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26章 谁是井底之蛙
    厅内灯光暗淡下来,舞台正中央,位于高处的射灯打下圆柱形光束,穿着紫色晚礼服的吕诗淼宛如仙女下凡般,嘴角噙笑,位于正中央,她的声音清脆柔和,宛如出谷的黄莺,少有的浓妆,让她的五官变得立体精致,流畅的身体线条透着股轻盈与曼妙,宛如两截嫩藕的玉腿,若隐若现,让人遐想无限。

    “诸位企业家朋友、政界的领导,欢迎大家参加岐黄慈善举办的第一届拍卖会。拍卖会只是一个形式,弘扬爱心与温暖,才是我们的本意。岐黄慈善是由新中医联盟为基础,建立起来的中医慈善机构,在我们搭建这短短的数月时间,我们先后帮助了数千名处于生活困境中的人们。”吕诗淼面朝着众人,自信而沉稳的侃侃而谈。

    舞台下的覃媚媚暗赞了一声,与吕诗淼配合已经有一段时间,她对这个美貌胜过自己的女人很了解,是一个内秀于中,极其敏感细腻的女子,她对待事情格外认真与投入,每天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在岐黄慈善的发展上,覃媚媚也是一个很拼的女人,但吕诗淼比自己有过之而不及。

    吕诗淼言简意赅地介绍完岐黄慈善的基本情况,抿嘴一笑,道:“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说了这么多岐黄慈善取得的成绩,大家可能不太相信。下面有请重量级人物出场,国务院政府办副秘书长薛通先生上台,为我们的拍卖会做个广告!”

    场下人对吕诗淼的幽默与妩媚感觉非常有趣,传来阵阵哄笑之声。

    薛通是副部级干部,他此次来到淮南非常低调,但还是引起了省里的重视,所以省里安排了一名副省长陪同出席本次会议,对于一个民间慈善机构举办的活动,这种规格已经相当惊人。

    薛通看了一眼手上的稿子,淡淡一笑,当中将之搁在一边,道:“首先,我得说明一个情况,从私人角度来看,我自己就是苏韬专家的病人,受到过他的帮助,欠了他的人情,所以不得不到场,鼎力支持他组织的活动;其次,我受到了国务院萧副总理的委托,代表他出席这个活动,因为萧副总理也是苏韬专家的病人。最后,我发现一个特点,在座不少人,恐怕都是跟我一样,曾经得到过苏韬专家的帮助。”

    言毕,薛通故意顿了顿,下面人群中不少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

    “受人之恩,不忘图报,方为君子。所以我愿意给慈善拍卖会做个广告,希望大家能够支持岐黄慈善的公益事业。我也相信苏韬的医德和医品,所有募集来的资金,会一分不少地全部用在慈善事业上。”薛通微微有些激动地说道,“改变他人,从我做起。我先来个抛砖引玉,个人向岐黄慈善,捐助五万元人民币。”

    言毕,薛通朝身后招了招手,一个样貌清秀的青年,提着一个皮包,从里面取出了现金,苏韬也是吃了一惊,暗忖既定的计划中,可没有这么一个桥段啊。

    见薛通朝自己招了招手,他只能临时应变,快步走上了台,从薛通手里接过五万块钱。

    苏韬由衷地感激道:“薛秘书长,我代表岐黄慈善的所有员工感谢你。”

    薛通摆了摆手,笑道:“一点微不足道的心意!”

    五万块对于在座企业家算是毛毛雨,但对于一名政客,已经算是不小的支出。

    当然,苏韬知道这些副部级高管绝对不缺钱,所以也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意外的变故,让拍卖会多了几分趣味,众人参加过各种拍卖会,但很少会看到政府官员当众捐款。一来,政府官员向来处事比较求稳,涉及到金钱的事情,也比较谨慎;二来,像薛秘书长这个级别的干部,想要别人花钱,动动嘴巴就好,实在没有必要自掏腰包。

    蔺鲲站在舞台下,有些夹枪带棒的说道:“还真是虚伪!我就不信这没有事先排练好。”

    越智浅香复杂地望了一眼蔺鲲,好奇道:“什么事先排练好的?”

    “那个薛秘书长助理拿上来的钱,肯定是事先岐黄慈善准备好的,他只是顺水推舟而已。”蔺鲲沉声分析道。

    越智浅香明白了蔺鲲的想法,叹气道:“蔺鲲君,千万不要这么阴暗,我们看待问题要积极阳光一点。”

    蔺鲲暗忖越智浅香太幼稚,苦笑道:“浅香,你不太懂华夏的国情,水很*深,潜规则太多,我只是提醒你,不要虚有其表的东西迷住眼睛,要看清楚事情的本质。”

    越智浅香皱眉望了蔺鲲一眼,嘴唇微动,她的性格温婉,没有继续和蔺鲲争辩。

    像蔺鲲这样质疑此次拍卖会真实性的人,也有不少,尤其当薛秘书长自掏腰包之后,更多人内心深处觉得作秀的成分似乎太多了。

    不过,并不影响他们的心情,毕竟即使是安排好的,但给人非常逼真的感觉,而且不太矫揉做作,不会引起反感和排斥。

    “接下来,就正式进入我们的拍卖环节,我们此次的拍卖活动,本着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因此邀请了市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吕诗淼言毕请了一名身穿制服的女性上台。

    那名女性迅速地说完了现场监督公证词。

    随后吕诗淼上场宣布拍卖的规则,“今天一共会有十件珍品参与竞拍,所以总共要拍卖十轮。每件商品都有底价,价高者可以获得商品的归属权。等下请大家拿出手机,扫描屏幕上的二维码,进入专门为此次竞拍设计的页面,大家可以在平台上进行竞拍,我们现场的屏幕也可以看到详细的竞标情况。”

    加入了科技元素,使得众人对拍卖会增加了兴趣。

    “首先,我们请出第一件珍品。岐黄慈善以中医文化为基础,以弘扬医术,泽被苍生为己任。因此本次第一件拍卖品,与中医有着密切的关联。他是由著名的中医宗师,有百宝囊之称的窦方刚先生,穷尽半生研究出来的‘十全补丸’,有续命的功效,任何处于紧急状况下的病人,只有口服一粒,就能延缓性命。”随着吕诗淼清脆的嗓音,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手里托着一个青花瓷盘走到台前,上面摆放着一个药罐,她缓缓地打开罐盖。

    吕诗淼继续介绍道:“十全补丸,总共有十粒,起拍价为三万,现在请大家开始竞拍吧!”

    蔺鲲在下面笑出声,道:“这也行!三万买一瓶药,三千块钱一颗,还是什么续命丹,完全就是骗人的吧?”

    越智浅香淡淡地扫了一眼蔺鲲,无奈地叹了口气,蔺鲲不是中医界的人,所以不知道窦方刚的大名,整个华夏中医水平顶尖人物之一,他研制出来的药丸,怎么可能是欺世盗名的东西呢?

    “我对它很感兴趣!”越智浅香简单的一句话,让蔺鲲顿时呆立,如蒙重击。

    蔺鲲突然觉得,刚才出口的那番话,使得自己在越智浅香眼中像白痴,“既然你有兴趣,那我帮你拍下吧!”

    他淡淡一笑,掩饰尴尬,信心十足。

    越智浅香耐心地说道:“窦方刚是华夏中医泰斗级的人物,更是苏韬的恩师,他研制出来的药丸,绝对有奇效。只要略懂中医这行,肯定会疯狂争夺。十全补丸的功效用于续命、救命,三万的起拍价太低了。”

    越智浅香观察手机,果不其然,等竞拍开始之后,数字迅速往上攀升,很快就突破了三十万,涨了十倍有余。

    蔺鲲面色开始变得惨白,当超过十万的说话,他就不敢继续往下点了。他偷偷地瞄了一眼越智浅香,依然还在不停地往上加价,终于还是没有咬牙继续往上提价。

    这一瓶药丸卖几十万,完全就是坑爹啊!

    不过,蔺鲲还是佯作在不停地提价,手指在屏幕上方,戳了又戳,表现出一副卖力为越智浅香竞价的样子。

    望着数字不断往上涨,蔺鲲顿时觉得口干舌燥,价格很快飙升到了一百八十万,他开设的那个岛国风格的酒店运营的不错,一年利润也就在一百八十万左右,这十颗药丸就抵得上自己一年多纯收入,完全就坑人的吧!

    这一定是骗局!

    蔺鲲咽了口吐沫,淡淡笑道:“要不,还是算了吧,我觉得里面有内幕。”

    与此同时,舞台正中的屏幕上竞拍的数字戛然而止,锁定在两百一十万,拍卖者的序号为四十七。

    越智浅香连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序号,呼出一口气,轻松笑道:“终于拿下了!”

    蔺鲲微微一怔,没想到越智浅香拍下了十全补丸,顿时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好了。

    不远处坐在人堆里的一个中年男人,朝越智浅香的方向深深地看了一眼,满脸失望无比,他今天之所以来参加慈善拍卖会,就是冲着窦方刚的十全补丸而来,没想到却被人捷足先登了。

    一开始竞价的人不少,但到了后面,竞价者只有越智浅香和这个中年男人。

    最终中年男人选择让步,心道拍卖会结束之后,与越智浅香私下交流,看是否能花一半的费用购得五粒,这样可以减少点投入,避免两百俱伤。

    至于蔺鲲的世界是崩塌的,他的心情五味杂陈,发现自己有点井底之蛙,坐井观天了,宛如侏儒来到了巨人的星球。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