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41章 地下酒吧风波
    苏韬和倪静秋下了楼,临时停在酒店门口的保时捷的车窗落下,露出一张浓妆艳抹的脸,苏韬望了一眼这姑娘,短发染成了红绿相间之色,眼影打得很浓,脸上涂抹着厚重的粉,遮掩了原本的气色,嘴唇涂抹着深紫色唇膏,眼睛是挺大的,但这么一折腾,完全给人一种惊悚之感。

    倪静秋也是吓了一跳,无奈苦笑摇头,道:“这位是我的朋友,古丽!上车吧!”

    苏韬坐到了后排,古丽口里嚼着口香糖,吹了个大泡泡,破裂发出哒的一声,好奇地问道:“这是谁啊?”

    “我的男闺蜜!”坐在副驾驶的倪静秋低声说道。

    “长得挺嫩,没想到你喜欢老牛吃嫩草!”古丽毫无顾忌地哈哈笑道,完全无视苏韬的存在。

    倪静秋耸了耸肩道:“我和他的关系跟你一样,只不过你是女的,他是男的,有所区别。”

    “哒”,古丽又吹破了个泡泡,笑谑道:“我就喜欢看你自欺欺人的样子!”

    古丽趁着前面的红绿灯,从手边掏出一盒烟,朝苏韬递过去,道:“哥们,抽烟吗?”

    “不抽,谢谢!”苏韬礼貌地谢绝道,心里奇怪倪静秋这么一个优雅的女人,怎么会跟画风如此奇怪的女人成为朋友,所以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难以用常理去解释的。

    古丽见苏韬拒绝了自己的好意,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觉得苏韬比想象中要内敛,无论是他真不抽烟,还是假不抽烟,八成是个娘炮!

    言毕,她熟练地抖出了一根烟,单手点燃后,吞云吐雾起来,与倪静秋笑道:“都说带你找乐子,你怎么还带了个男人过来,等下恐怕会瞎跑不少优秀的男士。”

    倪静秋耸了耸肩,道:“我只是感受一下岛国的酒吧文化而已,至于艳遇嘛,那就算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和古板!”古丽又抽了两口烟,将烟头直接掐灭,她的车技不错,车速控制得很快,但转弯的过程非常平稳。

    等车停好之后,站在路口的一个年轻女子,打扮得风格跟古丽有些接近,只不过留着长发,不像古丽那般中性化打扮,偏女性化一点的装束,模样小巧可爱,只是烟熏妆画风还是一样让苏韬难以接受。

    “我的女朋友小妖!”古丽与两人介绍道。说话间小妖已经挽住了古丽的手腕,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苏韬见此情形哪还能不明白,古丽和小妖是一对情侣。

    “被吓到了吗?”倪静秋凑到苏韬的身边,低声问道。

    “还行!”苏韬很宽容地说道,“我是个大夫,完全能接受这个社会现象。”

    倪静秋借着说道:“古丽,是燕京古家的嫡系,从小跟我关系很好。她曾经对我有过好感……不过,被我拒绝了!后来她就出国了。”

    “原来是这样!”苏韬嘴角露出贱贱的笑容。

    倪静秋微微一怔,不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韬压低声音道:“难怪那个叫做小妖的女孩,容貌跟你有几分相似!”

    “天这么黑,她脸上妆那么浓,亏你还能看得清!”倪静秋笑啐道。

    苏韬勾起食指和中指,对着自己的眼睛,然后往外拉伸,道:“我的眼力向来不俗。”

    这属于一个地下酒吧,面积只有二三十平米,因为岛国大部分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兴趣曝光,所以地下酒吧在宣传的说话不会写出具体的地址,一般在官网上写上大概的位置,比如在某个车站附近,到了这边请打电话。光凭打电话这道流程,作为一个外国游客,丝毫没有入场机会。

    苏韬跟在几人身后来到了四人座位,尽管与隔壁的座位有挡板,不过隐秘性不算太好,能够看到一个女子穿着兔子装手里拿着酒瓶,男子坐着,大手在女子的身上肆意地揉捏。

    “来到这里,就放松一点!”古丽笑着朝服务员招了招手,她显然是这里的熟客,所以服务员说话的语气态度十分的谦和。

    等酒上桌之后,一个年龄差不多在五十岁左右的女人,过来跟古丽说了几句话,大致的意思,需不需要陪酒女郎。

    片刻之后,四名年龄在二十岁上下的女子走了过来,分别坐在了几人的身边。

    倪静秋无奈苦笑道:“给苏韬找一个陪酒女就行了!”

    古丽得意地笑道:“要不,帮你找个男色过来?”

    倪静秋连忙摇头,笑道:“真心不用!”

    来陪酒的几名女子听不懂汉语,满脸赔笑,其中一人默默地倒好酒,然后各自取了一杯,递到了苏韬等人的嘴边。

    苏韬倒也没拒绝,一饮而尽,每个人的职业不同,存在即合理,苏韬对她们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不过,苏韬品味很高,身边都是优秀的女性,这些女子还不足以让他心动。

    古丽指着坐在苏韬身边的一位陪酒女,笑道:“她可是这个店的招牌坂本奈月。很多客人都是慕名而来!”

    坂本奈月?

    苏韬仔细一看,难怪这女人有点眼熟,原来自己曾经是她的观众。坂本奈月出演过好几部精彩的电影,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场合见到她本人。比起影片中而言,她本人无论肤色还是妆容都有所变化。没有影片中那么白皙,妆容也多了一份妖艳,少了一份清纯,所以苏韬一时间没能辨认出来。

    坂本奈月比想象中要内敛和羞涩,毕竟出演那么多影片,也是为了生活,在影片中的表情和动作,很多时候是在导演的安排下这么做,本人与普通女子其实没有太多的差别。

    因为语言不通,所以苏韬没法和坂本奈月过多交流,只能饮了几杯酒,暗忖此次来岛国倒也算值得,竟然见到了传说中的电影女主角,作为一个华夏男人,也算是此生少了一件憾事。

    倪静秋在旁边心情无语之极,她原本的意思是,让古丽带她和苏韬见识一下京都最有特色的酒吧文化,没想到古丽直接带两人来到了这种风格的酒吧,她偷偷地瞟了一眼苏韬,只见他目不斜视,神色如常地饮酒,心中微微有些坦然,就当是一种体验吧,就跟许多外国人慕名到了泰国,专门会被带去看人妖表演,临到结束,偶尔还会被人妖主动要求,感受一下他们的胸部是否具有弹性,将之当成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就好了。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那个妈妈满脸愧疚之色地走了过来,低声与古丽劝说几句,想把坂本奈月带走,有其他客人点了古丽,而且对方很有势力,自己惹不起,还请她能够通融。

    古丽倒也没有为难她,知道做她们这行有自己的苦衷,就让坂本奈月先行离开。

    坂本奈月离开的时候,深深地望了一眼苏韬,在她遇见的客人中,像苏韬这么能够老实的客人实属少数,换做其他人,早就在自己身上趁机揩油了。

    酒吧没有国内那么热闹,客人都蜷缩在座位上,跟陪酒女郎低声聊着天,偶尔赚点手脚上的便宜。像这种娱乐场所,在岛国比较常见,客人如果成为酒吧的尊贵会员,偶尔就能获得允许,带着陪酒女郎离开酒吧。

    又过了片刻,不远处传来吵闹声,掺杂女人的呼救声。

    古丽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朝发生变故的地方走了过去,苏韬从这个细节看得出来,她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主儿。

    倪静秋也心生好奇,紧随古丽其后,苏韬无奈叹了口气,也只能陪他们一起往发生变故的地方行去。

    刚刚陪他们喝酒的坂本奈月跌坐在地上,裙摆被撕烂,露出了大片的风光,捂着俏脸,嘴角渗出了血丝。居高临下的是一个身材粗壮,穿着黑色金花衬衣的男人,看上去三十六七的样子,衬衣最上端的纽扣没有拧上,露出胸口的纹身,似是个青狼的图案。

    妈妈桑抱着男人,讨好地恳求道:“奈月,刚来这里没多久,很多事情都很生疏,高杉君还请您能够原谅她,我向您道歉,今天您的酒水,我全部买单!。”

    “松本君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会欠他酒钱呢?”高杉岬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指着脸上的几道抓痕,沉声道,“我懂怜香惜玉的道理,但并不是一个随意任人羞辱的人。她是第一敢在我脸上留下伤痕的女人。”

    坂本奈月复杂地望着高杉岬,若不是他行为粗暴,自己如何会扇他耳光?

    坂本奈月来这个酒吧兼职,事先声明,只做普通的陪酒工作,不接待与男顾客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高杉岬刚才差点儿就用手指侵犯到自己最隐私的禁区,这让她难以忍受,屡次劝说不果后,决定起身离开,但高杉岬喝了不少酒,根本不给她逃离的机会,纠缠牵扯之下,坂本奈月的指甲刮伤了高杉岬的面部,结果高杉岬怫然大怒,对坂本奈月下了重手,甚至试图在座位上直接侵犯她。

    妈妈桑也是无奈,她对高杉岬的背景很清楚,在这一片区很有影响力,尤其像这种地下酒吧,最不能得罪的就是这群社会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