耸肩,佯作无辜。

    倪静秋凑过去望了一眼,表情先是意外,随后又是狂喜,笑道:“竟然是地胡!”

    所谓的地胡,指的是庄家打出第一张牌,其他闲家直接胡牌。

    这一牌蔺鲲是庄家,所以苏韬直接就要了蔺鲲的牌,可以胡牌了。

    蔺鲲皱眉,道:“不会吧,运气这么好”他忍不住凑过去,望了一眼,暗骂了一句脏话,这苏韬的狗屎运也太强了,还真的是地胡。

    自己打了这么久麻将,地胡见的次数屈指可数。

    苏韬笑着说道:“原来这样就胡了啊。麻将还真不难懂。”

    本章未完,请翻页

    蔺鲲脸上赔笑,内心却是充满恶意地腹诽,就让你暗自得意一会儿吧。

    不过,接下来的剧情,并没有按照他想象中那般发展,越智浅香和倪静秋偶有胡牌,但每当蔺鲲即将胡牌的时候,苏韬总是突然就胡牌了。

    几圈下来之后,蔺鲲竟然是一局没能胡牌,他自然不会想到是苏韬在洗牌的时候做了手脚,不停的骂着脏话,唠叨今天的运气实在太糟糕了。

    终于又被苏韬成了一把屁胡,让蔺鲲的清一色无疾而终。

    蔺鲲不耐烦地推掉了桌上的牌局,道:“运气太差,不玩了。”

    苏韬似笑非笑道:“你也太输不起了吧”

    蔺鲲望着苏韬,觉得他特别讨厌,尽管苏韬胡牌次数不算多,但每次都会拦在自己前面,仔细一想有点蹊跷。他轻哼一声道:“打麻将是为了让心情愉悦,既然不高兴了,那就不玩也罢。”

    言毕,蔺鲲直接离开了牌桌,走到一边摸出一根香烟,郁闷地抽了起来。

    越智浅香原本觉得是找个打发时间的方式,没想到蔺鲲竟然这么输不起,也只能苦笑道:“三缺一,也打不起来了,时间也不早,要不就休息吧。”

    倪静秋打了个哈欠,笑道:“没错,就早点睡觉吧,我明天还有正事要处理。”

    来到房间门口,倪静秋突然拉住了苏韬,笑道:“你还真会装,竟然是个麻将高手。”

    苏韬将手指放在嘴边,笑道:“雕虫小技,我一向不轻易示人。”

    倪静秋耸肩笑道:“那蔺鲲也是被你捉弄地够呛,恐怕他现在还没搞明白为什么输得那么惨。”

    苏韬淡淡一笑,道:“只是让你们开心,至于他怎么想,我懒得考虑。”

    倪静秋朝苏韬挤了挤眼睛,笑道:“确实很开心,那就晚安了。”

    苏韬见倪静秋进了门,突然心有点痒痒的,与倪静秋的目光交汇时,经常可以擦出火花,险些失控,但每次到了那临界点,两人都会收敛控制,悬崖勒马。

    那是一种极其微妙的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苏韬之前不大相信世界上真的有红粉知己,在他的世界观里,男人和女人彼此相处久了,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上床,一种是分手,再无别的可能。

    但是,与倪静秋相处久了之后,竟然暂时颠覆了那种看法,似乎男女之间真的有种平衡存在,类似于柏拉图式的精神之恋,不需要身体上的交流,一个眼神,就能获得精神上的愉悦。有时候,往往超越了单纯的肉体缠绵,更加妙不可言。

    苏韬知道,这是两人克制的结果,保持这种默契是一种特别的滋味,两人沉浸在其中,不愿意脱身。

    关上了灯,望着黑黢黢的天花板,苏韬突然觉得没有困意,他想起蔺鲲睡在了越智浅香的隔壁。

    是不是真的如同倪静秋所猜测的,小泉冶平有什么特殊的安排,至于蔺鲲能忍耐得住,不去敲开隔壁的门吗

    苏韬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侧耳关注门外的动静,突然听到疑似脚步声,然后悄然起身开门,朝主卧的方向蹑手蹑脚地摸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