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24章 大盗闻风而动
    和倪静秋在一起的感觉很放松,两人有种无话不谈的感觉,而且尺度很开。比如苏韬看到漂亮的女人,倪静秋会主动问,是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而苏韬看到帅哥,也会让倪静秋评价一下和自己之间的优劣。

    两人很享受这种特别的关系,比起普通朋友更近,比起男女朋友却又多了一层隔膜。

    苏韬陪倪静秋在琼金大街小巷逛了一天,然后就回到了汉州。

    岐黄慈善拍卖会,声势浩大,已经开始倒计时,进行最后的筹备和冲刺,苏韬得接待不少远道而来的朋友。像参加俄罗斯国际访问的那些企业家,都是冲着苏韬的面子而来,他必须亲自接待,才能表达诚意。

    与倪步伟一样,对《只争朝夕》感兴趣的人,不在少数。

    只不过参加岐黄慈善拍卖会的企业已经报名截止,而且不再新增企业,以至于很多人有心加入,但却被死死地卡在了外面。这也导致岐黄慈善拍卖会的入场资格成为了稀缺资源。

    随着来自全国各地知名企业代表抵达汉州,政府方面也给予高度重视,以章平为首的市委班子成员,陆续接待了一批又一批的知名企业代表。因为得知此次拍卖会的规格极高,只要参加的企业均派出了重量级人物,因此章平等人借助这个机会,与企业家们打好关系,对于汉州后期的招商引资,能够打下不错的基础。

    谁能想到一个慈善机构举办的公益拍卖会,能够给地方带来如此惊人的收获?因为此次拍卖会不仅是岐黄慈善的私事,上升成为了整个汉州的大事儿,各个部门高度配合,调用大量的人手,确保此次拍卖会能够顺利成功。

    尤其是在安保方面,汉州政府调集了最强的警力,重点对岐黄慈善拍卖会保驾护航。

    汉州警方嗅觉灵敏,在岐黄慈善所在的大厦附近,摆下了层层重兵。两天之内,捕获了好几个在全国犯下滔天大案的江洋大盗,这帮人都是闻风而来,想要在慈善拍卖会正式举办之前,将《只争朝夕》收入囊中,因为黑市已经开出了天价筹码六千万人民币,这比抢劫珠宝店或者某个街道银行网点,更是一个值得铤而走险的买卖。

    张振揉着眉心,拿着塑料乐扣杯,喝了一口凉茶,叹息道:“这群蟊贼还真够愚蠢的,明知这里肯定会有人暗中把守,还络绎不绝地自投罗网!”

    江清寒坐在前排,目光如电地扫视着窗外,不落下任何一个可疑人物,沉声道:“幸好苏韬提前通知我们,不然的话哪会有这么顺利?”

    张振嘿嘿一笑,道:“老大,咱们这次可是抓了好几个有名的飞贼,已经惊动了省里,我也不求你给兄弟们发奖金,能不能等行动结束之后,让我们休息几天啊?”言毕,他抖了抖发黄的衣领,自嘲地说道:“你瞧瞧我,连续好几天没洗澡,这是大夏天,整个人都馊了!”

    江清寒回头瞪了一眼张振,张振嘴巴一瘪,不再说话,知道江清寒这是怒了,连忙讨好地笑道:“当然,我只是抱怨几句,没假期没奖金,我也是可以忍耐的!”

    倒不是张振不爷们,只是任何男人遇到江清寒这样的上司,总会情不自禁地气弱。

    江清寒淡淡叹了口气,道:“奖金和假期都没有。不过,刚才梅局长已经打来电话,省厅已经认可我们汉州刑警队的实力,准备提拔几个有实力的人选,调任其他几个地市任职,级别肯定往上升,我已经推荐了你。”

    张振吃惊地望着江清寒,沉声道:“头儿,我不想走!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理想和抱负,适应能力弱,让我换个环境,这哪里是激励,完全就是折磨我啊!”

    江清寒摇头,异常认真地命令道:“张大个,我们是刑警,组织上的安排,只有接受,没有拒绝。”

    张振叹了口气,下意识的喝了口凉茶,觉得寡淡无比,气愤地摔门而出,走到角落里,摸出一根烟,郁闷地抽了起来。

    江清寒知道张振有情绪,她和张振搭档多年,破案无数,两人之间还真的只有同事之情,没有丝毫男女之间的暧昧,如今让张振离开汉州刑警队单飞,她也有种如失一臂的感觉,但这就是人生,张振很出色和优秀,应该去更加宽广的平台发展,自己必须要鼓励他,迈出人生关键的一步。

    其实按照省厅的意思,有意向让江清寒调任省厅刑警队担任要职,江清寒选择了拒绝,因为她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儿燕莎和如同亲父的燕无尽。

    江清寒发现自从俄罗斯归来之后,她整个人变化了不少,虽然在同事的眼中,还是那个肯拼的女警花,但她对家庭和家人的关注增加不少。

    爽朗的笑声从车窗外传来,江清寒顺着声音望了过去,苏韬不知何时出现在张振的身边,两人不知道聊些什么,张振咧着嘴,仿佛此前的阴霾一扫而空。

    苏韬在张振的肩膀按了两下,然后钻入了指挥车,江清寒铁青着脸,沉声命令道:“我们在执行特殊任务,你不允许能呆在这里!”

    苏韬微微一怔,讪讪笑道:“我就是想来跟你打声招呼!”

    “打招呼也不行!”江清寒沉声训斥道,“赶紧离开!不要打扰我们正常工作。”

    苏韬叹了口气,低声道:“师父,你稍微放松一点行不行?我知道你们在保护岐黄慈善拍卖会的那个宝贝,但我可以跟你保证,即使有人闯进去,也只能扑个空。”

    “你这么自信?”江清寒微怒道,“据我所知,有几个国际盗窃团伙也关注到了那件伟人作品,随时准备伺机而动!”

    苏韬见左右无人,嘻嘻一笑,凑到江清寒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江清寒面色微变,惊愕道:“你胆子未免太大了吧?竟然……”她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剩下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

    《只争朝夕》,其实并不在岐黄慈善所在的这栋大楼内,而是被苏韬一直随身携带,把一个价值数千万的东西,随身携带,这心得有多大啊!

    江清寒即使无语,又是无奈,原来自己这帮人二十四小时盯着这栋楼,结果被苏韬给欺骗了。

    更可笑的是那些闻风而动的大盗,如果知道这个消息,恐怕肺都要气炸了。

    苏韬有自己的想法,他相信世界上再坚固的堡垒,都无法挡住最优秀的贼,最正确的方法,是让贼不知道东西在哪儿。

    其实,经过这两天汉州警方的钓鱼捕猎,有经验的盗贼团伙望着同行们一一被带走,都知道这里充满了危险,不少人已经选择放弃。

    但苏韬相信还有艺高人胆大的团伙,还是不死心。

    苏韬这事儿只敢告诉江清寒,相信她绝不会出卖自己,笑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也想不到,他们要的那个东西,一直在到处移动!”

    江清寒无奈叹气道:“你还真是鲁莽!”心里却是知道,苏韬这也是聪明之举,如果他不跟自己说,谁能知道真相呢?

    有种人是天生的冒险家,常人弄不清楚他们的想法,一不小心就被玩弄于鼓掌。苏韬的身上有这种特质。

    苏韬耸了耸肩,望了一眼窗外的张振,道:“师父,我是跟你来说件事的,刚才大个子已经跟我说了情况,既然他不愿意离开汉州,为什么要逼他离开呢?”

    “我这是在为他考虑!”江清寒没想到苏韬顺便还当起了说客,这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还当自己是他的师父吗?竟然还想教育自己处人与事了。

    “他的事情,应该他自己做决定。”苏韬认真地说道,“张振不愿意离开汉州,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江清寒望着苏韬清澈的眸光,暗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他真心不愿意,谁也逼不了他。”

    苏韬知道江清寒已经在让步,笑道:“我会向他转告你的意思,就不打扰你的工作了。”

    言毕,苏韬朝江清寒挤眉弄眼几下,然后下了指挥车,跟张振又不知说了些什么,张振嘴角露出憨笑,跟苏韬摆手作别之后,重新回到了指挥车上,与江清寒笑道:“头儿,苏韬这小子还真不错!”

    江清寒“嗯”了一声,算作应答,至于调任的事情,故意避开,不再与张振继续多说。

    苏韬走进岐黄慈善的办公区,望着投入到工作状态中的员工,心中暗呼了一口气,比起前几天过来,员工的精神状态都好了许多,他在办公室见到了正在商议事情的吕诗淼和覃媚媚,默默地听着两人没把自己当成外人,交流着拍卖会的细节,然后不时地插嘴,说出自己的意见,很快融入到氛围之中。

    苏韬的出现,也让吕诗淼和覃媚媚心情放松下来,仿佛只要有苏韬在的地方,有问题也会变得微不足道,出了天塌了的大事儿,也有他这个高个子扛着。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