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38章 不辱华夏国学
    岩田汉药研究所的面积并不大,但实验室、生产流水线,比起国内的药厂要更加的专业且具备现代化。

    岩田博人笑着说道:“苏大夫,我们知道你在华夏拥有好几家中医连锁店,如果你想使用我们的产品,我们可以提供很低的折扣。”

    越智浅香连忙将他的话翻译给苏韬。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岩田博人以为自己是来买药,把自己当成大客户对待了。估计越智浅香跟自己父亲解释的时候,也没有说明原因,不过,这也是比较正确的做法,如果人家知道你是来吸取经验的,很多技术就会藏起来,苏韬也不能了解得更加彻底。

    “华夏的医馆现在还是主要采取开药方,让患者根据药方进行配药,所以中成药还没有普及。”苏韬委婉地解释道。

    岩田博人听了越智浅香的翻译后,摇了摇手,道:“那是落后办法。病人将草药取回去,还要熬药,这会让患者增加很多麻烦,而且药方往往根据医生的经验,会出现偏差,往往同样一个病,草药的比例却完全不一样,没有科学依据。我们的中成药经过了检测,没有副作用,效果很好,而且病人服用起来非常简单,比西药还更加容易令人接受。”

    苏韬解释道:“很多人认为中医是玄学,靠经验来治病救人。但事实上,中医根据老祖宗传下来的药方配药,这是很有考究的。病人的病情有共性,也有差异性。一般西药采取的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种病开的西药往往一模一样。但中医会考虑病人个人的身体情况,比如病人的肾脏功能不好,就会用一些调理肾脏的草药,取代对肾脏有负面影响的草药。在我看来,处理共性和个性的矛盾上,中医根据不同的病人,开不同的处方,其实是很科学的。”

    岩田博人微微一怔,他是汉药研究专家,自然能明白苏韬的解释,倒也不好继续争辩,微笑道:“如果没有一个标准化的东西,汉药是很难推广的。我们经过很多实验,每种药物的效果都极好,适合各类人群。”

    “不过,你们也只能治疗一些比较简单的病症,如果复杂的病症,还是束手无策。”苏韬说得有点直接。

    岩田博人皱了皱眉,对苏韬的一阵见血有些不悦,道:“即使是西医,也没有一种神奇的药物,能包治百病吧?”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我并不是反对中成药!中成药对于中医的传承和发扬有着很多好处,但归根到底,中医的发展还得落实到人的身上,如果没有合格的中医,中成药最终只能成为西医锦上添花的辅助药,难以改变如今西医的地位。”

    岩田博人微微一怔,赞赏道:“苏大夫,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雄心壮志!”

    站在旁边的滨崎雅真,对苏韬的这番话也是刮目相看,主要是在岛国的医学界,中医并不像韩医那样分离出来。学习中医的人往往无法就业,所以即使很多医生在给病人治病的时候,会开一些效果不错的中成药,但岛国医学界的心中,中医依然属于伪科学,没有专业的医学院提供这样的知识。

    在岛国,西医大夫开中药,他们大部分人不专业,如果想开中药的话,一般会参照一些医药公司提供的小册子,简单的判断用什么药,也因为这种情况,发生过重大的事故,比如西医给病人开了小柴胡汤,却引起病人的肝损害,并非药有问题,而是没有正确的中医辨证论治,用的方法不对,才会产生这种事情。

    在岛国有所谓的汉方医学,和国内的中医药学院有明显的区别,他们将中医学里的五行阴阳学说和祝由术等全部剔除,因此汉方医学变成了一种对中医药典整理的学科,主要是从和等一类医学著作里,寻找到药方加以认证。

    不过,近几年随着中医的再度兴盛,岛国的汉医已经有了一些进步,比如在岛国针灸还是比较盛行,初步估计就从事针灸师这个职业人数超过了十二万。

    滨崎雅真在旁边观察着苏韬,不得不说,苏韬是一个很有实力的竞争对手,刚才有一个细节,大家都注意到了。

    在参观实验室的过程中,苏韬只是看了一眼研究员放在工作台上的几味药,就知道他们正在开发治疗心血管病的中成药。单凭这个微小的细节,足以证明苏韬在中医药方的研究上,并不弱于自己。

    走马观花般的视察,其实没法了解深层次的东西,关键是研究所的人,不可能将核心的机密全部告诉你。不过,苏韬也大致清楚了要建成一个合格的中成药工厂,需要那些部门,有了这些组织架构,基本可以少走很多年的弯路。

    结束视察之后,苏韬跟着众人来到了旁边的一家华夏餐馆,这也是众人考虑到苏韬来自华夏,特地做此安排。

    饭馆的名字叫做紫宸楼,名字相当霸气。

    紫宸指的是古代华夏帝王所住的居所,因此外表也建成了皇宫的风格,站在门口的是两名穿着旗袍礼服的华夏姑娘,年纪在二十多岁,满面微笑,用汉语道:“欢迎光临!”

    在异国他乡能听到这么亲切的声音,倒是让苏韬的确感觉到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穿过了外面的铜门,里面的摆设也是极具华夏风格,尤其是挡在正面前的屏风,上面刻着青龙白虎,平增了几分气势。

    一群人来到早已定好的包厢“三皇居”,苏韬倒是有点好奇,这里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三皇,指的是燧人氏、伏羲氏、神农氏,充分说明了主人宽阔的心胸以及超卓的视野。

    岩田博人对书法有些研究,指着墙壁上的诗,用不太标准的汉语朗诵道:“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这句诗是李白对庐山瀑布的描写,虽然寥寥十几个字,但写出了画面和气势感,因此也成为了千古名诗。

    越智千秋也是书法爱好者,喊来了服务员,赞赏道:“这是谁写的!字写得不错啊!”

    岩田博人跟越智千秋凑在一起,两人对字画点评起来。

    “昨天一位客人临场写的字画,我们老板也特别喜欢,因此还给他们免单了。要不,几位也写点,我们老板特别喜欢书法。”服务员礼貌地笑着回答道。

    苏韬对书法略有精通,从笔力来看,此人至少有二三十年的书法造诣,恐怕不会像服务员说的那么简单,此人肯定是老板请过来的贵客。

    苏韬不说话,望着这幅字摇了摇头,这细微的动作,却是落到了滨崎雅真的眼中。

    滨崎雅真立即冷嘲热讽地说道:“苏大夫,好像觉得这幅字有瑕疵,他来自华夏,书法肯定很厉害,不如让他写几个字吧!”

    苏韬皱了皱眉,淡淡地看了一眼滨崎雅真,谦虚道:“我有自知之明,论书法肯定比不上这位作者。”

    “既然明知比不上,为什么要摇头呢?”滨崎雅真步步紧逼。

    苏韬不屑地看了一眼滨崎雅真,道:“摇头,不代表否定,还有其他含意,具体什么原因,我没必要跟你解释吧?”

    火药味弥漫,众人都暗叹了一口气,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苏韬和滨崎雅真的矛盾,似乎越来越大。

    岩田博人连忙呵斥滨崎雅真,道:“苏大夫是我们的客人,你不应该对他这么无礼!”

    滨崎雅真轻哼一声,用力地摇手,道:“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吃饭了!”

    言毕,滨崎雅真径直离开。

    岩田博人暗叹了口气,无奈与苏韬解释道:“他就是这个火爆的性格,还请你不要介意。”

    苏韬耸了耸肩,宽容地说道:“我能理解!”

    岩田博人见桌上有笔墨纸砚,就走过去顺手写了几个字,苏韬望了一眼,他毕竟不是华夏人,那几个字写得只能算是工整而已,比起国内上过几年兴趣班的小学生还有些不如。

    随后越智千秋也走过去,写了李白的两句诗,“天生我材必有用,千斤散尽还复来!”

    苏韬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越智千秋对华夏文化真的十分熟悉。

    “苏大夫,你也试一试吧?”越智千秋鼓励道。

    蔺鲲在旁边却是阴阳怪气地说道:“其实咱们现在华夏人都用铅笔、钢笔写字,毛笔已经不怎么使用了!”

    对于蔺鲲,苏韬也是无语至极,有人这么埋汰自己国家的同胞吗,完全就是个猪队友!他这话落入对方的耳朵里,只会觉得我们数典忘主,把老一辈留下的国学都给忘记了。

    事关国家荣辱,苏韬也就不再退缩,微微一笑,提起毛笔,沾上了墨汁,缓缓也写了一首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苏韬用的是颜真卿楷体,如果写狂草的话,怕这些岛国人不认识。

    岩田博人虽说字写得不怎么样,但眼力不俗,连忙用岛国语道:“好字!”

    听得岩田博人这么说,其余诸人也是微微赞叹,没想到苏韬书法真不错,而且在选择的诗词上,也非常用心,都是讲的是山,正好对上了。

    之前留字的那人,用的是诗仙李白的诗,现在苏韬用的是诗圣杜甫的诗,都描绘的是山,在诗意的境界上,不分伯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