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36章 女人都是骗子
    虽然越智浅香严格意义上算不得人妻,但她在照顾人方面的确很细心,这或许是在长期照料小泉冶平时养成,只是粗略地扫了自己的体型,未过多久,就送了一条内裤过来。

    苏韬试了一下,型号是对的,只是三角区比较小,给人一种不安全之感。

    苏韬换好衣服之后,下了温泉池,水温略微有点烫,不过泡起来的确很舒服,能够让人很快忘记身体的疲劳,一股热气在肌肉到处乱窜。身后传来哒哒的脚步声,苏韬连忙回过头望去,略微有些失望,越智浅香身上裹着白色的浴袍,并不是预料之中,穿着泳衣的样子。

    越智浅香弯下腰,将手里提着的药包,丢进了浴池中,很快里面飘来药香味,苏韬大致能分辨出其中的草药,都是安神调气的珍贵草药,在市场上粗粗估计这么大一包,至少在两三千人民币,暗忖今天这药浴倒是有些奢侈。

    越智浅香试了试水温,笑吟吟地说道:“有点烫!”言毕,走到角落里,拧开一个阀门,顿时就有冷水汩汩地涌入。

    “差不多了!”苏韬提醒了一句,越智浅香关掉了阀门,重新走到池边。

    “你不下来泡泡吗?”苏韬一本正经地问道。

    “不用了!”越智浅香目光落在苏韬的身体上,虽然肌肉不是很大块,但线条分明,她面颊一红,自然知道和一个异性在一起洗混浴,是极其暧昧的行为,已为人妻,怎么能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呢。

    之前跟苏韬所说,那算是口误而已。

    “那你就在旁边看着,多无聊啊?”苏韬转而笑着说道,心中暗骂,女人果然都是骗子,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撒谎,还真他妈的有道理。

    越智浅香努力解释道:“我是过来给丢药包,和调节水温的。如果你非要人陪着,我让父亲来陪你一起?”

    苏韬连忙摆手,尴尬地笑着拒绝道:“那就不用了!那样多麻烦,我还是一个人洗吧!”

    越智浅香抿嘴一笑,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大家都是成年人,男女之间的事情彼此都熟悉,虽说她还保留着女人最珍贵的东西,但从小学医,对男女之事算不上讳莫如深。

    岛国的社会风气比华夏开放多了,所以男人与女人之间的那点事情,谁都是心知肚明。只不过越智浅香骨子里比较保守,她是一个极为固执的女人。

    她一直认为女人最珍贵的东西,应该给深爱的另一半,但没想到小泉冶平因为病得太重,所以结婚之后从来没有跟她发生过实质性的夫妻关系。

    越智浅香一直默默忍耐,她不以为意,这是一个追求精神世界自由纯净的女人。

    等越智浅香离开之后,苏韬开始用水瓢兜满水然后直接从头顶浇下,让温水在身体上缓缓流淌。过了几分钟之后,越智浅香再次出现,手里拿着托盘,上面摆放着烧酒,笑道:“这样可以让你更加放松!”

    烧酒一般有两种喝法,加热水或者加冰块进行勾兑,前者叫做汤割,后者叫做冰割。

    因为是夏天,所以越智浅香给苏韬准备的是冰割,苏韬喝了一口之后,发现味道很不错,含有自然的花香味道。

    “明天我就不住在这边了!”苏韬放下雕刻着花纹的精致陶瓷杯,微笑道。

    “为什么?”越智浅香有些惊讶地问道。

    苏韬笑着解释道:“第一,不想太麻烦你。第二,我的合伙人倪静秋明天会到京都,到时候我和她一起住酒店。”

    越智浅香思忖片刻,道:“如果倪总不介意的话,你可以邀请她来我家里做客,你也看到了,这栋别墅的房间很多,我父亲很热情,他不会介意家里会增加一个华夏客人。”

    苏韬摇头笑道:“还是不用了!人都希望不被约束,我也想一个人感受一下岛国的文化和环境,如果住在这里,总觉得像只被囚禁的小鸟。”

    “好吧,那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办吧!”越智浅香瞧出苏韬心意已决,也就不再坚持。

    “明天的行程是什么?”苏韬见越智浅香在沉思和发呆,笑着问道。

    “早上先让我父亲带你去岩田汉药研究所吧!”越智浅香轻声道。

    苏韬复杂地看了一眼越智浅香,叹气道:“为什么不先去见你的先生小泉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你应该告诉我!”

    越智浅香将自己带到她父亲的家中,而不是直接带自己去见小泉冶平,这已经让苏韬有些怀疑,恐怕越智浅香现在和小泉冶平出现了点问题。

    越智浅香知道隐瞒不了苏韬,耐心地解释道:“我丈夫已经被他的儿女给接走了,想要见到他,还得需要沟通。”

    苏韬微微一怔,意识到越智浅香遇到的麻烦不小,恐怕小泉冶平的子女并不是善茬,至于越智浅香这个后妈,在年龄上估计比儿女们还要小些,如何压制得住?

    越智浅香不再多言,眉头紧锁,虽然他知道小泉冶平的子女不会拿自己亲生父亲的健康开玩笑,但毕竟长期以来,一直是自己在旁边精心照顾小泉冶平,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与小泉冶平只能通过电话联系,她也担心小泉冶平的病情。

    不过,小泉冶平的子女担心越智浅香会跟他们争夺家产,所以强行接走小泉冶平。

    为了防止小泉冶平心情起伏太大,让病情迅速恶化,所以越智浅香选择退步和忍耐,同时借口自己去华夏请苏韬,让小泉冶平心安。

    苏韬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有需要出力的地方,尽管直说,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越智浅香慢慢起身,朝苏韬点头致意,然后迈着小步离开池边。

    当她起身的瞬间,苏韬留意到她宽松的浴袍竟然露出了雪白的玉腿,心中难免一荡,赶紧压住心中的燥火。

    女人的性感,并非脱光了全身衣服,一丝不挂。而是那漫不经心露出的风情,让人魂萦梦绕。

    虽然只是那须臾莹白的腿肤,足以让苏韬感觉到一股喷鼻血的冲动。

    苏韬仔细一想,或许和自己喝了烧酒有关。

    不过,越智浅香还真是个让人心动的女人!

    苏韬终于意识到为什么蔺鲲会这么疯狂追求这个早已为人妻的岛国女人。

    ……

    第二天清晨,苏韬很早就起床,在院内开始健身,听到动静的越智千秋也跟了出来,站在旁边望着苏韬姿势怪异的锻炼身体。等苏韬打完脉象术之后,越智千秋迎了上去,困惑地问道:“我研究过五禽戏和太极拳,但你刚才练习的这一套健身术,好像都不像!”

    苏韬也就不隐瞒,笑道:“我这是独门功夫,因为不具备观赏性,所以没有能广为流传,但对于调养内息,舒经活络,有极大的好处。如果您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苏韬倒也不是王婆卖瓜,主要是看出越智千秋对脉象术很感兴趣,在旁边指手画脚模拟了许久,不过难得要领。

    “好啊!”越智千秋振奋地笑道,“我也想研究研究呢!”

    随后,苏韬将脉象术的动作要领逐一给越智千秋讲解,越智千秋虽然年过半百,但悟性不错,本身也有些健身术的根基,所以学习的速度很快,大约一个小时,越智千秋就能依葫芦画瓢地打完一整套脉象术,不过想要深刻领悟脉象术的精妙,还得日积月累地不停练习。

    脉象术虽然对人体有莫大的好处,但因为动作苦涩乏味,不像瑜伽和五禽戏那样,具备观赏性,不仅难以推广,而且练习的人很难坚持。

    虽然如今三味堂所有的员工都在练习脉象术,但真正练到初窥门径的,也就自己当初收下的几个亲传弟子,至于莫穗儿也只练了个形式,没有感受到其中的妙用。

    越智浅香洗漱完毕之后,出门见到父亲正在和苏韬练习健身术,站在旁边看了许久,嘴角泛起笑意,看得出来父亲是真心喜欢这个来自华夏的年轻神医。

    这算得上爱屋及乌!

    越智千秋是一个医痴,一生都在研究华夏的汉医文化,因此也对华夏文化及华夏的人充满亲切之感。难道见到一个中医造诣极高的华夏青年,自然内心升起好感。越智千秋在许多人眼里,是一个极其难相处的怪人,但苏韬却是一点没有感受得到,这完全是因为中医的魅力。

    吃完了精致的早饭,门铃声响起,藤野英子看了一眼,皱眉道:“是蔺鲲桑!”

    越智千秋不悦地看了一眼女儿,似乎责怪女儿结婚了还跟这个华夏男人牵扯不断。越智浅香也是万般无奈,暗叹这个蔺鲲太粘人了,自己已经多次暗示他,不要再来纠缠自己,没想到他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越智浅香现在万般后悔,在汉州的时候,选择联系他,住在了他的旅馆,这或许让他产生了误会。

    蔺鲲显然没有意识到他不受欢迎,坦然地走进了屋内,面带笑意道:“考虑到我的朋友苏韬对初来乍到,对岛国人生地不熟,我决定跟着苏韬,自告奋勇当他的翻译和向导,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7/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