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32章 避孕药的秘密
    江清寒无语地望着苏韬,这小子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燕莎都在房间里私藏避孕药了,这还怎么能算是小事?

    江清寒沉声道:“燕莎才十六岁,虽然已经是成年,但只是个孩子。我还是希望她单纯的生活,不要误入歧途。”

    和很多家长一样,对于女孩的而言,到了青春期就得严防死守,生怕女孩被外面诱惑。毕竟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承受最大伤害的还是女孩。

    苏韬深吸了一口气,暗忖江清寒对燕莎还是不够了解,虽说现在她对家庭有所关注,对燕莎也格外用心,但其实并不了解燕莎的生活细节。

    苏韬酝酿片刻,沉声问道:“你知道燕莎的生理期吗?”

    “什么?”江清寒面色泛红,吃惊地望着苏韬,没想到他会竟然问自己这么隐秘的问题。

    苏韬也觉得有点尴尬,用手指揉了揉鼻子,道:“燕莎什么时候来大姨妈,你做妈的不会不知道吧?”

    江清寒认真思考了一番,如实道:“我还真不清楚,不过我知道她一直有记下来的习惯。你要知道这个做什么?”

    苏韬信心十足地保证道:“还真有很大的关联!”

    言毕,两人进了燕莎的卧室,苏韬虽然也曾经造访过小姑娘的闺房,但没有仔细研究过,或许是因为江清寒一直忙于工作,所以燕莎从小就养成了很好的自理能力,房间都由她自己打扫和布置,所以充满了少女的清新之感,粉色的家具和床上用品,显示出可爱的氛围,位于床头旁边的书桌上,摆着一个白色的一体机电脑,上面贴着贴画,前面摆着几个相框,除了燕无尽、江清寒和自己的照片外,小姑娘还摆上了苏韬已经记不清楚和她什么时候拍下的合影。

    苏韬暗自唏嘘,原本照片是用手机拍下的,燕莎竟然还将照片给洗了出来,足见她多么的用心。

    江清寒径直走到书桌前,打开了日历,翻到上个月的那一页,没有说话。

    苏韬走过去,看了一眼,暗忖跟自己分析得一样,笑道:“如果燕莎的身体很健康,生理期很准的话,不出意外,她大姨妈会在考试那几日到来。燕莎肯定是听说,服用避孕药,能够影响生理期,然后避开在中考期间。”

    江清寒经过苏韬这么提醒,终于瞬间醒悟,心中有些愧疚,一来,自己作为一名母亲,竟然不知道女儿的私密难事,而觉得内心不安,二来,之前误解了苏韬,还以为苏韬跟女儿藏避孕药有关,简直太过荒唐可笑。

    “吃这个东西,对身体有有害吗?会不会出问题?”江清寒紧张地问道,她也有些常识,一些夫妻结婚之后,前几年不想要孩子,因此服用避孕药,导致妻子多年不受孕,这样的事情很常见。

    “避孕药是利用激素,导致内分泌紊乱,从中医角度,是极其不可取,而且具有极大的副作用。尤其是对燕莎这种身体还没有生长健全的女孩,更是有极大的风险。而且,如果现在燕莎开始服用避孕药,恐怕已经迟了。即使吃了,也没办法起到作用。”苏韬面色凝重地说道。

    女人的生理周期就像天上的月亮一样,每个月的盈缺皆有其正常规律,阴晴圆缺皆为大自然的定律。若是将本来该准时来潮的月经硬生生的往后延迟,往往会造成身体的负担,荷尔蒙的混乱,长久下来可是会生病的。

    而,正常用避孕药来改变经期的办法是,从考试前一个月的月经来潮第1-5天开始,口服短效避孕药,每天一颗,一直迟到考试结束的那一天再停药,停药后会来月经。

    但苏韬前几天见过燕莎,从气色与身体状态来看,她还没开始服用药物,否则会表露出阴阳失调之象。

    江清寒沉默不语,连连摇头,她知道女儿的身体很健康,连女孩常见的痛经都没有,但她不希望因为这么一次考试,让女儿留下终身的隐患。她仔细盯着苏韬看了一眼,道:“你有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苏韬想了想,道:“干预人体正常的新陈代谢,生理平衡,肯定会有副作用。我开几个药方,现在就开始喝,直到考试结束,应当能起到效果,副作用应该比西药更加可靠一些。”

    从西医的角度,想要避开考试的女孩,可以在月经前七天开始口服孕*激素,如黄*体酮、达芙通,但并不是特别稳妥。

    言毕,苏韬写了个药方,递给了江清寒。

    这个药方经过多方验证,古代帝王在翻牌子的时候,偶尔不会打招呼,如果皇帝选中了某个妃子,那妃子却是在特殊时期,那是多么的尴尬。所以一些妃子就让御医提供了几种调节内分泌的药物,早点做准备,可以让经期延缓到来。

    江清寒轻松吐了口气,笑道:“让你匆匆赶过来,实在过意不去。”

    苏韬笑着说道:“师父,你这话说得太见外,在我的心中,燕莎师妹就跟我的亲妹妹一样,我怎么能让她出事儿呢?”

    江清寒仔细想想来龙去脉,暗忖今天这个事情处理得有些尴尬,自己竟然和徒弟聊起女儿的隐私问题,实在是一件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这件事情你得保密,燕莎面子薄,我不想让她难堪。”江清寒低声与苏韬严肃地交代道。

    “封口费!”苏韬伸出手掌,笑嘻嘻地跟江清寒开起了玩笑。

    “啪!”江清寒干净利落地苏韬的手心抽了一下,“还敢跟我讨价还价?”

    这巴掌打得一点也不疼,有点心痒的感觉,苏韬再次伸出手掌,笑道:“我这人很贪财,如果不给我封口费,我一定告诉小师妹,她娘乱翻她的东西,还让我过来辨认!”

    江清寒既好气又好笑,明知苏韬是在故意耍无赖,却有种无可奈何之感,言毕又是挥动手腕,朝苏韬的掌心拍了过去,

    苏韬这次反应极快,但他没有选择躲避,而是用力一握,将江清寒的手掌给扣住。

    江清寒没想到苏韬如此胆大,吃惊地望着苏韬,苏韬指肚在江清寒的后背摩挲了好几下,眸光清澈,正义凌然地盯着她发怒、生气,心中却有种情不自禁地畅快感。

    江清寒显然没想到苏韬会如此地胆大妄为,竟然感握住自己的手掌,还抚摸自己,她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短时间内大脑一片空白。

    终于她反应过来,用力地甩掉了苏韬的手掌,气呼呼地瞪了苏韬一眼,道:“你走吧,我就不留你了。”

    苏韬望着江清寒艳若桃花的那张不可方物的俏脸,心中暗自得意,被徒弟轻薄,谅你也不敢出去声张吧?

    言毕,他嘿嘿一笑,大手一挥,离开了燕莎的卧室。

    江清寒目光落在女儿桌上,苏韬那张照片,原本还觉得挺阳光正气,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贱兮兮的。

    晚上燕莎下晚自习结束,江清寒早早地准备好了饭菜,等燕莎吃过饭之后,又端着一杯热牛奶走到她的闺房内,见女儿正在埋头对付习题,她酝酿许久之后,轻声道:“莎莎,跟你道个歉,妈妈今天给你房间打扫卫生的说话,发现了一些东西。”

    燕莎皱了皱眉,不高兴地将笔拍在桌上,“妈,我不是说过吗,我房间的东西,你不要动,你好歹还是一个警察,难道不知道尊重人的隐私吗?”

    江清寒早有预料,燕莎虽然比较听话和早熟,但性格也比正常的女孩要火爆一些。

    江清寒重重地吐了口气,道:“所以我先跟你道歉!”言毕,她亮出了手中药瓶,异常认真严肃地说道:“这里面的东西,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你不能吃!”

    燕莎顿时涨红了脸,觉得尊严被彻底践踏了,怒道:“妈,你怎么能这么没素质?你就是一个可恶的小偷!”

    江清寒原本打算和燕莎平心静气地交谈一番,没想到燕莎如此恼羞成怒,直接对自己吼了起来。

    “莎莎,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妈?”江清寒替自己辩解道,“我这是为你好!”

    “我不用你为我好!这么多年来,我靠自己,一直过得很好!”燕莎在气头上,说话有点重。

    江清寒能感觉到女儿的愤怒,她满是后悔与内疚,却不知道如何与女儿解释。

    “你什么都不懂!你只知道发号司令!我最讨厌你了!”燕莎直接将江清寒推出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将门给反锁上,捂着脸委屈地哭了起来。

    江清寒没想到弄巧成拙,她原本还想借此事,跟女儿好好沟通感情,但结果和燕莎却是引起了矛盾。

    正愁眉不展之际,身后传来苏韬和燕无尽的谈笑声,江清寒皱了皱眉,苏韬怎么这么晚过来了?

    苏韬直接朝江清寒径直走来,见江清寒的表情,再加上紧闭着房门,大概猜出了原由,他直接挪步到门前,用手指笃笃敲了两下门,道:“莎莎师妹,我是苏韬,你看下门,我有话要跟你说!”

    沉寂了片刻之后,门被缓缓打开,露出满是泪水的俏脸,燕莎哽咽道:“进来吧,只准你进来!”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