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29章 欢迎自投罗网
    黑色的夜幕,轰鸣声滚滚,在寂静的乡道此起彼伏。

    来自粉红豹的光头大汉车技不俗,但面对坑坑洼洼,根本不能称作是路的地方驾车,他只能不时地低吼骂娘,这车就是把油门踩到底了,想快也快不起来。

    “你不是说,过了刚才那段路,就能上主道了吗?”光头大汉对金发男子已经彻底失去了信任。

    金发男子浑身都是汗水,他结结巴巴地紧张道:“我低估了那个黑客的实力,他不仅窃取了我们的数据,同时还篡改了gps导航的搜索结果。”

    “蠢货!”光头大汉很快明白金发男子的言外之意,用力踩了一脚刹车,愤怒地命令道:“全部都下车,我们中计了!”

    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家行动,如果没有导航系统辅助,粉红豹盗窃团伙就成了睁眼瞎。他们下车之后,迅速地摆开防守阵型,附近没有住户,他们被那个入侵的黑客诱导,来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远郊,这也是对方的目的,预料到逮捕过程中极有可能产生激烈的火拼和械斗,防止伤害无辜的百姓,所以选择了此处作为交战之地。

    光头大汉安排一个瘦高的属下,沿着坑洼的道路,往前方搜寻,大概过了五分钟之后,属下并没有回来,光头大汉想要拨通属下的电话,终究还是放弃,因为不出意外,那个探路的属下已经被控制住了。

    光头大汉经历过很多次艰难的行动,习惯了死里逃生,但这一次却有种不好的预感,隐约觉得会翻船,因为自己深处陌生的环境之中,对方在暗处,自己却在明处,完全没有一点优势。

    “上车,沿原路返回!”光头大汉做出了一个让人错愕的决定。

    不过,这个六人组如今只剩下五人的小队,效率很高,他们再次上了车,光头大汉迅速地操控汽车,在原地打了个一百八十度回旋,不再按照导航系统的指示,而是根据自己的记忆,沿原路返回。

    在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不再相信什么高科技,而是相信自己敏锐的第六感。

    潜伏在暗处的警员发现了不对劲,因为还有五十米,这个盗窃团伙就将自投罗网,但擒服了这名探路的人,似乎打草惊蛇,汽车开始调转方向逃离。

    江清寒异常冷静地分析道:“对方现在已经发现我们的埋伏,继续在这里守着,无济于事。现在赶紧得出动,如果他们沿路抓到人质,情况就变得复杂了。让后方同事注意,设置路障,但不要正面冲突。”

    如同江清寒所分析的,光头大汉开着汽车,疯狂奔驰,他寻找着沿路任何可以帮助逃生的手段,人质是第一选择。抓到了人质,作为逼对方退步的办法,这是现在最佳的方案。

    只不过被导航系统误导太深,这里处于汉州最荒僻的地方,一路行来,不见任何人烟之气,后面也传来了动静,数道远光灯刺破了黑暗,光头大汉只能咬牙狠狠地踩下油门,汽车疯狂地颠簸,车内的所有人都面色沉重。

    前方不远处出现了路障,光头大汉骂了一句脏话,根本无视那些障碍物,汽车不仅没有减速,而且还加速冲了过去。

    轰轰轰……

    剧烈的撞击,让人头晕目眩,但光有大汉依然保持高度的注意力,此刻一旦少有喘息,就会万劫不复。

    设置路障的人员,被撞得人仰马翻,好几个人躺在路边,无力地呻吟。有一人打开车窗,准备用枪去射杀那些该死的华夏警察,被光头大汉呵斥道:“别动手!”

    那人微微一怔,露出意外之色,因为他们这个小队在执行任务过程中,从来没有手下留情的说法。

    光头大汉心中却是有自己的考虑,按照现在对方的阵势,他们逃离华夏的难度很大,此刻尽量少伤人,否则的话,等落马之后,承担的后果会更严重。

    光头大汉停下轿车,环视了一圈,发现地上躺着一个男性警员,他抬手就是一枪打中了对方的腿部,那名男警员痛苦地惨叫了两声,但还是试图掏枪,朝光头大汉射击,但被光头大汉准确的第二枪,直接射中了手腕。

    光头大汉随后又射出了几枪,虽然不知名,但都能使得剩下的几人彻底失去战斗力,他找到了不远处的轿车,一拳砸开车窗,用枪指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一名女警察,道:“getout!”

    女警察听得懂英文,她意识到遇见了江洋大盗,只能顺从地下了车。

    也就这么短暂的瞬间,后面追逐的警车已经跟上,将粉红豹团伙围住。

    “头儿,他们抓了个人质!”大个子张振急躁道,“真是个卑鄙,专门选了个女的。”

    从绑匪角度来看,选择人质找老弱妇孺是最佳选择,一方面这类人没有什么太多的反抗能力,另一方面这类人也是弱势群体,在讨价还价的时候,更能引起同情心。

    “赶紧了解一下伤亡情况,还有对方劫持的人质是谁!”江清寒迅速命令道。

    张振赶紧安排下面的人去了解情况,同时安排谈判专家过来,汉州警方此次的准备十分充分,考虑到了很多细节。

    谈判专家拿着一个扩音喇叭,用国际通行的英语道:“你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现在只有投降这个唯一的选择,不要增加伤害,那样只会增加你们的罪行。”

    光头大汉大声道:“给我一辆七座的车,不然我就杀了她!”

    他们的车刚才试图冲破路障时,车胎已经被地钉扎破,无法继续前行。身边是有几辆警车,但谁太过于扎眼,他们现在需要一辆续航能力强的车,迅速逃亡边境,然后找到组织的接头人,辗转离开华夏。

    “已经有结果了!”张振意外地说道,“人质并不是汉州的警员,没有详细的信息。”

    “这是怎么回事?”江清寒意外地望着张振。

    人质那边出现了变化,突然光头大汉发现腋下一麻,痛呼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下巴被怀中女子的脚尖给踢中,巨大的力量击中了神经,光头大汉顿时觉得头晕目眩,踉跄后腿好几步。

    在其他粉红豹队员的眼中,队长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身体不自然地晃动,就在庞大的身体颓然倒地的瞬间,一个倩影迅速地闪进了被撞烂警车的后方,光头大汉的手中的枪支,已经被她夺在手中,“啪啪啪”枪声想起,队员中瞬间就有人应声倒地。

    剧情反转,谁也没想到看似娇小柔弱的女子,如此身手不凡。

    枪声不断,虽然并非大火力地攒射,但节奏感极强的点射,压制得五人根本不敢露头,对方射术实在太精准,每次枪声过后,粉红豹队员都有种与死亡擦肩而过的错觉。

    他们很快都意识到,对方没有射中他们的要害,只不过是想活捉他们。

    金发男子手握着一把手枪,手心全是汗水,他没想到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黑客技术,如今一文不值,对方事事先机,对己方的计划了然于胸。

    突然身侧的同伴口中连续传来闷哼声,他反应极快地试图抬手,用手枪去射击,却被一脚踢中手腕,眨眼的功夫,自己的脑门被枪支顶住了脑袋。

    一个身材粗壮健硕的华夏男人,用低沉的汉语说道:“真是个蠢货,保险栓都没打开!”

    金发男子是团队的大脑,只负责制定计划,不需要参与行动,所以他对于枪械一无所知。

    眨眼间,剩下的五名粉红豹队员全部被控制住,江清寒听到对面传来安全的消息,才松了一口气,只见一男一女压着五人走出来。

    “我们是省国安局的工作人员,这是我们的工作证!”唐诗朝江清寒亮明身份。

    江清寒在俄罗斯与唐诗和黑金有过数面之缘,知道他们一直在暗中保护苏韬的安全,此次出现在这里,也是合情合理,对方是冲着苏韬而来。

    “人交给你们,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唐诗微笑着说道,与刚才战斗的过程;判若两人。

    “谢谢你们的援助!”江清寒叹了口气说道。

    她发现此次行动,完全有种被操控的感觉,从粉红豹团伙出现,直至被逮捕,仿佛暗中都有一双手,在精准地掌控着整个过程,她对自己徒弟苏韬越来越有种看不透的感觉。

    想起苏韬面对自己时,总是表现出人畜无害,阳光明媚的脸,很难想象,他的城府和心机如此之深,有种步步为局的感觉。

    对于苏韬而言,手中掌握的资源越多,他操控棋局的能力也就越强,在应对爱众慈善以及粉红豹团伙上,苏韬正在尝试展现出自己的谋划能力。

    真正的强者,是不需要冲锋陷阵,只要心思缜密,善于运筹帷幄,一切都会按照自己的节奏,来达成理想中的目的。

    岐黄慈善举办的第一次拍卖会,以完美的方式谢幕,与此同时,汉州警方还借助此次拍卖会,开展“钓鱼行动”,抓获了一个全球闻名的盗贼组织。

    作为此次行动,警方的主要负责人江清寒再次获得了奇功!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