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49章 继子显露獠牙
    “宇野,浅香已经上去了。不过,苏韬好像并没有被搞定!”藤野英子拨通了小泉宇野的电话,说明了情况。

    小泉宇野没有微微一皱,不悦道:“怎么这点小事都搞不定?亏我为了救高杉岬那个废物,还和那帮华人组织起了冲突!”

    藤野英子连忙解释道:“苏韬的身手不错,高杉淳那帮人都是一群莽夫,根本不是对手。”

    她此刻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称作废物的高杉淳出卖,苏韬也猜到了,藤野英子试图对越智浅香不利。

    小泉宇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后面再考虑如何对付青狼组吧。我等下要跟越智浅香好好聊聊。我会劝她和我父亲离婚。那样你和我的关系就变得简单,在大家的祝福之下,我们结婚,从此相守到老。”

    藤野英子笑着说道:“宇野,我等你!”

    她知道小泉宇野接下来会做什么,有些期待高高在上的表姐,遭到那种羞辱,以后还有没有勇气活在这世界上。

    如果越智浅香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藤野英子内心深处绝不会落一滴泪。

    挂断了藤野英子的电话,小泉宇野嘴角浮现出一抹讥笑,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但在他看来,女人是最好驾驭的。只要你用甜言蜜语征服了她的耳朵,她愿意心甘情愿地为你做牛做马,毫无怨言。

    如果越智浅香和小泉冶平离婚,小泉宇野绝不会跟藤野英子结婚,他身边有那么多比她更加优秀的女人,怎么可能吊死在这一棵树上,之所以让藤野英子对自己如此忠诚,那是因为小泉宇野早就对越智浅香觊觎已久。

    藤野英子是自己安插在越智浅香身边最好的一枚棋子。

    当初通过藤野英子认识越智浅香,小泉宇野就对这个优雅知性充满女人味的女子有了兴趣。他没想到越智浅香最终被父亲看中,两人关系发展迅速,竟然成为了自己的继母。

    小泉宇野深受打击,也因此和父亲的关系闹僵了。

    当然,现在除了越智浅香那让人怦然心动的绝美外表之外,小泉宇野更加在乎自己父亲去世之后,越智浅香将能够继承的遗产。小泉宇野已经多方打探过,父亲已经重新更改过了遗嘱,将把大部分遗产全部继承给越智浅香。

    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和弟妹们,将无法获得遗产,这无疑是不公平的。

    在小泉冶平子女的眼中,一切都是越智浅香蛊惑了他,让父亲忘记了还有儿女,只惦记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狐狸精。

    这也印证了他们当初的想法,越智浅香嫁给小泉冶平,就是冲着分刮他庞大的家产。

    越智浅香今天为了赴约,故意没有穿太过时尚和青春的衣衫,款式中规中矩,但靓丽的妩媚是衣服难以掩饰,剪裁得体的黑色职业套裙,使得身材显得曼妙无端,还增添了几分知性的味道,裙摆下膝弯露出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她的身材在岛国女性中已经算是高挑挺拔的类型,再才上一双高跟鞋显得高挑婀娜,高贵大方之外透着一股之夜女郎的精致简约,说不出的万种风情。

    当越智浅香走进包厢,脱掉高跟鞋后,立即吸引了小泉宇野的关注,那双玉足被黑色的丝袜紧紧包裹,让人心头平添几分热气,腹下一阵热浪翻涌。

    当越智浅香坐在自己的对面,小泉宇野嗅到了越智浅香身上淡淡的花香味,心里顿时飘飘然起来,他身边不缺少漂亮的女人,但好似自己晚娘这般端庄贤淑的良家,骨子里透着媚媚的那种性感撩人的气息,却是从未见到过,再加上是自己父亲的嫩妻这个身份,委实让他心痒难耐。

    “上菜吧!”小泉宇野拍了拍手掌,没过多久穿着和服的女服务员开始走菜,上菜的这功夫他的眼睛也一直停留在越智浅香的身上,目光带着一丝欣赏之色,正常的女性遇到这种目光,并不会觉得反感,而是会感觉到受到尊重。

    但越智浅香从丈夫儿子的眼里看到这种男人欣赏女人的表情,却是心中涌起一阵厌恶。她更希望从小泉宇野眼中看到的是晚辈面对长辈时的谦恭,而不是这种略有些倨傲神色。

    自己是小泉宇野的继母是长辈,他不应该非如此不敬。

    “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小泉宇野看似殷勤地夹着生鱼片放入越智浅香的碟中。

    越智浅香觉得有点不适应,但她没有动筷子,微微蹙起秀眉,冷漠地说道:“咱们不用拐弯抹角,你什么时候能让我见到你父亲!”

    小泉宇野夹了一筷子生鱼片放入口中,笑着说道:“咱们母子俩还是第一次见面吃饭,难道就不能先培养培养感情吗?如果关系培养得好,说不定我就松口,让你见到我父亲了。”

    越智浅香迫于小泉宇野的要挟,夹了一块子金枪鱼片蘸了芥末,放入口中慢慢咀嚼,生鱼片入口即化。

    小泉宇野淡淡一笑,又取了寿司放入越智浅香的碟中,道:“这家会所的口味很不错,也只有这样的美食才配得上你的身份。”

    越智浅香吐掉了口中的生鱼片,淡淡道:“金枪鱼片冻得时间太久,虽然有股特殊香味,只是因为芥末酱里加了香料的缘故。至于鸡蛋羹,做得很粗糙,蛋汁草草过滤,蒸的火有些大,口感不够细滑。”

    小泉宇野微微一怔,“没想到你竟然能吃出这么多问题!我怎么觉得味道不错?”

    越智浅香淡淡道:“那是因为你尝惯了各种香料,味觉已经变得敏感,忘记了食物天然的味道。”

    小泉宇野眉头皱了皱,暗忖越智浅香原来是指桑骂槐呢,提醒自己要注意身份,不要数典忘主。他嘴角微微翘起,道:“如果你实在不喜欢的话,要不我们再换一家?”

    越智浅香不耐烦地摇了摇手,道:“不用了,吃饭倒是其次,关键是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你父亲。”

    小泉宇野扫兴地撇了撇嘴,道:“我刚才不时提醒过你了吗?只要你和我这顿饭培养好感情,我立即可以带你去见我父亲。”

    越智浅香暗叹了口气,小泉宇野虽然面容上与小泉冶平有几分相似,但无论谈吐还是修养,都相差了不少。

    小泉冶平是温文尔雅的绅士,而小泉宇野是霸道自负的流氓。越智浅香知道小泉宇野私下组织了一批亡命之徒,从事非法活动。

    小泉冶平走的是正道,小泉宇野走的是邪道,在越智浅香看来,用虎父犬子形容这对父子,倒也恰如其分。

    “有点口渴了吧!”小泉宇野给越智浅香倒上了一杯清酒。

    “酒就不喝了吧!”虽然越智浅香的酒量不错,但还是不太愿意在这种私密的场合碰酒杯,这是人本能的戒备。

    “如果你愿意和我对饮三杯,那么我就让你见我父亲!”小泉宇野没想到越智浅香并不上当,索性就抛出杀手锏。

    越智浅香很聪明,从这细小的变化,猜到这酒怕是有什么问题,顿时有些紧张,仔细回忆刚才吃过的几道菜,小泉宇野也动过筷子,心中才略微有些放心。

    “我的身体状况,实在不适合喝酒,看来今天我是见不到你父亲了。”越智浅香以退为进道。

    小泉宇野微微一怔,没想到越智浅香根本不上当,挑了挑眉,道:“连三杯酒都不肯跟我喝,看来你对我爸的感情禁不起考验。”

    言毕,他将原本递给越智浅香的酒杯,往口中一倒,一饮而尽,潇洒地抹了抹嘴。

    越智浅香仔细观察着小泉宇野,发现他没有什么变化,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莫非是自己多虑了?

    不过,她分析其中可能还有其他玄机,比如事先服用了解药。

    越智浅香叹了口气,道:“行吧,你要说话算话,我喝三杯,你就得让我见到你爸。”

    “一言为定!”小泉宇野微笑着说道,暗忖这越智浅香倒也挺聪明,不是那么好糊弄,难怪会迷得老头子神魂颠倒,他故意喝了一口掺着东西的清酒,才让越智浅香放松警惕。

    如果不是自己服用了解药,正常人都是一杯就倒,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小泉宇野才会要求越智浅香喝三杯。

    越智浅香迅速地干完了三杯,皱了皱眉,仿佛清酒很辛辣,捧起放在手边的竹筒吃了几口鸡蛋羹,才面色缓和下来,道:“我答应你的要求了!你也该履行自己的承诺了吧?”

    “当然!”小泉宇野似笑非笑地望着越智浅香,突然一把抓住了越智浅香放在桌面上的柔荑。

    他眼睛冒着红光,低声说道,“浅香,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你。等我爸去世之后,我们俩就在一起吧!”

    越智浅香被小泉宇野突兀的举动,弄得措手不及,大惊失色,连忙试图缩回手,不过小泉宇野的力气很大,根本挣脱不开。她只能沉声警告道:“宇野君,请注意你的行为,我是你父亲的妻子,是你的继母,你真的要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吗?”

    小泉宇野表情变得无比温柔,道:“请你原谅我的粗鲁,我真的太爱你了,每个空虚的夜晚,我都幻想着你躺在我的身边。每当你和我父亲走在一起,我都会心如刀绞。我尊重你,爱着你。如今我爸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你能给我一个招呼你的机会吗?”

    小泉宇野一边虚情假意地表演,说着让越智浅香汗毛孔直竖,鸡皮疙瘩直掉的情话,一边心中默默念着一二三四五……

    他心道,只要药性一上来,管你是什么贞洁烈女,都会成为我的胯下禁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