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48章 嫉妒万恶之源
    高杉淳毕竟是野狼组的头目,能混到这个级别,也不是善茬,当枪口指着他脑门时,他第一反应是这家伙不敢杀自己,所以胳膊一曲朝苏韬的肋下狠狠撞击。

    苏韬是没打算一枪崩了这家伙,毕竟杀人的后果不堪设想,他犯不着用自己的命来跟社会混混一命抵一命。高杉淳如果对普通人使用这个小伎俩或许还有用处,但苏韬身体本能地做出反应,腰部以不可思议的方式收敛,躲过了这个杀伤力极强的攻击,同时抬手用枪柄砸在了高杉淳的脑门上。

    这一砸,打得他头昏眼花,皮开肉绽,额头上汩汩地直流鲜血,场面极其吓人。

    苏韬皱了皱眉,有点郁闷,房间被这么一折腾,接下来退房的时候,估计要被酒店工作人员给罚钱了。钱倒是小事,关键给自己带来了不少麻烦。这毕竟不在华夏,言语不通,作解释的话,肯定要花费一番波折。

    苏韬虽说心中无比困扰,但手下的动作没有一点凝滞,瞬间抬腿又是两脚,直接踹中高杉淳的面颊。

    高杉淳终于意识到自己遇见了厉害人物,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到苏韬是怎么出手的。

    这也是因为苏韬的功夫大为长进,前不久燕无尽的特训,起到了不错的效果,彻底激活了他的潜力。等闲人物,想要正面和苏韬交手,想要获胜,还真不容易。

    苏韬将高杉淳的头压在地板上,皱眉道:“谁指示你来袭击我的?”

    高杉淳疼得直冒汗,又听不懂苏韬在说什么,只能闭口不言。

    苏韬以为高杉淳挺硬气,还想帮着幕后指使者隐瞒,从行医箱里取出一个针带,抽出一根银针,直接朝高杉淳的手指上钉了下去。

    苏韬在病人的面前是慈悲的白衣天使,但在敌人面前从不会心软,就是个阎王转世。

    “啊!”高杉淳再也忍不住,痛苦地嚎叫起来,十指连心,这一针让他永记于心。

    “再问你一遍,是谁指使你的?”苏韬借着又往高杉淳的另一根手指钉下了一根银针。

    这高杉淳再次苦苦哀鸣起来,他不知道苏韬在说什么,有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

    “大哥,他在问你是谁指使我们来的!”满屋子的小弟之中,竟然还真出现了一个懂汉语的混子。

    这混子是岛国籍华人,父亲早年移民岛国,结识了岛国妻子,然后定居在这里,虽说这混子一直觉得自己是岛国人,而且还引以为傲,但因为父亲的缘故,所以懂一些基本的汉语。

    “你告诉他,是一个女人安排我们过来的。”高杉淳眼见又是一根银针即将钉入自己第三根手指,惶恐不安地说道。

    他原本以为苏韬是一个外国人,只身前来,即使有些功夫,但自己这么多人,拿下他应该不在话下,没想到苏韬的身手如此高明,十几个人都拦不住他,如今满地都是伤员,全部失去了战斗力。

    “别扎我了!我全部坦白!”高杉淳虽然畏惧那个女子,但目前他更害怕苏韬,毕竟这一根根的银针直接穿过指骨,可想而知是多么的疼。

    苏韬听那躺在地上的混子翻译了高杉淳的话,第三根银针继续扎了下去,痛得高杉淳哀嚎连连。

    苏韬对这些社会渣滓没有半分同情,在战场上你同情对手,只会让自己显得愚蠢。如果现在落入他们手中的是自己,恐怕自己只会遭到更惨绝人寰的对待。

    高杉淳意识到了苏韬的残忍与冷血,再也不敢耍花招,忍痛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然后调出了当天监控中拍下那个女人的视频。

    苏韬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眼中露出惊容,道:“怎么是她?”

    苏韬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何藤野英子安排高杉淳来袭击自己。

    当然,苏韬此刻还是低估了藤野英子的歹毒,她不是简单地让高杉淳袭击自己,而是要取他的性命。

    苏韬快速梳理头绪,应该不可能是越智浅香的安排,因为自己是受到越智浅香的邀请来到岛国。

    换而言之,藤野英子是越智浅香对手安排在她身边的卧底,这意味着越智浅香随时可能处于危险之中。

    自己来到京都多日,没有能顺利见到小泉冶平,这意味着一个更大的阴谋,正在围绕着越智浅香。

    苏韬叹了口气,无论出于道义,还是出于那不算太深的友情,自己还是得相助越智浅香,毕竟从越智浅香对待自己的诚意来看,自己做不到冷血旁观、见死不救。

    “滚吧!”苏韬拔掉了那几根针,一脚踹飞高杉淳,“回头记得到前台,请人过来给我把房间的卫生打扫好!”

    高杉淳如蒙大赦,带着狗腿子,屁滚尿流地逃离。对于这些社会人员,他们遇到狠人,只能认栽。

    高杉淳与自己在华夏见到的那些社会组织相比,只能算是太普通了。

    岛国的确有臭名昭著的跨国社团,但早已涉猎其他高端产业,像高杉淳这样的社团太低级,属于鱼腩部队,只能欺压平民,做不了太大的恶事。

    藤野英子让高杉淳来杀自己,也是太看得起他们了。

    等人全部消失,苏韬拨通了越智浅香的手机号码,沉声问道:“你在哪儿呢?”

    越智浅香这个时候接到苏韬的电话有点意外,听出苏韬的语气不对,如实说道:“准备和一个朋友见面!”

    “是谁?”苏韬语气严肃地追问道。

    “冶平的大儿子,正是他阻止我和冶平见面。我现在正试图说服他。”越智浅香对苏韬没有丝毫隐瞒,她也不知道为何对这个来自华夏的年轻人能够做到无话不说,或许是因为他是一名医生,所以下意识认为他是值得信任的。

    “你自己在开车吗?”苏韬沉声问道。

    “没有,英子在开车!”越智浅香蹙眉道。

    “你们约在哪儿见面?”苏韬听说越智浅香跟藤野英子在一起,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他没有直接点破藤野英子和人暗中勾结,设计陷害自己的事情,而是决定暂时对越智浅香隐瞒,否则的话,现在就撕破脸皮,只会让越智浅香陷入被动。

    “在乐町附近的野之花会馆。”越智浅香想了想,还是告诉了苏韬。

    “好的!注意保护好自己。”苏韬没有跟越智浅香多说什么,小心地嘱咐道。

    越智浅香对苏韬的关心有点措手不及,心中腾起一股暖意和困惑,藤野英子微笑着说道:“是和苏大夫打电话吗?”

    越智浅香微微一笑,“是的!他一直想见见冶平,已经等待多日,所以有些心急。”

    藤野英子叹了口气,道:“宇野有点太过分了,为什么阻止你和冶平先生见面呢?”

    越智浅香无奈苦笑,她没有过多地跟藤野英子解释,因为觉得这是自己的家事,虽然藤野英子是自己的表妹,但她觉得还是对之隐瞒比较好。一方面出于内敛的个性,另一方面也是觉得家丑不可外扬。

    藤野英子驶入野之花会馆的地下停车场,找到了一个车位,笑着说道:“已经到了!要不要我送你上去?宇野是我的学长,当初你和冶平先生能够见面,还是我帮你们引荐的!如果你说服不了他的话,我可以帮你劝他几句。”

    越智浅香皱了皱眉,犹豫不决,苦笑道:“我和宇野说好了,单独见面!”

    藤野英子耸了耸肩,道:“那行吧!我在附近转一转吧,等你俩聊完了,给我打电话,我送你回去。”

    “谢谢你了!”越智浅香由衷地对表妹说道,对于她而言,藤野英子和家人无异,不仅帮自己的父亲将诊所打理得井井有条,遇到任何大小事务,她都会热心地帮助自己。

    等越智浅香踏出轿车之后,藤野英子眼中流露出一丝冷酷。

    嫉妒是万恶之源。从记事起,藤野英子就生活在越智浅香的阴影之下,她的家庭不像越智浅香家庭这么富裕,父亲、母亲都是为越智千秋打工,而自己从记事起,就不断地被父母教育,要对浅香保持足够的尊敬。

    就像侍女对大小姐那样,保持谦恭。

    遇到任何事情,父母只会想到浅香,而自己永远比不上浅香,玩具都是她玩厌倦的,浅香永远会先穿上自己梦寐以求的新衣。

    藤野英子一开始觉得无所谓,因为人和人生而不平等,这就是她的命运。但自从遇见小泉宇野之后,她感觉人生多了一抹色彩。小泉宇野能够走入自己的内心,懂得自己的苦痛,所以藤野英子愿意将自己的一生都全部奉献给这个男人。

    只是事情发生了变故,她没想到小泉宇野的父亲竟然和越智浅香结婚了,这打乱了伦理辈分,小泉宇野也因此拖延了和自己的婚约。在藤野英子看来,越智浅香是破坏自己的幸福而存在的障碍,只有让越智浅香万劫不复,她才能收获幸福。

    藤野英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她手里掌握着小泉宇野私下组织的一股力量。藤野英子私下为小泉宇野监视着表妹的一举一动。在地下酒吧,藤野英子因为一直在监视苏韬,所以发现了苏韬和青狼组出现冲突,所以策划了一起借刀杀人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