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18章 翻手云覆手雨
    “小苏,尝点水果!”

    等苏韬坐下之后,一个年龄在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拿着一个果盘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意。

    苏韬分析她应该是曹荣的妻子,他倒也自然,取了一枚荔枝,剥了皮放入口中,发现香甜可口,生津解渴,“味道挺好,应该是岵山古荔。”

    这种荔枝产自百年以上的古荔枝树,宋代政治家、书法家蔡襄出任泉州太守时,惊叹岵山荔枝色艳汁多、爽滑香甜、且籽核细小如花生米,便把岵山荔枝列为名种,载入其专著《荔枝谱》。

    曹荣微微一笑,暗忖苏韬的眼里不俗,笑道:“我这老婆就喜欢吃荔枝,每年都会托人从岵山买一堆回来。”

    曹荣的妻子夏颖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偏爱吃荔枝。”

    苏韬笑着提醒道:“荔枝有补脾健胃的作用,阿姨,你平时是不是有厌食的症状,吃这荔枝也是极有好处,可以改善食欲不振和消化不良。不过,每天要注意不能吃太多,容易口腔溃疡、口腔黏膜发炎、流鼻血,尤其是像你这种内火微重的人,一天只能吃七八颗。”

    夏颖微微一怔,叹了口气道:“以前也听人说过,只不过管不住嘴巴,不过既然小苏你这么说,那我自然要谨遵医嘱了。”

    苏韬也觉得自己有点失言,笑道:“职业病犯了,还请见谅。”

    曹荣摆了摆手,笑道:“你的一言值千金,之前治好了我的大伯的病,好奇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没想到这么年轻。”

    大伯?

    苏韬仔细梳理头绪,突然恍然大悟,试探道:“您说的是曹老?”

    曹荣点头笑道:“我那大伯脾气特别古怪,从来不信医生,你能让他乖乖治病,这足以说明你的本事。”

    苏韬谦虚地笑道:“只是运气不错而已。”

    曹荣淡淡一笑,道:“我今天请你过来,主要是三个原因,第一,你对我曹家有恩,既然来到南粤,自然要宴请你,以作感谢;第二,对于你遇到的问题,我也给你承诺,一定会彻查下去,给你一个交代;第三,也想请你帮忙看个病。”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这第三个原因,恐怕才是重点吧?

    自己对曹定军确实算是有恩,但论感谢的话,也不用他来感谢,至于爱众慈善的那些事情,是曹荣的分内之事,还不用当面给苏韬承诺。

    苏韬摇头笑了笑,道:“曹书记,我看了一下,你和阿姨都挺健康,因为平时工作比较忙,可能会比较累,所以给你们开几个调神养气的药方,喝一段时间就可以减轻。”

    曹荣摆了摆手,叹了口气道:“得病的人,并非我俩,而是我的一个朋友。”

    苏韬有些吃惊,曹荣主动搭线的同事,至少也得副部级吧?

    苏韬面色变得凝重,沉声道:“还请曹书记吩咐,我一定尽我最大的能力。”

    曹荣朝苏韬按了按,道:“我也邀请他来家中做客,你等会就能见到他了。”

    苏韬表面不动声色,暗忖这事情还真是有点古怪,总觉得曹荣让自己帮忙看病,不同寻常。

    半个小时之后,门铃声响起,保姆赶紧过去开门,曹荣也霍然起身,紧随其后走到了门口,与来人用力地握了握手,“国春,等你好久,咱们先喝茶!”

    苏韬盯着来人看了许久,暗忖这恐怕就是曹荣要自己帮忙看病的人了,他身高与曹荣相仿,体型略微单薄了一些,眸光清凉,只是气色有点不对劲。

    曹荣指着苏韬介绍道:“这位是中央保健委员会最年轻的国医大师苏韬!”

    冯国春有些惊讶地笑道:“太年轻了,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苏韬暗自唏嘘一阵,凌玉比自己年轻,他只能说自己是最年轻的之一。苏韬温和地笑道:“您好!”

    曹荣也没有具体跟苏韬介绍冯国春的职务,然后两人就当着苏韬的面边喝茶边聊天。苏韬从两人的对话内容中分析得出,冯国春应该是南粤省深州市的干部,他偷偷地用手机调查了一下,果不其然,冯国春是深州市一把手,行政级别副部级,是南粤省常委,属于实权人物。

    从曹荣和冯国春对话的语气来看,两人还是保持了一定的警惕性和距离,没有想象中那么亲密。

    苏韬心中猜测,曹荣让自己帮冯国春看病,有不直截了当地点出来,这显然有点不同常理。

    夏颖喊了一声“吃饭了”,几人从客厅走到餐厅,桌上都是一些家常菜,冯国春开心地笑道:“好久没吃过这么有家庭气息的饭菜了。”

    曹荣朝夏颖招了招手,笑道:“把大伯之前给我的茅台拿一瓶过来,我和国春今天高兴,稍微喝几杯。”

    冯国春似笑非笑,没有多说什么,等曹荣给自己斟酒,倒了一两五左右,他捂住了杯口,解释道:“我早已戒酒多年,今天曹书记高兴,我陪你稍微喝一点。”

    曹荣自然不会劝酒,道:“嗯,酒不能多,尽兴就好。”

    言毕,曹荣也给苏韬到了一些,苏韬也没有拒绝,三人吃喝了一阵,就开始天南海北的聊天。

    苏韬偶尔说几句,倒也有神来之笔的感觉,不仅让曹荣和冯国春有点意外,暗忖这年轻的中医见识倒也不凡。

    午饭结束之后,冯国春稍作歇息,接通了个电话,就笑着与曹荣告辞道:“曹书记,我就不打扰了,回市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曹荣也不挽留,笑道:“你赶紧去吧,少了你,深州还真会大乱。”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直到此刻曹荣并没有提起冯国春的病情,这让他隐约明白了原因。

    送走了冯国春之后,曹荣将苏韬喊到了书房,轻声道:“你肯定好奇,为什么我刚才一直没有跟冯国春说,今天见面的目的,是请你为他治病?”

    苏韬微微一笑,叹气道:“如果您这么说的话,他肯定会格外排斥。”

    “没错!”曹荣深深地叹了口气,“到了他这个级别和年龄,一旦出现身体问题,就得退位让贤,任何人都难以跨过这道坎。”

    苏韬叹了口气,似笑非笑地摇头不语。

    曹荣盯着苏韬的表情深深地看了一眼,似乎读懂了他的内心,“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行规,都有不可触及的底线。我能理解,从医者的角度,对病人的有保密的权力。不过,什么事情都得分情况来考虑,有时候你为了大局,为了众人,还是得放下一些原则。”

    苏韬还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冯书记的身体状况,的确有点不妥。”言毕,他就缄口不语,具体哪里不妥,不妥到什么情况,苏韬没有继续说下去。

    曹荣微微沉吟,没有继续追问苏韬,笑道:“谢谢你了!”

    苏韬虽然没有说得很详细,但曹荣已经心中有数,如今疯传冯国春有重病的消息,十有是真的,那么作为省委书记,他就得未雨绸缪,以前在这个位置上布局。

    苏韬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一句,“两个月内,必有情况出现。”

    曹荣连忙点头,道:“有办法治愈吗?”

    苏韬摇头苦笑,如实道:“难度比较大!”

    曹荣叹了口气,随后浮出笑意,道:“让你为难了。”

    曹荣对人心的掌控,确实到了一种高深莫测的境界,他知道苏韬私下将冯国春的病情透露给自己,其实违背了自己的行医准则,所以才会说这么一句,作为安抚。

    苏韬洒然笑道:“曹书记,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之所以这么安排,是因为他的那个位置太重要,你必须要为那座城市的市民负责。”

    曹荣心中暗叹了一声,难怪大伯对苏韬这么推崇备至,如果苏韬当官的话,绝对是一个左右逢源的厉害人物。

    苏韬在曹荣的家中又坐了片刻才离开,曹荣坐在书房内,给程潜拨通了电话,下达两个指示,第一,对爱众慈善机构及其他几家涉嫌违规的慈善机构进行彻查,务必抓到幕后所有的操控者,无需瞻前顾后,担心引起太大的风波,必须除恶务尽;第二,准备下周自己前往燕京的行程,主要是前往组织部,沟通省委组织部长及深州市委书记两个后备人选。

    苏韬坐在飞往淮南的航班上,望着渐渐变小的城市,暗叹了一口气,谁也没想到自己从南粤匆匆而过,却成了两个副部级干部离开官场的导火索吧?

    苏韬突然发现自己的影响力在变大,有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感觉,同时也暗忖要更加谨慎与小心,因为所面对的敌人也是格外强大之辈。

    这次突然蹦出来的邵京、蒋明轩,他们只是前进道路上的障碍而已,前路上还有像秦经宇这样的强大的敌人,自己得赶紧增强实力。

    飞机平安落地之后,苏韬第一时间打开手机,覃媚媚直接打通了电话,她异常惊喜地说道:“事情已经彻底解决了,爱众慈善完蛋了,虽然我们也损失了一些赞助商,但岐黄慈善在舆论战上获得全面胜利,已经成为了行业的一股清流。刚才省里有领导打来电话,承诺给我们最大的支持,帮助我们举办此次慈善拍卖会。”

    苏韬笑着说道:“有官方部门加入,作为支撑,这次慈善拍卖会稳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