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57章 又在算计人了
    参加饭局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见苏韬小试牛刀,心中虽说都有些好奇和冲动,这个来自母国的年轻神医,能否看出自己的身体状况,但还是暗忍于心,揣摩着私下有空登门拜访苏韬一番。

    人生在世,谁也避免不了有个头疼脑热,当这些人获得成功,拥有足够的财富,他们更关心保养身体。所以苏韬刚才的那番诊治,起到的效果不俗。

    陈璋拿到了苏韬的联系方式,笑眯眯地离开,出门之后,拉着顾隐,激动地说道:“这苏韬当真有两把刷子。”

    顾隐原本是拉着陈璋去试试苏韬的水平,没想到剧情后面会如此发展,也笑道:“我也看走眼了,没想到他就诊脉,就靠一双眼睛也能给人治病。”

    陈璋低声与顾隐道:“你与老穆好好沟通,我看这苏韬水平不错,如果他出手医治的话,应该能治好老穆的病。”

    “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穆的性格!”顾隐无奈叹了口气,整个圈子都知道穆景辰得了怪病,但他自己看上去一点也不放在心上,惹得这些朋友非常着急。

    华商总会即将重新选举,穆景辰是会长热门候选,如果他病倒了,岂不是要让煮熟的鸭子飞走?这对于小圈子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饭局结束,众人相继离开。

    顾隐拉住了穆景辰,来到了三楼的办公室,泡了一壶好茶。等穆景辰泯了一小撮,顾隐笑着说道:“倪家的事情,你还是得帮一把吧?”

    穆景辰蹙眉,不悦道:“老顾,你知道我的为人,不可能做触及底线的事情。你收了倪静秋什么好处,也来做说客了。别继续纠结此事,以免伤了多年的交情。”

    顾隐摆了摆手,暗忖穆景辰平时为人谦和,很有义气,只要华商圈子里谁有问题,他一定身先士卒,毫不犹豫地相助,但涉及到原则问题,是一如既往地难搞定。

    “你就是又臭又硬,顽固不化的牛粪!”顾隐笑骂着说道,“对了,苏韬的医术今天展示过了,你有没有兴趣让他看看你的病?”

    穆景辰沉默不语,道:“我怀疑他是不是在故意接近我?”

    顾隐没好气地瞪了穆景辰一眼,道:“就算他是在故意接近你,故意跟你搭上关系,故意帮着倪静秋向你示好,但如果真的能为你治好病,让你免受病魔的困扰,那又有什么关系?”

    穆景辰叹了口气,道:“你说的这句话,有点道理。”

    倪静秋的新广传媒,向富士财团寻求风投资金,之所以不被穆景辰看好,是因为融入了中医文化。穆景辰对中医不太看好,因为他经常得到国内有关中医的负*面新闻,很多名医都是包装出来,最终被揭穿了面目。至于苏韬,如果不是刚才的饭局有惊人的表现,他也是持有怀疑态度的。

    在这么一个大背景之下,穆景辰才会不太看好那个项目,给富士财团提供了不算太好的评估资料,以至于在谈判的过程中,倪静秋没有拿到预期的资金。

    穆景辰现在有种以身试法的念头,就请苏韬治一下病,如果治不好自己,充分证明中医就是假的,那么项目评估上,自己给出低分,倪静秋也不好责怪自己。如果真的出现奇迹,能治好自己,那给项目打高分,也就心安理得了。

    “请你帮我安排一下,我就让苏韬给我瞧一瞧!”穆景辰蹙眉说出此话,语气不太乐观。

    ……

    京都的空气质量,明显要好于国内。其实早在几十年前,因为工业化进程加速,岛国也曾陷入过雾霾的魔影之中,大概数十年几代人的努力,京都加大了环境保护,已经做到春赏樱花秋见枫叶的水平。

    来到一个不知名的湖畔,倪静秋让出租车师傅停下,付完了钱之后,冲苏韬一笑,道:“咱们下去走走!”

    这边的风景不错,远离城市的喧嚣,显得比较安静,岸边的石凳上坐着不少年轻人,相互依偎,说着一些情话,应该是比较有名的地方,才会让这么多情人聚集此处。

    “这边靠着京都大学,被誉为恋人的殿堂,既然路过了,当然要下来逛一逛,不然多么遗憾?”倪静秋微笑着解释道。

    苏韬人生地不熟,只能跟着倪静秋,其实他不喜欢在这种地方散步。

    “你看上去有点没有兴致!”倪静秋情商非常高,从苏韬的表情读出了他的内心情绪。

    “是啊,撒狗粮的这么多,看了挺难受的!”苏韬朝不远处的树丛里努嘴。

    倪静秋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一对男女大学生正在滚草坪,两人激情的拥吻,男大学生的一只手直接伸进了女大学生的裙摆里,女大学生露出非常沉醉的表情。

    倪静秋面色微微一红,啐道:“你的眼睛还真好,人家选的位置那么隐蔽,竟然还是被你发现了。”

    苏韬摇了摇头,叹气道:“相对于眼睛而言,我的耳朵更敏锐。那么大的亲嘴声,我能听不见吗?”

    倪静秋顿时无言以对,只能转移话题,道:“如果穆景辰找你为他治病,你有几分把握?”

    苏韬摇头笑道:“我觉得,他找不着我治病,更是个问题。通过他的谈吐,可以知道他是个更相信西医的人,如果让他来找我治病,等于要修正他的价值观,这难度比治病的难度更大。”

    倪静秋听出了苏韬的意思,笑道:“看来他的病,你还是能治的。你放心吧,他一定会来找你治疗的。”

    “你哪来的自信?”苏韬没好气地问道。

    “是你给我的自信啊?”倪静秋抿嘴一笑,“关于与富士财团的项目,你是关键人物,他心中肯定也好奇,你究竟是否能扛得起那个项目,所以会来试试你的实力。”

    苏韬有点不高兴地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说的这话,让我觉得有点不开心呢?”

    自己的医术这么高,需要让别人来试吗?

    倪静秋用手指轻轻地戳了一下苏韬的面颊,道:“为了咱们伟大的事业,你就忍辱负重一次吧!”

    两人在旁边又逛了一圈,把中午吃的食物全部消化了,然后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倪静秋刚坐入车内,手机响了起来,她接通电话之后,嗯了两声,眉宇间升起一抹笑意,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不用说,这倪静秋又得逞了,穆景辰愿意让自己给他治病。

    不过,穆景辰的病,怎么治,如何治,还得自己稍微动一动脑筋。

    ……

    回酒店的路上,苏韬接到了夏禹的电话,已经调查清楚自己安排的任务,对大森唯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他这个人除了性格有点孤僻之外,没有太多的污点,至于他的中医师父钱鸿鹄也是中医界有名的大师级人物,与窦方刚的关系不错,是去年第一批退出中医协会,加入新中医联盟的会员。

    苏韬想了想,笑道:“我对大森唯很感兴趣,他是适合争取的对象,不过想要劝说他跟我们一起去华夏发展,难度恐怕不小。”

    夏禹点了点头,叹气道:“这家伙国家概念很重,之前钱鸿鹄试图留他在国内工作,但被他拒绝了。这家伙似乎想改变岛国现在的状况,让中医进入大众的视野。”

    苏韬沉默片刻,对大森唯兴趣更加浓烈,道:“这次给我的情报不错,挺详细的!”

    挂断了电话,只见倪静秋盯着自己细看,苏韬笑着说道:“你的眼神有点怪啊!”

    “你刚才的表情有点阴险,好像又在算计人了。”倪静秋反咬苏韬一口。

    苏韬没好气地白了倪静秋一眼,很认真地说道:“我哪会算计人!我这是准备救人于水火呢!”

    ……

    苏韬回到酒店之后,休息了差不多两三个小时,他借着这个时间研究了一下即将举办的汉药研讨会,同时对在汉药研讨会上的对手滨崎雅真也作了一番了解。

    此次参加汉药研讨会的国家大小共有三十几个,让人觉得讽刺的是,华夏作为汉药的发源地,竟然被排除在外,主要牵头的两个国家分别是韩国和岛国。苏韬见韩国方面也有好几个企业参加,就给金崇鹤拨通电话,与他了解一下这些企业的基本情况。

    金崇鹤听说苏韬正在京都,笑道:“我也会参加这个汉药研讨会,看来咱们有机会见面。”

    苏韬问道:“你是代表哪个企业来参加的?”

    金崇鹤对苏韬没必要隐瞒,反而有点得意地解释道:“我不仅是韩医协会的理事,还担任好几家韩药企业的顾问。”

    苏韬叹了口气道:“早知道我就不那么麻烦,还来岛国偷师,直接找你,帮助我建一个中成药工厂,岂不简单?”

    金崇鹤沉默片刻,异常凝重地说道:“告诉你一个事实吧,其实在中成药领域,有一个潜规则,那就是排除华夏的中成药企业在外。”

    苏韬微微一怔,立马想清楚原因,汉医来源于华夏,如果华夏大力开展汉药的研究,那么这些以汉药为生的企业,生存空间无疑受到了碾压。

    金崇鹤还说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中成药注册和审核的相关部门早已被一些既有势力控制,即使苏韬建成了一个合格的中成药工厂,想要正式进入这个领域,让中成药通过审核,拿到国际认可的手续,还得拜拜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