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15章 不是一人战斗
    苏韬没见到夏禹和刘建伟,但他知道这两人现在的处境,绝对不会比自己好太多。

    苏韬刚才被一个穿着便衣的男人,像沙袋一样,痛打了一顿,幸亏自己一直练习脉象术,身体比一般人强大,骨头也要硬一些,否则的话,遭遇那么严重的痛打,肯定已经爬不起来了。

    邓锋站在外面可以清晰见到苏韬,见他还是嘴硬,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真是个硬骨头,死到临头了,还扛着!”

    邓锋现在给苏韬安插的名分,为涉险组织恐怖主义和伤害非洲国际友人。三十多个黑人,竟然都是偷渡者的身份,以至于他只能安排人捏造了那几个黑人身份信息,让他们的身份合法和透明。

    邓锋再次走进房间,递了一杯水给苏韬。

    苏韬觉得有点口干,也不怕水里有东西,一口气喝完,道:“还真有点口干了。”

    邓锋似笑非笑地望着苏韬,道:“说实话,我不知道你还在坚持什么。现在情况已经调查清楚,你因为涉险组织恐怖袭击事件和伤害国际友人,不出意外,要享受差不多三十多年牢狱之灾。我们还在继续深入调查,看你是否和那些中东的恐怖组织有联系。”

    “你刚才说的那段话,想必没有录音吧!”苏韬觉得有点头晕,邓锋刚才给自己的那杯水果然有问题,里面加了一些药,是可以弱化人意志力,间谍和特工的常备药。

    邓锋点了点头,道:“没错,所以你现在有什么心里话,也可以跟我直接说,不要担心,我会留下作为证据。”

    苏韬淡淡笑了笑,道:“需要我从专业角度来给你做个提醒吗?”

    “什么?”邓锋皱眉不解地望着苏韬,

    “我是一个中医大夫,通过眼睛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毛病。”苏韬嘴角浮出笑意,“你的肾脏功能很不好,应该是患有肾结石,虽然开过刀,但并没有开干净,还有一些细碎的结石。如果你继续长期纵欲,恐怕也就只有三四年的寿命。”

    “你!”邓锋腾地站起身,愤怒地望着苏韬,他觉得苏韬是在羞辱和诅咒自己,还真是个可恶的家伙。

    苏韬原本略有些浑浊的眸光,突然变得清凉无比,沉声道:“我是一个医生,有自己的坚守。我坚持的东西,像你这种人一辈子都无法了解。”

    邓锋冷冷地望着苏韬,发现药物对苏韬竟然没有丝毫作用,突然觉得有点脊梁发寒,他没有继续与苏韬对视,豁然站起身,道:“告诉你一个消息,那名你们试图伤害的女子,已经被我们释放了。她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市民。”

    邓锋走到门口,苏韬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叹道:“好好保护你的肾!”

    邓锋身体颤抖了一下,他突然感觉到腰部,有股凉飕飕的感觉。苏韬的身份,他调查得很清楚,是中央保健委员会的国医大师,他看出了自己之前得过肾结石,这已经让他内心有些担忧,最后的这一句话,让他不得不升起一股警惕,莫非自己的肾结石真的又犯了?

    苏韬不会拿自己的医术作为忽悠人的筹码,邓锋的肾结石的确还很严重,至于三四年寿命,也并非吓唬他。

    提醒邓锋,不是真的为了拯救他,而是让他产生恐惧。

    人就是这样,当得知自己有重病,会心神不舍。

    苏韬要让邓锋感受一下这种惶惶不安的感觉,这算做对他的报复。

    至于能否脱困,苏韬现在也没有把握,他此刻只能寄希望于水家那边尽快得到消息,以水老对自己的信任与关心,绝对不会见死不救,这也是苏韬始终保持冷静的依仗。

    ……

    琼金,水宅。

    阿军有些焦急地将情况向水老汇报,水老眉头皱起,微怒道:“南粤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这几年的确越来越不像样,蛇龙混杂也就罢了,连善恶是非都不分,那些高层干部难道都是一群瞎子吗?”

    阿军沉声道:“此事牵连到邵京那帮南下的京城少爷!”

    “邵京?”毕竟隔了代,水老对他的名字不是很熟悉。

    “邵卫东的儿子!”阿军小声提醒道。

    “南粤省委组织部长?”水老有了点印象,冷声道,“让他去南粤,是梳理当地复杂的官员结构。从他儿子就可以看出,他不仅没有用自己的实力改变原来官官相护的情况,反而自己融入其中了。”

    南粤省本土官员太过于紧密团结,一直受到燕京高层的关注,萧副总理在南粤几年虽然压制了一波本土官员,但他晋升国务院副总理之后,情况再次恶化,原本潜水的本土派再次席卷而来,从中央组织部下派到南粤省委组织部的邵卫东,算是高层压制地方派系的一枚棋子,但现在不仅没有收到效果,反而有种被腐化的趋势。

    “邵京在南粤被人称作第二组织部长,想要晋升,只要与他打好关系,就可以平步青云。”阿军叹了口气说道。

    水老沉吟半晌,霍然起身,虽说读了半年《金刚经》,但此刻他是一点没压住火气,沉声道:“给我拨通小萧的电话!”

    ……

    萧副总理吃完小馄饨,胃舒服了不少,见薛秘书长走进来,赞许道:“馄饨不错,味道很爽口。”

    薛秘书长点了点头,笑道:“要不要在给您送一碗?”

    萧副总理摆了摆手,摇头道:“吃得很饱了。”他目光如炬地在薛秘书长脸上少了少,见他脸色不对劲,主动问道:“怎么?有事?”

    薛秘书长叹了口气,道:“陈光有一封信,委托徐永刚交给您!”

    萧副总理皱了皱眉,薛秘书长是自己信任的人,按理来说,不会做这种出格的事情,他叹了口气,道:“信呢?我看看吧!”

    薛秘书长将手机递了过去,徐永刚刚用邮件的方式,发送到了自己的邮箱。他轻声解释道:“刚刚发来的,具体内容,我并没看过。”

    既然是陈光交给萧副总理的私信,薛秘书长斟酌许久,还是没有去看,无论陈光写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言论,自己只要当一个转交者就好了。

    薛秘书长凝视着萧副总理的气色,发现他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很快阴沉地如同想要吃人。这么多年来,很少见到萧副总理的面色会这么不好,薛秘书长忐忑不安,暗忖陈光究竟说了些什么,微微有些后悔,答应了徐永刚。

    对于秘书而言,不做不错,少做少错,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薛秘书长担忧地问道:“您没事吧?”

    萧副总理制怒已经修养得很好,淡淡地扫了一眼薛秘书长,道:“你也看看!”

    薛秘书长连忙弓着腰接过了自己的手机,迅速浏览一遍之后,大惊失色道:“怎么会这样?小苏大夫竟然被逮捕了?”

    萧副总理暗叹了一口气,手指在桌面上重重地叩击了几下,道:“没想到南粤省现在竟然是这个情况,真心让人太失望了。”

    薛秘书长知道萧副总理为何痛心,他是从南粤省委书记的位置走上来的,对南粤也因此充满感情,尽管现在不在南粤了,但时常关注那里的一动一静,否则也不会每天继续阅读《南粤都市报》,尤其爱看陈光揭露黑幕的新闻了。

    “要不,我现在去打电话,让人放了小苏大夫?”薛秘书长试探的问道。

    萧副总理摇了摇头,叹气道:“现在不是放人这么简单,南粤现在的风气不好,必须要赶紧改变。”

    见萧副总理皱眉沉思,薛秘书长也缄口不语,办公室内突然陷入沉寂,这时候桌上的红色电话响起,能直接打通这个电话的人,整个华夏屈指可数,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小萧啊,是我!”里面传来水老的声音,“这么晚打电话给你,没打扰你休息吧?”

    萧副总理微微一怔,水老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当年如果不是他力排众议,自己绝无可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因此他对水老充满了感恩。

    “您老这么晚打电话给我,请问有什么事?”萧副总理语气谦和地说道。

    “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水老的语气异常坚定有力,“我有一个小友在南粤出了点问题,被扣留了,你能否帮我把他带出来。另外,他究竟遇到了什么问题,也请你关心一下!”

    “您说得太客气了。能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他是谁?请您把名字告诉我,我立即就安排人处理。”萧副总理心中暗自一惊,能被水老称作“小友”之人,恐怕不是寻常之辈。

    “他的名字叫苏韬,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年轻中医,说起来,我这条老命还是他救的。”水老叹了口气道。

    原来竟然是苏韬!

    萧副总理暗叹了一口气,自己带团出访俄罗斯突然得了怪病,也是苏韬给自己治好了病。他对苏韬的印象不错,加上水老称他为小友,对苏韬的好感也就更加增添几分。萧副总理连忙说道,“我刚得到消息,正准备处理此事,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让他恢复自由,同时会彻查此事,给他一个交代。”

    萧副总理心中暗想,不仅是给苏韬一个交代,也是给托人给自己写信的新闻界良心陈光一个交代!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