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33章 把天戳个窟窿
    见苏韬被燕莎放入房间,江清寒却是暗自松了口气,燕莎即将面临着中考,这个时候如果感情波动太大,对于后面的考试肯定会有巨大的影响。

    其实江清寒平时对燕莎一直很粗心,之所以现在这么关注,也是因为考虑燕莎即将要面临人生最重要的考试之一。

    燕莎不太喜欢这种照顾,母女俩之间私话很少,所以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分歧。

    苏韬知道江清寒的心思,自从知道燕隼彻底放弃了自己和女儿,她的思想在变化,以前是将燕隼当成了生活寄托,现在转而变成了燕莎。然而燕莎早已习惯江清寒的“放养”,如今突然这么关心,她显然难以习惯。

    苏韬见燕莎哭个不停,苦笑道:“究竟受了什么委屈,你说给我听听!”

    “我妈不尊重我,翻我的房间!”燕莎气愤地说道。

    “那的确做得不对!”苏韬顺着燕莎的话,抨击江清寒,“人要尊重彼此,不触犯别人的隐私,这是起码的道德底线。”

    燕莎点了点头,继续抱怨道:“没错,我打算永远不理她了!”

    苏韬摇头笑道:“她是你妈,你怎么可能不理她呢?”

    燕莎咬牙道:“我想离家出走,再也不想见到她了。”

    “你只不过是个初中生,离家出走,能去哪儿呢?”苏韬苦笑着提醒道。

    “我去你家住!”燕莎偷偷地看了一眼苏韬,“你不会赶我走吧?”

    苏韬哈哈笑出声,道:“其实没那么复杂,这里是燕宅,你妈姓江,按理来说,你是这个家的主人,她只是个外人,把你妈赶出去,那不就行了?”

    燕莎咬着牙,低声置气道:“你说得没错,凭什么让我走,应该让她走,才对!”

    苏韬望着燕莎掐着校服的衣摆,继续道:“其实你妈早就应该离开这个家了。对她而言,也是一种解脱,可以物色一个可靠的男人,重新组建一个家庭。这样就不会干扰你的隐私,她自己也能重新开始另外一段人生。”

    苏韬此话刚说完,燕莎呆住了,尽管江清寒很少会关心自己,但她一直并不觉得孤单和寂寞,因为江清寒是一个让人有安全感的母亲。只要她还在燕家,燕莎从不觉得自己比别人少了什么。

    如果江清寒改嫁了,燕莎很难想象自己的处境,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燕莎盯着苏韬仔细看了许久,她是个聪明的女生,瞬间明白了苏韬的言外之意,道:“你是来说和的?”

    苏韬用食指轻轻地点了一下燕莎,笑道:“母女连心,无论有什么矛盾,等冷静下来,你们都会重归于好。其实你妈搜你房间的事情,我也知道,她担心你上当受骗,还请我来出谋划策。”

    燕莎涨红了脸,没有因此消气,反而对江清寒更加不满,觉得不能轻易地原谅她。

    师兄,竟然知道自己准备吃避孕药的事情!这简直太丢脸,还让不让人活了。

    苏韬虽说不知道燕莎具体在想什么,但自己知道她的秘密,她的心情肯定不会太好。

    但矛盾就跟脓疮一样,只有刺破它,才能好得更快。

    苏韬连忙解释道:“你师兄是一个大夫,所以你下次遇到这种与身体有关的问题,可以考虑一个来咨询我。我能帮你找到更加安全、可靠的方案。”

    燕莎咬着嘴唇,道:“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出来?”

    苏韬笑道:“不出意外,你准备用避孕药来控制月假的方法,肯定是从同学那边听来的吧?”

    燕莎的俏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微微地点了点头。

    如果苏韬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老中医,或许她会觉得坦然,关键苏韬比自己大不了几岁,更重要的是,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少女的内敛、羞涩、青葱,在这一刻完全展现出来,苏韬见了忍不住微微一荡。

    “吃避孕药,避过经期的办法,必须遵医嘱。你吃的时间迟了一点,不会有什么用。”苏韬很认真地说道,“所以你妈请我给你支招!她不是要质问你,而是想给你找到正确的解决办法。”

    “真的吗?”燕莎虽说很聪明,但面对擅长说谎的苏韬,显然不是对手。

    苏韬继续表演道:“是的!你妈跟我要了个药方。我没猜错的话,她还没来得及跟你具体解释,你就跟她吵翻了吧?”

    燕莎点了点头,虽说女生处于叛逆期,但并非什么话都听进去。相对于江清寒而言,苏韬的话更有说服力。

    “你妈在没有你的允许下,帮你收拾屋子,发现你的隐私,这固然是错误的。但你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我觉得这同样存在错误。”苏韬顿了顿笑道,“不过,这真的是一件特别小的事情。难道你就因为一瓶避孕药,就让你妈扫地出门,然后给你找个后爹吗?”

    燕莎忍俊不已,终于破涕为笑,“才不要!”

    任何人都不会愿意接受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男人,来占有自己的母亲。

    苏韬知道燕莎的心情已经变好,他之所以过来,就是预测到今晚可能发生的情况,江清寒虽然在警队,办事雷厉风行,行事果断谨慎,但处于母女关系,显然还是显得太生疏了一点。

    苏韬并不是为了给江清寒解围,而是担心处于叛逆期的燕莎,因此情绪糟糕,影响中考正常发挥。

    经过简单的心理辅导,燕莎消除内心的心结,同意出门跟江清寒主动说话,这算是给彼此一个台阶。

    “妈,我想吃巧克力!”燕莎出门,用脚尖踢着地砖,低着头说道。

    “好的,我等下就去超市给你买!”江清寒暗叹了一口气,望了一眼燕莎,又看了一眼苏韬,暗忖没想到苏韬的话,竟然比自己的管用多了。

    燕莎继续开始在房间里写卷子,苏韬和江清寒一同出门去超市,左右邻居不时打招呼,江清寒不知为何觉得今天众人投来的眼光,有点异样,或者是自己心虚了?

    “你怎么会来得这么巧?”江清寒在超市货架上,一边挑选着巧克力,一边看上去心不在焉地问道。

    “这恐怕叫做心有灵犀?”苏韬扒着手指头,“我眼皮跳得厉害,觉得今晚你家里肯定有大事发生,所以就想来看看,结果如我所料。”

    “瞧把你得瑟的!”江清寒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转移话题道,“听说你过几天要去岛国出差?”

    “是的!可能要差不多一个月。”苏韬心中暗想,只是担心燕莎中考的情况,故意延迟了几日,不然的话,他早就经不起越智浅香的苦苦相求,早一步去岛国了。

    “一个人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江清寒终于挑好了一份巧克力,嘴角露出笑容,“记得给我燕莎买礼物,不然她会失望的!”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江清寒偶尔幽默,还真是令人心动,颔首道:“放心吧,我这人记性好,不仅给燕莎买,绝对不会忘了你和燕老的那一份礼物!对了,你想要什么特别的礼物吗?”

    江清寒嘴角泛笑,旋即暗叹了口气,按照自己这徒弟的性格,恐怕这岛国一趟,绝对会弄出大事情来。不过,久而久之,江清寒已经习惯了他惹事和处事的能力。

    简单来说,他把天戳了个窟窿,然后会再用自己的办法,把窟窿给补上!

    ……

    越智浅香利用和岛国大使馆稻田健次郎不错的关系,迅速帮苏韬解决了签证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苏韬也安排好三味堂、三味国际和岐黄慈善这三驾马车的日常事务。

    因为自己的三个事业线,都有可靠的人镇守,所以苏韬相对比较轻松。

    至于琼金医科大的学习,苏韬暂时只能和贺德秋打招呼。贺德秋对苏韬的医术很了解,嘱咐他安心处理好工作上的事情,学校的所有事情他会帮着处理好。

    燕莎中考结束,虽然成绩没有出来,但从她的反应来看,应该发挥得不错。

    孙雪峰遇到而来,苏韬有点放不下心,就让将他介绍给了晏静,让他进入技术部,协助开发三味堂的app,等所有的事了之后,他便和越智浅香启程,飞往岛国京都。

    让苏韬有些意外的是,与越智浅香和自己同行的还有蔺鲲。

    蔺鲲解释自己也想去第二故乡看看,所以就正好跟越智浅香结伴。

    苏韬听到蔺鲲将岛国称作是自己的第二故乡,有种痛揍他的冲动,这小子显然没有民族自省。

    不过,瞧得出来,对于蔺鲲的各种献殷勤,越智浅香不仅不理会,甚至还有点排斥,苏韬的内心顿时舒服了不少。

    人就是这样,你越是表现得特别谄媚,往往只会让人更加鄙视你。

    飞机落地,苏韬取了行李箱,跟在越智浅香的身后,走出接机口,立即有一名年纪在二十三四的岛国女子欢快地迎了过来。

    蔺鲲笑着用日语打招呼道:“英子小姐,许久不见,你变漂亮了!”

    藤野英子朝着蔺鲲礼貌地点了点头,笑着与越智浅香,道:“车就在外面,还这边请!”

    苏韬第一次来岛国,难免左右四顾,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蔺鲲却是心中满是不屑和鄙夷,一路上行来,越智浅香对苏韬的态度和对自己的态度,完全判若两人。

    蔺鲲完全对苏韬没有任何好感,见苏韬左顾右盼的样子,不仅暗自嘀咕道:“真是个乡巴佬!”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