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20章 就是这么傲娇
    水老是参加过长征的老一辈革命领袖,按照苏韬的想法,从他那怀旧的屋子里,随便“收刮”一点有纪念价值的东西,比如当时穿过的鞋服,或者用过的搪瓷缸,然后放到慈善拍卖会上就足以引起轰动,但苏韬没想到水老竟然舍得将这幅纪念价值极强的书法作品给自己。

    这幅书法作品是开国领袖创作,意义价值非同小可。

    按照现在市面上的价格,像《只争朝夕》这样的作品,如果拍卖的话,至少在五千万以上,更关键的是,还有价无市。大部分作品都被相关部门收藏起来,只做参观使用。因为开国领袖的作品,政治和历史意义愿意按高于了书法艺术本身。

    至于水老愿意将之拿出来拍卖,也是惊人之举,换做其他人,绝对不会如此忍痛割爱。

    苏韬有点过意不起地笑道:“这件书法作为拍卖品的话,是不是太奢侈了?”

    水老淡淡笑道:“只要你用心做公益,何谈奢侈不奢侈?书法是伟人当年私下赠予我,以作鼓励的。在我心中属于无价之物,而在我看来,你所做的公益也是无价的事业。无价之物,配无价的事业,这样才有意义。”

    苏韬对水老的胸襟也是钦佩不已,轻声道:“如果世界上多几个像您这样品德高尚,充满家国情怀的人,那么世界将少了无数不公,多了许多正义。”

    水老摆了摆手,哈哈大笑,“你啊,少给我灌迷魂汤,我还是喜欢你对我那种随意的态度,这样我会觉得心情很好。”

    “我觉得您那儿肯定还有其他开国领袖赠予你的宝贝。”苏韬自然没有拒绝,嘿嘿一笑,将画轴卷起,放入盒内,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入行医箱。

    “臭小子,别太贪啊!”水老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这表情和反应也是出卖了他,苏韬贱贱地暗想,果然水老藏着的宝贝不少呢。

    见苏韬尴尬地挠头,水老先是微微一笑,旋即面色又变得凝重,沉声道:“秦家那小子,你交过几次手,感觉如何?”

    苏韬没想到水老会这么问自己,苦笑道:“有勇有谋,善于筹划,是一个枭雄式的人物,此次爱众慈善背后有他的影子。只不过他比较聪明,遥控得比较好,隐藏得比较深,所以找不到相关的证据和线索。”

    水老点了点头,道:“我今天给你详细讲一下,秦家和龙组、水家和烽火,这几者的联系吧!”

    言毕,水老开始详细地述说龙组和烽火两大组织的成立的背景,及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逐一告诉苏韬。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也终于意识到水老给自己那枚烽火标志,有什么样的价值和意义。虽然水老没有明说,但从他的语气中能听出来,有意将自己培养成烽火下一任“火神”。

    苏韬没有表态,毕竟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中医大夫,如果进入了烽火这样的组织,还承担那么重要的位置,会让自己束手束脚,失去不少自由。

    不过,苏韬还是有些心动,毕竟如果自己掌控了烽火这么庞大的一个地下组织,那就足以让自己与秦经宇进行正面抗衡。

    “听说你准备开一个中药制作的工厂?”水老突然话锋一转,微微一笑,问道。

    苏韬讪讪一笑,暗忖元兰已经将消息层层上报,转达给了水老,“老祖宗有很多宝贵的东西,但我们没有继承和发扬,如今在中成药市场上,韩国和岛国占据了主要的优势,作为一名中医从业者,我觉得自己必须要改变这个现状。英国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从前几年已经全面禁售未注册的中成药。我打算成立工厂,一方面是为了给中成药注册做准备,另一方面也是想做大做强,让华夏制造的中成药慢慢进入国际视野,与西药形成分庭抗礼的势头。”

    水老轻叹了一声,“在中成药这一个领域,我们的确走得还是太慢了一点。想要有所突破,就得加快步速,取人之长补己之短。”

    苏韬立即说出自己的打算,“我准备近期会去岛国一趟,调研一下中成药的行情,顺便看能否找到这方面的人才。”

    水老掌心轻轻地拍打了一下桌面,道:“在这件事情上,我也表个态,一定会鼎力支持。”

    靳国祥在旁边听了,微微一笑,知道苏韬的中草药工厂如果建成的话,军方将会成为他最大的客户,这事情还没有办呢,就有了庞大的订单来源,苏韬这生意做得也是极为小心谨慎,不承担半点风险。

    不过,这也是因为苏韬提供的药物,确实有好处,尤其是创伤药,效果明显有优势,而且还无副作用。

    苏韬与水老的这次见面,收获还是不小,不仅拿到了开国领袖的《只争朝夕》作为拍卖品,还得到了投建中成药工厂的认可,可谓满载而归。

    ……

    距离岐黄慈善拍卖会还有三天,中央级媒体《华夏青年报》刊登了一起劲爆新闻“开国领袖墨宝现身慈善拍卖会”,消息发出之后,引起了全国轰动。在新闻中,记者对岐黄慈善负责人苏韬进行了采访。

    苏韬表示,岐黄慈善是为了弘扬华夏中医文化,帮助更多弱势群体而建立的公益机构。拍卖会出现伟人著作,并不是重点,关键是我们希望能借助伟人的魅力,让更多人关注公益,回归人性本善的源头。

    新闻发布之后,岐黄慈善招商部的电话都被打爆了,无数企业慕名而来,因为能够想象在这么多媒体的关注下,企业如果能露脸的话,那就是一种无形的品牌效应。

    尽管慈善行业刚刚经历了重大的挫折,但很快因为岐黄慈善的拍卖会再次扭转了焦点,无数人热议,这幅作品会以什么样的天价拍出。

    苏韬坐在办公室内,覃媚媚面带微笑,走到苏韬的身后,挥舞着粉拳,在他的肩膀和后背,频率极快地拍打起来,娇滴滴地说道:“还是我们的会长大人实力强劲,轻松搞定危机,还让拍卖会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因为报名参与的企业太多,拍卖会现场有限,所以我们已经一致对外表示,暂时停止接收新的企业。”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我上次给你的那份参加俄罗斯访问活动的企业,你们要慎重对待,虽然都不是富豪榜上的人物,但里面都是一些隐藏富豪,他们对《只争朝夕》也特别感兴趣。作品落到他们的手中,也是能接受的。”

    能和萧副总理一起出席国事访问的企业家,多半有几分红色背景,因此对开国领袖的作品也格外重视,有好几个人在那个群里已经争执不下,表示对作品势在必得。

    敲门声响起,覃媚媚连忙缩回手,毕竟在公司,当着众人她还是得注意自己的形象。她的助理得到允许,推门而入后,请示道:“全国首善刚才主动与我们联系,希望能参与到拍卖会。同时,他愿意配合我们做任何宣传。”

    覃媚媚暗叹了一口气,苦笑道:“你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我们现在已经不需要他来配合了。”

    苏韬见覃媚媚这么傲娇,也是哭笑不得,等秘书出去之后,道:“既然他愿意来参加拍卖活动,那就让他来嘛,也算是一个亮点。”

    覃媚媚不屑地笑道:“那种人的嘴脸我已经看够了。当初我们低声下气地请他帮忙,他用各种条件和理由来拒绝和搪塞。为了见他一面,我特地去找他好几次,但都吃了闭门羹。这样的全国首善,不过也是虚有其表的伪善之辈而已。”

    苏韬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些过节,异常严肃地说道:“那就绝不能让他参加!我们虽然不能确保岐黄慈善邀请的企业,每个都是心怀天下,锄强扶弱的正义之士,但像他这种打着慈善幌子的家伙,一定要拒之门外,坚决不能与之为伍。”

    苏韬顿时同仇敌忾,决定和覃媚媚一起变得特别傲娇。

    覃媚媚望着苏韬年轻却充满男子气息的脸,暗叹了一口气,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如果是李富绅来决定,他绝对会让全国首善也加入此次拍卖,因为利用他的名气,可以增加噱头和轰动,最终产生更多的利益。

    李富绅和苏韬有明显的区别。

    李富绅是一个唯利是图,缺少底线的商人。

    苏韬是一个有坚守,有灵魂,有正义感的中医英雄。

    覃媚媚以前不相信这个世界有英雄,或者说即使有英雄,也难以立足,但现在她正在改变那个价值观,因为苏韬正在用自己的努力在改变自己和身边的环境。

    “媚媚姐,我脸上有东西吗?”苏韬差异地望着覃媚媚,好奇地说道。

    “是有东西!我帮你弄掉吧!”覃媚媚反应迅速,很好地掩饰了尴尬,指甲在苏韬的右侧面颊轻轻地一刮,微笑道,“好了!”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心道覃媚媚是觉得自己傻吗,刚才看自己的眼神,分明是花痴到了极致,想一口把自己囫囵吞枣般吃掉的表情。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