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31章 赤裸裸地表白
    夜宵结束,苏韬强先买了单,还打包了一份夜宵给江清寒带回家,捎给燕莎和燕无尽。

    因为都喝了啤酒,所以两人用软件喊来了代驾,等上了车之后,张振打了个酒嗝,口齿不清地问道:“江队,苏韬感觉有事儿瞒着我们吧,一顿饭吃下来,我们竟然都只不知道他那个朋友的名字。”

    江清寒自然早就注意到这个细节,淡淡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懂吗?”

    张振拍了下脑门,笑道:“明白了!”

    江清寒暗叹了一口气,她突然觉得苏韬很神秘,越是接近他,越是有种看不透的感觉。坐在苏韬身边的男子,看上去很邋遢,但一双眼睛明亮而澄清,苏韬之所以故意掩饰他的身份信息,这间接说明此人可能是有什么特殊的身份,得知自己和张振是警察之后,也格外的慎重,江清寒突然升起一股疑心,决定要彻底调查一下孙雪峰,或许也借此对苏韬有更深层次的了解。

    先将张振送回家,他至今还没有结婚,谈过好几个女朋友,都被他花式“作”走了。

    张振在工作上是一个很拼的男人,但是在生活中却是一个很悲观的汉子,因为他觉得自己干刑警这一行,风险系数太大,早晚有一天会丢掉小命,如果跟别人结婚,岂不是要害了别人的下半辈子?

    陆续的几任女朋友,都是主动追求他,但最终还是被他给逼走了,江清寒也试图想劝过他,但终究没有开口,因为她在工作上可以发号司令,但在生活上没有资格,她自己处理私生活的能力,也只能算得上一般。

    江清寒仔细想了想,或许从苏韬走入自己的家庭,她的生活才多了一抹温情,如果苏韬没有出现,她现在还是那个只知道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工作上的狂人吧?

    回到家中已经十点多,燕莎屋内的灯光还亮着,还有几天就是中考,燕莎面临着初中升高中的压力。学习是需要有天赋的,燕莎尽管很聪明能干,比较懂事,但学习成绩只能算是一般,而江清寒也从来没有给过女儿压力。

    “燕莎,出来吃夜宵吧,我打包了烧烤和小龙虾!”江清寒从厨房里取了碗筷,将打包盒里的龙虾全部取出来,轻声唤道。

    “竟然有小龙虾!”燕莎笑嘻嘻地走出来,“妈,你实在太棒了!”

    江清寒笑着解释道:“按我的意思,你这几天备战中考,不应该这么晚了还吃宵夜。不过呢,你师兄说,让你放松放松,或者能超常发挥。”

    “还是师兄关心我!”燕莎迅速地开始剥开虾壳,熟练地吃了起了小龙虾。

    燕无尽听到客厅里的动静,也乐呵呵地走了进来,江清寒早就准备好了他最爱喝的老白干,让爷孙俩吃喝着,自己开始忙碌家务事。燕无尽望着儿媳妇忙个不停,心中暗叹了一口气,江清寒真变了不少,尤其从俄罗斯回来之后,她变得不再那么偏执,对整个家庭也多了许多关怀。

    燕莎很快吃得很撑,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道:“我还一份卷子没做完,补足了能量,现在要继续加油了。”

    江清寒笑道:“怎么拼劲这么足?”

    “师兄说,如果我考得不错,就带我去旅游!”燕莎小心谨慎地问道,“你不会反对吧?”

    江清寒想起之前在去俄罗斯的过程中,苏韬似乎提起这件事,点头笑道:“放心吧,你轻车上阵,只要尽力,正常发挥,我就答应你!”

    燕莎朝江清寒轻松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了!”

    等燕莎进了房间,燕无尽无奈苦笑道:“燕莎的心理状态不错,相信她一定能发挥好的。”

    江清寒点了点头,道:“苏韬前段时间故意跟她说了一些鼓励的话,类似于心理辅导,相信她在发挥的说话,能保证平常心。以前只要遇到重大考试,燕莎总是因为太紧张发挥失常,希望这一次能有所好转。”

    “我们要相信小苏的水平嘛!”燕无尽淡淡地笑道,“对了,岐黄慈善举办拍卖会一切都还正常吗?”

    江清寒笑道:“一切都在有条不紊中的进行,没想到还引出了国际盗窃团伙,总而言之,算得上有惊无险。岐黄慈善经过这次活动,算是彻底打出了品牌影响力,所有的拍品都成功高价拍出。不出意外,后期会和好几家企业达成战略合作,签下稳定的几个捐款企业。”

    燕无尽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我没看错人,给你找的这个徒弟还不错吧?”

    江清寒不知为何感觉面颊一红,笑道:“爸,分明是你看中了他的武学天赋,非要拉上我做他的挂名师父。”

    燕无尽有些得意地笑道:“按照苏韬的潜力,不用多久,在武学的造诣上就能超过你了。”

    江清寒倒也没有什么心理不平衡,在武学一途上,的确没有先来后到的说法,天赋很关键,而且男女在习武上,的确有一定的差异,女人习武无论在力量上还是后期的潜力,都要弱于男子。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古往今来,也有不少女子练到宗师境界。

    与燕无尽又聊了一会天,江清寒开始洗漱,然后回到房间,取出手机发现有一条未读信息,点开一看之后,发现是苏韬发来的消息,“无论未来的路上,遇到任何问题和风雨,我都愿意为你分担。只希望在未来的路上,你不再默默忍受委屈。”

    江清寒自然能看到这段话的言外之意,这不是赤裸裸地表白吗?

    她想要回复信息,终究还是忍住,心中暗自告诫自己,这或许是发错了人吧!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苏韬,望着手机没有任何动静,暗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师父,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啊?故意装作看不见吗?连质问自己的情况,都没有发生,还真是一块难捂热的冰玉啊!”

    许久难以入睡,因为心中藏事儿,苏韬就索性起身,来到了早已尘封许久的后院储物室内,打开了陈旧的铜锁,埋头进屋,在一堆旧书里翻找了一阵,最终取出一本封面泛黄的古籍,轻轻地拂去上面的灰尘。

    古籍虽然有些残损,但封面上的“青囊秘诀”清晰可见,论收藏价值,自然比不上傅山亲自撰写的残卷,但论完整度却是颇为详实,由前朝名医徐荣誊抄,而且还标注了自己对青囊秘诀的理解。

    苏韬琢磨着将这本誊抄版《青囊秘诀》赠给宋思辰,虽说难以完全弥补他的损失,但也能让他内心平衡不少。

    ……

    第二天清晨,苏韬按照往常一样,先在老地方和钓鱼的燕无尽会合,接受他惨无人道的训练,然后再回到三味堂,计划等会儿和越智浅香见一面,商议与她一起去日本的细节。刚准备动身,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江清寒打来的电话,他心神一动,莫非师父现在才看到昨晚发给她的信息,现在来兴师问罪?

    “苏韬,我有点紧急的事情问你,你现在赶紧来家里一趟!”江清寒的语气异常冷静严肃。

    苏韬虽说有点紧张,但也有些兴奋,毕竟窗户纸早晚要捅破,如果早点让江清寒知道自己的心意,这样才能让她更加深刻地感受到自己对她的关心。

    开着大众cc抵达燕宅,院门敞开着,江清寒站在客厅,面色忧虑,苏韬有点意外,他很少会见到江清寒如此不安,突然明白,恐怕她找来自己,和昨晚自己发的那条暧昧信息,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苏韬走近之后,轻咳了一声,轻声道:“师父,我来了!”

    江清寒这才反应过来,蹙眉,叹气连连。

    “究竟怎么了?”苏韬困惑道。

    “事情有点难以启齿!”江清寒也不知道如何和徒弟提起这个敏感的话题,她朝桌上指了指,“你看看这药瓶里是什么?”

    苏韬微微一怔,药瓶的外包装被撕去,里面是白色的药丸,他取了一粒,用舌头舔了舔,立即知道这是什么,如实道:“应该是避孕药!师父,你买这个做什么?”

    按理来说,江清寒没必要用这个东西,燕隼虽然活着,但等于死了,江清寒又没有亲密的男朋友,要避孕药做什么?

    “我得问你了!”江清寒语气异常凝重地质问道,“这是从燕莎的房间里找到的!”

    苏韬微微错愕,哭笑不得地说道:“师父,你不是在怀疑我吧?燕莎在我心中,就像是妹妹一样。你不会把我想成那种禽兽不如的人吧?”

    江清寒面色红白了一阵,她对苏韬还是有所了解,虽然谈不上是正人君子,但对燕莎做什么不轨行为,可能性倒也不大。

    “我刚才是诈你的!”江清寒表情缓和些许,“我今天在检查燕莎房间的时候,突然找到了这个,被吓到了。唉,只能说燕莎长大了,她究竟还有多少秘密,我不知道呢?”

    苏韬仔细想了想,耐心地劝说道:“师父,事情其实没你想得那么复杂!”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