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16章 一些人的末路
    邵京的那辆迈凯伦p1很好辨认,尽管省道沿路的监控调查,很快锁定了某家快捷酒店的前坪停车场,八名特别行动组成员进入酒店的时候,前台的服务员正伏在桌上打盹,干警们推醒了服务员,迅速找到了邵京所住的房间1806房间。

    出了电梯门之后,走在最前面的干警,催促前台服务员刷卡,推门之后,发现里面被保险链反锁,人高马大的干警,微微撤步,猛地飞起一脚,将整扇门给踹烂了。其余诸人紧跟着冲入其内。

    豪华的套房,外面到处抛飞着衣物,一个胸衣随意地搭在了沙发的扶手处,里面充斥着一股怪味。

    卧室内的大圆床上,一对男女纠缠在一起,听到外面这么大的动静,突然僵硬住了身体。随后,立即有人直接按住了邵京,旁边的女人正准备惊叫出声,被一名女*干警直接扇了个耳光,沉声道:“不许出声!”

    那女的傻眼了,心道这帮人不会将自己和邵京当成卖*淫嫖*娼的男女了吧?

    邵京也是这个想法,懊悔不应该随便找这么个便宜的地方,如果换成五星级酒店,就不会遇到这种风险了。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邵京强作镇定地问道。

    “我们当然知道你是谁!这是逮捕令,邵京你被捕了。”为首的干警一手出示手续,邵京顿时闭紧嘴巴,他知道自己遇事儿了。不过,他想不明白,在南粤省凭借自己父亲是常委高官,谁会对自己下手?

    “我和她是男女朋友!”邵京努力解释道,“难道男女朋友在酒店里开房,也犯罪吗?”

    “你今天晚间安排人封锁了五环的省道进行非法飙车,导致了一起严重车祸。另外,你与爱众慈善存有关系,这是一起更为复杂的案件,希望你能配合!”干警年龄在五十岁上下,邵京突然有了点印象,这老干警好像是省厅的副厅长。

    竟然安排一个副厅级干部来逮捕自己,这也间接说明事情闹得不小。

    邵京垂头丧气,在干警们的监视之下穿上了衣服,那名女郎没人去管她,等人走光了,只留下自己一人,她突然捂着脸痛哭起来,对于这种拜金攀附势力的女人而言,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原以为钓到了一只金龟婿,结果发现屁都没捞着,那种失落与绝望的心情。

    ……

    爱众慈善的办公地点位于羊城最繁华的cbd,鼎鑫商务裙楼,办公面积超过两千平米,实际员工数量却不到五十人。早上九点上班之后,员工就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劲,十余辆警车和检察机关的工作车,停在了地下车场,至于办公室里站满了身穿制服的人,有公安、税务、工商、质监,他们进入集团大楼,首先查封了财务部,然后宣布停业整顿。

    爱众慈善的员工大惊失色,他们有人想给蒋明轩打电话,可是不仅连蒋明轩的电话打不通,其余高层管理人员的手机号均显示关机状态。他们并不知道就在昨晚深夜,爱众慈善的所有高层全部被警方控制起来,至于董事长蒋明轩此刻已经被带出南粤,进行异地审讯。

    警察们对蒋明轩的办公室进行了详细检查,他们用特殊的办法打开了保险柜,在里面发现了大量的现金钞票,及各种名贵珠宝,至于江诗丹顿、百达翡丽、卡地亚、万国等名表,也有好几十只。

    在查处了爱众慈善的同时,其他小队也分别前往蒋明轩占股的慈善机构,均发现蒋明轩的办公室保险柜内藏有大量的奢侈品。至于蒋明轩位于羊城富豪区的别墅车库内,也有十多辆豪车,玛莎拉蒂、阿斯顿马丁、保时捷、法拉利等名车应有尽有,事情被揭发之后,让人不仅瞠目结舌,谁也没有想到做慈善,竟然能够如此迅速敛财。

    这只能说明世界上善良的人太多,一旦被人有心利用,没有任何代价和成本,就能创造一个亿万富翁。

    至于蒋明轩的几个情妇和“干女儿”的下场也很糟糕。

    以于艳艳为例,她多年来挥金如土,使用的财富全部都是来自于爱众慈善的善款。当然,考虑到社会舆论的影响,避免对慈善公益造成不可逆的伤害,鉴于于艳艳喜欢打麻将,父母家中开了个棋*牌室。警方对其控诉的理由为,于艳艳牟取暴利聚众赌博,用“抽水”的方式牟取了数十万暴利,还开设赌场。

    ……

    邓锋得知邵京出事的消息之后,整个人傻眼了。

    就在昨天他还在做梦,觉得自己很快就能调离特警队,到公安厅谋取一份更好的工作,结果邵卫东的儿子邵京出事了,邵卫东虽然暂时没有受到影响,但已经传出消息,中央组织部对他的工作并不认可,决定调回燕京,用一个副部闲职,让他慢慢退居二线。

    按理来说,省委组织部长的前途不可限量,正常发展的话,五到十年很有机会冲击正部级,但邵卫东败得彻底,受到了他儿子的牵连。

    邓锋忐忑不安地坐在办公室内,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跟邵京也就只有这么一次合作,但却是一只脚踏进浑水里,再也洗不干净了。

    没有敲门声,门直接被推开,几个穿着制服的人走进办公室,邓锋平静地站起身,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将配枪放在了桌上,苦笑道:“我等你们很久了!”

    见他摆出了配枪,众人如临大敌,均举起了手枪瞄准他的头部,只要他稍有轻举妄动,直接就一枪毙命。

    显然,这些人都将自己视作极具危险性的暴徒了,他们并没有因为邓锋的主动配合而放松警惕。

    因为邓锋是特警副队长,身手不凡,逮捕他的时候,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立即有人迅速地扑向了邓锋,将他的连死死地摁在桌面上,然后迅速地反手上了手铐。

    邓锋闭上了眼睛,长久以来,都是他这么逮捕别人,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这么一天。

    逮捕他的是个年轻人,担心邓锋反抗,抬起膝盖顶了他一记,他的腰部传来剧痛,疼得他眼冒金星。

    他此刻突然想起那个叫苏韬的大夫,他提醒自己注意肾,难道自己的肾病又发作了。他未来得及多想什么,两眼一翻,直接眩晕过去。

    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惊讶道:“他似乎晕过去了。”

    “不要被假象迷惑,光上手铐不行,还得让他上脚镣!”为首之人命令道。

    上脚镣,一般针对极其特殊的危险分子,邓锋作为一个反恐人员,却被当成了恐怖分子一样对待,这是何等的讽刺。

    几分钟过后,特警队的队员们发现,邓锋手上和脚上都上了镣铐,整个人如同死狗一样,被拖了出去。

    ……

    省委副秘书长程潜亲自来到关押处,将苏韬给放了出来。程潜见苏韬虽然脸上有瘀伤,但气色还挺不错,心情放松了不少,他对苏韬的能量心知肚明,此次以邵京为首的那帮人被扳倒,完全是因为这个淮南来的年轻中医。

    “苏专家,让你受苦了,我是南粤省委副秘书长程潜,受省委曹书记之托,过来接你离开的。”程潜面带关心之色,轻声与苏韬说道。

    “没想到连曹书记都惊动了!还真是过意不去了。”苏韬知道此事水老肯定会出手相助,但没想到动静这么大,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又欠了水家一个人情。

    “我先带你去酒店休息一下,晚上曹书记准备亲自见你。”程潜面带微笑道,心中暗想这小子好像还没有意识到整个南粤省的官场都被他掀了个底朝天了。

    “我还有两个朋友!”苏韬自然不会忘记夏禹和刘建伟。

    “请放心,绝对不会为难他们。”程潜朝身边之人招了招手,那人连忙点头,未过多久就带着夏禹和刘建伟两人走了出来。

    两人看上去都受了点伤,但看上去气色不错,低声交谈着什么。

    “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夏禹开玩笑道。

    刘建伟没好气地望了一眼夏禹,淡淡道:“如果你愿意留下,那就继续呆着啊,没人拦着你。”

    夏禹挠了挠头,笑道:“你这人还真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苏韬在两人胸口轻轻地各捶了一下,道:“辛苦你们了,等下我还有点事情处理,你们稍微等我一下。然后我们一起回汉州。”

    夏禹和刘建伟两人均冲着苏韬一笑,经历过这么多风波,他们三人不仅是老板和员工,已经成为了兄弟。

    很难想象,私家侦探、地下拳王和神医会成为莫逆之交。

    苏韬在酒店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之后,跟着程潜来到一处别墅区,苏韬暗自一惊,猜测这应该是去曹荣的住处与之见面,这远比在办公室见面,显得更加亲密。

    听到门铃声,年轻的女保姆过来开门,苏韬换了鞋之后,在客厅里见到一个面相和善的中年男人,他朝苏韬大步走过来,主动伸出手,笑道:“苏神医,咱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一直想见你一面,今天算是得偿所愿了!”

    苏韬有些错愕,自己跟曹荣,并没有过联系,为何他对自己热情?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