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54章 唐人街是个圈
    越智浅香将苏韬送到酒店楼下,苏韬下车之前,笑着问道:“要不上去坐一会儿?”

    “不用了!”越智浅香面色一红,“我得回去看看冶平。”

    苏韬似笑非笑道:“是啊,小别胜新婚。你俩这么久没见面,是得好好叙叙。另外,商量下家务事该如何处理。”

    越智浅香秀眉微蹙,叹气道:“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理?”

    苏韬微微一愣,摇头道:“既然是家务事,别人不好插嘴。”

    越智浅香表情认真地说道:“我需要你的意见!”

    苏韬望着越智浅香那姣好的面容,淡淡道:“血缘关系是没法割断的,即使小泉冶平下定决心和儿子断绝来往。但等他死了之后,以小泉宇野的性格还会不断地骚扰你。因为他有借口,你拿了他应有的财产。”

    越智浅香微微一怔,咬牙道:“我可以一分钱都不要!我并不在乎钱。”

    苏韬叹气道:“那是你一厢情愿而已。以我的分析,你丈夫已经下定决心将所有的遗产只留给你。不过,这并非好事,小泉宇野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我给你的建议,或许可以离得远远的,比如在国外购置一个秘密的私宅,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苏韬说得比较委婉,从小泉宇野今天喊来的那帮人来看,他还是有些势力。虽然那些人不是自己的对手,但越智浅香明显是个本分之人,如果没有了自己的保护,她岂不是要任由小泉宇野欺辱?

    岛国是世界上唯一承认黑帮合法性的国家,在这个国家惹上了黑色属性的社团,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重新开始人生吗?”越智浅香美眸流转,似乎在考虑苏韬的建议。

    “没错,从大夫的角度来看,这对于你也是一件好事。你在小泉冶平身上用情太深,换个环境,有利于你的身心恢复。”苏韬耐心地解释道。

    “我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越智浅香微微颔首,不得不说,苏韬是一个极有蛊惑力的人,她一向寡淡平和的心情,竟然被撩拨得起了千层浪。

    虽然苏韬没有直言,让越智浅香去哪个国家重新生活,但她第一反应是去华夏,毕竟自己精通汉语,不会存在生活障碍。

    苏韬也是看到了自己的内心,藤野英子的背叛,让越智浅香很难接受,因为她没想到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妹,竟然是这个世界上最痛恨自己的人。

    越智浅香真的想过,如果小泉冶平去世之后,她会找个庙宇出家,但在苏韬的影响下,她开始有所变化,或许到全新的社会,重新再开始生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苏韬回到酒店的房间,里面早已恢复了原样,暗忖青狼组倒还算识趣,执行了自己的命令。

    片刻之后,门铃声响起,苏韬走过去开了门,倪静秋手里拿着一支红酒还有两只高脚杯,笑道:“听说今天下午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苏韬无奈苦笑道:“是啊,没想到那天在酒吧里捣乱的青狼组,还是找上门了。”

    倪静秋抿嘴一笑,道:“放心吧,以后青狼组再也不会来惹事了。”

    苏韬微微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倪静秋肯定是有自己的人脉资源,这房间并非青狼组找人帮自己恢复原样,而是倪静秋知道前因后果之后,不仅安排人去收拾青狼组,还把房间整理好了。

    苏韬叹了口气,道:“没想到岛国也挺乱的。”

    倪静秋笑着说道:“主要是我们接触道了这个国家最阴暗的一面。其实任何地方有光鲜的一面,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倪静秋一边说着,一边开了红酒,倒了一杯递给苏韬。

    苏韬喝了一口,道:“今天合作谈得怎么样?”

    倪静秋叹了口气,道:“遇到的都是一群老奸巨猾的对手,必须要博弈一番才行。”

    “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就知会一声吧。”苏韬笑着说道,“我们是合伙人。”

    倪静秋微微一笑,道:“还真有事情要麻烦你。明天你得陪我去参加一个饭局。”

    “任务呢?”苏韬笑道,“应该不会只要我带着一张嘴巴去就好了吧?”

    倪静秋故意卖关子,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真的一点也不爽,但如果自己继续追问倪静秋,只会让她得逞,所以就故意收敛了好奇心,望着她傲然挺立的胸脯,狠狠地一口闷掉了杯中的红酒。

    ……

    越智浅香回到家中,小泉冶平正在翻阅今天的报纸,他此前接触到的消息,都是三天之前,这种活在过去的感觉并不太好受。

    越智浅香换了一身轻薄的衣衫,走到房间内,从后面帮小泉冶平捏了捏肩膀。小泉冶平伸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拍,道:“不用按摩了,我们好好说话吧。”

    因为病变的缘故,小泉冶平的身体已经对疼痛麻木,无法享受按摩的美妙了。

    越智浅香坐在小泉冶平的对面,开始熟练地泡茶,几分钟之后,一杯清香四溢的煎茶放在了他的身前。

    越智浅香轻声道:“原谅宇野吧,他毕竟是你的儿子。”

    小泉冶平自嘲地苦笑,道:“我给过他很多机会,但他太让我失望了。如果我死了,即使没有我的遗产,他也会好好活下去,相反,我倒是担心你。他肯定还会陷害你。因为我的缘故,给你造成了那么多伤害,我内心十分愧疚。”

    越智浅香眼眶泛红,感动道:“我们是夫妻,本就应该同甘共苦,相濡以沫。”

    小泉冶平摇头,自责道:“当初是我太冲动,不应该和你结婚,浪费了你的青春,我欠你的实在太多了,这辈子已经来不及偿还,至于下辈子我也无颜在见到你。答应我,如果我死了之后,一定要重新寻找幸福。那个蔺鲲,他对一片痴情,虽说为人有些懦弱,但你可以考虑一下。”

    越智浅香瞪大了美眸,没想到小泉冶平竟然会这么说,原来丈夫一直知道蔺鲲在追求自己。她摇头,哽咽道:“你对我而言,是世界上最出色的男人。既然嫁给了你,再也没有男人能进入我的内心。”

    小泉冶平叹了口气,面色变得凝重,沉声道:“你这是在自欺欺人。我有算得上什么好男人?好男人最关键的标准,应该是健康,让人感受到安全感,能与你一起白发相守,照顾你一辈子。然而,一直却是你在照顾我。”

    越智浅香轻声道:“冶平,你不应该这么说,与你相识,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觉得精神世界特别的满足。”

    小泉冶平不知该如何劝自己的妻子,越智浅香对自己的忠贞,他心知肚明,只可惜自己却要辜负了她。

    在临死之前,作为丈夫最后的责任,应该是帮越智浅香找一个好的归宿。蔺鲲是一个不错的人选,虽然算不上什么成功人士,身上的缺点不少。但小泉冶平觉得越智浅香下一段婚姻,找一个更爱她的人,比较适合。

    “对了,对于我之前的想法,苏大夫怎么说的?”小泉冶平对求子的想法,念念不忘,如果在临死之前,能给越智浅香留下一个孩子,这样就会让继承财产变得更加合理。

    “他说还要调理一番!”越智浅香不想打击丈夫,撒了个善意的谎言,“等身体好一点,再看看是否有机会!”

    如果丈夫知道自己早已失去男人的能力,这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小泉冶平暗叹了一口气,道:“苏大夫的医术确实高明,而且为人侠骨热肠。如果真有了孩子,我们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越智浅香心虚地笑了笑,道:“是啊,是得感谢他!”

    小泉冶平目光落在橙黄的茶汤上,面无表情,沉默不语,越智浅香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

    虽然在异国他乡,但苏韬并没有改变健身的习惯,清早起来绕着酒店跑了一大圈,然后回到酒店再冲了个热水澡。差不多八点左右,倪静秋过来敲门,两人一起到酒店餐厅吃了自助式早餐。岛国的早餐比较精致,米饭、味增汤、烤鱼、下饭的渍菜、纳豆,量不多,但能够吃得七分饱。

    吃完早餐之后,下了楼,早已有一辆丰田商务轿车等待多时,倪静秋先坐上了后排,苏韬才跟着进入,司机是一个华夏人,苏韬由此分析,等会见到的应该是一名华夏商人。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之后,抵达了一个华夏风格浓烈的街区,这就是距离京都三十公里之外的横滨唐人街了。大街上处处洋溢着华夏味,随处可见画工精美的大门,门内汇集了几百家华夏风味的小吃店、餐厅。

    简而言之,唐人街是个圈,漂洋过海的华人靠着唐人街,相互帮助和扶持,将之视作扎根和融入异国的基础。

    苏韬跟着倪静秋进了一栋古色古香的建筑,迎面走来了一个男人,他微微皱眉,没想到这么巧,竟然遇见的是前几天曾经在参观岩田汉药研究所,有过一面之缘的顾隐。

    顾隐是一个成功商人,在岛国经营华夏风格餐饮多年,这里是他名下另外一个餐馆。

    顾隐也愣住了,显然没想到曾有过一面之缘的苏韬,竟然陪着倪家千金倪静秋而来,心中倒是一喜,暗忖正好穆景辰也会参加饭局,到时候正好引荐一番,说不定能为穆景辰解决难言之隐。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