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34章 不一样的礼遇
    坐进宽敞的七座商务车内,蔺鲲故意用岛国语跟越智浅香和藤野英子交流,这是为了故意排斥苏韬,不过,越智浅香倒是怕冷落苏韬,不时地用汉语跟苏韬介绍一路行来京都的风光。

    苏韬目光落在窗外的风景,暗叹了一口气,初步印象,岛国比起韩国要更有底蕴,这也是为何岛国的综合实力要比韩国更加强的缘故。

    尽管现在华夏综合国力很强,但不可否认的是,岛国还处于领先阶段,无论国民综合素质,还是现代化程度,都比国内明显更高一筹。

    从中医的角度来看,岛国在汉医中成药的研究上,已经到了很高的水平,苏韬想要振兴中医,必须要谦虚一点,从这个汉医强邻身上借鉴到一些东西。

    不过,学习并不代表妄自菲薄,中医来源于华夏,无论药方的传承,还是秘方的多样化,华夏中医对于岛国汉医而言,还是有绝对的优势。

    商务车转入京都郊外,此处被群山环绕,尽管是夏季,但气候凉爽宜人。商务车最终在具有岛国建筑风格的别墅前停下,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不得不赞叹岛国富人的生活环境。

    清水流淌被山体环绕,灰色和黄色相间的别墅,全木质的结构明亮而温暖,巨大的三角形屋顶一直垂到地面,仿佛伫立在河上,轻轻呼吸就能感受到凉爽与惬意。

    苏韬刚下车,一个穿着灰色和服的中年男人移步上前,主动伸出手,苏韬连忙紧握住,困惑地望向越智浅香,越智浅香微笑着介绍道:“这位是我的父亲,越智千秋。”

    苏韬暗忖这名字还真够霸气,笑道:“越智先生,您好!”

    他有些意外,没想到越智浅香将自己带到了他父亲的家中,而并不是去见小泉冶平。

    越智千秋的汉语说得没有女儿那么熟练,但表达意思还是很清楚,毕竟研究汉医多年。他笑着说道:“早就听浅香赞叹你的医术,这几天住在我的家中,还请你多赐教!”

    苏韬没想到越智千秋比想象中要更加的谦逊,这主要是因为他治好了小泉冶平的绝症,越智千秋曾经试图治疗过自己的女婿,只可惜无能为力,因此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苏韬的医术水平。

    苏韬淡淡一笑,道:“越智先生,我此次来岛国,也是带着学习目的而来,也有很多事情向您请教。”

    越智千秋对苏韬温润的态度很满意,笑道:“我听浅香说过,你在华夏准备投资一个制作中成药工厂。在这方面我还是有点资源,可以为你分享一些经验。”

    苏韬能感受到越智千秋的热情,但也知道这是因为他认同自己的缘故,否则的话,绝对不会如此配合自己。

    至于蔺鲲此刻没有了存在感,仿佛被越智千秋所遗忘了一般。

    不过,蔺鲲还是厚着脸皮,脸上保持微笑,为了追求越智浅香,他愿意承受任何漠视和屈辱。

    “越智大伯,这是我父母让我捎给你的一些特产!”蔺鲲发现越智千秋终于看到自己,连忙从行李箱里取出几份包装精美的礼盒,用还算标准的京都地方岛国语,打招呼道。

    “哦!你叫蔺鲲吧!”越智千秋礼貌性地朝蔺鲲点了点头,“礼物就不用了!代我谢谢你的父母。”

    言毕,他微微弯着腰,伸出右手,身体倾斜,低下重心,面带微笑与苏韬朝前方指了指。

    苏韬连忙跟着越智千秋走进了别墅,越智浅香也是满脸微笑,而蔺鲲提着礼品,顿时有些前后两难。

    “蔺鲲桑,你在京都住在哪儿?刚才浅香女士说,就不留你了,现在我送你去酒店吧!”藤野英子望着满脸尴尬的蔺鲲,低声问道。

    “那就麻烦你了!”蔺鲲将礼品重新放进行李箱,里面可是他从几个中药店好不容易搜来正宗的野生冬虫夏草,以及两根三四十年的老山参,价值在三十多万,出手可谓豪气,但没想到越智千秋根本不屑一顾,将他的好心与诚意,完全漠视。

    至于,越智浅香的安排,也让蔺鲲心碎。

    按照蔺鲲的想法,自己应该可以跟苏韬享受同等级别的礼遇,但苏韬可以住在别墅,自己连一顿饭都没捞着,这显然让他极其心理不平衡。

    不过,蔺鲲给自己的解释是,越智浅香毕竟还没有离婚,对于自己主动追求,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警惕和戒备。

    原本苏韬觉得越智浅香这么年轻嫁给小泉冶平,可能是因为金钱的缘故,但真实了解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

    因为越智浅香的家境不错,越智千秋是一个有名的汉医,他的私人汉医诊所名气很大,而且还在京都医科大学任教,在知名的汉药研究所担任技术顾问,无论资源还是人脉都很厉害,而从小生活优越的越智浅香,完全没必要贪图小泉冶平的财富。

    原来越智浅香和小泉冶平是真爱,这个结论,让苏韬不知为何觉得有些郁闷。

    毕竟老牛吃嫩草,是一件让人很愤怒的事情。

    但,既然是真爱,为何越智浅香如今还保持着完璧之身,这显然还有许多未知的故事值得去挖掘。

    岛国的饭菜比较精致,全部都是用小蝶装,每个人都有一份,多以海鲜为主。吃晚饭之后,苏韬在越智千秋的邀请下,来到院外纳凉品茶,越智浅香换了一身宽松的和服,为两人烹茶。

    苏韬突然有种迷失之感,惬意安逸的生活,原本应该在梦中才会有吧?

    “苏韬先生,听说你精通天截手,不知能否展示一下?”越智千秋憋了半天,终于厚着脸皮说出来。

    苏韬有些为难地望了一眼越智千秋,暗忖天截手是治疗病人的一种技巧,现在又没有病人,又如何来展示呢?他盯着越智浅香看了两眼,笑道:“能否麻烦浅香女士作为示范?”

    “当然可以!”越智浅香毫不犹豫地点头应允。

    苏韬走到越智浅香的背后,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指点压越智浅香的后颈,大约片刻之后,越智浅香惊叹出声,“我感觉到经脉有一股热流,整个人身体感觉轻松了很多。”

    虽然只是一指,但取得这样的效果,的却让人感到震惊。

    苏韬收回手指,暗赞越智浅香的皮肤光滑,用肤如凝脂形容并不为过,他耐心地解释道:“之所以选择你作示范,主要你刚经历了长途履行,身体有些疲劳,五脏六腑的阴阳之气出现了紊乱,刚才那一记指压,暂时调和了你的气息。不过,你五脏俱疲,还是得好好休息,不然的话,肝脏会先出问题,继而影响其他器官。”

    越智千秋对汉医研究颇深,自然能很快理解苏韬的意思,笑赞道:“果然是中医大师,名不虚传。”

    苏韬摇头谦逊道:“雕虫小技而已!虽然现在华夏国内中医的处境不算好,但许多中医的水平都很高,我只能算是一般水准。”

    越智千秋若有所思道:“在我们国家曾经出现过反废汉医的阶段,虽然国内如今汉药研究处于领先地位,但对汉医的教育却出现了断层。国内有二十五万医生,其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没有系统的中医学知识。目前,我们虽有一百多种医生处方的汉方药,两百多种可由药剂师处方或自由购买的普通中成药,但医生只能在不知其所以然中给病人开各种中成药处方,这是影响目前中医药在我国普及和发展的关键问题。”

    虽然岛国在中成药的研究上,处于一定的领先,但在中医原理的研究和普及上,却远远不及华夏,这和华夏截然相反,走进了另外一个极端。

    相对而言,韩国的韩医在这方面处理得不错。

    苏韬对岛国的汉医现状也有所了解,在战争时期,也因为岛国入侵华夏,也曾在殖民过程中,让当时的伪政府颁布过反废汉医的政令,这也是导致华夏中医出现了一些断层的原因。

    “就在近几年,华夏颁布过几个扶持中医的政策,五年之内,中医的地位会有转变。”苏韬在越智千秋的面前,下意识地替母国吹捧起来,“所以我现在正在提前投资,希望能在中成药上为推动中医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苏韬的用意很明显,华夏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条例政策,等中医真正普及了,那些有中医基础的医生在开处方药的时候,如果还是让患者去药店取药自己回去熬,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做法,正确的方式,像西医开药那样,中医可以直接开中成药取代西药,这样就可以简化许多流程,让患者更容易接受中医的治疗方案。

    但现在华夏的中成药远不及岛国发达,中医可选择的空间太小,总不能遇到一些复杂的病症,就用来自岛国和韩国的中成药,一方面药源比较紧张,另一方面还会增加患者治病的成本,所以最正确的办法,就是能投建中成药工厂,制作符合国内市场的中成药,同时为进军国外,打好坚实的基础。

    如果中成药不符合相关规定,是难以踏出国门,对早已习惯西医西药的发达国家,产生革命性的冲击。

    越智千秋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明天我带你去岩田汉药研究所,那里拥有世界最大规模的中草药标本,及中成药开发数据库,相信会对你有所帮助。”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