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59章 中医五迟之说
    能让穆景辰坐下来,跟苏韬求医,并不是因为他相信苏韬的医术,而是那幅字画起了作用。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苏韬也算是救人无数,遇到过各种各样的病人,像穆景辰这样本能排斥中医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从表情动作,语气态度,就能窥知一二。

    苏韬之所以说穆景辰的病情,不算大事儿,有七分夸张,三分真实。

    苏韬轻声笑道:“为了保护穆会长的隐私,还请二位离开一下。”

    顾隐连忙站起身,笑着说道:“酒店二楼有一个咖啡馆,我和倪总去哪儿喝点咖啡。”

    倪静秋给苏韬使了个眼色,这是隐语,让他下点功夫,务必要治好穆景辰。

    苏韬支开顾隐和倪静秋二人,这让穆景辰心情放松不少,虽然顾隐作为自己的好友,也知道自己的病情,但任何人都不愿意接受,医生当着别人的面,探讨自己的病情。

    “穆会长,我其实知道,你不太相信中医!”苏韬似笑非笑地说道。

    “哦?”穆景辰眼睛一亮,“为什么这么说?”

    苏韬上下打量着穆景辰两眼,道:“因为你自从得知自己有病,全部都采用的西医疗法,没有中医治疗的痕迹。打个简单的比方,西医治疗会留下痕迹,中医也治疗也会留下线索。从你的身上看不出任何接受过中医治疗的线索,所以我才有这么一个结论。”

    穆景辰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道:“没错!我的确不信任中医,虽然我久居国外,但对国内的情况很了解,经常会出现中医专家胡说八道,伤人害己。”

    苏韬摇了摇手指,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你对国内的情况并不了解。”

    穆景辰听苏韬这么一说,顿时皱了皱眉,他可是有名的华夏企业评估大师,怎么可能不了解国内的情况呢?

    苏韬继续微笑着说道:“穆会长,你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对国内的大事小事,肯定了然于胸。但对中医的认识,存在误解。的确新闻中曾经曝光过很多假中医,利用浮夸的理论来包装自己,从而获得足够多的关注。但是,中医真正早已扎根于土壤,每天有大量的中医从业者,为身边的病人治疗顽疾。”

    穆景辰听苏韬这么解释,有些不悦,摆了摆手,道:“我是来治病的,讨论这些东西,已经走题了吧?”

    “中医讲究治病先治心,如果你不信任中医,即使我诊断结果再如何准确,你拒绝不受,那也无济于事。”苏韬耐心地劝说道,“穆会长对书法有研究,应该知道王粲吧?”

    穆景辰点头道:“当然,王粲是建安七子之一,与曹植齐名。这和我的病有什么关系?”

    “王粲在二十岁的说话,遇到医圣张仲景。张仲景对他说,你四十岁的时候,必定是脱眉而死,如果现在开始服用五石汤还有救。王粲觉得自己当时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没有在意,结果被张仲景不幸严重。王粲得的是麻风病,这种病潜伏性比较强,能够在人体内潜伏数十年。”苏韬侃侃而谈,他瞧出穆景辰对华夏文化还是很有感情,所以才会借用名人轶事,让穆景辰改变对中医的成见。

    穆景辰对于这种故事,还是有点兴趣,不过因为知道苏韬在劝说自己认可中医,所以本能地还会觉得有点反感。他淡淡道:“这种名医轶事很多时候都是经过后人的包装和神化,世界上哪有这种本事,提前二十年就能看出一个人有病还是没病?”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这穆景辰比想象中还要固执,他笑着伸出手道:“既然穆会长今天来了,那就不妨让我来效仿一下医圣张仲景。不过,我没有张医圣预知未来的能力,但对于解读你的过往,倒是有几分自信。”

    穆景辰淡淡一笑,苏韬有点故弄玄虚,但倒也不至于令人讨厌,他有些好奇,苏韬能弄出什么花样。

    毕竟中午的饭局,苏韬已经展现过能力,既然能瞧出陈璋耳朵有冻疮,说明苏韬还是有几分功底。

    苏韬给穆景辰认真搭脉,又看了穆景辰的舌苔,道:“问你三个问题!”

    “问吧!”穆景辰果断地说道。

    “第一,你小时候是不是说话比较迟;第二,去年你曾经摔过一跤;第三,你至今是否还没有子女。”苏韬轻声说道。

    穆景辰眼中果然流露出惊讶之色,苏韬看似在问自己,但答案都是肯定的。后面两个问题,只要调查一下,苏韬还是能知道的。毕竟倪静秋有心要让自己为那个投资项目说好话,花费点精力,用在调研上,只要跟自己身边人了解一下,就完全可以知道了。

    但自己小时候说话迟,这是个极少人知道的秘密。穆景辰品学兼优,上学起就被当地人视作神通,他也是上高中的时候,从母亲口中得知自己比同龄人迟了一年多才会说话,家里人一直以为他是哑巴,后来没想到反而展现出惊人的学习天赋。

    穆景辰摇头,不悦道:“你没必要用江湖术士的方法,套我的话!我不信那一套。”

    苏韬暗忖穆景辰毕竟是成功人士,警惕性比较高。他耐心地解释道:“穆会长,我是不是江湖骗子,你心知肚明。我这么说吧,你的病是娘胎里落下的病根。属于先天之病,潜伏期比较长,以至于最近几年才复发。主要的症状是,不能大声说话,或者情绪激动,否则的话,就会出现抽搐的症状。但又与癫痫不一样,因此服用癫痫药物毫无作用。一旦病发的时候,不禁痛苦,而且还没有缓解的办法,只能靠自己忍耐,等过了那一阵,才能恢复如初。”

    穆景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苏韬,因为他说的完全正确,尤其是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让人几近崩溃。

    他原本以为自己得的是癫痫,但服用药物根本无用,每次发作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力抵抗,那种痛苦的感觉,实在让人崩溃。

    但是苏韬还碰到了他的另外一个敏感点,他已经步入中年,但膝下无子无女,对外宣称自己和妻子是丁克,但事实上,他们夫妻一直都想有个孩子,但是自己的生育功能存在问题。

    苏韬没有继续说话,而是让穆景辰冷静一下,以他的智慧,应该能够分析出自己的话,几分真几分假。

    好几分钟过去,穆景辰终于深深地叹了口气,道:“苏大夫!我承认,自从去年摔了一跤之后,我的病情越来越重,几乎每周都要感受一下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但是到医院找过各方面的专家,都没有任何答案,说我的病情无迹可寻,无药可医,请问这是什么原因,我还有救吗?”

    苏韬见穆景辰终于松口认怂,笑着说道:“刚才我已经跟你说过,你的病情虽然看似严重,但算不上绝症。只要你愿意接受我的治疗,不讳疾忌医,我就有信心让你痊愈。”

    “真的吗?”穆景辰有点失态。

    苏韬笑道:“我刚才说的三个问题,其实都是一个原因,你娘胎里就有病,之前一直无恙,只不过潜伏起来而已。摔的那一跟头,那是导火*索,让你的病情彻底爆发。至于你无法生育,也跟这个病有关系。”

    穆景辰眼前一亮,仿佛从黑暗中看到了曙光,惊喜地说道:“你的意思说,我还能生育?”

    “没错!”苏韬信心十足地说道,“中医有五迟之说,指立迟、行迟、发迟、齿迟和语迟。你的病属于语迟,但不代表说话迟就不聪明,现在国际上公认最聪明的人之一爱因斯坦就得过语迟之症,四五岁才会说话,以至于别人一直当他是傻子。乾隆年间编撰的医典说,小儿五迟之证,多因父母气血虚弱,先天有亏,致儿生下筋骨软弱,行步艰难,齿不速长,坐不能稳,要皆肾气不足之故。说的简单一点,是你的母亲肾气不足,导致你娘胎里就带落下了病根。我没猜错的话,你摔的那一跤,受伤的并非是腿或者腰,而是撞到了脑部,动了你原本就先天不足的心气。”

    语迟,与心气先天不足有关。

    穆景辰见苏韬再次言中,脸上满是愧疚与懊恼之色,朝苏韬弯腰,诚恳道歉:“对不起,苏大夫,我刚才说话有些难听,还请你不要介意。”

    苏韬暗自松了口气,治疗穆景辰的病,关键在于让他重获信心,而且对自己和中医要有绝对信心,不然的话,这病没法治,也治不好。所以苏韬才会啰里啰嗦地跟他聊了这么长的时间,直到让穆景辰心服口服。

    苏韬的望诊之术,已经达到很高的境界,这主要是他师从宋思辰之后,找到了新的望诊思路,与原来的望诊术两相结合,突飞猛进更上一层楼。

    宋思辰被中医界称作“天眼”,苏韬岁只学了九成,但也有小天眼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