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22章 为了只争朝夕
    苏韬坐在办公室里接到了夏禹的电话,复杂地看了一眼覃媚媚,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覃媚媚知道他有话要跟自己说,主动道:“怎么了?有话就说呗?”

    “李富绅就在不久前,已经被省检察厅带走了。”苏韬观察着覃媚媚的表情,果不其然,她还是有所触动。

    覃媚媚勾掉了眼角的泪水,自欺欺人地说道:“那还真是个大快人心的事情啊?“”

    苏韬摇了摇头,道:“对很多人而言是大快人心,但对你绝对不是!”

    覃媚媚愤怒地望着苏韬,不悦道:“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非要往我的伤口撒盐?”

    苏韬道:“只有让你痛得越厉害,你才能更快地醒悟。”

    覃媚媚颓然坐在沙发上,痴痴地发呆许久,豁然吐了口气,道:“放心吧,我没那么脆弱。李富绅被法律制裁,其实是早晚的事情,他最后几年被利益蒙蔽双眼,明明那么有钱,还什么昧心钱都敢赚。”

    “人一旦学会了贪婪,就很难放手。”苏韬微面色凝重且严肃地提醒道,“李富绅一旦被捕,他旗下的资产和企业肯定会大乱。不出意外,他的老婆艾慧会全面接手,你可以考虑一下,如何巧妙借助这一波,拿回自己应有的。”

    覃媚媚情绪好了不少,听苏韬这么怂恿,没好气道:“你这小子,之前不是挺鄙视我打他那些产业的注意吗?”

    “此一时彼一时!”苏韬连忙笑着解释道,“给李富绅打工的员工起码有好几万吧,以艾慧的能力,如何能控制局面,一旦破产,大厦将倾,这样会让不少人面临失业。你现在趁机进入,或许会让那些人避免受到影响,给他们尽快带来稳定的环境。”

    覃媚媚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无奈苦笑道:“还真是个虚伪的家伙,找的理由太冠冕堂皇了。不过,不用你提醒,我也会去争取,艾慧那个女人完全就一个只懂得享受的女人,她根本没有能力驾驭那么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苏韬点了点头,鼓励道:“我支持你!”

    覃媚媚嘴角噙笑,道:“等我拿回了那些,到时候全部给你啊?”

    苏韬知道覃媚媚说笑,耸了耸肩,道:“别给我,给岐黄慈善吧,这样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覃媚媚深深地看了一眼苏韬,暗想苏韬还真是一个不太计较财物的人,这样一个人来做慈善,是无数人的幸运。

    …

    白色的大众cc在琼金市区逛了一圈,旋即拐上了琼金通往汉州的长江五桥,这是不久前刚竣工的一座桥,汉州几年开始就在和琼金进行同城化发展,作为琼金都市圈的主要卫星城市,汉州在未来几年后,和琼金将会形成无缝连接。打个简单的比方,很有可能会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市民在两座城市穿梭,白天在琼金工作,晚上回汉州睡觉。

    这种同城化进程,也使得汉州现在的房价不断上涨,尽管城市的人均工资不高,但住宅均价已经开始往一万大关逼近。

    坐在副驾驶上的是倪静秋,她穿着白色的上衣,下身是一条白色的紧身裤,漂亮而精神,优雅而妩媚,一双米色的镶钻凉鞋,显得简约大方,素净的搭配,令她有种干练时尚之美,裸露在外,如同牛奶般的雪白肌肤,使得倪静秋让人有种美到窒息的感觉。咋

    短短的头发,额前的刘海微长,显得酷酷中有些性感,配上椭圆小巧精致的脸蛋,和瘦削却不适丰腴的御姐身材,给人一种极为惊艳的感觉。

    苏韬不时地瞟一眼倪静秋,心中暗想,这女人明明不久之前没有这么美艳,怎么几日不见变化这么大?

    倪静秋之前就做过报备,说不久要来琼金参加一个会议,苏韬接到她抵达淮南的消息之后,就开车前往机场接她.

    “没想到你开车的技术不错!”倪静秋见车速很快,没有一点颠簸之感,笑着赞赏道。

    “靠谱的人,做什么事都是棒棒的!”苏韬笑着,自吹自擂道。

    “几天不见,你脸皮越来越厚了。”倪静秋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

    “是啊,我就是这么自信,男人如果不自信一点,那怎么行?怎么拯救全世界啊。”苏韬哈哈大笑道。

    倪静秋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暗忖这家伙还跟印象中一样,特别的厚脸皮。轿车从高架桥往下走,倪静秋清了清嗓音,道:“问你一件事,你要实话实说!”

    苏韬撇了撇嘴,没好气道:“问吧,真心话大冒险都玩过了,我对你还有什么秘密而言?”

    “岐黄慈善真会拍卖伟人作品《只争朝夕》吗?”倪静秋压低声音,认真地问道。

    “当然!”苏韬好奇道,“怎么,你也感兴趣?”

    倪静秋暗叹了一口气,嘴角泛着苦笑,道:“《只争朝夕》可是能当成传家宝的东西,属于无价之物,你怎么舍得拿来拍卖?”

    “第一,这部书法作品的拥有者并不是我,是别人委托我代为拍卖。第二,即使是我的,我也愿意拿出来。因为艺术品收藏价值的确很大,但在我看来,远不及用它,来为更多人创造幸福,更有价值和意义。”苏韬耐心地说道。

    倪静秋暗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作品是从水老那里得来,这消息是真的了!”

    苏韬点了点头,毫不掩饰赞叹之情,道:“我也没想到水老愿意拿出这么珍贵的物品。”

    倪静秋沉声道:“你可不知道,现在收藏界已经疯狂了,谁都想高价购得这件宝贝。因为他是伟人的晚年作品,无论政治意义,还是艺术性都极有极高收藏价值。”

    “你也心动了?”苏韬笑眯眯地望着倪静秋。

    “是我爸心动了!”倪静秋俏脸微红,“他让我问问你,是不是能走后门。如果你愿意私下出让给他,我家里的收藏室作品,你随便安可以挑选。”

    苏韬摇了摇头,很认真地说道:“咱们关系好归关系好,但这违背良心和道德的事情,我可不能干。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作品是我代为保管,另外,消息已经发出去了,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你让我现场不拍卖那件作品,岂不是很尴尬,会被人骂死!”

    倪静秋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有些为难人……”

    对于苏韬内心而言,这部作品虽说拍卖给谁都行,只要岐黄慈善拿到高价的善款就可以了,人都有些自私之心,倪静秋跟自己关系匪浅,他内心深处还是倾向于倪静秋能购得这部作品。

    苏韬想了想,道:“你参加拍卖会吧,准备好足够的钱。”

    倪静秋暗忖苏韬跟想象中一样固执,无奈一笑,不再纠结此事,跟苏韬聊起,筹划《华夏神医》这一热点ip的事情。她已经找到了几个靠谱的作者,准备先以网络文学的方式发布在各大平台上,然后在辅以漫画连载,最后再往影视剧方面拓展。原型主要是以苏韬的亲身经历,所以还得让苏韬提供一些故事素材。

    苏韬听到要包装和炒作自己,顿时就变得特别内敛,作为一个怕闪光灯,怕镜头的美男子,苏韬变得特别的安静和低调。

    来到早已预约好的酒店,倪静秋的行李不多,她没有让苏韬帮忙,一人提着行李箱,到前台去办理了发入住手续,等进了酒店房间之后,笑道:“等明天会议结束之后,我就转移阵地,你得帮我安排好汉州的所有行程。”

    苏韬坐在沙发上,望着倪静秋将行李打开,将衣服一件件挂在衣柜内,笑道:“你在岐黄慈善的邀请名单里,按照拍卖会的规格给你提供相应的服务,怎么样?”

    倪静秋望着苏韬看了几眼,无奈地耸耸肩,道:“行吧,我这个人还是比较随遇而安的。”

    “对了,越智浅香人也在汉州?”倪静秋突然想起一件事,望着苏韬。

    “是的,她来邀请我前往岛国一趟,我正好也打算筹备投建一个药厂,过去实地调查一下。”苏韬没有隐瞒倪静秋,他知道倪静秋肯定在暗中观察着小泉冶平,所以才会对越智浅香的行程了如指掌。

    “让你去岛国,做什么呢?”倪静秋总觉得其中有些不对劲,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为何如此大张旗鼓?

    “或许是为了小泉冶平的病情吧?”苏韬有点不愿多想,毕竟已经答应了越智浅香,很多事情不能深究,否则的话,会陷入自己编织的虚幻世界中,他想了想补充道,“小泉夫妇的为人还是不错的,我觉得他们不会对我有什么坏心。”

    越智浅香的借口是,小泉冶平的几个大老婆小老婆争夺家产比较严重,担心小泉冶平情绪会不稳定,随时可能病发,苏韬总觉得这有点牵强。

    倪静秋点了点头,沉声道:“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苏韬忍俊不已,笑出声道:“你跟我一起去做什么?充当我的护花使者吗?”

    倪静秋觉得自己的确有些出格,面颊一红,嘟囔道:“我也有正事儿要办啊!可以把原来定好的行程提前一下。”

    苏韬没有多说什么,暗叹了一口气,心中还是有些感动,倪静秋想跟自己一起去岛国,甚至不惜改变计划和行程,这份好意如果拒绝,那的确是有点狼心狗肺,太过意不去。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