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58章 艰难的一步棋
    “苏,没想到你真打算进入中成药领域!”金崇鹤摇头苦笑道,“这可是艰难的一步棋啊。”

    苏韬皱了皱眉,其实他早就知道中成药市场早已被几家大型的药企所垄断,新的企业想要进入,必须要他们进行认可才行。但从现在的趋势来看,不仅新的中成药企业没有出现,而且还有不少老的企业在被兼并。岩田汉药研究所之所以在中成药领域处于头把交椅,不仅在于硬件设施过硬,他们把控着中成药行业的标准和准入门槛。

    简而言之,你研发了一种中成药,想要进入国际市场,必须要由岩田汉药研究所掌握的技术人员检测,如果他们说你不过关,那么中成药就无法在国际上流通。

    苏韬沉声道:“华夏是中医的发源地,我们制造中成药,却成了不合法和不允许的事情,这是何等荒谬的逻辑。”

    金崇鹤讪讪笑道:“但这就是行规,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精力了。其实你可以专心拓展中医馆连锁,现代人对于养生保健很关注,只要你的服务跟得上,连锁速度够快,比投建中成药工厂赚钱多了。而且,如果你将中医馆开到国外,还是一样能弘扬正统中医文化。”

    金崇鹤的这番话虽然有些刺耳,但苏韬却是从金崇鹤的口中听到了诚恳之意,他是真心在劝自己慎思慎行。

    更多地了解到中成药这一行,苏韬也越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投建工厂并非是资金和设备的问题,关键是你根本不知道,投资了那么多东西之前,已经看到了重重阻碍。

    “中药是华夏中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不会放弃。本来就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凭什么允许只能由你们来赚钱?”苏韬有点不悦地说道,“你们这是在掠夺我们的文化资源。”

    金崇鹤暗叹了口气,对这个华夏对手强烈的民族精神,早已习以为常,他用力地挥手,沉声道:“我承认,我们都在掠夺华夏的中医资源,但是前提是你们发现得太迟了。这么宝贵的东西,完全可以创造许多财富,但却被你们视若罔闻。你们放弃的东西,难道还不允许别人加以利用?”

    金崇鹤说的有道理,中成药市场之所以被其他国家占据了制高点,那是因为华夏国内的中医从业者,并没有率先一步看到它的潜力。因为出现了不少伪专家,加上舆论的误导,中药走入了误区,只能作为保健药苟延残喘。

    苏韬皱眉,低声道:“你这个是强盗逻辑。打个简单的比方,我们家的院子里长了许多珍贵的草木,你们发现了这些草木的价值,去疯狂地培植。等你们也拥有了珍贵的草木,卖出去赚了很多钱,这时候发现我们也准备出售这些草木,担心抢了你们的市场蛋糕,就不允许我们去卖?这何等霸道,令人不齿的逻辑。”

    金崇鹤叹了口气,没想到和苏韬竟然吵成这样,当然,他也是站在自己的国家立场,才会与苏韬如此争执不下,充斥着浓烈硝烟气息。他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道:“听说你和滨崎雅真约好在汉药研讨会上斗医,我得提醒你一句,去年的三国交流会上,滨崎雅真能赢王国锋,并非侥幸,此人有很高的天赋,而且深藏不露。”

    苏韬见自己对金崇鹤说话那么呛,他还能提醒自己给出建议,语气也缓和下来,道:“你是担心我输给他吗?”

    “是的,你只能由我来打败!”韩医天才金崇鹤骄傲地说道。经过一段时间的整理,他已经彻底走出了失败的阴霾,重新振作,将苏韬视作自己进步的动力。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苏韬轻声叹息。

    因为国家的原因,与金崇鹤永远只能是对手,但就如诸葛亮与周瑜,他们既是对手,也是知己,惺惺相惜。

    滨崎雅真和金崇鹤相比,完全是两类人。金崇鹤虽说有些狡诈,善于利用舆论来包装自己,但滨崎雅真给人一种阴沉的气息,让人揣摩不透的同时,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简而言之,金崇鹤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夫,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有自己的底线,他会策划一些小计谋,但不会触及医者的道德。

    但滨崎雅真没有那么多顾虑,他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汉医,是岛国在恢复汉医之后,大力研发汉药的背景下,催生出来的一类人。简而言之,滨崎雅真学习中医,但他骨子里并不能完全认可中医,只不过单纯地想利用中医文化中的一些精华,将之变为获利的手段。

    就在这时,电话里传来金崇鹤的惊呼声,“崇雅,你把手机还给我!”

    金崇雅笑着说道:“我要跟苏韬欧巴说几句话!”

    金崇鹤只能无奈地站在不远处,瞪着眼睛望着妹妹。

    苏韬莫名其妙,听不懂韩语,只能从声音猜出,应该是金崇雅在捣乱。

    “欧巴,你在岛国吗?我会和我哥一起来!”金崇雅兴奋地说道。

    “啊?那实在太可惜了!我估计一周左右就回国了,恐怕咱们见不到面了。”苏韬也不知为何要躲着金崇雅。

    金崇雅有点生气地说道:“你撒谎!我有可靠的情报来源,你在岛国要待一个月的时间。”

    苏韬有点头皮发麻,连忙笑道:“这你都知道,想逗你玩,还真不容易。”

    金崇雅得意地说道:“别忘了,我可是你专业的后援会负责人,如果不知道自己偶像的行程,还有什么资格号召数百万的粉丝?”

    苏韬愕然无语,原本还以为金崇雅是偷听了自己和金崇鹤的聊天,没想到金崇雅另有渠道,她肯定收买拉自己身边亲近的人,回去之后,还得好好调查一番。

    “行吧,那我就在京都等候你了。”苏韬打趣道,“希望你此行也能有所收获,帮我打通岛国的市场,吸引更多的粉丝。”

    “你还挺聪明,知道我没那么闲,是为了帮你拓展岛国市场,所以才来的。和你见一面,只不过是顺道的事情。”金崇雅也变得傲娇起来。

    苏韬其实挺想见金崇雅,关键在金崇鹤那总是警惕的眼神下,他总觉得有点不舒坦。

    挂断电话,苏韬从行医箱里找到一条银色的链子,那是金崇雅之前在燕京与自己分别的说话,给自己留下的纪念品,苏韬一直随身放在行医箱里,暗忖等见面了,还是得拿出来亮亮相,让金崇雅知道自己没有辜负了她的心意。

    挂断了金崇鹤兄妹俩的电话,苏韬从行医箱里取出两本略显破旧的本子翻看起来,宋思辰和窦方刚每过一段时间都会邮寄一些行医笔记给自己。两人的行医笔记已经被苏韬悉数看完,如今经常送来的是一些业内好友的行医笔记。能拿到这些笔记,二老想必要花费不少的代价。

    韩国美女的心意不能辜负,二老的心意更不能辜负。

    苏韬有随手做笔记的习惯,每次读别人的笔记,都会加入自己的见解,以前看医书,是在书上直接留下感悟,但现在是别人的行医笔记,苏韬不能直接写在别人的笔记上,就重新找了个本子,专门记录自己的体悟。

    按照苏韬的长远打算,等自己年纪大了,肯定是要出一本能够传世的医典,算是给后人留下一些珍贵的宝藏。中医之所以数千年传承下来,虽说各家有不外泄的秘方,但医学典籍还是越来越多,治病的奇方好方层出不穷,还是在于那些大医家,愿意无私地分享自己的行医感悟。

    不知不觉,过了两个小时,门铃声响起,苏韬走过去打开了门,倪静秋站在门口,身后是顾隐和穆景辰。

    顾隐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苏韬微微一笑,朝身后指了指,道:“顾总,穆会长,请里面坐!”之所以没喊倪静秋,那是将她当成自己人了。

    等三人坐定之后,苏韬倒好了茶水,穆景辰和顾隐都象征性地喝了一下,以他们的身份,都喝惯了好茶,岛国酒店里的茶自己?

    这年轻人何其轻狂!

    这是穆景辰内心的第一反应。

    不过,他倒也不意外,就凭苏韬能用“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下”来规劝自己,也间接地说明了苏韬并非等闲人物。

    即使苏韬的医术不怎么样,但他的书法造诣绝对一流,就凭这一点,穆景辰愿意和苏韬坐下来,继续交流。否则,以穆景辰的性格,早就拍了屁股,决然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