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65章 蔺鲲走狗屎运
    “太子妃殿下,你不要误会,我是说那个摘掉小夹板的骨科医生瞎胡闹,完全是一个庸医。”天野寿江尽量简单地解释道,“那个你们遇见的陌生华夏年轻人,他是一个很高明的骨科医生,手法超乎想象。竟然不需要依靠x光片,就能摸出新仁亲王患处的情况,然后用惊人的技巧,重新将骨头复位。更令人称奇的是,他给新仁亲王涂抹的药物,成功地将那些碎骨变成了易溶解的骨头,因此不要进行手术取出那些碎骨,就能让新仁亲王康复。”

    “你确定不需要动用手术”优子眼前一亮,突然觉得情节都陡转,结果实在是出人意料。

    “没错!”天野寿江沉声道,“如果有他当时给新仁亲王涂抹患处的药物,那就更好了。这种药还有刺激骨头快速复原的效果,而且完全是天然草药制成,没有任何激素,对于还在成长的新仁亲王有极好的效果。

    如果苏韬听到天野寿江的这番分析,肯定会大为惊讶,因为天野寿江不仅仅是那些只会看x光片普通骨科医生,对正骨有自己见解,不仅精通西医,对中医的一些知识也颇为了解。

    “药他是给我一瓶药。”优子却是一片茫然与懊恼,“我之前太过匆忙,只想着将新仁送到医院进行系统治疗,竟然忘记那瓶药放在那里了。”

    “在我这儿!”内亲王纪子连忙出声,“我看你随手放在台阶上,就帮你收起来了。”

    “赶紧给我看看!”天野寿江有点兴奋,因此说话的语气有失礼仪。

    纪子将药瓶递给了天野寿江,天野寿江打开了瓶塞,放在鼻子边,用力地嗅了嗅,眼中流露出欣喜若狂之色,惊叹道:“没错,就是这个药!放心吧,有了这瓶药,新仁亲王的病情,完全不用多虑,两周以后,就能慢慢恢复。不过,如果能找到这个人,那就更好了。因为他的小夹板固定术,定然不俗,如果由他为新仁亲王重新用小夹板固定术,在配合药物的治疗,恢复的效果绝对会更好更快。”

    “天野医生,你是国内最好的骨科专家,莫非你没有办法用小夹板固定术吗”智仁太子皱眉,不解道。

    “我也会小夹板固定术,是从一名华夏中医正骨大师那边学来的,相对而言,比起专业的中医,还是要欠缺了一些。”天野寿江如实地说道。

    其实现在新仁亲王的脚踝已经复位,按照正常的办法,打上石膏,过一个月,一样能够恢复。但,天野寿江是一个极其高明的骨科专家,明明知道有更好的方案,当然要选择采纳,这也是他能够成为国内顶尖专家,并被皇室委以重任的原因。

    “那就赶紧找到他!”智仁太子掷地有声地说道,“调取金阁寺附近的监控录像,找到那个人,应该不难。”

    言毕,他朝身边一个人招了招手,低声交代了几句。

    那个人点了点头,迅速消失离开。

    智仁太子淡淡地扫了一眼妻子,见她哭得梨花带雨,眼睛竟有些红肿,暗叹了一口气,怜惜地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几下,安慰道:“对不起,我刚才语气不好,那是因为我太关系新仁了。他既然没有出什么意外,那就没事了。”

    优子点了点头,倒在智仁太子的怀中,低声道:“他是我的骨肉,受了伤,我比任何人都要心疼。”

    智仁太子暗叹了一口气,妻子还是太单纯了一点,暗中不知道有多数人图谋对新仁不利,妻子竟然带着新仁去微服私游,这岂不是给那些人留下了机会

    不过,幸好事情得以解决,所以智仁太子发完火之后,就慢慢平息下来,对妻子进行安抚。

    ……

    苏韬并不知道自己在金阁寺救了的那个男童,竟然是岛国未来的天皇,也不知道岛国的皇族,已经安排人来请他继续为新仁亲王继续治疗。

    他此刻已经在小泉冶平的私人别墅内,刚为小泉冶平重新做了一次全身性的针灸,虽然于事无补,无法改变小泉冶平的病情走势,但至少得延缓他的病情恶化。

    苏韬并非在故意做无用功,他通过为小泉冶平诊脉、针灸、治疗,对于癌症有了重新的认识,这也是学习的过程,如果下次遇到癌症初期的患者,他也有信心,控制癌变的速度。

    等苏韬从楼上的治疗室来到客厅,顿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暗自皱眉,怎么蔺鲲也在这里

    蔺鲲见苏韬和小泉冶平下楼,面色变得有点难看,毕竟自己觊觎小泉冶平的媳妇,自然而然会有些心虚。

    小泉冶平笑着走向蔺鲲,与他用力握了握手,道:“欢迎蔺鲲君光临寒舍!”

    蔺鲲连忙讪讪笑道:“小泉先生,您是在说笑吧!这么豪华的别墅,哪能叫做寒舍呢你让我们这些穷人情何以堪”

    小泉冶平摆了摆手,自嘲道:“对不起,我汉语不大好,如果说得不对之处,敬请谅解。”

    “哪儿的话,您用词很精准,我只是跟您开玩笑呢。”蔺鲲这一番话倒也说明,这家伙正常的时候,还是懂得一些为人处世的技巧。

    苏韬望着蔺鲲,再望向小泉冶平,暗自叹气,世界真的太混乱,小泉冶平是昏头了吗,竟然引狼入穴,这算是哪跟哪儿啊!

    越智浅香倒是表现得很自然,与倪静秋一直在说话,女人和女人在一起,想要打发时间,有很多方式,比如聊化妆品,聊当下流行的时装,随便一个话题,就可以消耗很长的时间。越智浅香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与倪静秋倒也有些共同话题。

    保姆走到越智浅香的身边,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越智浅香微笑着站起身,道:“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一起边吃边聊吧!”

    走进宽敞明亮的客厅,苏韬扫了一眼,糖醋排骨、清蒸鲤鱼、佛跳墙、全家福……都是地道的中餐。

    越智浅香微笑着解释道:“你们都是来自华夏的尊贵客人,所以我们请了专门的中餐师父,就是不知道他的手艺如何,是不是合你们的口味”

    蔺鲲笑着夹了一筷子糖醋鱼,放入口中,惊叹地说道:“哎呀,这味道真的特别正宗,即使在国内我也没吃过这么地道的糖醋鱼,外焦里嫩,酸甜适度,更美妙的是留有余味,让人齿颊留香。”

    倪静秋见蔺鲲说得这么美味,吃了一口,朝苏韬望了一眼,苏韬对倪静秋很了解,这眼神带有极其鄙视的意味,暗示蔺鲲怎么能这么不要脸,明明在普通不过的鱼肉,竟然被他吹成这样,这是多么善于阿谀奉承的一个人。

    小泉冶平哈哈大笑,作为主人明知这是可以奉承,但也是极为享受,笑道:“既然符合你们的口味,那我就放心了。”

    言毕,他拾起酒杯,道:“以茶代酒,欢迎诸位好朋友的到来。”

    苏韬和倪静秋等人,纷纷泯了一口杯中酒,不得不说,小泉冶平提供的酒水,味道极为特殊,像果酒,又多了几分浓烈的酒香,不仅爽口,入喉绵软,劲道十足。

    小泉冶平随后提起酒杯,对着蔺鲲笑问:“听说你在华夏有酒店产业”

    蔺鲲暗忖自己就是开了个主题旅馆而已,还谈不上什么产业,笑着说道:“小打小闹而已。”

    “你有没有想过扩大规模,以连锁模式发展,据我所知,华夏的酒店产业虽然已经过了最好的风口,但只要用心去做,还是有很多机会。”小泉冶平淡淡笑道,他此刻容光焕发,没有一丝病人的样子,完全一副职场精英的模样。

    “我也有过连锁的想法!”蔺鲲苦涩地笑道,“只可惜没有充足的资金。”

    “我可以帮助你!”小泉冶平此言一出,包括越智浅香在内,所有人都露出惊愕之色。

    小泉冶平耐心地解释道:“我虽然是个岛国人,但醉心于华夏文化,早就有想法在华夏投资,不过缺少靠谱的合作伙伴。和你接触之后,发现你有眼光和魄力,不知你是否有想法,愿意和我一起共赢。”

    蔺鲲眼中流露出复杂之色,暗忖这小泉冶平究竟在盘算什么,难道跟自己变成合伙人,就想让自己不追求越智浅香吗

    他不动声色地说道:“不知小泉先生,打算投资多少”

    小泉冶平早已想好,所以很快地回答道:“我打算将名下百分之八十的资金用作投资,你觉得如何”

    蔺鲲眼中闪过惊讶之色,他虽然不知道小泉冶平具体的资产有多少,但二三十亿人民币,应该没有问题,百分之八十的话,岂不是有二十亿元,这岂不是一笔巨额的财富,大脑顿时茫然一片,自己走狗屎元了

    这算得上飞来的横财吗

    苏韬偷偷瞟了一眼越智浅香,发现她眼中流露出一抹惊愕,显然这件事情小泉冶平,并没有与她商量过。

    小泉冶平此言一出,蔺鲲的态度完全改变,对小泉冶平阿谀奉承之词,更是变本加厉,让人几乎听不进耳。

    倪静秋好几次偷偷朝苏韬给了作呕的表情。越智浅香也是一脸无可奈何。

    小泉冶平倒是很欣赏蔺鲲,见大家吃得差不多,笑道:“今晚请大家就住在家中吧,我早已安排人收拾好了房间。”

    “那就麻烦您了。”蔺鲲很高兴地接受了邀请。

    苏韬正准备拒绝,倪静秋却是笑着说道:“小泉先生盛情难却,我们就不推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