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60章 穆景辰的春天
    西医和中医对心的功能有不同的解释。西医心脏主要起到供血,相当于人体的发动机。而中医将心的生理功能称作“心气”。

    心气盈盛,指的是心的阳气偏重,就是心火;相反,心气不足,指的是心脏机能减退,运血无力,伴有气虚表现。

    如果结合来看,造成心气不足,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身体虚弱,长期气血不足造成心肌不够强劲,导致的心脏类疾病;二是由于血脂造成的血管内壁藏时间存有杂质和饱和脂肪酸,造成心血管内径变窄,使得心脏供血不足。

    穆景辰的心气不足,与两种都不一样,主要是先天性,他的血管比较细,供血先天性不足,加上年龄变大之后,血管中的杂质越来越多,头部遭遇撞伤之后,牵一发而动全身,原本就细小的血管负荷太大,因此产生心气不足的情况。

    西医检查的话,检查不到穆景辰体内血管的粗细,所以无法查明根本原因。而且因为血管比常人要细,所以间接地影响穆景辰的诸多生理功能,比较直接一点的就是,穆景辰有阳*痿的症状,因此苏韬才断定穆景辰无法生儿育女。

    穆景辰的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两人感情深厚,虽然得知穆景辰这方面有问题,但还是不离不弃,这让穆景辰很感动。为了照顾穆景辰的颜面,妻子甚至还对外宣传,是自己有丁克的想法,不愿意要孩子,使得自己的父母对妻子有各种埋怨。

    穆景辰作为一个男人,内心无疑是痛苦的,他也想给自己妻子一个孩子。因为有很多次,都发现妻子看到别人带着小孩一家三口的幸福场景,眼中透出一抹羡慕之色。

    相对于那无休止的惯性抽搐,穆景辰更希望自己能拥有正常男人的能力。

    “苏大夫,我的病,你打算怎么治?”穆景辰有些迫不及待。

    苏韬笑着说道:“你的病属于先天之病,打个简单比方,公路在设计之初,就设计成了两车道,你现在想要改成四车道或者六车道,那需要很长的时间,花费很大的精力,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不是我给你针灸一次两次就能成功。”

    苏韬故意说得难一点,是为了让穆景辰重视起来。

    他曾经帮靳国祥的女儿靳芷瞳治疗过先天性疾病,其实穆景辰的病与之相比有共同点,需要洗髓伐脉才行。苏韬来治疗的话,倒也是轻车熟路,但靳国祥的筋脉遍及全身,不是靳芷瞳那样只在某个部位,所以治疗起来工程量比较大,耗费精力也更多。

    “我先帮你针灸,这样可以尽快减少你的痛苦。”苏韬取出了行医箱,从里面取出了针带。

    穆景辰点了点头,沉声道:“那就麻烦你了!”

    穆景辰是先天心气不足,因此针灸的过程中,主要是对手少阴心经疏通,经脉分布于腋下、上肢内侧后缘、掌中及手小指桡侧。

    首穴是极泉,末穴是少冲,左右各九穴。

    当苏韬刺入第一针,穆景辰就感觉打了个机灵,一股柔和的力量从银针传入体内,让他有种豁然轻松的感觉。

    这是穆景辰正常的反应,他的血管很细,通过针灸心经,可以排出杂质,血液就能畅通,原本的心悸、恶心的感觉就会自然消除。

    穆景辰原本还有些紧张,但等刺入数针之后,他就完全放松下来,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平和。

    苏韬对穆景辰的病情也有了新的认识,他之所以心力不足,一方面是先天,另一方面是后天。因为从事金融行业,压力非常大,经常通宵熬夜,导致心力憔悴。先天有残缺,再加上后天不堪重负,最终才会摔了一跤,导致出现间歇性抽搐和休克的症状。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穆景辰感觉浑身一轻,苏韬拔掉了最后一根针,笑着提醒道:“针灸结束了,等会给你开个药方,你每天早晚更服用一次,一周之内就能有明显的效果。半年之后,你的病情就能彻底康复。”

    穆景辰被这个病折磨了近一年,原本奔赴各大医院都无药可医,还以为自己得了绝症,没想到从苏韬这里却是发现了曙光。

    “那我的生育……”穆景辰有些讪讪地问道。

    “你的不育,也是来自于心气不足。只要持续服用药物,补足心力,那么也能解决。还有,服药的这段时间,每天要保证正常的生活习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然的话,这病还是很难痊愈。”苏韬极其认真地强调。

    “苏大夫,你就放心吧!”穆景辰知道苏韬说了这么多,那是要帮助自己,否则的话,没有必要跟自己多费口舌。

    穆景辰下了床,走了几步,只觉得神清气朗,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感,蔓延在全身。

    有没有效果,他自己感触是最深的。

    苏韬内心唏嘘不已,他自己此行来岛国,原本是为了给小泉冶平治疗不育之症的,没想到小泉冶平治不了,阴差阳错之下,却是帮穆景辰治疗了这个问题。

    小泉冶平和穆景辰无法生育,虽说都是阳*痿而起,但有本质的差别,前者属于器质性,后者属于功能性。通俗点解释两者的区别是,小泉冶平现在想硬都硬不起来,而穆景辰只不过是硬的时间比较短暂。

    苏韬可以让穆景辰重新获得男人的能力,但对于小泉冶平却是束手无策,他的身体早已被癌细胞给侵吞,如果不是自己用了“乱阴阳”禁术,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

    穆景辰此刻也算是明白苏韬为何要支开顾隐,虽然顾隐知道自己的病情,但他却不知道自己还有阳*痿的毛病,如果当着顾隐的面说出自己的隐秘,那实在太尴尬了。

    穆景辰识人无数,一直在观察苏韬,虽然他年纪不大,但处人与事极其老道,真是人如其字,深深为自己之前的腹诽和质疑感到懊恼。

    顾隐等到穆景辰的电话,朝倪静秋一笑,道:“从老穆的语气来看,定是苏韬有办法能治他的病了。”

    倪静秋笑道:“你之前还责怪我,给你引荐了这么一名年轻的医生,现在算是知道我的良苦用心了吧?”

    顾隐朝倪静秋拱了拱手,赔礼道歉,“谁能想如此巧合,苏韬能通过一幅字看出老穆的病情,如果没有这一茬,恐怕老穆绝对不会甘心接受苏韬的治疗。”

    倪静秋暗叹了一口气,苏韬总是能出其不意,她早就想把苏韬介绍给顾隐,但没想到苏韬早就留下了一个伏笔,所以看似水到渠成,但其中也含有诸多巧合,关键在于苏韬的那双眼睛太过毒辣,竟然能从一幅字上能看出穆景辰的病因。

    “能帮到穆会长,我就心安了。”倪静秋微笑道。

    顾隐顿了顿,沉声道:“关于富士财团投资你们项目的事情,我会和老穆说说,他虽然为人刻板,但还是很热心的人。咱们都是华夏人,虽说入了岛国籍,但骨子里的血液都是炎黄血,哪有不互相帮助的道理。”

    倪静秋却是摇了摇头,道:“就不劳烦顾总多言了。我想,穆会长不是那种随意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而且经过此事,他已经找到答案了。”

    顾隐微微一怔,仔细思索一番,恍然大笑,“没错,既然他已经感受到了中医的神奇之处,那就绝对不会再反对那个项目。就算是我这个旁观者,都已经感受到中医的无穷魅力了。”

    两人并肩而行,出了咖啡厅,在楼下与苏韬、穆景辰相见,穆景辰与倪静秋主动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与顾隐结伴离开。

    “怎么样?”倪静秋笑着问苏韬。

    “明知故问!”苏韬淡淡回答,“不过,你要的结果,可能没那么快。”

    “为什么?”倪静秋困惑地望着苏韬。

    “既然是治病,哪有那么快的。基本上要等半个月的时间,你会得到想要的答案。”苏韬故意卖了个关子。

    倪静秋暗叹了口气,道:“也就半个月而已,我有足够的耐心可以等待。”

    苏韬翻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笑道:“我得出去一趟!”

    倪静秋好奇地望着苏韬,“去哪儿?”

    苏韬并没有隐瞒,道:“还记得坂本奈月吗?他父亲的病情挺严重,我得为他复诊。”

    倪静秋淡淡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你去做什么?”苏韬没好气笑道,“那是医院,你更适合去银座,逛逛高端的奢侈品店。”

    倪静秋压低声音道:“我得去监督你啊!”

    “我是成年人,心智健全,要你做什么监督?”苏韬无辜地问道。

    “以我敏锐的第六感分析,你对坂本奈月绝对有企图,不然的话,为什么要献殷勤呢?”倪静秋似笑非笑道,“如果你这个大神医跟一个艳星牵扯上不好的绯闻,在现在这个关键时候,可不是什么好事。”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点了一下倪静秋的脑门,心道倪静秋所言,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虽说无数人看过坂本奈月主演过的电影,但真要是谁与她惹上绯闻,还真不大好,极有可能被对手所利用,苏韬现在也是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公众人物。

    苏韬笑着道:“既然你这么不相信我,那就跟一起去吧。女人啊,就是这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