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39章 诗中藏了玄机
    服务员将三幅字带了出去,未过多久,一个年龄在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推门而入,他国字脸,粗重的浓眉,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朝几人拱手,用岛国语询问道:“方才你们题的那几幅字,不知能否赠送给我,作为补偿,今天饭局免单!”

    越智千秋、岩田博人相视一笑,平时练习书法多年,没想到今天却能因兴趣享受免单服务,心情自然喜不自胜。

    岩田博人摆了摆手,淡淡道:“老板太客气了,既然你如此盛情,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中年老板爽朗地笑道:“我多问一句,不知杜甫的那半首诗,是哪位所作?”

    岩田博人微微一怔,心知肚明,这老板终究是看中了苏韬写的那两行诗,才做出免单的决定,虽然心中有些失落,但还是引以为豪地说道:“那幅字是他所写,他是华夏人。”

    中年老板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苏韬这么年轻,那两句诗虽说用的是颜真卿楷体,但写得圆润老成,有种大气蓬勃、慷慨激越的气势,中年老板猜测作者至少在四十岁以上,拥有一定的阅历与生活沉淀,而且具备了一定的实力。

    中年老板连忙用汉语道:“原来是来自华夏的老乡,那这顿饭我必须要请了。”

    滨崎雅真在旁边看了始末,差点鼻子都气歪了。原本他见苏韬推三阻四,不愿意上前试试书法,没想到这家伙书法水平这么高,宛如抽了一记耳光,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不过,感觉到羞辱那也没用,滨崎雅真虽然算得上精通汉字,但让他用毛笔来写汉字,完全没有这个本事。

    中年老板将自己的名片分发给诸人,苏韬扫了一眼,名叫顾隐,挺低调内敛的一个名字。

    顾隐心情不错,让服务员当场将苏韬的那幅字挂在墙壁上,放在了原先的那幅字旁边。苏韬盯着那幅字又看了许久,眼中闪过一丝遗憾之色。

    顾隐善于察言观色,瞧出了苏韬的表情变化,以为苏韬觉得对方的字很一般,不配跟自己放在一起,于是委婉地解释道:“墙壁上的这幅字,是我一个朋友所写,他的书法在国内极有名气。”

    苏韬知道顾隐误会自己,他笑着解释道:“这幅字属于佳作,能我浅薄的几个字,与它放在一起,实属我的荣幸!”

    顾隐错愕地问道:“那我刚才见你的表情有些……”

    苏韬见那个作者也是华夏人,身在异乡颇不容易,道:“写这幅字的人,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的身体似乎有点问题。”

    顾隐一愣,“从字也能看出这些?”

    苏韬笑着摆了摆手,道:“我只是猜测而已!”

    医不叩门,苏韬也不好多说,只能言尽于此。

    书法讲求精气神合一,如果人的身体处于健康状态,中气十足,写出来的字也是蕴含着朝气。但苏韬从末位的几个字却看到了一丝力竭和不畅,笔画间少了圆润,多了顿塞,如果对方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书法家,是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瑕疵。

    当然,这也是因为苏韬精通望气之术,他年少时听说过傅山望字断诊的故事,所以刻意在这方面研究过。

    傅山不仅是医家,也是闻名的书法家。在书法的造诣,甚至远超过医术。晚年的时候,有一次傅山喝醉了,写了一幅草书,就酣然睡去。他的儿子傅眉也善于书法,看见父亲的书法作品就模仿了一幅,悄悄地把父亲的书法换走,想看看父亲能不能分辨出来。傅山醒来后,看到桌上的书法,心情闷闷不乐。儿子见此情形,便问父亲为何不高兴?傅山叹了口气,说:“我昨天醉后偶书,今天起来看了看,中气已绝,大概我不久于人世了。”傅眉听了,大惊失色,就把自己换掉书法作品的事告诉父亲。傅山听了,更是难受,叹口气说:“如果真是这样,恐怕你等不到新麦上场了。”结果真如傅山所言。

    如同傅山的儿子傅眉一般,写这幅李白诗歌的作者,也得了难症,中气不足,生命之火岌岌可危。

    至于之前,在国医大师最后一轮,为赵委员做保健服务的时候,苏韬也是靠的这一个技巧,瞧出了那幅字的问题,并解开了赵委员的心结。

    苏韬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诊断,故意给顾隐留了个提醒,他想了想,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顾隐,道:“谢谢顾老板今天给我们免单,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联系我。我在京都大概会逗留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顾隐拿着名片扫了一眼,此刻不便过多追问,笑道:“我这就去催菜,还请你们稍等片刻!”

    十几分钟之后,一桌丰盛的湘菜就就上了桌,考虑到岛国市民的差异,在辣度上稍微下降了一些,不过还是能吃出地道的湘菜口味。

    尽管语言不通,但苏韬在越智浅香的帮助下,能和岩田博人等汉药研究所的工作人员,熟练地沟通,这不仅原本打算充当翻译,增加曝光率的蔺鲲有种插不上嘴的感觉。

    蔺鲲对苏韬暗恨于心,表面不动声色,专心对付桌上的食物,心中却是琢磨着早晚得让吃点苦头。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众人吃过午饭,离开了紫宸楼,临别之前,老板顾隐还特地拉着苏韬寒暄了几句。苏韬估算了一下时间,倪静秋差不多还有三个小时抵达京都,他就与越智浅香说明情况,准备单独前往机场等候倪静秋。

    越智浅香昨晚听到苏韬的想法,早已做好安排,吩咐藤野英子送苏韬前往机场,自己和父亲则拦了一辆出租车,至于蔺鲲让他自生自灭了。

    等苏韬一众离开没多久,顾隐在门口等到了一名与之年龄相仿的男子,此人身材魁梧,面容清秀,主动上前迎接道:“景辰,终于等到你了啊!”

    穆景辰淡淡笑道:“究竟是什么事情啊,这么慌张?”

    “我给你看一幅字!”顾隐将穆景辰拉上了楼,来到了三皇居包间,指着苏韬刚写的那幅字,“这句诗如何?”

    穆景辰眯着眼睛,研究了片刻,赞叹道:“有七分颜真卿的神韵,三分自己的风骨。更关键的是写出了杜甫的诗意,而且还是对我之前写的那幅字的补充!”

    顾隐开的这个中餐馆,平时有很多侨居岛国的华侨,这些人多半有些文化底蕴和内涵,因此就想到了这么一招,如果你精通书画的话,直接可以给你免单。

    这穆景辰是岛国华夏总商会的副会长,在书法上造诣颇深,所以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为了朋友。

    穆景辰前几日刚留下墨宝,如今很快就有人写下了一幅应对之作,顾隐思来想去觉得有意思,就将穆景辰给喊了过来。

    穆景辰又看了许久,唏嘘道:“你还真得了宝贝!此人的书法比道真还好上不少。”

    道真是华夏有名的书法家,早在几年前已经侨居美利坚,很少有新的作品出现,如今在市场上,是当代最有价值的书法名家。很多人将他比作书法界的张大千,因此疯狂炒作他的作品。在穆景辰看来,道真的作品不过是虚有其表而已,虽说超过一般水准,但还不至于达到流芳千古的水平。

    顾隐笑道:“我也赞同的你的观点。你的书法就比道真强多了。对了,这字的作者很年轻,看上去只有二十岁。”

    穆景辰惊讶地皱眉:“那我有点好奇了,正常人至少得花二十年的功夫,才能修炼到这个境界啊!这年轻人还真不简单,简单的两句诗中竟然还藏了玄机。”

    “哦?”顾隐连忙望向那幅字,脸露不解之色。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穆景辰唏嘘道,“这不正好是对李白那句诗的拔高和提醒吗?”

    李白的两句诗,讲的是庐山的盛景,感叹身在其中,仿佛置身银河,心中悠然而起的震撼心情。听上去豪迈不羁,但却没有跳出庐山的小格局。

    杜甫的两句诗,讲的是超然物外,人若是站在山巅去看群山,你就会发现众多山峦,不过是眼中小小的一个星点而已,算不了什么。

    穆景辰若有所思,暗忖这年轻人是在提醒自己,鼓励自己,要学会从更高处看待问题。

    穆景辰阅历丰富,被一个年轻人用书法的形式劝慰,倒是头一次。

    其实,书法作品收藏价值高低,两句诗的相关联系,顾隐都不太关心,他更关注另外一个细节,那就是苏韬隐晦的暗示,穆景辰的身体有问题。顾隐也曾经听穆景辰提过此事,于是异常严肃地说道:“这个年轻人是个中医,他给我留了张名片!还委婉地指出,你身体有病!”

    穆景辰如遭雷击,惊愕道:“他真的是通过一幅字,看出来的?”

    顾隐点了点头,道:“如果你想见他一面,我可以帮你引荐!”

    穆景辰摇头苦笑道:“还是不用了吧!我的身体情况,自己很清楚。”

    穆景辰心知肚明,自己请过不少名医,但对自己的病却是束手无策,这个年轻中医的医术或者很厉害,但常年的治疗,早已让穆景辰心如死灰,不愿意再接受悲观的诊断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