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51章 请吃两碗芥末
    房门被敲响,小泉宇野本能地打了个机灵,暗骂了一声,不是交代好了,不要来打扰自己吗?

    正准备无视敲门声,那拍门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了。小泉宇野觉得不对劲,捂着越智浅香红唇,以防她呼救,大声问道:“谁啊?”

    “服务员!我们为您准备了免费的餐后甜点!”外面的人沉声说道。

    小泉宇野不耐烦地说道:“不用了!不需要!”

    “那就不打扰了!”外面的人倒也没有坚持,不再继续敲门。

    小泉宇野正以为没事了,突然身后传来卡擦一声巨响,并不算结实的木门,竟然被踹开了一个大窟窿。

    他下意识地起身,准备去捞裤子。

    越智浅香也得到了喘息,绝处逢生,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惊喜地喊道:“苏韬!”

    她忽略了苏韬身边,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人。

    来人正是苏韬,他在酒店被袭击之后,得知藤野英子居心叵测,从越智浅香这里得到了地址,就直接赶了过来。不过,野之花会所对外不经营,除非你有会员身份,正当苏韬不知道如何进入会所之际,惊人发现同乡蔺鲲也在这里。

    见到蔺鲲,不算巧合,在情理之中。

    这家伙猥琐地尾随越智浅香一路,正好刚刚办理了会员,准备继续入内,跟踪越智浅香。

    苏韬借着蔺鲲的刚办好的会员身份,才得以顺利悄无声息地进入其中,顺势找到了越智浅香所在的包厢。

    刚才充当服务员的是蔺鲲,他用岛国语确认包厢里的动静,门被锁着,越智浅香又不出声,两人立即猜到了越智浅香可能已经陷入危险中,蔺鲲虽说这个人比较贱,没有什么骨气,但对越智浅香却是真心实意,害怕她会出事。

    正犹豫不决,不知该如何是好,苏韬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踹开了门,径直闯入其内。

    被撞破了好事,小泉宇野又羞又怒,下意识地就想往外逃窜,这是罪犯心理,一般都会想第一时间逃离犯案的现场。

    苏韬抬腿就是一脚,踹中了小泉宇野的小腹,小泉宇野惨叫一声,捂着命*根子,跪在了地上。

    越智浅香觉得特别解气,但发现衣服被撕烂,多处走光,下意识地用手去遮挡身体。苏韬暗叹了口气,直接脱掉了上身衣衫,抛给。了越智浅香。

    这短暂的瞬间,苏韬也被越智浅香那残缺的媚态弄得有些心乱。

    蔺鲲见越智浅香用苏韬的衣服挡住走光位置,心中虽说有些不悦,按到这应该是我做的吧,不过此刻情况特殊,必须要一致对外,就暗自忍下这口郁闷的心情,怒道:“怎么对付这家伙?”

    苏韬叹了口气,问越智浅香道:“报警吗?”

    越智浅香连忙摇了摇头,道:“家丑不可外扬。”

    苏韬无奈苦笑道:“他都对你这样了,你还将他当成外人?”

    “他是冶平的儿子!”越智浅香低声说道。

    苏韬认真地看了一眼越智浅香,心想还真是个蠢女人,不过,正因为如此幼稚,所以并不让苏韬觉得讨厌,相反对越智浅香有了更多的欣赏。

    人非草木,越智浅香刚经历过了惊险,差点儿就要落入魔掌,她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冷静下来,从大局来考虑,足以证明她有足够的修养。

    虽然与苏韬有怨抱怨有仇报仇的价值观不一样,但他还是尊重越智浅香的意思,毕竟此事她是当事人,自己总不能逼着她去控诉小泉宇野。

    小泉宇野虽然被控制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太过担心,而是恶毒地望着越智浅香和苏韬,“赶紧放了我,不然你这辈子都休想再见到我爸爸了。”

    越智浅香蹙眉,盯着小泉宇野,有点手足无措,遇到这么一个败类继子,她暂时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应对,有点儿束手无策。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小泉宇野猖狂个什么劲,但看得出来越智浅香举棋不定,问道:“要不要我帮帮你?”

    越智浅香困惑地望了一眼苏韬,好奇道:“怎么帮我?”

    苏韬指了指小泉宇野,道:“像他这种人,就是欠收拾!”

    越智浅香摇头苦笑道:“如果惹恼了他,我恐怕真地见不到冶平了!”

    苏韬自信地说道:“给我十分钟时间,我让你见到小泉冶平。你们先出去一会儿吧!”

    整人的画面一般都不太好看,苏韬不想自己在越智浅香面前有损形象。

    越智浅香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然后走出了包厢,蔺鲲屁颠颠地跟着越智浅香出去了。

    “你想做什么?”小泉宇野有些紧张地问道,他心想会所的保安是吃屎的吗,怎么到现在没个人来帮忙。他忘记是自己郑重其事地交代,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不要打扰自己。

    苏韬听不懂小泉宇野说什么,也不想知道他说什么,朝小泉宇野走近了两步,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小泉宇野的脸上。

    小泉宇野被抽了一个踉跄,脸上出现了明显的血红指印,嘴角渗出血来。

    对于这种觊觎年轻继母的男人,苏韬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只有让他彻底知道恐惧的滋味,才能让他改变主意,同意越智浅香和小泉冶平夫妻相距。越智浅香会妇人之仁,苏韬跟小泉宇野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谈不上手下留情。如果不是自己反应蓄迅速,之前在酒店里恐怕就着了他和藤野英子联手设下的圈套了。

    苏韬下意识地望了一眼角落里的摄像头,朝小泉宇野指了指,做了个格杀的手势,他这是告诉藤野英子,如果不赶紧出现的话,自己就要干掉小泉宇野了。

    藤野英子当苏韬出现之后,就从地下室往会所包厢赶去,见到苏韬如此气焰嚣张,忍不住低声骂道:“真是个卑鄙的家伙。”

    她完全忘记,造成现在这个局面,完全是因为她和小泉宇野传统设下的陷阱,只不过遇到了苏韬,情况才会反转。

    藤野英子知道苏韬的身手不错,所以已经开始通知手下往会所赶,不过抵达这里还得一段时间,她必须要见到苏韬,尽量拖延时间。

    “住手!”当藤野英子气喘吁吁,满眼通红地赶到包厢。

    越智浅香和蔺鲲试图拦阻她,并没有成功,被她破门而入。

    小泉宇野已经被扇了十几下,苏韬这耳光可不简单,带着内力,打得小泉宇野原本还算清俊的脸,直接肿成了猪头,将藤野英子吓了一跳。

    苏韬见藤野英子出现,咧嘴冷笑,继续又抽了小泉宇野一记耳光,对于藤野英子,他也是颇为忌惮,这女人善于隐瞒自己的真实情绪,自己差点都看走眼了,因此肯定很难对付。

    “我要你死,要你死得很惨!”小泉宇野恶毒地骂道。

    苏韬听不懂他的诅咒,又抽了一记耳光,然后拽着他的衣领,直接朝榻榻米上的餐桌上一摁,力道十足,木质的桌面竟然出现了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纹。

    苏韬选择撞击的部位很精准,是小泉宇野头骨最坚硬的部位,因此不至于直接弄死小泉宇野,但足以让他轻微脑震荡。

    小泉宇野满脸是血,心中屈辱无比,他怒吼道:“赶紧喊人啊!我要他命!”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小泉宇野这种人活得太高高在上,永远只有他欺负人,从未被人欺负过,所以才会如此嚣张,不懂得君子明哲保身的道理。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在餐桌上装着绿色固体的碗里,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自言自语道:“听说岛国人特别爱吃芥末,想必你也不例外,就让你今天吃个够吧!”

    一边说着,苏韬一边捏开了小泉宇野的嘴巴,将大碗芥末全部塞入他的嘴里。

    芥末有催泪的效果,辛辣无比,小泉宇野顿时泪流不已,泪水混合着脸上的伤口,一阵酸疼的感觉蔓延,小泉宇野瞬间发现自己整个人都麻木了。

    苏韬似乎知道小泉宇野的反应,人如果太过疼痛,神经会麻痹,自动隔绝过度的痛苦,以免导致直接昏厥。

    他在小泉宇野脊柱某个穴位,轻轻点上了一指,小泉宇野如蒙电击,顿时杀猪般嚎叫起来。

    苏韬按的穴位,极有玄机,触发了他的敏感神经,感受到的疼痛,相比之前十倍有余。

    “饶了我吧!”再坚毅的人,遇到这种残忍对待,也扛不住,何况是并没有经受过专业训练的小泉宇野。他开始人认怂,苦苦哀求。

    苏韬听不懂岛国语,不知道小泉宇野又在叽里咕噜地说什么,见还有大碗芥末,继续往小泉宇野的嘴里倒下去。

    辛辣的酸爽再次传来,芥末刺激着泪腺,泪水狂泻而出。

    苏韬再次按了他脊椎的穴位!

    “饶了我吧,求你了!”

    又被折腾了一次,小泉宇野的小命被弄掉了半条,在旁白看着的藤野英子脸上红白一阵,她心神错乱,一方面是没想到苏韬的手段如此暴戾,另一方面见到了小泉宇野的丑态。

    在藤野英子的面前,小泉宇野一直将自己包装得很好,此刻小泉宇野被折磨得面目全非,哭爹喊娘,哪里还有什么谦谦贵公子的形象?

    藤野英子茫然失措,还有差不多一刻钟,自己这边的人手才能到齐,但现在的情形,给藤野英子一种错觉,似乎再过个五六分钟,小泉宇野就会被苏韬像猫玩老鼠般给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