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25章 拍卖正式开始
    太阳一寸寸西移,汉州市迎宾馆陆续迎来车辆,除了穿着制服的安保人员之外,可以看到院内随处可见,穿着便衣的工作人员,他们衣服上挂着对讲机,随时关注着负责区域的一静一动。

    岐黄慈善拍卖会原本计划定在5号楼举办,经过协调之后,改在了二号楼。这里的会议厅占地面积更大,而且硬件设施最好,只要市内重大的会议都安排在这里。

    因为汉州市政府挂名主办方之一,所以场地费也由市政府掏腰包,岐黄慈善也减少了一笔不菲的开销。做慈善这行业,看上去资本雄厚,但每分钱都得精打细算,因为他们都是善款,对于那些急需救济的人而言,等同于救命钱。

    省下近十万的场地费,可以帮助两三个家庭,这是极有意义的事情。

    原市委书记秘书,如今下面地方担任县长的杜平缓步走入会场,顿时有种钦佩之情,谁能想到当初那个年轻的神医,如今已经是汉州家喻户晓的名人,他不仅妙手回春,医治百病,还热心从事公益事业,让这么多全国各地的著名企业家慕名而来。

    会场很大,布置得比较简约清爽,没有那种高端聚会的奢华,到处充满了温情与平和。右手边摆放着岐黄慈善诸多公益计划,同时还有一份最近在网上饱受关注的《慈善机构倡议书》,无处不透露着岐黄慈善的真诚与细腻。

    吕诗淼担任本次慈善拍卖会的司仪,正在舞台的右侧,表情凝重地熟读稿子,等下拍卖会开始之后,她得脱稿来主持。

    至于苏韬则被一群人围着,从其他人的表情看来,对苏韬的态度极其友善。

    杜平暗叹了一口气,自己虽说是个正处级干部,但在这个慈善拍卖会上却有种冷落之感,毕竟这些企业家都是见惯了高官的人物,对一个正处级干部还不至于太过上心。

    “杜县长!”苏韬远远地看到了杜平,笑着直接走了过来,与身边人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好朋友杜平,也是一名优秀的县长,你们刚才不是说有想法来投资汉州吗?我觉得可以跟杜县长会后仔细聊聊,他比较熟悉汉州招商引资的流程,一定会给你们提供最好扶持政策。”

    杜平没想到苏韬给自己穿针引线,连忙笑着取出了自己的名片,谦逊地递给几位企业家。企业家见杜平很年轻,和苏韬的关系也很好,与杜平简单的寒暄几句,要奉上了自己的名片。

    杜平拿着这些名片,心里敞亮,等拍卖会结束之后,就得跟进好,继续保持联系,偶尔还得厚脸皮。

    只要这些企业家真愿意在汉州投资,那么就一定要让他们在自己负责的县落户。

    苏韬的情商很高,当然知道借花献佛的道理,对于市委书记章平而言,只要这些企业在汉州投资,无论在下面那个县区,都无所谓。

    苏韬更希望跟自己关系不错的杜平能享受到这些好处。对于政府官员而言,招商引资是衡量官员实力的重要指标,杜平如果真能抓住机会,自己的履历上肯定会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然,苏韬对这些企业家是否在汉州投资,并不敢兴趣,他更重要的是想募捐到善款,为更多的弱势者带来福音。

    简而言之,岐黄慈善干的活儿,其实就是劫富济贫的工作,只不过不是堂而皇之地进你家金库掏钱,而是变着花样,让富人心甘情愿从荷包里掏出真金白银。

    苏韬看见越智浅香走了进来,微笑着迎了过去,站在她身边的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岛国风旅馆老板蔺鲲。他这次学乖了,没有主动伸手和苏韬相握。他望着略显得寒碜的场地,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原本以为是什么声势浩大的拍卖会,就这种水平会议场景的布置,还比不上自己参加过的一些高端俱乐部聚会。

    蔺鲲很少看新闻,并不知道今天参加了一场全国都在关注的慈善拍卖会。

    并非岐黄慈善不愿意在场地布置上花费精力和钱物,而是觉得没有必要,做公益慈善要回归源头,将每笔钱都花在刀刃上,而不是用于那些浮躁的地方。

    “距离正式开始还有半个小时,浅香女士你稍微休息一下吧?”苏韬微笑着与越智浅香道,这女人好歹也曾经捐助过数千万给岐黄慈善,属于大客户,自然要好好接待。

    蔺鲲按理来说是没有资格参加这个拍卖会,也是看在越智浅香的份上,才能进入其中。

    “你去忙吧,不用管我!”越智浅香抿嘴浅笑,昨天小泉冶平打电话给自己,他人在国内,也听到了拍卖会的消息,足见此次拍卖会的影响力有多大。

    越智浅香自从踏入会场,就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

    她的动人之处,在于姣好的面容中藏着一个无辜之感,含有一种脉脉之情,仿佛天生就得让人心生涟漪,清澈的眸光如同流水,白色的皮肤光滑若凝脂,身材不算特别高挑,但一米六五踩上十多公分的高跟鞋,在众人之中依然显得鹤立鸡群。

    越智浅香最令人迷醉的是酒窝藏着的浅笑,让人能迅速引起好感,只觉得女性的温婉甜美,全在那一颦一笑之中。

    等苏韬离开,去招呼其他客人的说话,蔺鲲发现越智浅香的目光始终锁定着苏韬,心中顿时觉得有点不高兴,淡淡道:“我怎么觉得这个慈善拍卖会,没有什么意思。在我的印象中,这种拍卖会都是走个形式,所有的流程全部都是设定好的。比如哪件拍卖品让谁购买,以什么价格购买,都是事先演练过很多遍,至于我们只是观众而已。”

    越智浅香摇头,微笑道:“那也是其他拍卖会而已,今天这个拍卖会不一样!”

    蔺鲲不屑地笑道:“我看还是一样吧!”

    越智浅香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头发秃顶的男子,笑着问道:“那个男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蔺鲲困惑地望着越智浅香,好奇她为何突然问自己这么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他是金海集团的董事长宫海。”越智浅香叹了口气,耐心地说明,“论财力,金海集团和富士财团属于不相上下的企业,只不过宫海为人比较低调,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资产具体是多少,属于在胡润和福布斯榜单之外的隐豪。”

    富士财团对于蔺鲲不陌生,毕竟他在岛国留学多年,很多产业都与富士财团有关。

    蔺鲲有点意外,没想到环境这么寒碜、简陋的拍卖会,竟然能邀请到这么重要的客人。

    “可能跟我们一样,都是走个过场!”蔺鲲不自然地解释道。

    越智浅香瞟了蔺鲲一眼,轻松地笑道:“我可不是走个过场,等会要参加拍卖的。不过,从现场这情况来看,富豪的数量太多,我似乎不占优势。”

    蔺鲲见越智浅香有意下场拍卖,笑着拍着胸脯,承诺道:“你看中了什么,我到时候帮你拍下,送给你就好了。”

    越智浅香见蔺鲲说得挺真诚,笑道:“谢谢你,但不用了。”

    蔺鲲暗下决心,等会越智浅香有任何想要拍下的东西,自己绝对要倾其所有抢先拍下,这对于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是绝佳的时机,他要让越智浅香知道,自己可以为她倾其所有。

    蔺鲲和越智浅香相识多年,当初越智浅香出人意料地嫁给小泉冶平,让他一度痛不欲生,也一直没有走出这段感情,虽然回到了华夏,但他内心深处还是牵挂着这个岛国甜美的女子。

    从岛国朋友口中得知,小泉冶平似乎得了重病,而且时日无多,蔺鲲内心从未熄灭的火苗瞬间如同遇到了汽油,燃烧了起来。

    蔺鲲现在已经不是昔年在岛国依靠家里救济的青年,拥有一家旅馆的他,在同学和朋友中小有成就,更重要的是,他的父母在汉州地方有权有势,只要越智浅香愿意,可以远嫁华夏,忘掉之前那段不算愉快的婚姻,重新开始一段精彩的人生。

    蔺鲲的脑海里已经开始描绘出一幅和谐美满的未来,只等何时与越智浅香表白,说出内心真实想法。

    他想大声地告诉越智浅香,他一点都不在乎她曾经拥有过一段婚姻,只要她愿意重新选择自己,可以为她付出一切。

    在越智浅香看来,她这次来到汉州,一则为了公务,二则肯定是为了见自己一面,所以不仅心花怒放。

    不过,苏韬让蔺鲲感觉到了敌意,总觉得越智浅香投向他的眼神,总是多了一抹难以辨别的情绪,这让蔺鲲感觉到了压力。

    蔺鲲潜意识里觉得,越智浅香对苏韬的态度不一样,因为越智浅香一直是个挺高冷的女人,她的异性朋友屈指可数,至于自己是厚着脸皮相处许久,才能和她这么近距离接触,在比较开放的岛国,像越智浅香这样自律、自爱的女人,实属少数。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