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44章 禁忌晚娘诱惑
    女子回到车内,拾起了手机,拨通了电话号码,汇报道:“刚刚已经与高杉淳沟通过,相信他不会拒绝我们的要求。”

    对面传来男人的声音,淡淡笑道:“辛苦你了。”

    “宇野,为了你,我做什么都愿意!”女子没有了之前在高杉淳面前的强势,声音轻柔地说道。

    小泉宇野微笑着承诺道:“等事情结束之后,我就和你结婚。”

    女子低声轻柔地说道:“我等着你!”

    小泉宇野决定对苏韬下手,原因很简单,他曾是自己父亲的主治医生。对于自己而言,小泉冶平多活一天,那就意味着自己要少一天分享他庞大的遗产。

    小泉宇野自认为是一个孝顺的儿子,小泉冶平既然已经无药可救,每天承受病痛的折磨,那还不如早点解脱,离开这痛苦的人间。所以他对越智浅香不停地带着父亲在全球各地遍访名医治病,并不太赞成,相反觉得这是在瞎折腾,让父亲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

    尤其是得知,父亲在华夏接受苏韬的治疗,还能继续活一年左右的时间,小泉宇野的心情更加糟糕,觉得苏韬很残忍,他让自己的父亲要承受痛苦延续一年之久。

    安排人去杀苏韬,是要给苏韬施加足够的压力,并非一定要取他性命,而是逼他离开京都这个是非之地,滚回自己的华夏。

    挂断了女子的电话,一只白花花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绕在了小泉宇野的脖子上,慵懒地脆声道:“是谁啊?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是我的一个朋友!”小泉宇野捏了一下身侧佳人的胸前丰满,笑着说道。

    “朋友?我刚才可是听你说了,你要跟她结婚!”女人娇嗔地说道。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可以跟你结婚啊!”小泉宇野得意地笑道。

    “我才不需要!像你这样的男人,结婚有什么意义呢?反正你总会在外面拈花惹草。相反的,我更喜欢当你的情人。”女人将嘴唇凑了过去。

    小泉宇野含住了她红润的唇,然后将她压在了身下。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小泉宇野望了一眼号码,原本打算不接,但见到来电显示,还是一边勤奋“耕耘”,一边接通了对方的电话。

    越智浅香语气极为严肃地说道:“宇野,我明天准备和你父亲见一面,这不是请求,而是通知!”

    小泉宇野嘴角里咧出一抹不屑地笑容,喘着粗气,哼哧哼哧地说道:“小妈,我之前曾经跟你说过,如果你愿意跟我单独吃顿饭,那么我就考虑让你和我的父亲见一面。你要知道,我的几位兄弟姐妹,他们对你的印象可不太好,也就我对你比较欣赏,觉得你挺不容易。”

    越智浅香从话筒里听出小泉宇野有些不对劲,除了他的声音粗重之外,依稀还能听到女人的微弱吟哦之声,难免会浮想联翩。

    “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单独吃饭?”越智浅香沉声问道。

    “刚才我说得已经很明白,我欣赏你啊!”小泉宇野低声笑道,“你可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是我心目中最佳的伴侣。”

    越智浅香没想到小泉宇野如此大逆不道,沉声怒斥道:“我是你父亲的妻子,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有这么无耻的想法。”

    小泉宇野不屑地说道:“你是我父亲的女人,那又如何?在古代,君王去世,他的妻子会作为资产,继承给下一代。当然,我并不是将你当成父亲的遗产,只是觉得你是我心仪的女人。我不介意你曾经是我父亲的妻子,愿意抛弃一切,承受社会的各种非议追求你,让你成为我的合法妻子。”

    言毕,小泉宇野疯狂地动作,身下的女人听清楚了两人的对话,如此越过伦理禁区的交流,让身下的女人也变得丧失理智,放开嗓音,夸张地浪声靡叫。

    越智浅香终于确定小泉宇野在做什么荒唐事,立即掐断了电话,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对于自己这个名义上儿子,越智浅香也是无可奈何,生活糜烂不堪,而且还肆无忌惮地跟自己说如此不要脸的话。

    越智浅香知道小泉宇野也是抓住了自己的心理,绝对不可能将此事告诉丈夫小泉冶平。因为小泉冶平需要休息,如果自己还没去世,儿子不仅惦记家产,还惦记少妻的美貌,小泉冶平就是健康无病,也会气得吐血。

    小泉宇野听了越智浅香的声音,整个人如同发情的公牛,浑身打满了鸡血一般,将身下的女人折腾得死去活来。

    小泉宇野完全将女人幻想成了自己的晚娘,越智浅香柔美的面容,窈窕婀娜的身材,甜美的性格,及举手投足展现出来的知性,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的诱惑。小泉宇野不缺少女人,但心中对越智浅香有种特殊的情感,他甚至为此嫉恨自己的父亲,为何年龄那么大,还能让越智浅香嫁给他。

    当然,或许正因为越智浅香是自己的小妈,所以小泉宇野才会觉得她格外有诱惑力。

    越智浅香穿着和服式睡衣,静静地坐在榻榻米上,窗户开着,可以望到天际悬挂着的皎洁月亮。月芒清冷,洒在她如玉赛雪的肌肤上,仿佛蒙上了一层清霜。

    越智浅香试图用手机再次拨打小泉冶平的手机号码,结果还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她与丈夫已经有很多天无法直接联系,两人从熟悉变成了陌生,让越智浅香也开始困惑,自己选择的这段婚姻,究竟是否正确。

    无论如何,她明天都要尝试去见小泉冶平一面。

    陷入沉思之中,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苏韬打来的电话,越智浅香连忙接通,主动笑问:“接到倪总了吗?”

    苏韬笑道:“是的!时间有点晚,没有打扰你休息吧?”

    越智浅香轻轻抚弄额前刘海,道:“有点失眠!”

    苏韬沉默片刻,道:“你学过中医,应该知道按摩哪些穴位,可以辅助睡眠。”

    越智浅香叹气道:“我当然知道,不过心中藏着太多烦心事,想要入睡,即使按摩了穴位,也无济于事。”

    “为了你丈夫?”苏韬试探道。

    “又被你猜中了!”越智浅香如实说道,“我没法见到他,他的子女将我和他隔离了。”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面都见不上,如此还如何帮小泉冶平再看看病情?

    这也解释了,为何苏韬第一天会住在越智浅香的娘家,而没有直接去见小泉冶平。

    他沉默片刻,出谋划策道:“我知道你是害怕与对方起冲突,导致小泉冶平的病情恶化,但有我在的话,即使出了问题,也能够及时控制住局面,所以你尽管可以尝试采用比较激烈的办法。”

    越智浅香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之色,深吸一口气,道:“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一阵激情之后,小泉宇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平躺在床上,女人点燃了一根烟,在嘴里叭叭吸了两口,然后塞入他的嘴中,小泉宇野深吸两口,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享受的是那种成熟与默契,不用自己说什么,对方就会摆好姿势,是多么的舒心惬意?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小泉宇野皱了皱眉,看了一下越智浅香发送来的信息,嘴角浮出一抹笑意。果然,越智浅香还是耗不过自己,决定和自己单独吃饭了。

    小泉宇野心满意足,吧嗒吧嗒地抽着烟,很快烧到了烟蒂,他眉头深锁,开始筹划如何将这次饭局设计成一场鸿门宴,成功拿下这位年轻貌美的晚娘。

    ……

    京都医科大附属医院是岛国最好的五所医院之一。

    坂本圭右躺在病床上,坂本奈月平静地望着父亲,脸上充满担忧之色,昨晚坂本圭右突然病情严重,不得不办理住院。

    父女俩已经找过好几家医院,对于父亲的肾病,还是给出一样的建议,必须要找到合适的肾*源,进行肾脏移植手术,才有彻底根治的机会。移植手术已经成熟,但关键是移植后的排斥反应,还会有相应的风险。

    肾移植最大压力,来自于需要承巨额的手术费,这对于相依为命的父女而言,太过于沉重了。

    “奈月,你不用在勉强自己!我真的不愿成为你的负担!”坂本圭右望着女儿不停流泪,心情抑郁地说道,“就让我这么安然地度过剩下的时间,你不要再为我勉强自己,那样会让我活得更加愧疚。”

    “爸,你千万别这么说!只要你还活着,我就还有家。如果你离开了,我就没有家了。”坂本奈月悲痛地说道。

    坂本圭右听女儿这么说,顿时也是落泪不止,坂本奈月连忙拉开皮包,从里面取出纸巾,给坂本圭右擦掉泪水。

    一张纸条不经意地被带落,掉在了地上。

    旁边一名男医生见到,帮着她捡了起来,提醒道:“你的东西掉了!”

    坂本奈月连忙从男医生手中接过纸条,点头轻声道:“谢谢你,大森医生!”

    大森医生见上面写着不少汉字,面色微微一变,道:“请问一下,这个药方,是怎么得来的?”

    坂本奈月拿过纸条,如实说道:“是一个朋友给我的,说对于治疗我父亲的肾病,有好处!”

    大森医生点了点头,道:“我对汉药有点研究,这个药方来自于,不过在好几种草药上进行了变化,而且份量上也进行过了改变,比较精妙,让人眼前一亮。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拿这个药方,给我的一个老师看一看。”

    “当然可以!”坂本奈月很难想象对于一个汉药研究者而言,见到一个精妙的药方,会是什么样的激动情绪。

    “希望能帮到你!”大森医生深深地看了坂本奈月一眼,心中暗叹,奈月小姐,我可是你的影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