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08章 在阳光下行走
    刘建伟在轿车旁等了十五分钟,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有信息发了过来,巴颂汇报道:“从蒋明轩身上找到了一个u盘”。

    结果比想象中要更加顺利,蒋明轩没有销毁何宇窃取的资料,而且还随身携带着那个u盘。

    当然,蒋明轩一开始采取不配合的态度,在巴颂的严刑逼问之下,蒋明轩担心自己的小命不保,直接如实交代了事实,承认自己是岐黄慈善造谣事件的幕后指使者,同时承上的不实言论。

    蒋明轩内心无比后悔,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在羊城和香都有一帮人给自己卖命,只有自己威胁人的份儿,但没想到自己也有被人用刀架着脖子的一天。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蒋明轩还是低估了世界的复杂程度,他可以雇佣杀手杀害何宇,并没有意识到,苏韬也有自己的隐藏力量,打了个蒋明轩措手不及。

    如果蒋明轩事先有所准备,召集足够人手保护自己,不留下可趁之机,刘建伟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是有一定的难度,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但蒋明轩没有对苏韬的实力,放在眼里,认为自己是南粤的老大,在这个地盘上没有人能威胁到自己,所以放松了警惕。

    至于蒋明轩交出那个u盘,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也有信心,以自己的实力,即使u盘的资料曝光,他凭借自己在淮南省政界的人脉,也能够屹立不倒。

    所以蒋明轩能分得清轻重,既然你要这个资料,那就交给你。咱们来日方长,等我暂避锋芒,等缓过神来,还得跟你好好扳手腕。

    蒋明轩此刻是装怂,他活了这么多年,知道能屈能伸的道理,更坚定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想法。

    刘建伟自然没那么相信蒋明轩的话,让巴颂将u盘资料,用电脑传给夏禹,分析有没有价值。

    夏禹很快给出答案,u盘里藏有爱众慈善基金及蒋明轩间接掌控的几个慈善机构非法洗钱的具体明细,一旦这些数据公布,必将会让蒋明轩身败名裂,与此同时,淮南首富李富绅也与之有联系,借由这个u盘资料,足以让李富绅判刑,感受一下牢狱之灾。

    朝李冰的肩膀拍了拍,淡淡笑道:“你很聪明,知道能屈能伸的道理!如果有一天觉得想换个环境,到时候可以来找我。”

    李冰望着刘建伟的样貌,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也曾经厮混过地下格斗场,因此对曾经名震一时的刀魔有过研究。

    刀魔每次战斗,都异常凶猛,以攻代守,不给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李冰突然一惊,这家伙绝对是刀魔没错,只不过与当年竞技场上的残暴相比,他现在的身上流露出了一股淡然与稳重,少了戾气,多了几分沉稳。

    “你是刀魔吗?”李冰冲着他的背影问道。

    “我叫刘建伟!”刘建伟回过身,朝李冰淡淡一笑,他的真名虽然没有绰号那么让人闻之惊悚,但他喊出这个名字,却是格外自信与坦然。

    因为他走在阳光之下,不像以往活在阴暗的角落。尽管用暴力的行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但刘建伟却是带着以暴制暴、以恶治恶的心态,能做到问心无愧。

    ……

    陈光是《南粤都市报》的第一支笔。

    大学专业是数控,在工厂呆了半年之后,觉得自己不适合那份工作,大学时代又经常爱写些新闻评论抨击时政,试着去报社应聘,结果没想到被录取了。从此,他就踏上了记者的这一行。

    当记者这么多年,他和别人始终不一样。很多人选择经济类方向,因为可以和企业打交道,不仅人脉资源广,而且灰色利益也多,对于以后转行有很多好处,但他嗤之以鼻,认为经济类记者都是金钱的走狗,把新闻写成了广告,这些人是漠视职业底线的伪君子。

    也有很多人选择娱乐类方向,因为受众面广,而且娱乐圈总有挖不完的潜规则,每天都能做出大新闻。他也不以为然,认为作为新闻记者,将目光放在那些戏子的身上,完全就是浪费资源,同时误导群众的价值观。

    陈光是一个时政记者,他的名气很大,但生活却很拮据,每个月的薪水仅有五六千元,以至于他和妻子结婚多年,依然只能住在一间六七十平米的二手房内,直到去年才换完了从银行的贷款。其实,他有很多次改变命运的机会,曾经有企业家提着塞满三十万元现金的旅行包找到自己,要求他撤掉一篇揭露食品安全的黑幕,但被他严厉拒绝。

    陈光一直问心无愧,他揭发那些社会恶行,让这个社会多了一抹清流。

    不过,这条路比想象中要艰苦,不仅面临着稿件随时被撤销,还面临着来自各方面的威胁。曾经有一个被曝光的企业家,甚至威胁要杀他全家。

    尽管深处这么险恶的环境,陈光始终保持本心。因为他要成为众多违背新闻理想的记者中的特立独行之人。

    陈光在半个小时之前,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然后加上了对方的聊天账号,很快对方传来一堆材料,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因为如果对方的爆料属实,将会引发一场足以惊动全国的大事件。

    夏禹坐在自己新购置的丰田汉拉达车上,自己之前那辆轿车在琼金报废之后,以三味堂的名义买了这辆车,因为以公司的名义,所以车价还享受了一定幅度的优惠。

    比起轿车,汉兰达的空间大了不少,他耳朵里带着蓝牙耳机,手指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打着,屏幕上是一个对话框,夏禹正在和一个资深社会新闻记者陈光在聊天,沟通明天能否加急发布这篇劲爆新闻。

    沟通了一个多小时之后,陈光终于承诺会尽快赶出稿件,不过这种类型的稿件,一般审核比较难,涉及到淮南首富以及几家名气很大的慈善基金会,极有可能被上级部门给否定掉。

    夏禹耐心地怂恿,“陈记者,你是一个有理想*操守的人,这几年明明有机会获得华夏优秀新闻奖,但一直题材受限,所以未能如意。像这种曝光类的新闻,不涉及时政,意义重大,而且我提供的全部都是一手资料,只要你能抓住这个机会,可以想象,今年的殊荣非你莫属。”

    “我试着发发看吧!能否顺利发布出来,这点看运气。”陈光坐在电脑前,叹了口气,他并不计较能否得奖,而是觉得这里面有文章可做。只是影响面太广,牵连到自己无法抗衡的势力,让他意识到这将是自己从事记者这行,有史以来面临地最大一场硬仗。

    见对方不再有反应,陈光关掉了聊天工具,开始迅速地整理素材,梳理头绪,资料比想象中要丰富,而且涉及到很多黑幕,无论可读性,还是深度性,都会引起社会轰动。

    其实不用夏禹太过解释,任何一个记者都能嗅到其中的契机,这种新闻争议性特别大,一旦曝光,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媒体将是一个重大突破。

    因为资料足够丰富,陈光策划写成一个系列报道,长期的职业素养,让他一个小时就完成了两千字的初稿,经过仔细检查和斟酌后,给晚班编辑发送了过去,“这里有一篇加急的稿件,能否明天早上就能见报?”

    陈光是报社少有的几个老资历,够格让晚班编辑开小灶。

    晚班编辑很快阅读了这篇文字老辣,行文流畅,足够有煽动力的重量级稿件,他没有聊天工具上跟陈光询问,而是直接拨通了电话给陈光,语气凝重地问道:“这篇报道有没有相关证据作为支撑?如果被对方控告的话,你可能将面临吃官司。”

    陈光淡淡一笑,道:“敢说这么多,当然掌握着证据,你帮我报上去吧。”

    晚班编辑暗叹了一口气,无奈苦笑道:“行吧,这样的报道走的流程也比较长,可能要总编点头才行。我准备好替换稿件,省得你的这条新闻发不上去,到时候报纸开天窗那就尴尬了。”

    “那就麻烦你了!”陈记者诚恳地说道。

    晚班编辑淡淡一笑,道:“说实话,我很期待后续报道,希望总编能抗住压力,将这一系列的丑闻和黑幕揭露出来。”

    陈光冷静地说道:“如果我们报社不给发,我只能将相关资料,转交给其他平台。我相信,泱泱大国,总有一个媒体能够正义呼声,挺直脊梁骨,向公众告知黑暗,用舆论的压力来改变某些为富不仁的恶行。”

    至于夏禹与陈光结束聊天之后,给那几名在新闻发布会上故意刁难苏韬的记者,发送了几条威胁信息。

    “我已经掌握了你们收受贿赂,刊发假新闻的证据。如果想要避免被检举,撤销掉今天的稿件,否则明天你们就会面临法律的制裁。”

    夏禹分别附带上,他调查到的一些证据,包括银行流水和通话记录。

    这些常人很难调查到的信息,如今在越来越老练的“侦探”夏禹看来,已经是小菜一碟。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