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63章 奈月的华夏梦
    吉川真纪关心和保护大森唯,一方面是出于爱才之心,另一方面是因为大森唯给医院带来了实际收益,他知道大森唯一旦真的离开医院,自己当年主持创办的汉药研究院就会形成一个空壳子。

    尽管研究所内有其他一些研究汉药的人员,但他们与在钱鸿鹄系统学习过中医的大森唯有明显的差距。

    打个简单比方,其余的汉药研究员,只懂得药剂学,但大森唯不仅懂得草药的药性和药理,还精通中医。只有知道中医是怎么医人治病,才能将中成药制作成普遍适合各类人群的产品。

    所以当大森唯主动要求,还得在医院兼任医生的要求,被吉川真纪满口答应了。

    吉川真纪离开办公室之后,大森唯沉思许久,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给坂本奈月拨通了电话。

    坂本奈月有些担忧地问道:“大森医生,你后来没有遇到为难的地方吧,如果需要我出面的话,我可以帮你解释一番,这不是你的错,而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大森唯微笑道:“放心吧,他们没有为难我。”

    “那就好!”坂本奈月叹了口气,展颜微笑道,“像大森医生这么好的人,如果还被责罚,那实在是太不公平的事情了。”

    大森唯心虚地笑了笑,轻声道:“其实我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

    “不,你是我遇到过最优秀的人之一!”坂本奈月强调道,她在这几年,为了给父亲治好病,见过无数人的脸色,像大森唯这样对待自己和父亲的,确实是少数。

    “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其实是为了提醒你。要远离大岛直人和野村信,他们对你有不轨想法。”大森唯诚恳地说道。

    坂本奈月释然一笑,露出可爱的虎牙,淡淡道:“谢谢您的提醒,我能分辨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那就好!”大森唯沉默半晌,因为不善言谈,顿时觉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大森医生,你还在吗”坂本奈月觉得电话里突然安静下来,也有点意外,所以主动问道。

    “我在的!”大森唯连忙应答。

    “我还打算继续学习汉语,请问以后还能麻烦你吗”坂本奈月微笑着说道。

    “当然可以!”大森唯心情为之一振,他原本觉得坂本奈月的父亲出院之后,与这位女神的缘分即将就此断绝,但没想到坂本奈月主动请自己教她汉语。

    “奈月小姐,我有个冒昧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学习汉语”大森唯憋了很久,终于还是问出自己藏在内心的问题。

    “因为汉医治好了我的父亲,我想了解华夏的文化,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去华夏看看,大森医生,听说你曾经在华夏住过好几年,到时候能当我的向导吗”坂本奈月想了想,解释道。

    “原来你有这么美好的想法!”大森唯见坂本奈月提起了华夏,突然变得很健谈,从华夏的美食、人文,再谈到名山大川。

    坂本奈月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大森唯滔滔不绝,也对华夏更加有兴趣,笑道:“真希望我父亲快点好起来,那样我就有机会完成这个梦想了。”

    大森唯笑着说道:“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

    挂断了大森唯的电话,坂本奈月从钱包里取出一张名片,她指着汉字,努力回忆大森唯教自己的那些发音,极不标准的哑声道:“三味堂……苏韬……”

    ……

    苏韬和倪静秋在附近游玩了几个景点,苏韬倒也挺享受这种慢节奏的生活。两人都有共同的爱好,比较喜欢参观有点文化沉淀的地方,相对喜欢抄袭大国文化的韩国,岛国的文化其实更有自己的特色。

    金阁寺位于在京都市西北部,建在衣笠山上,大部分华夏人都看过动画片,背景便是这里,因为寺中主要建筑“金阁”外面包有金箔,才得此名。

    面积不算太大,前后不过十几分钟就走完,准备下山的说话,苏韬接到了越智浅香的电话。

    越智浅香关心道:“苏大夫,请问你现在在哪里”

    苏韬如实说道:“我正在和倪静秋在金阁寺参观。”

    越智浅香微微一怔,笑着说道:“那实在太巧了。我和冶平一直商量,找时间请倪总吃饭呢。还请你问一下倪总,晚上是否有空”

    苏韬笑着打趣道:“你怎么不问我有没有空”

    越智浅香淡淡道:“如果倪总有空的话,你自然有空!”

    苏韬望了一眼身边正大光明地听着自己的电话,还朝自己点头的倪静秋无奈苦笑,笑道:“她已经答应了!”

    “那好吧,我晚点就将地址发给你!还请注意安全。”越智浅香连忙说道。

    挂断了越智浅香的电话,倪静秋得意地笑道:“不错,成功地蹭到了一次饭。”

    苏韬笑着说道:“她是说还你的人情,我是沾你的光!”

    倪静秋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她如果诚心请你吃饭,明明有我的手机号码,为何不打我的电话,而选择打你的。越智浅香的情商还真够高,知道我在旁边,故意给我台阶,真是个精明的女人。”

    苏韬没好气地望着倪静秋,笑道:“人家明明请你吃饭,是一件好事,怎么搞得有阴谋的样子。”

    倪静秋微微一愣,反应极快地笑着解释道:“这是女人的通病,见不得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对了,你不会看上这个岛国女人了吧,说实话,女人见了都会觉得她很美。如果你不动心的话,那只能证明你不是男人。”

    苏韬愕然半晌,知道倪静秋在诈自己,故意说道:“是啊,其实我一直对越智浅香很有好感,有几个女人能做到像她那样,为了丈夫的重病,满世界地寻访名医如果我这辈子能遇到一个这样痴情对我的女人,也是值了。”

    他下意识地开始分析身边的女人,吕诗淼、薇拉、蔡妍、水君卓、晏静,虽说对她们都有信心,但还是有点担忧,毕竟人心是会变化的。

    倪静秋不服气地说道:“如果你有一天生病了,我也能像她那样。”言毕,她觉得有点说错话了,连忙佯作开玩笑地补充道,“因为你是我的男闺蜜,所以我会对你好的。”

    下了金阁寺,正准备拦一辆出租车,不远处传来呼救声,苏韬循声望了过去,依稀看见一个男童扭伤了腿,嚎啕大哭,下山的路陡,男童顽皮,蹦跳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受了伤。

    苏韬果断走了过去,倪静秋暗叹口气,跟停下来的司机道歉,让他先行离开,望着苏韬匆匆的背影,暗叹了一口气,这就是自己最喜欢苏韬的样子吧

    每当遇到病人的说话,他总会毫不犹豫地迎上去,特别充满魅力。

    苏韬走到男童的身边,轻声道:“我是一名大夫,请问可以帮忙吗”

    遇到这种时候,就不要遵循医不叩门的原则了,否则,就是见死不救,违背了大夫救死扶伤的天职。

    倪静秋连忙与男童旁边焦急的母亲,翻译了苏韬的原话。

    “你是医生吗请你帮帮我的儿子吧!”母亲太过紧张,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苏韬得到了母亲的同意,深吸一口气,给男童摸了一下伤处。

    男童哭得很大声,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并非普通的扭伤,伤及骨头,脚踝位置有轻微的骨折和错位。因为语言不通,在正骨的过程中,也就不讲究什么分散病人的注意力,他手法极快,几乎让男童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就已经将错位的骨头复原,男童甚至被吓了一跳,停止了哭泣。

    苏韬随身携带着行医箱,先给他伤了的部位,涂抹了药膏,然后取出小夹板,帮他固定住患处。

    说起来繁琐复杂,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用眼花缭乱来形容也不为过。

    苏韬收拾完一切,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不过因为处理及时,如果不乱动他现在被我固定好的地方,一周之后就可以撤掉小夹板,慢慢康复了。”

    等倪静秋翻译完毕之后,男童的母亲连忙朝苏韬弯腰感谢。

    苏韬留给那母亲一瓶药膏,道:“每天早晚个擦拭一次。”

    男童的母亲连忙口头应诺道:“嘿嘿!”

    苏韬朝倪静秋笑道:“处理好了,我们走吧!”

    言毕,两人就离开了这对母子,不远处救护车也赶到了。

    倪静秋见苏韬表情有些不悦,道:“怎么了都说帮助人,享受到别人的感谢,应该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事情。”

    苏韬摇头苦笑道:“只可惜我白忙活了一场,那个男童恐怕还要被折腾一次。”

    倪静秋见男童上了担架,被抬上了救护车,顿时明白苏韬的意思,在岛国苏韬刚才用小夹板治疗骨折的办法,显然是不受认可的,所以苏韬才会有这种无奈的情绪。

    “你可以将三味堂开到京都来啊相信以三味堂的实力,应该能获得大家的认可。”倪静秋心神一动,说道。

    “没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苏韬也是眼前一亮。

    等苏韬和倪静秋两人走入出租车,不远处站着的一名少女,方才一直男童和少女的身边,她出神地望着消失的车影。

    如果苏韬注意到她的话,一定觉得很有缘,是自己那次在街边,收拾偷拍裙底猥琐男时,偶然帮助过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