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56章 饺子是一剂药
    饭局上的众人都瞧出了这个细节,宋文府走到倪静秋身边,无奈苦笑道:“这个穆景辰比想象中难对付,你的事情怕是难办了。”

    倪静秋暗叹了一口气,也是无奈,穆景辰处事太过老道,任何可能牵扯到项目评估的话题,一概避而不谈,不仅也有些着急。

    因为店里的熟客比较多,所以顾隐吃到一半的时候,就前往其他包厢跟熟客们打招呼,然后带着两人来到这边敬酒。都是华商会的成员,所以穆景辰站起身与两人寒暄了几句。

    其中一人叫陈璋,另外一人姓宦海强。

    陈璋在包厢内敬了一圈酒,与苏韬敬酒的时候,笑着说道:“听顾老板说,今天这里有一位年轻中医大夫,应该就是你了吧?”

    苏韬谦虚地笑道:“我叫苏韬!”

    陈璋皱了皱眉,似笑非笑地问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你就以我为例,看看我身体上下有什么毛病,如何?”

    苏韬如果在其他场合遇到陈璋这种口气略微轻狂些的人,绝对会置之不理,但这个饭局,陈璋突然这么问自己,明显是想抬高自己,他揣测是不是倪静秋的安排。果不其然,他目光投向倪静秋,只见她嘴角噙着笑容,面带鼓励之色。

    倒也不是倪静秋刻意安排了陈璋这个托儿,而是倪静秋私下里跟顾隐介绍过苏韬的过往经历,顾隐因为之前的一幅字,对苏韬先入为主有好感,在经过倪静秋的特意强调,所以对苏韬充满了好奇,所以在陈璋来敬酒之前,就有意提到了苏韬。

    倪静秋今天带着苏韬来参加饭局,用意不言而喻,顾隐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倪静秋是借花献佛,想让苏韬能给穆景辰治病,借此来博得好感,让穆景辰在富士财团的项目评估上能手下留情。

    顾隐作为穆景辰的好友,也是希望陈璋通过出个考题,先试试苏韬实力的深浅,如果真能为穆景辰解决身上的隐疾,也是一件大好事。

    所有人都看着苏韬,虽说苏韬不是今天饭局的主角,但了解饭局本质的人都知道,其实苏韬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点。

    至于穆景辰也是如此,苏韬用杜甫的一首诗鼓励自己,其实还是让他留下深刻印象,人都不会嫌命长,如果真能治好自己的病,谁又会放弃机会呢?

    只不过,穆景辰接受的都是西方高等教育,对中医有着本能的排斥,认为这是不科学的医术,完全是忽悠人。作为一个智者,绝不会被封建迷信的东西所迷惑。

    苏韬认真地看了一眼陈璋,轻声问道:“陈总,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年轻创业的时候非常辛苦,受到风寒,大病过一场,至少一个月没能起床,后来虽然好了,但是病根未除,每当到了冬季的时候,耳朵会起冻疮,而且非常严重。”

    陈璋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苏韬,惊叹道:“果然神了。”

    如果是冬天的话,能看出自己耳朵有冻疮,那倒也是正常事,但现在是夏天,陈璋的耳朵看上去与常人没有太大的差异,苏韬又如何能看得出来的?

    “冻疮,是寒冷引起的一种局限性郁血皮肤病,又叫做冻风。一般儿童和妇女得的比较多,陈总之所以也得了冻风,主要是因为他特殊的体质导致,属寒化热毒。季节变化,但他的体质不会变,再加上耳朵部位虽然在夏季不会出现冻疮,但还是留有紫斑,如果不是专业的皮肤科医生,很难辨别出那是冻疮留下的痕迹。还有,如果一旦遇到阴雨天气,陈总应该会出现关节酸痛,咳嗽痰稠,咽喉痒痛的症状,如果当做流行感冒来治疗,效果不大。”苏韬微笑着说道,他的断诊很精准,并非无稽之谈,是有相关的依据。

    陈璋原本喝了不少酒,虽然不至于大醉,但经过苏韬这么一断诊,顿时清醒了不少。

    苏韬说得很准确,每当到了冬天,他几乎不敢出门,因为稍微遇到寒风,耳朵的冻疮就会极其严重,另外就是,一旦遇到阴湿天气,陈璋会容易感冒,经过医生的治疗,吃了一堆感冒药,往往效果欠佳。

    陈璋不太信中医,但被苏韬说中了自己的身体状况,顿时也改变了原来的偏见,惊讶道:“苏大夫,请问你有没有什么根治的办法呢!”

    陈璋此言一出,在座众人均是一阵唏嘘,因为都知道苏韬说中了陈璋的病情。

    顾隐打趣道:“难怪老陈,你一到秋天就喜欢戴那毛茸茸的耳罩呢,又一次还戴的是粉色的,远远看上去像个小姑娘。我以为你那是追赶潮流呢。”

    陈璋讪讪地摆手,自嘲地笑道:“我年轻那会在北海道渔场打工,有一次敲冰捕鱼不慎落水,差点把小命给弄丢了。幸亏当时的渔场老板女儿对我不错,照顾了我差不多一个月,后来我和她就结婚了。”

    众人哈哈大笑,没想到还引出了这等趣事,顾隐道:“这就叫做因祸得福吧?”

    大病之后,和渔场老板女儿结下姻缘,然后陈璋靠着丈人家的支持,把海鲜生意越做越大,先是垄断了整个北海道,后来打通了华夏的渠道,陈璋经过几十年打拼,顺利地从打工仔成为了人生赢家。

    陈璋摆了摆手,见众人都在开自己的玩笑,淡然一笑,“你们别捣乱,我得问问苏大夫,这冻疮怎么样才能治好呢!”

    苏韬微微一笑,指着桌上的一盘饺子,道:“办法简单,到了冬至的那天,吃一顿饺子就能治好了。”

    众人顿时哄堂大笑,觉得苏韬在开玩笑。

    “小苏,你就别逗大家了。这饺子能治冻疮,岂不是千古奇闻吗?”顾隐虽说觉得苏韬讲话有点不靠谱,但他的谈吐倒也风趣,整个饭局因为他的几句话,变得更加有趣了不少。

    苏韬加了一个饺子,放在脸颊旁边,在耳朵边比划了一下,笑道:“饺子治疗耳朵冻疮,还真不是我首创。在东北有句民谚:‘舒服不如倒着,好吃不如饺子’。东汉时期,出过一个医圣张仲景,告老还乡退休的时候,那年冬天寒风刺骨,雪花纷飞,在白河边上,他看到许多无家可归的人面黄肌瘦,衣不遮体,因为太过寒冷,把耳朵都咚烂了,内心十分难受。回家之后,他研制了一个御寒治疗耳朵的食疗方子,叫做祛寒娇耳汤。中医讲求以形补形,饺子的形状之所以包成月牙状,其实就是为了治疗耳朵冻疮。”

    众人听苏韬说了这么多,也是一阵唏嘘,暗叹苏韬的博学。

    主要深处这个环境之中,都是华夏人在他乡,感受到老祖宗的智慧,难免有种文化自豪感。

    陈璋拍了拍大腿,笑道:“行,有了你这句话,我回去就顿顿吃饺子。”

    苏韬连忙摆手,笑着解释道:“现在的饺子和当时张仲景治疗耳朵冻伤的饺子有很大的差别。主要馅料不一样,现在饺子里放的东西太多了,什么白菜馅、韭菜馅儿、虾仁馅儿,张仲景的饺子馅儿,有自己的独家配方,所以你也不能胡乱吃。”

    言毕,苏韬蹲下身,打开放在脚边的行医箱,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纸条,写上了“祛寒娇耳汤”的几种经典配方,然后还加入了几种调理胃寒的药材,陈璋的病情不能与那些古代穷人一概而论,他的伙食不差,营养也足够,主要是胃寒虚不受补,即使吃了许多滋补阳气的食物,也起不到太多的效果。

    “到了冬至那一天,每周吃一顿饺子,基本可以保你的耳朵不会再生冻疮。”苏韬耐心地嘱咐道。

    “谢谢你了!”陈璋开怀地笑道,“今天这个敬酒太值了。”

    陈璋将方子小心翼翼地收入口袋之中,苏韬一句话能说出困扰自己多年的小病,这足以让他对苏韬心悦诚服。

    像冻疮这个病,不算什么大病,但屡治不好,总是让人头疼不已。虽说暂时还不知道方子是不是有效,但就凭苏韬今天的谈吐,就值得让他尝试。

    而且苏韬开的这个方子,既有医典可循,又是以食疗为主,总不会吃坏人,所以让陈璋很自然地接受了。

    苏韬对陈璋的性格还是很钦佩,从体格和语气来看,祖籍应该是东北人,所以比较豪气,不拘于小结,如果换做其他内敛点的人,很难当着众人的面,把自己多年的隐疾说出来。

    旁边的穆景辰面色凝重,他其实在之前已经查过苏韬的资料,乍一看之下,真比较意外,没想到苏韬竟然大头来头,不仅有好几家中医堂,而且还身兼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组成员的身份,这意味着苏韬放在古代的话那就是一名御医,专门为治病的。

    穆景辰之前还是有所怀疑,毕竟华夏很多东西都是包装出来的,担心苏韬是一个虚有其表的花架子,但刚才亲眼所见,这陈璋没有任何表演的迹象,所以穆景辰开始动摇了。

    穆景辰仔细思索那劝勉鼓励自己的字,心中难免也是有些冲动,是否向苏韬求医,看自己的疾病能否彻底根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