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45章 鱼饵抛鱼咬钩
    男医生名叫大森唯,毕业于京都医科大学,同时还在京都医科大学旗下的汉药研究所担任研究员。他很小的时候,因为祖父重病被一个华夏大夫用中药治好,因此对汉药非常感兴趣,不仅自己独自专研华夏的医术典籍,还在大学期间休学两年,前往华夏拜访著名的中医名家钱鸿鹄,在苦苦哀求之下,成为钱鸿鹄的弟子。

    钱鸿鹄的性格非常固执,大森唯为了展现自己的诚意,在钱鸿鹄的医馆前守了两个月,在收他为徒的过程中,钱鸿鹄也对这个异国人施加了各种考验,最终觉得这个岛国人品性不不错,才选择大森唯为弟子。

    两年的时间,钱鸿鹄也毫无保留,将自己的一身医术全部交给了大森唯。大森唯回到国内之后,继续完成学业,同时他在平时日常,不断地会向身边人渗透中医的理念,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异类。

    不过,正因为大森唯有中医的基础,久而久之,他拥有了一定的名气,还被学校旗下的汉药研究所雇佣,成为一名研究员。

    但是,在别人眼中,大森唯并没有受到身边的人认同,对他这个喜欢华夏文化,行为举止比较怪异,长相也很一般的男人,没有太多好的评价。因此大森唯至今还是单身,而且没有人愿意接近他。

    大森唯的性格比较内向,尤其不擅长和异性相处,他一眼就认出了坂本奈月,虽没有主动与之搭讪,但时刻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通过病例和简单的询问,大森唯知道了坂本奈月为何踏入那个特殊的行业,对坂本奈月也充满了同情。

    与此同时,大森唯也知道坂本奈月如果想要用换肾的办法,让父亲获得健康,得付出什么代价。

    因此,他也想着尝试劝说坂本奈月,或许可以采用中医的办法,一来会减轻经济负担,二来没有太大的副作用。

    大森唯拨通了师父钱鸿鹄的电话,说明了始末,然后报出了方子。

    钱鸿鹄微微皱眉,沉吟不语,许久才道:“你知道不知道,这个开方子的人,多大年纪,名字叫做什么?”

    大森唯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好像是一个年轻人留给病人,说是从一个高人手中拿的,专门治疗各种疾病的!”

    钱鸿鹄哑然失笑道:“这话他们能信,难道你也信?这药不是胡乱开的,可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而是专门治疗肾病的方子。而且从用药和剂量来看,也是极有针对性,按照病人的具体身体状况专门定制。我没看错的话,这药除了调节肾脏功能之外,还对脾胃也有调理。莫非病人的脾胃也存在毛病?”

    大森唯皱眉道:“我们做了检查,他的脾胃功能属于正常指标。”

    钱鸿鹄有点不悦地说道:“忘记我曾经跟你强调过的原则吗?中医看病不能浮在表面,从药方来看,这给方子的人瞧出了病人的病灶在肝脾上,你得仔细检查一番,如果没错的话,这个给药方的人是正儿八经的杏林高手。”

    大森唯跟钱鸿鹄沟通完之后,又去给坂本圭右做了详细的脾胃检测,结果让他有些吃惊,如同师父钱鸿鹄的分析,坂本圭右的脾胃功能均偏弱,虽没有明显的病症,但也印证了为何那个药方里添加了几味滋补脾胃的中草药。

    大森唯从师父钱鸿鹄那里得到了提醒,有些兴奋地找到了坂本奈月,问道:“请问你们能联系上开药方的这个人吗?”

    坂本奈月满脸不解,困惑地问道:“出了什么事情吗?”

    大森唯笑道:“不出意外,这个药方很对你父亲的病症!所以我想确定一下,究竟是谁开的药方。”

    坂本奈月低声道:“是个年轻人!对了,他还给我留下了一张名片!”

    大森唯有些激动地说道:“能不能把名片给我看一下!”

    坂本奈月点了点头,从包里找到了苏韬的名片,大森唯接到手中看了一眼,目光中流露出惊叹之色,道:“你们真的遇到高人了啊!”

    坂本奈月看不懂英文和中文的名片,好奇道:“他很厉害吗?”

    坂本奈月只知道苏韬的身手不俗,毕竟苏韬太年轻,很难和一名经验丰富,技艺超群的中医大师联系起来。

    大森唯一直关注着华夏的中医发展,所以近期声名鹊起的苏韬并不陌生。他很意外,没想到坂本奈月运气这么好,遇到了华夏国医级大师。他将名片交给坂本奈月,很认真地说道:“我建议你赶紧联系上他,如果请他为你的父亲治病,相信绝对要比采用换肾的办法来得有效。”

    坂本奈月望着那一串数字号码,陷入了沉思之中,最后还是果断地拨通了苏韬的手机号码。

    苏韬接到坂本奈月的电话,并不意外,不过他不懂岛国语,听得直皱眉,只能将手机递给了和自己正在一起吃早餐的倪静秋。

    倪静秋如实将话翻译给了苏韬,苏韬点了点头,道:“告诉坂本奈月,我会晚点来医院找她,让她稍安勿躁。”

    倪静秋挂断了电话,复杂地望着苏韬,嘴角露出一丝无奈之色,“你猜到她会来请你帮忙?”

    “如果遇到稍微懂点中医的人,看到我开的那个药方,都会心中有数。”苏韬耐心地解释道,“我主要是看那坂本奈月太可怜,也想帮她一把。”

    倪静秋似笑非笑道:“我觉得没那么简单!男人嘛,对于坂本奈月这样的女人,都有某种亲近之心吧?”

    苏韬连忙摆手,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一点我还真没有!某类人只适合在荧幕上欣赏,如果非要在现实中亵渎,那岂不是破坏了某种美好?”

    “还美好呢!”倪静秋啐道,“真是虚伪!”

    苏韬哈哈大笑,他对坂本奈月还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不过带着相逢就是缘分,既然是举手之劳,为何不施以援手呢?

    不过,苏韬有点好奇,究竟是谁看出了自己的药方,正好对症坂本圭右的肾病。

    如果在国内的话,倒也正常,毕竟国内的中医比较多,能瞧出那个药方如何精妙的人不在少数。但岛国虽然汉药发达,但汉医基础却是极其薄弱,能看出药方精妙的人应该并不多。

    半个小时之后,苏韬独自搭乘出租车来到了京都医科大学,见到了坂本奈月和坂本圭右,站在两人身边的大森唯让苏韬倒是微微一愣,因为此人在夏禹给自己的情报之中,是可以帮助自己投建中成药工厂的人才。

    这是个巧合,但也有必然联系。

    那个药方,从某种角度是一个鱼饵。

    如果没有一定的中医基础,是无法看出自己药方的妙处,能引出大森唯这样有汉医基础的人才,倒也在情理之中。

    坂本奈月腼腆地低下头,轻声道:“昨天我并不知道你其实一名出色的大夫,幸好大森医生提醒,我才幡然醒悟,还请你为我父亲治病!”言毕,坂本奈月鼻子一酸,眼圈一红,就准备跪下,恳请苏韬出手相助。

    刚才她自己也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苏韬的资料,虽然跨国,岛国搜索引擎上关于苏韬资料并不多,但不仅有苏韬的照片,还记录了苏韬曾经治愈过白血病患者的惊人事迹,所以现在坂本奈月将苏韬视作父亲救命稻草。

    大森唯精通汉语,连忙帮助坂本奈月翻译。

    苏韬扶起坂本奈月,微笑着解释道:“首先我得向你们道歉,那天隐瞒了我真实的想法,对你们撒了个谎。因为我们从事中医,有自己的行规,在病人不主动求治的情况下,是不允许主动给病人治病的。你得感谢大森医生,如果不是他看出了药方的关键,我们恐怕再也无缘见面了。”

    大森唯听苏韬这么说,对他的印象不仅好了几分。

    大森唯笑着谦虚道:“我请教了我的师父钱鸿鹄,他瞧出了你的药方很精妙,然后我追问奈月,才知道药方出自您手。”

    苏韬有点意外,没想到自己的名气还行,大森唯远在岛国,竟然也知道自己,如果说服大森唯给自己打工,倒也有了几分胜算。不过,此刻倒也不是劝说大森唯加入的最佳时机,先给坂本圭右治病,却是重中之重。

    苏韬与坂本圭右道:“你的病,以汤药为主,服用三个月,补足脾胃之气,肾病自然而然会缓解。我现在给你针灸一次,疏通肝经和肾经,这样对于你的恢复,效果可以更高一点。”

    坂本圭右听大森唯解释之后,眼中流露出感激之色,道:“那就麻烦你了!”

    脾为后天之本,肾为先天之本。脾之健运、化生精微,须借助于肾阳的温煦。脾胃气虚中气不足,可导致水谷不化,大小便失常,继而影响肾阳虚弱。

    所以苏韬给坂本圭右针灸,主要是对脾经和肾经进行疏导。

    如果在华夏,大部分有经验的老中医都能看出坂本圭右的病根,有九成的把握彻底根治坂本圭右的肾病,只不过在岛国,中医基础不像国内那么根深蒂固,一些中医理论没有得到普及,虽然也研发了治疗肾病的中成药,但无法同时调理脾胃,所以只能治标不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