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55章 你得名我得利
    苏韬走进了炎黄饭店,这里比之前的紫宸楼饭店少了一点意境,不过依然充斥着一股浓郁的华夏气息,让苏韬在异国他乡感受到一种温暖。

    “顾总,是岛国华人圈很有影响力的人物。他的爷爷辈曾经赞助过几位在岛国留学的红色革命家,所以当年的开国典礼上,他的爷爷也被邀请参加在天*安门城楼上阅兵。”倪静秋压低声音解释道。

    苏韬立即想到一位曾在岛国有过留学经历,且口碑极佳的开国领袖,没想到顾隐竟然有这么显赫的家世。倪静秋走到顾隐身边低声说了几句,顾隐微微一怔,笑着说道:“如果换作其他人,我肯定会拒绝你的要求,不过因为是小苏,所以我无法拒绝。”

    倪静秋微微一怔,又看了一眼苏韬,道:“你们之前就认识?”

    顾隐开怀笑道:“前几天刚在我另外一家酒楼见过面,当时苏韬还留下了一幅墨宝。”

    倪静秋在看向苏韬,见到嘴角噙笑,暗骂,这个死人,是把我当傻子了吗?明明认识顾隐,却不主动告诉自己,让自己现在有点难堪。

    苏韬瞧出倪静秋的心思,如实说道:“其实我也就是和顾总有过一面之缘而已,原本以为你会忘记,所以没好意思主动提起。”

    顾隐连忙摆手,暗忖苏韬倒是不卑不亢,刚中带柔,如此年轻就取得现在的成绩,将来恐怕不可限量。他沉声道:“字如其人,虽然只是一幅字,但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对了,今天写那幅‘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的作者也会来,到时候可以帮你们引见一下,你们可以好好交流一番。”

    苏韬不动声色,从顾隐的语气来看,恐怕他是猜到自己看出那个作者有隐疾。远在异国他乡,难得遇到同胞,如果能帮的话,自当尽力而为。不过,对方的病情不太好治,如果不配合自己的话,还是挺棘手的。

    三人来到了位于三楼的一个收藏室,顾隐用指纹识别打开了电门,里面陈列着各种书画,苏韬瞟了倪静秋一眼,难怪她要带自己来这里参观,顾隐是一个收藏大师,苏韬仔细研究了一下,古往今来,有名的书法大家作品都成列其中,如果计算市场价格,小小的收藏室怕是有数亿财富,难怪轻易不示人。

    顾隐笑着与倪静秋道:“昨天我还和你父亲打了电话,希望让他将刚到手的那幅伟人墨宝借给我研究几天,但被他一口拒绝了。”

    倪静秋微笑道:“提起那幅,跟苏韬也有几分渊源。我正式参加他负责的慈善机构组织的公益拍卖会拍得的!”

    “咦,你就是岐黄慈善的负责人?”顾隐听倪静秋这么一说,顿时眼前一亮。

    苏韬笑着说道:“岐黄慈善是我的两位师父宋思辰和窦方刚筹建的,我只不过是负责跑腿而已。至于那幅字画也是水老委托我拍卖的。”

    顾隐心痛地拍了下大腿,轻呼道:“如果能早点认识你就好了,我也想参加竞拍,只可惜报名迟了一点,结果没赶上,只能让别人抢了。唉……”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瞪了倪静秋一眼。

    倪静秋抿嘴一笑,极为享受胜利的感觉。

    见顾隐有点懊恼得想捶胸顿足,苏韬觉得有趣,对他倒是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此人还真是货真价实的收藏迷。

    对于倪家而言,尽管高价竞拍到了那幅墨宝,但在收藏家的眼中看来,再过个几年十几年,价值绝对成倍往上翻,而且属于有价无市的珍宝,就是有心求*购,也是可遇不可求。

    顾隐对苏韬的态度更加和善了,毕竟从岐黄慈善负责人这个身份,就不能将之等闲视之。在收藏界眼中,岐黄慈善虽说是新中医联盟组织的,但因为的出现,已经打上了水家的烙印。所以苏韬至少水家对外的代言人,能获得如今国内为数不多功勋老人的培养,足以说明苏韬的实力,也难怪倪静秋与苏韬相处时,言谈举止透着一股尊重。

    顾隐并不知道,倪静秋之所以潜意识尊重苏韬,是因为她骨子里觉得苏韬是自己的医生。

    参观了顾隐的私人收藏室,来到位于二楼的包厢,里面已经有人在等待,顾隐笑着走进其内,和一个相貌不俗的中年男人交头接耳说了几句,那中年男人微微一怔,朝苏韬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

    苏韬心细如发,暗忖这恐怕就是那天挥毫写下李白的那位作者了。虽然两人距离隔得很远,但苏韬还是看得明白,此人与自己判断的一样,存在很严重的隐疾。

    两人相遇,苏韬微微点头,穆景辰连忙报以微笑,彼此给对方的印象不错。

    苏韬知道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在京都地位均不俗,倪静秋邀请自己一起参加,肯定别有用意,自己要保持得谦逊一点,不能给倪静秋拖后腿。

    倪静秋拉着苏韬的衣摆,轻声道:“刚才和顾隐说话的那人,名叫穆景辰,是岛国华商会的副会长。”

    苏韬恍然大悟,暗忖倪静秋给自己牵上这条线,倒也是用心良苦。

    对苏韬而言,他的视野绝不仅仅是华夏,而是整个世界。通过穆景辰,显然是一条捷径,可以让自己认识到更多人。各国的华商会之间都是相互联系的,通过穆景辰,就可以联系到美利坚华商会、澳大利亚华商会等等,如果苏韬想将自己的影响力扩大,结识穆景辰无疑是一个极佳的选择。

    倪静秋低声道:“此次和富士财团的谈判,已经到了关键的环节,现在的细节在于,富士财团注资多少,新广传媒要给出多少的股份。”

    苏韬好奇道:“跟穆景辰有什么关系吗?”

    倪静秋给了苏韬一个嘉许的眼神,道:“穆景辰不仅是华商会副会长,下一任会长的热门人选,还是富士财团聘请的华夏区资产评估顾问。他对华夏的企业和潜在市场很了解,在这方面是权威专家。国内现在最大的互联网集团,当初受到软银的投资,就是由他做的风险评估,差不多十年的时间,事实证明那个互联网集团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简而言之,穆景辰是对华投资最厉害的大师,很受岛国几大财团的认可和尊重。”

    苏韬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是要我帮你搞定穆景辰,让他在富士财团高层那边说几句好话,这样就可以让你花更少的股份,拿到更多的资金。”

    倪静秋满意地笑道:“你说的没错。”

    苏韬叹了口气道:“难度很大!我又不是美女,怎么可能帮你吸引到他呢?”

    倪静秋沉声道:“我得到消息,外界传言,穆景辰得了重病,你是大夫,这是你的优势了。”

    苏韬没好气地笑道:“又让我用医术给你赚钱,被人利用的感觉真不好。”

    “这叫做互相利用。你得名,我得利,多棒的一件事?”倪静秋慧黠地笑道。

    苏韬耐心地与倪静秋,低声交代道:“医不叩门,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祖训,如果他不主动求医,我是不会给他治病的。”

    倪静秋见苏韬表情很认真,叹气道:“行吧,也看他有没有这个眼力劲了。”

    倪静秋这口气挺狂,让人听了之后,觉得苏韬给穆景辰治病,那是他的运气。

    苏韬却是暗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也不是什么病都能治好,比如小泉冶平的病,自己也只能采用御医经中的禁忌之术,为他逆天续命。

    又等待片刻,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迈着大步走入其内,身后跟着一个中性打扮的女子,苏韬眯着看了好久,才认出此人是几天带着自己去酒吧的古丽。没有了浓妆艳抹,古丽倒是显得清爽干练,苏韬揣测,古丽也是在私下里才会表现得那么另类,正式场合还是极其注重分寸,毕竟出生于大家族,经历过良好的教育。

    古丽自然看到了苏韬,两人目光相对,古丽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仿佛见到了陌生人一般,苏韬暗自好笑,这举动无疑有些幼稚。

    今天饭局,是由古丽身边的中年男人组织,他是古丽的姨父,名叫宋文府,是古家在岛国重点培养的代表。

    表面上是宋文府请好朋友吃饭,事实上,倪静秋希望能借助宋文府的人脉,结识穆景辰,继而为争取得到富士财团更多的资金而努力。

    从这个细节就可以看出,倪静秋的活动能力极强,精明干练,善于谋划,自己身边诸人,唯有覃媚媚在商业天赋上,能与之相提并论。

    酒过几巡,桌上的人相互都熟悉了,穆景辰经过其余诸人的旁敲侧击,也大致明白今天饭局的意义。

    其实对新广传媒的融资项目,他也有过了解,他先是赴美留学,然后靠自己的能力,毕业之后得到岛国一家金融机构的高薪聘请,举家搬迁到了岛国。虽说对国内的情况很了解,但对于中医文化,却是有种排斥,认为那是伪科学,所以并不看好这项富士财团的这项投资。

    穆景辰是一个专业人士,他不可能因为大家都是华夏人,就破例在投资项目的时候放水。

    所以在饭桌上,他刻意与倪静秋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