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16章 陈光的大能量
    深夜的五环路上,马达的轰鸣声不断,数辆跑车风驰电掣般在道路上狂飙,坐在跑车副驾驶的女郎探出上半段身姿,摇晃着手臂,口中发出兴奋的尖叫声。

    在羊城这座城市,地下赛车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合法化,交警们似乎默认了这一夜的狂魔乱舞,在这段十多公里的和终点拉起了单向的禁行路障,等到赛事结束之后,才会放行。

    跑车陆续冲过终点站,为首一辆轿车上走下一个俊朗的青年,他面带谦和的笑意,身边的女郎挽着他的胳膊,赞叹道:“邵哥,你的车技太棒了,又拿了第一名!”

    邵京淡淡一笑,朝不远处另外一辆轿车上走下来的男子走过去,见他面色青紫,“怎么样?服了吗?”

    男子叫做龚家阳,湘北省人,才来羊城没多久,跟邵京并不熟悉。前不久多次跟邵京私下发生冲突,邵京知道他也喜欢赛车,就举办了这么一个小型的地下车赛。

    龚家阳朝地上吐了口水,不屑地望着邵京,讥讽道:“不就是人多势众吗?有种一对一单挑啊?”

    刚才那车赛完全没有公平可言,说是邵京和自己的比赛,但事实上其余参赛的车辆,在路上完全就是为了限制自己发挥。如果不是自己技术不错,在刚才几次前面车辆的逼迫之下,自己恐怕现在就是个废人了。

    至于邵京的车技,连入门级都算不上,只不过靠着后面的那群车队,让自己根本没法提速,所以才会获得第一名。

    简而言之,邵京是靠阴谋赢得了这场车赛。

    邵京走到龚家阳身边,立即有两个人站在他身侧,瞬间左右夹住了他的胳膊,邵京伸出手,轻轻地拍打他的脸,淡淡笑道:“如果到了湘北省,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或许给你几分薄面。但,这里是羊城!刚才你运气不错,我就试图干掉你,没想到你竟然躲过去了。”

    龚家阳身子颤抖,鼻头开始冒汗,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今天进了一个陷阱,他扭过脸,左右四顾,自己带来的人全部消失不见,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邵京抬起膝盖,猛烈地撞击在龚家阳的小腹上,龚家阳忍痛不已,口中发出“啊”的一声,趴在地上,痛呕起来。

    邵京不屑地望了他一眼,淡淡道:“愿赌服输!咱们事先约定好,独资是一个亿,如果你现在不交出来,恐怕我就只能打电话给你爸,让他安排人接你走了。”

    “卑鄙!”龚家阳愤怒地瞪着邵京。

    “嗬!”邵京朝天笑了一声,“就你这个智商也敢来羊城吆五喝六?”

    邵京朝旁边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咧嘴一笑,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抓住了他的手掌,用力一抹,寒芒过后,龚家阳凄厉地惨叫起来,他低估了邵京的残暴,一言不合就割掉了自己的手指头。

    邵京蹲下腰,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带上了白色的手套,伸手捡起了那根断指,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到旁边的一个低温储藏盒里,与龚家阳淡淡道:“按照现在医学技术的发展,你这根手指在最短时间内进行缝合,还有可能恢复八九成的正常功能。所以给你做决定的时间不多了。”

    龚家阳终于被邵京的冷血所慑服,他望着不停冒血的断指,忍痛道:“我这就转账!”

    邵京嘴角这才浮出一丝微笑,道:“你还算有救,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

    邵京让人给龚家阳一个手机,龚家阳先给人打了个电话,一亿不是一个小数目,他的银行账户上周转资金不过两千多万,还得给自己父亲的朋友求援才行。龚家阳也的确有在羊城闯荡的资本,被求助的那人二话没说,就承诺等会将八千万转到指定的账户上。

    十五分钟之后,有人凑到邵京的耳边,低声道:“钱已经到账了!”

    邵京轻松一笑,走到龚家阳身边,抬腿一脚踢在他的脸上,然后踩着他的脸,沉声道:“以后再也不要让我见到你,否则的话,下次你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邵京哈哈大笑几声离开现场,随后周围传来呜呜的汽车发动声,龚家阳缓缓抬起头,脸上满是屈辱,不远处摆放着那个装着自己断指的储藏盒,他连忙走过去将之抱在怀里。

    道路禁行的时间到了,两端已经放行,终于出现了第一辆轿车,龚家阳冒死上前拦住,那司机看到龚家阳这模样吓了一跳,但还是帮他拨通了120急救电话。

    龚家阳躺在白色的担架上,脸上满是屈辱,他暗恨于心,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笔仇他肯定会报的。

    邵京重新上了自己那辆跑车,身边的女郎看了一眼他的脸色,轻声道:“我今晚可以跟你走吗?”

    邵京淡淡地扫一眼女郎,这女人跟自己相识不过两三个小时,他似笑非笑地问道:“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家!”

    女郎耸了耸肩,低声道:“我和别人合租的房子,而且钥匙还忘记带了!”

    邵京左手放在方向盘上,右手突然拽过了女郎的lv入门级挎包,轻轻地抖了抖,里面的东西瞬间洒落出来,化妆盒、纸巾、墨镜、钱包、手机、钥匙,还有一小盒杜蕾斯。

    “钥匙,我帮你找到了!”邵京笑道。

    女郎的面色顿时变得通红,喃喃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邵京只是试探一下她,暗忖这女人倒也没那么熟练,脸皮挺薄,一看就是刚入圈的新人,这符合他的口。邵京耸了耸肩,笑道:“如果你觉得没那么累的话,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喝一杯。”

    女郎眼中神色一变,用力地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邵京的父亲,邵卫东的手机响了起来。已经是深夜两点多,邵卫平正在熟睡之中,因为省委书记的要求,他的手机总是保证二十四小时开机。躺在邵卫平身边的女子,是他的第二任妻子,被电话铃声惊醒,嘟囔了几句,翻过身面朝另外一侧,继续睡着了。

    邵卫东见是省委书记曹荣打来的电话,不敢大意,连忙蹑手蹑脚地走到外面客厅接通了电话,“曹书记,出什么事了吗?”

    曹荣冷声道:“的确出了大事。刚才五环省道出现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导致十多人受伤,幸好没有伤亡。”

    “怎么会这样?”邵卫东吃了一惊,心中有点不好的感觉,这种交通事故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怎么会让曹荣这么晚了给自己打电话,如果高度重视的话,明天早上上班时间再召开紧急会议就好了。

    曹荣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此事已经初步有了结论,与几个年轻人深夜飙车有关。让人惊讶的是,年轻人飙车竟然能让交通部门帮他们封路。半夜封路,造成路况复杂,能不酿成车祸悲剧吗?仔细想想,这是何等荒谬和可笑的事故,我已经得到确切消息,这与你的儿子邵京,脱不了干系!”

    邵卫东听到飙车二字,就觉得后背凉了一阵,因为他知道自己儿子邵京喜欢跑车,而且还时不时地约南粤地方上的那些纨绔举办什么地下车赛。邵卫东一直认为自己能够融入南粤官场,和自己儿子善于结交朋友,还是有一定的联系。但他没想到竟然惹下了这么大的祸事。

    “如果证实跟邵京有关!我绝对不姑息,请有关部门严厉惩处。”邵卫东冷汗直冒,此刻只能弃车保帅了。

    曹荣沉默半晌,淡淡道:“另外,萧副总理刚给我打过电话,对爱众慈善及其他几个基金会的问题作出了批示。”

    邵卫东感觉眉心剧烈地跳动了几下,道:“萧副总理怎么会关心爱众的问题?”

    曹荣沉声道:“萧副总理一直是《南粤都市报》记者陈光的忠实读者,他写出那么有份量的新闻,萧副总理岂有不知的道理?这牵扯到一系列的问题,你得赶紧处理好。至于你那儿子邵京,我提醒你让他好好呆在国内,一旦出国,那不仅是他的问题了。”

    邵卫东终于明白曹荣给自己打这个电话的意思,是要让自己稳住邵京,别让他逃离华夏。邵卫东自从和前妻离婚之后,与儿子的关系就变得很平淡,虽然知道他偶尔在私下搞一些见不忍的事情,但他还是尽量为他掩饰。

    不过,这一次邵京遇到的问题太严重了,不仅是省委书记通知,更有萧副总理的批示,自己想包庇也是无济于事。

    邵卫东留意到陈光在其中的关键作用,没想到此人不过是个记者而已,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年轻的妻子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大肚子走出房间,低声问道:“老邵,怎么了啊?”

    邵卫东摆了摆手,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笑着解释道:“你赶紧去睡吧,我有点急事要出去办理一下。”

    妻子“嗯”了一声,就走进房间继续休息,邵卫东暗叹了一口气,自己也算得上老树回春,希望这第二个孩子,长大以后不要像他同父异母的哥哥那样,误入歧途。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