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52章 继续以暴制暴
    动静太大,尤其小泉宇野杀猪般哀嚎,传遍了整个楼层,野之花会所,雇请的保安终于姗姗来迟,见到面目全非的小泉宇野,顿时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事情已经闹大了,赶紧放开宇野,不然你吃不了兜着走。”藤野英子厉声说道,她担忧地望着小泉宇野,心上人被折磨成这样,心疼不已。

    虽然没有玉树临风的样子,但藤野英子还是坚定地认为小泉宇野是自己的生命所属,真命天子。

    “想我放了他,倒也简单。我需要见到小泉冶平。”苏韬等越智浅香翻译完毕之后,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越智浅香毕竟是个女人,做决定当断不断,牵扯不清,如果自己不干预的话,鬼知道在自己离开京都之前,能不能见到小泉冶平。

    越智浅香暗叹了一口气,事情已经闹大了,也就不能顾忌太多。小泉宇野的行为实在太过分,已经触犯到了道德的底线,实在是无需再忍。

    小泉宇野被折磨得太惨,听越智浅香说明了苏韬的要求,毫不犹豫地说道:“我答应你们,让你们见到我父亲。”

    情况危急,不利于自己,他也不想让自己勾引继母的事情搞得人尽皆知,原本不过是想设计圈套,让越智浅香留下把柄在自己的手中,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不仅没有如愿以偿,还被收拾得够呛,更关键的是,人越来越多,如果传出去,以后自己也不用做人了。

    小泉宇野此刻更怕事情暴露,他也害怕舆论的唾弃,毕竟也是社会上层的人物,谁愿意成为笑柄?

    父亲重病,觊觎年轻继母的美色,即使在相对比较开放的岛国,也是人神共愤的事情。

    而小泉冶平也有可能因为此事,延续他的决定,他的财产一分钱也不留给忤逆的子女。

    得到小泉宇野的承诺,越智浅香也有点激动,道:“我现在就要见到冶平!”

    小泉宇野挑了挑眉,忌惮地看了一眼苏韬,道:“行,我答应你们!跟我一起回家!”

    苏韬听越智浅香翻译完,皱了皱眉,淡淡道:“你让人把小泉冶平送到这边来,如果见不到他人,你就别想离开!”

    小泉宇野显然还没有摆正心态,现在他并没有说话的权利,只能默默地听从自己的安排。

    小泉宇野微怒道:“你是想气死他吗?”

    越智浅香翻译完,朝苏韬苦笑,补充自己的意见,“我也有点担心他的情况!”

    苏韬无奈摇头,伸手在小泉宇野的脸上毫不犹豫地又抽了一记耳光,淡淡道:“想气死你老子的,不是我,也不越智浅香,而是你这个不孝子。当然,你可以拒绝,我们就把事情闹大啊,先进警局,再上报纸,有多大就搞多大啊!”

    越智浅香听苏韬说话这么愣,也是呆住了,她沉默片刻,幡然醒悟,或许自己一直在让步,所以才会使得小泉宇野如此变本加厉地逼迫自己。

    苏韬既然就在这里,小泉冶平得知真相之后,应该也不会出现重大危险。

    苏韬是故意用自己强势的行为,让越智浅香改变懦弱的心态。

    用乞讨的方式,试图让一个恶人怜悯你,只会受到更多的欺凌和侮辱。

    越智浅香如实转述苏韬的意思,小泉宇野没有过多思考,就答应了苏韬的要求。

    他想尽量拖延时间,等待援兵到来之后,将苏韬一举拿下,所以决定暂时委曲求全。

    小泉宇野颤抖着手掌,掏出手机,拨通了负责软禁小泉冶平的手下电话,嘱咐他尽快将小泉冶平接到野之花。那手下虽说觉得小泉宇野的语气不对劲,但还是依言照做,然后来到了小泉冶平经常独居的房间,面带微笑地请示道:“宇野君,让我带你出去透透气!”

    小泉冶平淡淡地扫了一眼此人,道:“那就麻烦你了。”

    被软禁了近一个月,小泉冶平过得比想象中要平淡,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活得越来越长久,才有机会逃出去。让越智浅香前往汉州,寻觅苏韬,其实是小泉冶平支开娇妻找出的借口,他并不奢望越智浅香真的能带回苏韬。那个生孩子的想法,更是自己随口胡诌的荒诞想法。

    知子莫若父,小泉冶平很了解自己的儿子小泉宇野,自己健康的时候,自然能压得住他,但如今自己不仅辞退了富士财团的要职,生命之火也是即将熄灭,再也控制不住小泉宇野不断膨胀的野心。

    小泉冶平不知道儿子想怎么折腾自己,他现在只能做到的是平心静气,努力让自己活得更久一点,这样对于自己转移资产到越智浅香的名下,留下更多充足的时间。

    在软禁自己的这段时间里,小泉冶平几乎跟外界隔绝,不仅联系不到律师,甚至连每天的时政新闻都无法看当日的。他看到的新闻,都是小泉宇野指派人录制前两三天的,小泉冶平如果不是足够细心,留意到电视机的机顶盒有问题,被改成了回放模式,根本发现不了这个变故。

    小泉冶平的世界,相当于比外界晚了两三天,小泉宇野觉得自己父亲可以这样活着,也是挺好的,与真实的世界隔离,活在过去的世界和谎言里,这是一种报复,补偿年少时自己,承受父母离异,那种寂寞、孤独与痛苦。

    尽管小泉宇野外表很正常,但他内心憎恨父亲,抛弃了自己的母亲,另结欢好,让自己的童年充满了耻辱和嘲讽。当小泉宇野得知小泉冶平和越智浅香结婚之后,那怒火更是燃烧,如今对他的软禁计划,早已蓄谋已久。

    野之花包厢内。

    越智浅香早已跟苏韬提醒过,小泉宇野和藤野英子可能在搞缓兵之计,她低声道:“等下可能会来更多的敌人,要不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你不想见到你丈夫吗?”苏韬似笑非笑地问道。

    “想!”越智浅香无奈道,“但现在不是时机。”

    “他都被我收拾成这样了,这难道还不算最佳时机。那你永远见不到小泉冶平了。”苏韬平静地说道。

    “但是,我们现在很危险!”越智浅香从藤野英子恶毒的眼神中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有句话说得好,安置之死地而后生!”苏韬轻松地说道,“何况我们现在不处于死地,相反,你的继子像死狗一样,被我们控制着呢。”

    越智浅香嘴角浮出一抹轻笑,知道苏韬是故意让自己放轻松,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这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啊,在这个关键时刻,还能如此风轻云淡。

    设身处地来想,如果换做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国家,身处无法沟通的语言环境里,是无法做到处之泰然的。

    苏韬并非艺高人胆大,而是想彻底了解小泉宇野的全部实力。既然已经将他收拾成这样了,那就不要给他喘息的机会,否则,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另外,苏韬觉得这是在国外,所以行事也就更加放肆一点,考虑的问题也没有那么多。

    越智浅香沉思片刻,也拐过弯,意识到苏韬说得没错,如果这次不彻底地让小泉宇野无法翻身,自己绝对不可能重新见到小泉冶平。

    越智浅香十分担心丈夫的现状,小泉宇野敢这么对待自己,恐怕丈夫的处境并不好受。

    大约十分钟之后,门外传来窸窣的脚步声。

    藤野英子终于等待了援兵,他们都是清一色的光头,穿着黑色的短袖进身t恤,杀气腾腾地盯着苏韬。

    藤野英子低声与为首一人说了几句,那人嘴角露出不屑之色,从腰间拔出了一根弹*簧刀,在手指尖旋了起来。

    蔺鲲大惊失色,气色惨白,下意识地往后方退了好几步,他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危险的处境,有点懊悔来多管闲事了。虽然自己情真意切,但从没想过将小命搭在异国他乡。

    越智浅香相对而言倒是异常地镇定自若,冷冷地盯着那群打手。

    苏韬叹了口气,没想到岛国之行如此麻烦,原本只是打算低调地处理好药厂投资的事情,但因为越智浅香的缘故牵涉到了一个越来越大的漩涡之中,从对方的体型来看,显然是练家子,这小泉宇野组织的社团,并非像野狼组那样的花架子,恐怕涉及到某些强大的势力,自己惹上的对头,越来越深不可测。

    但苏韬从来就不是怕事的主,伸手一弹,一枚银针呼啸刺入为首光头的手腕,剧烈地痛感从关节处传来,那旋飞的弹*簧刀顿时握不住,因为惯性,嗖地倒飞出去,钉在了木门上,吓得小弟纷纷后腿。

    光头咬牙拔掉了银针,朝苏韬再次扑过来。

    苏韬看似极其缓慢地挥出一拳,准确地击中光头的鼻梁,砸得他眼冒金星,嘴里血腥味四溢,吐了口吐沫,将两颗断牙给吐了出来。

    “八嘎,兄弟们一起上!”光头原本想单挑苏韬,没想到苏韬身手这么好,往后谨慎地退了两步,伸手一挥,示意大家群殴。

    苏韬叹了口气,这个时候只能继续以暴制暴。

    他腾身而起,挥拳如雨,几个呼吸之间,所有人全部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倒地不起。野之花的保安们纷纷往后退了好几步,暗自庆幸,幸好刚才没有贸然动手,不然他们此刻也得被卸了胳膊和腿儿,起不了身。

    小泉宇野原本以为有救,没想到自己精心培养的打手队伍,在苏韬眼中就是土鸡瓦狗,瞬间变成一堆烂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