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62章 大森唯的价值
    大森唯走进会议室,坐在居中位置的是院方高层大岛勇二,也是大岛直人的父亲,负责医院的人事管理,还有纪律检查。至于野村信和大岛直人坐在自己的对面,靠角落的位置,他虽然性格内敛,但并不笨,知道今天是大岛直人和野村信两人故意针对自己,想要让自己接受处罚。

    “大森唯医生,对于大岛直人和野村信两人的实名举报,你有何辩解。他们检举你,擅用职权,私自让没有行医资格的人员,给我院的病人进行治病,同时还给病人误导,给出早已确定好的治疗方案。”大岛勇二语气凝重地质问道。

    “首先,我承认,是我建议病人采用苏韬先生给出的治疗方案,因为我认为他给的办法,比我们院方之前提供的换肾方案更加合理,不仅可以降低病人的经济压力,而且效果显著,比较温和,没有副作用。”大森唯努力解释道。

    “你看,大岛院长,他承认了!”大岛直人狡诈地笑着打断大森唯的辩解。

    大岛勇二复杂地看了一眼大岛直人,暗忖自己这个儿子,年纪这么大了,做事怎么还是这么冲动,现在是自己在询问大森唯,他这么打断大森唯一来显得没有素养,二来也让自己在同事的面前显得没面子,让大家误以为自己是联合儿子,来坑害打压大森唯。

    “请不要擅自打断别人的话,这很不礼貌!”大岛勇二咳嗽了一声,扫视了一眼儿子,微怒道。

    大岛直人暗忖父亲还是一如既往地严厉,不过他知道今天大森唯绝对会遭到惩处,毕竟事情很明朗,而且大森唯并不狡辩。

    其实如果大森唯想要脱身,倒也不难,直接就说自己不认识苏韬,至于病人接受中医治疗的方案,那是病人自己的选择,那样他就可以置身事外了。

    但大森唯性格太过于迂腐,这样的人如何能在复杂的职场里生存下去。

    “大森唯,你继续解释吧!”大岛勇二看似公正地交代道。

    “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如果院方想要处罚我,那就尽管处罚吧!”大森唯骨子里很愤青,只觉得大岛勇二父子特别的恶心,所以有点破罐子破摔地说道。

    “大森唯,你的态度不好啊!”大岛勇二有些生气地说道,“如果你认识到错误,看在你对医院做出的贡献,我们会从轻处理,但你如果执迷不悟,认为自己没错,那么我们会从严惩处,以儆效尤。”

    大森唯站起身,淡淡地扫了一眼大岛勇二,道:“那你们就从严处理吧!”言毕,他直接离开了会议室。

    大岛勇二觉得颜面无光,环顾四周一圈,最终落在另外一名负责纪检的人员身上,道:“大森唯明明错了,还这么傲慢,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罚”

    那人皱眉,担忧道:“大森唯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隶属于院属汉药研究所,他在医院的口碑也不错,一直兢兢业业,在汉医和汉药上有一定的贡献,深受吉川真纪副院长的信任。据说大森唯是吉川真纪副院长几年前特地聘请到医院,希望他能给医院带来一定的改革。”

    “用所谓的汉医来改革吗”大岛勇二虽说不负责医疗,但也有充足的从医经验,不屑地笑道,“吉川是一个不错的医生,但在这件事情上,他绝对犯了很大的错误,看走眼了。大森唯完全是一个没有责任心,不讲求纪律的医生。”

    大岛勇二是纪律组的组长在,见他都这么表态,另一名负责纪检的人员,只能迎合道:“我建议,扣除他本月的工资,同时绩效扣除一部分,如何”

    “就这么办吧!”大岛勇二暗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吉川真纪在后面撑腰,就凭他刚才无视冒犯自己,绝对要让大森唯离开这所医院。

    大岛直人和野村信并肩离开会议室,野村信低声笑道:“这下算是解气了,大森唯算个什么东西,竟然那么嚣张,目中无人。”

    “说好听点,他这叫做有个性,说难听点,他是没有脑子!”大岛直人摸着下巴,得意道,“对了,我刚才从医院档案里调到了坂本奈月的联系方式。”

    “大岛君,你不会真地想追求坂本奈月吧”野村信复杂地看了一眼好友,提醒道,“以你的身份和地位,显然坂本奈月配不上你。”

    岛国是一个复杂的国家,虽然经济比较发达,民众素质比较高,但阶级差距明显,尤其是婚姻,有着严重的门第之见,穷人难入富贵门。

    “你想得太多了!”大岛直人淡淡一笑,“我只是想来一次心动之旅而已。”

    “说得那么委婉,不就是想跟她来个一夜情吗”野村信眼中流露出贪婪之色,“不得不说,奈月的身材真可以用完美来形容,看那些片子的时候,真心希望自己能是男主角。”

    大岛直人朝野村信眨了眨眼,得意道:“有没有兴趣一起玩啊”

    野村信眼中也闪过一道疯狂,担忧道:“我挺羡慕你,你是单身,但我已经有妻子了。”

    “我们做医生这么辛苦,偶尔在外面放松一下,相信你的妻子也是能理解的。”大岛直人安慰道。

    “我也有点心动了!”野村信眼中闪过一丝期待,“不过,你准备怎么接近奈月呢据说她已经退出圈子,现在已经是良人了。”

    大岛直人摇头道:“当然是威逼利诱!她既然可以为了钱,进入那个圈子,只要我们给她足够的钱,自然也可以一亲芳泽。”

    言毕,两人奸诈地相视一笑。

    等两人进入电梯,突然从角落里闪出一个人影,此人正是刚从厕所里走出来的大森唯,他意外之中听到了大岛直人和野村信卑鄙的言论,恨得咬牙切齿。

    如果两人对其他女人觊觎,言语侮辱,大森唯或许可以无所谓,但对象是坂本奈月,这让他难以忍耐。方才他差点就想冲过去暴揍这两个猥琐的同事,但大森唯骨子里还是内向和懦弱的,欠缺了一些勇气。

    大森唯心情沮丧地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门被推开,一个年逾花甲的老者拧着眉头,走了进来,大森唯立即站了起来,恭敬地说道:“吉川院长,您好!”

    吉川真纪叹了口气,道:“大森君,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没事吧”

    大森唯惭愧地低着头,道:“吉川院长,让你失望了。那件事情我的确没有处理好。”

    吉川真纪摇头,语气凝重地说道:“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做过详细的了解,你选择的办法,虽然让医院蒙受了一定的损失,但我觉得这是一件正确的决定。那个给病人提供中医疗法的年轻人,我对他做过了解,他是华夏最近涌现出来的天才人物。不仅拥有几家自己的医馆,还是一名国医,虽然他没有什么医院认可的证书,但他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大森唯眼前一亮,感激地说道:“吉川院长,谢谢你的认可。”

    吉川真纪无奈地摆手,道:“大森君,你是见过最有医学天赋的年轻人之一。但你的缺陷,我也提醒过你。你不太擅长与人相处,在职场上的话,容易吃大亏。这一次你的选择没有错,但在处理问题的时候,不够圆滑,太过刚直,所以被小人陷害。我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现在对你的未来充满担忧。”

    大森唯感激地望着吉川真纪,除了恩师钱鸿鹄之外,吉川真纪也是他尊敬的人,很多事情,吉川真纪都在幕后给自己遮风挡雨,是他的伯乐。

    大森唯叹了口气,道:“我会努力改变自己的!”

    吉川真纪摆了摆手,苦笑道:“人的性格一旦形成之后,是很难改变的。如果你改变了自己现在的赤诚之心,那就不是我赏识的大森唯了。我会用尽全力,帮助你在医院站稳脚跟。因为这不仅是我的荣誉,而是这所医院和所有患者的幸事。汉医虽然近几十年受到了严重的限制,但它的价值巨大。”

    大森唯是由钱鸿鹄介绍给吉川真纪,吉川真纪早年在华夏访问的时候,曾经亲眼见到过钱鸿鹄利用精妙的医术,治好了疑难杂症,所以才颠覆了西医唯一的价值观。

    大森唯是吉川真纪想要丰富医院体系的一个重要人物,不过,大森唯受到排挤,也是因为自己的对手从中阻扰的结果。如果改变了现状,势必会动摇一些人的利益。比如院属汉药研究所新研发的一些药物,已经成功取代了部分西药,这不仅影响药商的利益,而且还影响医院管理层某些人员的既得利益。

    “我会继续坚持自己的路,一定要改变大家对汉医和汉药的看法!”大森唯异常坚定地说道。

    “你没有改变初衷,我就放心了!”吉川真纪笑道,“请你继续加油,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

    其实大森唯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了,院属汉药研究院,在他的努力下,新研制的几种中成药已经获得了相关的资格,每年能为医院带来数千万美元的收益,只是这一切,大森唯并不知晓,属于院方的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