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53章 妆乱了也很美
    苏韬对自己的身手越来越自信,这些气势汹汹的打手,变成了他练手的靶子,真正的实战,才能激活他的潜力,燕无尽此前教导的经验和技巧,在动手的过程中,也慢慢融会贯通。

    小泉宇野心如死灰,知道苏韬是个扎手的人物,他被苏韬又狠狠地扇了几个耳光,拨通电话,乖乖地再次确认小泉冶平何时能赶到。

    至于藤野英子也是进退不得,她知道局势不利于自己,但又不能丢下小泉宇野不管不问,望着表姐越智浅香脸上自信的微笑,她备受煎熬,难道自己一辈子赢不了她吗?

    终于藤野英子咬牙,不知从何处得到了一把匕首,朝越智浅香冲了过来,试图用匕首刺中她的胸口。苏韬一直在关注着藤野英子,用力拉了越智浅香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抬腿就是一脚,藤野英子被踹飞出去,头部装在了墙面上,然后颓然滑落,萎顿余地,失去了意识。

    越智浅香只觉得胸口一紧,刚才苏韬情急之下,竟然直接搂住了自己敏感的胸部,她面色潮红地望了一眼苏韬的侧脸,见他表情没与偶任何异样,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刚才那只是意外而已。

    蔺鲲偷偷地关注着一切,牙齿咬得直响,心中暗骂苏韬。

    只是看到了苏韬的惊人身手之后,蔺鲲再也不敢与苏韬挑衅了。

    因为他知道苏韬之前没有理会自己阴阳怪气地嘲讽,只不过是不跟自己一般见识而已。想要收拾自己,真的动动手指就行了。

    苏韬无意之下,吃了一块喷香的豆腐,也是心中一荡,表面上装作风轻云淡,那不过是掩饰而已。

    越智浅香是一直熟透了的苹果,苏韬发现接触久了之后,竟对她也升起了一股怦然心动的感觉。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苏韬琢磨着自己的花心病又犯了。

    又经历半个小时,小泉冶平终于抵达野之花会所,先看到了眼中泛着泪花的越智浅香,又看到被打成猪头的儿子,内心唏嘘不已。他是个聪明人,只是稍微思考,就知道大致发生了什么。

    “爸!”小泉宇野第一反应是想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你不要喊我爸,我没有你这个儿子!”小泉冶平语气冰冷地说道。

    越智浅香见小泉冶平气得发抖,连忙迎上去,扶住自己的丈夫,“你千万不要激动,对身体不好!”

    小泉冶平暗叹了一口气,知道越智浅香是真正关心自己的健康,用手拍了拍她的手背,低声道:“是我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我们走吧!”越智浅香叹了口气。

    小泉冶平扫了一眼小泉宇野,沉声道:“你们让我很失望,考验失败了。从今天开始,我小泉冶平没有你们这些不肖的儿女。所以我的遗产,不会留给你们一分一毫。送你一句话,好自为之吧!”

    小泉冶平其实有机会脱困,对于他而言,被软禁是考验子女的一种形式。当自己失去自由的时候,子女能不能真心对待自己。结果让小泉冶平很失望,久病床前无孝子,小泉宇野不仅试图控制自己,甚至还对自己的妻子不利。

    其实小泉冶平对小泉宇野一直很关心,虽然自己和他那出轨在先的母亲离婚多年,但小泉冶平一直为儿子提供最好的教育。但小泉宇野在他母亲的误导下,一直以为是他先背叛了家庭和婚姻。

    小泉冶平也想改变儿子内心深处对自己的仇视,但始终未能成功。

    他也想给子女留下一点遗产,但他们软禁自己的行为,让自己寒心不已。

    苏韬见小泉冶平已经出现,目的已经达成,也就没有继续教训小泉宇野。

    他跟在小泉冶平的身后离开,虽然不知道他们在交流什么,不过从小泉冶平的情绪和身体状况来看,不容乐观。比起之前在燕京时,显得恶化了不少。

    但小泉冶平此刻已经不支持任何治疗,只能采取延缓的策略,多活一日就算一日了。

    几人当中,心情最复杂的其实是蔺鲲。他见到了虽然身体欠佳,但风度依然的小泉冶平,心情充满了嫉恨,因为正是这个老东西夺走了自己的越智浅香。看到小泉一家内部纷争,父子失和,蔺鲲的心情无疑是暗爽的,谁让你老牛吃嫩草,现在遭到报应了吧。

    不过,他碍于小泉冶平出现,所以对越智浅香的欣赏,也收敛了不少,刻意不去多看越智浅香,以防自己的心意被看穿了。

    “谢谢你!”等到了楼下,越智浅香与蔺鲲感激地说道。

    蔺鲲也知道这是在委婉地告辞,笑道:“没事,我们是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他有些心虚,因为自己出现在野之花会所很不合常理,无法解释他为何从天而降。

    目送苏韬、小泉冶平、越智浅香进入出租车,蔺鲲忍不住暗叹了一口气,失落并不是因为越智浅香没有主动邀请他一起离开,而是他不知为何,有种越智浅香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感觉。

    “蔺鲲虽然很猥琐,他在跟踪你,但也帮了大忙,不然我没法顺利,悄无声息地进入那个高档会所。”苏韬上车之前,下意识望了一眼不断缩小的蔺鲲,突然觉得这个家伙有点悲哀,开口与越智浅香低声道。

    越智浅香看了一眼已经坐在车内的小泉冶平,淡淡地说道:“我明白他对我的心意,但对有些人的情感是一辈子不会变化的。”

    苏韬坐在副驾驶,调头看了一眼貌似平静的小泉冶平,暗忖他如果知道自己的媳妇,正在被别人疯狂追求,不知会有何想法。

    人生就是这么无奈,再富贵敌不过生老病死,不要拿生命开玩笑,要万分珍惜好活着的时光,因为如果哪一天你一命呜呼,很有可能你的爱人与别人温存,而你的儿女得喊别人作爹娘。

    轿车抵达一栋精致的小区,保安看到了坐在后排的越智浅香及小泉冶平夫妇才放行。这里是夫妻俩固定居所,虽然有月余的时间没有居住,但保姆一直在打扫卫生,所以屋子很整洁干净。

    苏韬在玄关换好拖鞋,与小泉冶平来到了专门用来康复的房间。简单地做了诊断之后,苏韬叹了口气,将越智浅香喊到一边,如实说道:“你丈夫的病情在恶化,原本如果有十一个月的寿命,现在恐怕只剩下六七个月。”

    越智浅香眼中闪过悲哀之色,突然抓住苏韬的手,激动地说道:“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你是神医,我相信你一定能再次创造奇迹的。”

    苏韬叹了口气,只能耐心地劝说道:“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我是医生,但也要遵循这个天理。上次给他续命,其实已经有违天理,属于倒行逆施的行为。”

    越智浅香见苏韬言辞恳切,不似作为,发现自己正抓着苏韬的手腕,举动有些不妥,连忙收回手,道:“那上次拜托你的事情呢?”

    “那就更不可能了!”苏韬无奈苦笑道,“我说得更加直白一点吧,你丈夫现在严格意义上已经不算男人了。”

    越智浅香踉跄半步,背部靠在墙壁上,一行清泪缓缓落下,如果用专业摄像机来拍摄,自然有种说不出的唯美。不过,苏韬倒也没那闲情逸致,只是感慨她对小泉冶平的一片痴情,能做到她这般忠贞,世界上也算是少之又少了。

    当然,苏韬从心理学上来分析,越智浅香的泪水,不仅仅是为小泉冶平而流,更是为了自己而流。

    越智浅香如此深爱着小泉冶平,其实是为了坚持自己的爱情观,才会这般不离不弃。如果她爱上了另外一个人,也会这么坚持。

    好不容易来一趟岛国,苏韬虽然明知给小泉冶平继续针灸,没有什么太多用处,但还是给他进行了一个小时的针灸。

    苏韬看来,小泉冶平还是需要精神上的鼓励,自己连形式都不走,他恐怕只会觉得生活失去希望,情绪和心态变得糟糕,能继续活六七个月怕也是奢望。

    苏韬针灸结束之后,语气缓和地劝慰小泉冶平,“你的状态不错,继续保持下去,拥有良好的心态,尽情享受每一段时光。”

    小泉冶平面如温润的笑容,道:“谢谢你的提醒!我现在看得很开,会努力调整身体,不会让你失望的!”

    苏韬将针灸等工具收拾到行医箱内,道:“明天我会来继续给你治疗!”

    小泉冶平感激道:“辛苦你了。”

    越智浅香从车库取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载着苏韬开往酒店,音箱里放着一首柔和的音乐,两人一路上沉默无话,即将抵达酒店的时候,越智浅香突然泪流满面。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个女人一直在强作坚强,直到见到了小泉冶平之后,情绪突然崩溃了。

    越智浅香将法拉利停在路边,俏脸埋在方向盘上,轻轻地哽咽抽泣,苏韬见手边有纸巾盒,连忙拽了厚厚地一摞递了过去。

    越智浅香用纸巾在俏脸上擦拭了一阵,擤了擤鼻涕,自嘲地笑道:“我现在是不是特别难看?”

    苏韬摇头,很认真地说道:“一点也不,虽然你的妆乱了,但你还是比我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