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21章 为恶者的下场
    彩云之南,云滇省边境,在往西南走,就将抵达缅甸边境。

    茂密的丛林中,闪过一道奔速极快的影子,长时间的奔跑已经耗尽了大量的体力,前方有一只山鼠落入眼中,匕首如同银芒闪烁,将山鼠扎在地上,影子落地,将山鼠迅速剥皮,然后大口大口地吸*允鲜血,狰狞的表情,如同鬼魅般凄厉惊悚。

    没有停歇多久,影子再次开始启动,继续往前方奔袭。

    原本姣好妖艳的面容,被狰狞、惶恐与焦虑的面孔取代,美杜莎自从在南粤被放出之后,沿途遭遇到了追击。作为一名杀手,却被人追得如丧家之犬,这仔细想想是何等的讽刺。

    追自己的有五个人,如果换成一对一,她自然有信心收拾任何一人,但对方行事诡异,让人防不胜防,更关键的是意志力坚定,适应力极强,在这丛林之中,他们比自己更容易找到食物和水源。

    有好几次美杜莎都打算反偷袭,但对方比想象中要谨慎,不仅没有能伤到一人,自己此刻是遍体鳞伤。

    美杜莎意识到与这五名追击者继续缠斗下去,她早晚会被耗死,所以改变策略,不停地往边境的方向移动。过了边境之后,她就距离组织的某个据点不远,联系上组织,她就可以活命了。

    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美杜莎不害怕死亡,但却珍惜每一次活命的机会。

    继续往前奔跑了半里路,那只山鼠补充的能量已经消耗殆尽,美杜莎扫了一眼即将黑暗的天色,开始寻找晚上栖息的地方,她对那五个人的生活习惯很了解,晚上他们一般不会行动,因为黑夜的丛林,比白天多了无数不确定性,对方也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人。

    美杜莎目光落在不远处一棵高大的老树,迅速地攀爬上去,然后找了一个视野宽阔的枝桠,折了临近位置几处树枝,简单地做成了可以睡觉的地方。

    黑夜的丛林,最主要是躲避猛兽的偷袭。

    她刚将树窝搭好,突然感觉到眉心剧烈的跳动,连忙低下头,一根箭矢擦着头皮飞过,她心中一凉,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

    箭矢是对方就地取材,尖端被削得很锋利,并涂抹上了不知名的毒药,只要被刺中,就会瞬间产生麻痹的感觉。

    美杜莎尽管身体状态极差,处于疲惫的极限,但此刻还是爆发了潜能,几个呼吸之间,借住身体轻盈和枝干的韧性,在树木之间快速地疾掠,她之前好几次,就是利用这个办法逃脱,追杀自己的五人,虽然身体强健,但论灵活性远比不上自己。

    身后传来劲风,美杜莎没有调头,涂毒的箭矢铺天盖地地朝自己飞来,美杜莎意识到对方变聪明,虽然他们不擅长爬树,但利用就地取材制作的弓箭,增加远程攻击力,来阻扰自己溜走。

    对方射箭的技术算不上高明,但美杜莎体力下降的厉害,终于她觉得大腿后侧传来一阵剧痛,随后就是麻痹的感觉,失去了重心,直接从高处坠落,足有十多米高空坠地,虽然地面又柔软的树叶覆盖,但美杜莎还是感觉腿部以下,全部都已经骨折。

    十几个呼吸之后,一个泰国人走到了美杜莎的面前,“我是苏韬的佛徒!”他口音极其不标准。

    说完,他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根用藤草编好的绳子,在美杜莎脖子上饶了好几圈,美杜莎下意识用手臂去扯绳子,不过无能为力。几分钟之后,美杜莎睁着眼睛,浑身没有任何气息。

    巴颂扔掉了绳子,带着其余四名佛徒,朝天空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句,开始做一整套忏悔的仪式,诉说内心的罪恶,及请求上天的宽佑。

    五分钟之后,巴颂带着四名佛徒离开现场,耗费多日,他们终于帮苏韬手刃了这名残暴没有人性的女杀手。

    昔日威风无比的女杀手美杜莎,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在了永远没有人能知道的丛林之中,天空湛蓝,林风阵阵,她的眼神空洞而无神。

    丛林的野兽,很快也察觉到了此处的血腥味,好几只土狼走到美杜莎的身边,探出鼻子嗅了嗅,发现没有什么异样,开始撕咬尸体……

    琼金远郊,某高端别墅区,绿树成荫,道路整洁,人工湖清澈见底,一栋栋别墅更是风格各异,错落有致地点缀在人工湖的四周。

    这里面的人气不是特别旺,因为在这里购置房产的多半是成功人士,有多处房产,只有想要休闲度假的时候,才会来这里放松放松,至于保安更是认不清楚这里的主人,所以出入一般都记车牌号。

    一辆黑色的奔驰在接受保安的简单盘询之后,就缓缓地驶入了小区,停在一栋别墅院前的停车位上,院内的恶犬立即狂吠起来,长期留在这里看家的老人,先看清楚来人,连忙呵斥看家犬,然后打开门,脸上挤出笑容,走到轿车前,望着李富绅,道:“这些狗不懂事,还请您见谅!”

    李富绅朝老者点了点头,皱了皱眉道:“叔,我在这边会休息一段时间。”

    老人连忙堆笑道:“那我得赶紧安排人打扫一番。”

    李富绅微微点头,老人是他的堂叔,是这栋别墅的管家,每个月的薪水赶得上外企高管的工资,所以他的生活很滋润。

    老人安排好李富绅之后,连忙开始招呼几个佣人,开始准备李富绅的晚餐。他虽然将近七十岁,但身体不错,平时就是这栋别墅的主人,其实这几个保姆完全是伺候他自己的。

    半个小时之后,宽阔的餐厅里摆放好了一桌菜,满怀心思的李富绅暗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怎么做了这么多?”

    堂叔连忙解释道:“您偶尔来一趟,当然得多做一些!”

    李富绅点了点头,犹豫了一番,还是没有让堂叔坐下跟自己一起吃饭。菜的味道不错,比起食材比五星级酒店的也差不了多少,他倒了一杯五粮液,慢慢地一人吃起来。此刻他的确需要冷静一下,爱众慈善及其他几个慈善机构已经被查出,自己虽然不参与运营,但与邵京有着密切的关系,每年有大量资金都要从这几家慈善机构过一遍水,这样才能收入变得更加干净,同时能给自己免掉惊人的税收。

    简而言之,爱众等慈善机构,其实是李富绅躲避纳税的平台,这也是他为何在其中下费苦心的原因。

    邵京已经被逮捕,李富绅可不相信那养尊处优的少爷嘴巴有多牢靠,他此刻胆战心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蹦出一个人,将自己直接带走调查。

    同时,他也不敢外逃,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只要自己外逃的话,那岂不是不打自招,证实了自己的心虚吗?

    所以李富绅躲到了一年只来住一两次的郊区别墅,默默祈祷,希望自己能躲过这一劫。

    又吃了一口味道不错的鱼,李富绅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皮跳了起来,他隐约感到有事要发生,果然手机响起来,电话里传来心腹的声音,“老板,刚才一群穿制服的人员,来公司总部找你,希望你能配合他们调查一个案件。”

    李富绅嗯了一声,唏嘘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老板,您……要不就跑吧!”心腹无奈道,“从对方的态度来看,对你很不利!”

    李富绅自嘲地笑了笑,“逃?又能逃到哪儿去,难道要逃一辈子吗?”

    心腹顿时语塞,暗叹了一口气,你如果不逃的话,岂不是要一群人要遭殃?

    李富绅不了解心腹的想法,挂断电话之后,继续开始独自喝酒吃菜,他突然有些特别怀念覃媚媚陪自己创业的时期,覃媚媚曾经跟自己说过一句话,既然是办企业,一定要记住不能违纪违法。

    李富绅和覃媚媚感情疏远的那几年,他避开覃媚媚,和邵京几人创办了爱众慈善及其他几个慈善机构,并从避税的过程中,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刺激。

    覃媚媚知道此事之后,还跟李富绅大吵了一顿,也是从那之后,李富绅决心踹掉自己这个情人。

    半瓶白酒下肚,院外的门铃声传出,堂叔走过去开门,结果发现足有十多人,气势汹汹地望着自己。

    “请问李富绅在这儿吗?”为首之人亮出了逮捕证,“我们怀疑他涉险非法逃税,同时还涉险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和单位行贿罪,现在需要他配合我们进行调查。”

    堂叔张大嘴巴,惊愕地说道:“你们是搞错了吧?”

    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几人从他身边挤过,迅速朝里面走去,恶犬只吠了两声,见对方人多势众,就蹲坐在角落里,缩着头低嚎。

    一行人在客厅见到了正在吃饭的李富绅,他见到诸人,淡淡一笑,道:“终于等到你们了!”言毕,他很绅士地用纸巾擦拭了嘴唇,笑道:“我跟你们走!”

    话音刚落,从人群中冲出一人,一巴掌扇在他脸上,然后迅速地将他的脸抵在桌面上,暴力地将他的手给铐上。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