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13章 颠倒是非黑白
    苏韬进入方才搜过的屋内,再次扫视了一圈,还是跟之前一样,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

    陈光也紧随其后,大声地喊道:“毓秀,毓秀,你在哪儿?我是爸爸!”

    苏韬微微点头,陈光喊女儿的名字,这样可以让她忘记紧张,或许能给出反应,果不其然,咚咚的声音传来,他将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暗示陈光不要说话,然后将耳朵贴靠地面,手指在几处瓷砖上轻轻地敲打,很快找到了一块空心的地方,然后尝试了一下,就轻松掀开了地砖。

    谁也没想到美杜莎会将女孩藏在脚底下,里面被封闭着,如果迟来几分钟的话,女孩可能就会面临窒息的危险。苏韬连忙将女孩给轻轻地抱了出来,陈光想从他手中接过女儿,苏韬叹气道:“我是大夫!”

    陈光缩回了手,信任地说道:“交给你了!”

    尽管相处的时间短暂,但苏韬已经赢得了陈光的信任,如果不是苏韬及时出现,从天而降,自己的女儿肯定会遭遇不测,而自己的家庭也彻底四分五裂,后果不堪设想。在陈光心中,苏韬是自己全家的救命恩人。

    苏韬将女孩平放在床上,小心地撕开了她嘴上的胶布,然后将捆缚在她手腕和脚上的绳子解开,因为缺氧的缘故,她已经昏迷过去。苏韬试了一下脉搏,失血性休克,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虽然行走得匆忙,但行医箱总是寸不离身,他找了一个老山参,切了一片,捏开她的嘴,将参片送入舌下,几个呼吸之后,女孩吐了口气,缓缓睁开眼睛。

    陈光见女儿终于醒了,欣喜异常,赶紧握住了她的手,“秀秀,你没事了!”

    “爸,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女孩嘴角露出笑意。

    苏韬在旁边目睹这个场景,突然觉得鼻子一酸,虽然他俩的对话不多,但透着一股真挚的亲情,暗叹一口气,大难之后的父女相逢,不是一般的感人。

    “苏……恩人!”陈光顿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苏韬,“我女儿没事吧?”

    苏韬叹了口气,目光落在她的腿上,道:“腿上了动脉,所以才会流血不止,如果再晚来一个小时,她肯定会特别危险。”其实,如果换做其他医生,现在女孩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只是苏韬给她含的参片太霸道,所以才会让她清新过来。

    苏韬没有跟陈光过多解释,道:“我给她处理下伤口,要不你在外面等待片刻吧!”

    陈光只是微微犹豫,还是走出了房间,并关上了门。他对苏韬有过了解,他的医术不凡,曾经创造过有很多医学奇迹,如果苏韬都治不好自己的女儿,世界上能治好她的人不多了。

    这主要也是因为经历了刚才的凶险,苏韬在他心中已经建立起了信心。

    外面警铃声响起,因为冲突爆发在宝塔街,所以出动大批特警,巴颂带着佛徒早已消失,数十个黑人壮汉躺在地上,大多骨折严重,已经站不起来。

    “现在情况如何?”带队羊城特警支队的副支队长邓锋,主要负责反恐、抓捕火力强大的犯罪分子、解救人质等行动。虽然这边没有发生枪击,但涉及到数十个黑人火拼,所以必须要他安排人出马。

    “已经没有动静了!”一名队员汇报道,“据目击者称,袭击者已经进了后面那栋楼。”

    邓锋嘴角泛出一丝苦笑,他内心很复杂。对宝塔街的黑人帮派,早有耳闻,经常威胁到市民的正常生活。特警队多次出动,想要根治这一现象,但都被政府部门领导给否定。一方面来自非洲的黑人已经成为羊城的一部分,另一方面这涉及到外交,如果触动警力压制这些黑人,岂不是会显得这座城市没有包容精神。

    华夏支援非洲诸国那么多年,花费了大量的物力人力财力,极有可能会因为此举,功亏一篑。这几年来,华夏在非洲的布局,已经初见成效,进入非常市场的那些企业,大多依靠基础投资和建设,能拥有相当可观的收益。

    友好非洲诸国已经成为华夏的重要国家战略。

    邓锋沉默半晌,场面到处都是伤员和血迹,在羊城属于极其严重的事件,定义为恐怖袭击也不过分。

    他沉声命令道:“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对方非常残忍,虽然没有出现使用枪支的情况,但对冷兵器非常擅长,安排五人小队试探,注意安全。”

    “是!”那名队员接到命令之后,迅速地组织五人队,向目标所在的那栋楼潜伏过去。

    这些队员都是经过专业训练,两人从楼梯入侵,三人直接攀爬外面的水管,准备来一个里应外合。他们并没有遇到激烈地反抗,夏禹和刘建伟一见特警到来,连忙举起手,道:“我们是好人!”

    特警一人用枪指着他们,另外两人突然冲过去,将他们按在墙上,伸手迅速检查他们身上有没有携带什么危险物品。

    刘建伟砍黑鬼的那把刀,早已顺手扔掉,他口袋里只有一个随身携带的指甲刀,至于夏禹身上的东西多一些,除了微型相机之外,还有几个不知名的药瓶,被特警搜了出来。

    陈光这时候赶紧冲过来,努力解释道:“特警同志,你们误会了,不要抓错人,躺在地上的才是坏人。”

    特警很难想象,因为美杜莎已经被捆了起来,貌似还受了不轻的伤,至于刘建伟和夏禹,都长得不像个好人。

    “把他们都带走吧!”其中一人命令道,“需要认真调查之后,才能定论!”

    言毕,又上来一人,将陈光给控制住。

    陈光也算是无语至极,不过他内心还是挺放松,毕竟女儿已经获救了。

    苏韬用极快地时间清理好了陈毓秀腿上的伤口,然后涂抹上自己的独家创伤药,再用针线给她的伤口进行缝合,然后专业地包好纱布。如果让普通的外科医生独自处理,起码要四五十分钟,但苏韬只花费了一刻钟的时间,所以等特警冲进来的时候,苏韬已经处理完毕,面对黑黢黢的枪口,他顺从地举起手,然后与特警说道:“女孩刚接受过治疗,最好能用担架来抬她离开。”

    特警们微微一怔,对于苏韬这样人畜无害的“犯罪嫌疑人”,他们实在无法提起凶性。

    邓锋见数人被队员押了出来,并没有遭遇太多的反抗,暗叹了一口气,恐怕事情有其他变化。

    这时一个大个子男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大声道:“我是汉州市公安局刑警二队的队长张振。”

    邓锋点了点头,道:“让他过来!”

    张振努力控制自己急促的呼吸,道:“我正在调查一起刑事案件,不久前,汉州锦湖酒店发生了一起命案,凶手一个女人,我追踪而来。”

    邓锋困惑不解道:“那跟现在的情况有何关系?”

    张振苦笑道:“你们抓获的几人,我都认识,其中一人是三味堂的名医苏韬,他正在协助我们办案。”

    “什么名医不名医?”邓锋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这里是羊城,可不是你们汉州。轮不到你指手画脚的份!”

    张振面对邓锋的态度,顿时愕然无语。

    “一起带走!”邓锋怒瞪了张振一眼,直接进了警车。

    苏韬自然看见替自己解围的张振,从羊城警方这边的态度来看,的确有点不配合,这也是没办法,任何地方都有保护政策,尤其是公安系统,地方保护性特别强。

    张振只能给江清寒拨通了电话,说明了情况。

    江清寒微微沉吟,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跟梅局长沟通一下吧!”

    言毕,她转而拨给了梅东成。

    梅东成半晌才听清楚来龙去脉,有点担忧地说道:“苏韬这次去羊城有点莽撞,那是南粤省的省会城市,我想帮她疏通好关系,也是心有余而余额不足啊,只能人托人,看能不能疏通一下。”

    江清寒听梅东成这么说,顿时心凉了半截,意识到苏韬这次在羊城恐怕事情闹得太大,没有一番波折,恐怕难以脱身。她纠结许久,终于还是拨通了舒浩楠的电话。

    舒浩楠见是江清寒打来的电话,正准备接通,却被未婚妻古洋率先看见,一把给抢了过去,然后划开了界面,慵懒地说道:“喂,是清寒吗?皓楠正在洗澡,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

    如果换做他人,以江清寒的傲气,绝对不会继续纠缠,她此刻为了苏韬,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想请他帮一个忙,能不能帮我转交一下电话?”

    “急吗?如果不急的话,等会儿再打过来吧?”古洋似笑非笑地敷衍道,她瞟了一眼未婚夫,整张脸成了酱紫色,心中说不出的的得意。

    舒浩楠即将在遇到晋升的机会,所以对于古洋的行为只能忍耐。

    “那算了吧!”江清寒是个明白人,终于还是听出话外之音,意识到即使自己给舒浩楠打通了电话,想要他帮忙,难度也非常大。

    江清寒望着黑了屏幕的手机,怔然许久,突然发现苏韬对自己竟这么重要。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