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07章 向蒋明轩复仇
    夜幕降临,南粤省会羊城市,至上花园,一辆黑色的奔驰驶入,缓缓停在了车位上,车位后排,先是探出了一双黑丝长腿,过了半晌,上半身才跟随而出,区的灯光暗淡,女子妆容很浓,因此看不清五官,但朦朦胧胧,倒也有几分性感迷人的气质。

    女子下意识擦拭了两下脸颊的口水,冲着随后走出的男子,嗲嗲地道:“干爹,你要不要上去坐坐?”

    男子正是爱众慈善基金会的董事长蒋明轩,他望了一眼女子,微笑道:“乖女,已经很晚了,我明天还有几个会议要参加,今天得早点休息。”

    女子撒娇地望了一眼蒋明轩,气呼呼地道:“干爹,你已经好久没有陪过人家了!”

    蒋明轩嘿嘿一笑,压低声音,道:“乖女,这才几天,难道又想挨操了?”

    女子凑到蒋明轩耳边,低声了几句,蒋明轩眸光一亮,颔首道:“行吧,我上去陪你坐坐,前提我好了,没法过夜!”

    女子见计划达成,在蒋明轩的面颊上吻了一口,拉着他准备上楼。蒋明轩轻轻地推开,笑道:“你先上去,我协调一下,等会就来找你。”

    女子知道蒋明轩今晚如果离开的话,肯定会到另外一个情妇家中,所的协调,想必是给那个情妇打电话,心中还是挺高兴。这心态就跟古代帝王后宫,嫔妃们争宠一般,在谁那里留宿,就代表着自己的地位。蒋明轩虽比不上古代帝王逍遥,但大大情妇、干女儿加起来足有二十个,一个月每天换人都可以不带重样,在南粤也有一个有名的绰号“蒋大鸟”。

    要知道蒋明轩的年龄已经近五十岁,人过了四十岁,身体就走下坡路,他还能保持这么高频率的男女活动,也算得上天赋异禀。

    蒋明轩今天还真打算好好休息,虽然自己年轻的时候确实有过夜御七女惊人记录,但这几年渐渐有些力不从心,每天要靠吃药来维持状态。不过,自己的这个干女儿于艳艳,很懂自己的喜好,竟然精心安排了一场表演,他自然想感受一番。

    在皮包里摸出了一个百达翡丽手表,塞入自己的裤袋里,蒋明轩淡淡地与司机吩咐道:“在这边等我半个时吧!”

    司机点了点头,笑道:“知道了!”

    司机名叫李冷,三十二岁,是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心腹,从开始习武,师承咏春拳宗师,不仅车技不错,而且身手非凡,也是蒋明轩的贴身保镖。

    等蒋明轩上楼之后,李冷就走出奔驰车,倚在车门上,掏出香烟和打火机,抽了几口,吞云吐雾。蒋明轩年轻的时候烟瘾很大,这几年注重养生,所以不仅戒烟还戒酒,所以对烟味特别敏感,李冷被蒋明轩骂过几次,所以一旦烟瘾上来,就在车外面抽,不过身上总会有烟味,因此还是被蒋明轩臭骂,不过他已经习惯蒋明轩那臭脾气。

    李冷看得很明白,只要蒋明轩肯给自己钱,他就愿意低眉顺眼。羊城市的消费水平很高,房价更是离谱,如果不是跟着蒋明轩鞍前马后,他如何能在短短的两年之内,在这座城市购置两套房产?

    因为蒋明轩的要求,李冷虽然有房有车,但至今没有找到固定的女友。因为蒋明轩认为,这会影响他的工作积极性。其实李冷内心清楚,蒋明轩担心自己谈了女友之后,会把他的那些秘密泄露出去,毕竟女人是蚀骨丹,有几个男人在女人吹枕头风的过程中,能把嘴裹得严严实实。

    李冷对于艳艳没有太多好感,上次在于艳艳的主动要求下,他才加了这女人的微信。朋友圈里,于艳艳经常发一些炫富的图片,不是好车,就是名表,还经常出席一些高端晚会,自称是爱众基金会亚洲区总裁助理。李冷心知肚明,她不过是蒋明轩豢养的宠物而已。

    蒋明轩经常喝醉酒之后,都会跟自己胡言乱语,把他和几十个情妇的混淆在一起。虽然李冷无法对号入座,分辨究竟哪件事对应他的哪个情妇,但他对于艳艳的印象不大好。

    李冷心中有自己的判断,等存够了钱,就离开蒋明轩单干,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结婚,这女人绝对不能像是于艳艳这种风骚类型,一定是温柔娴淑,本本分分,能和自己相亲相爱相守一辈子的。

    “靓仔,借个火啊?”从远处走来一个块头很大的男人,用粤语道,他眼角有一道刀疤,看上去挺凶悍,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家伙。

    李冷虽然有些不乐意,但还是掏出了打火机,“叮”的一声,将火苗凑了过去。

    “打火机不错,一看就是个高档货,值不少钱吧?”刀疤大块头自己掏出了烟盒,熟练地掂出了一根中南海,笑道:“靓仔,抽一根吗?”

    “不用!别客气。”李冷抽不惯中南海,味道太糙,特别呛人,价格太低,暗忖这种烟也拿出来情人抽,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吗?

    “来嘛,拿一根!”刀疤大块头热情地笑道,不依不饶。

    李冷暗叹了一口气,无奈夹了一根,丢在了耳朵上,敷衍道:“谢谢了!”

    刀疤大块头没有离开的意思,像李冷一样,竟然依靠着车身,吧嗒吧嗒地抽起了烟。

    李冷蹙眉,暗忖这家伙有点不正常吧?作为一个经过专业训练的保镖,他立即有了警惕性,下意识地望着旁边让了让,盯着这个长相粗豪的男人。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别紧张,我只是抽根烟!”刀疤大块头咧嘴笑了笑。

    李冷目光阴鸷地望着他,低声道:“你是什么人,究竟有何居心?”

    刀疤大块头暗叹了一口气,道:“我找你们老板有点事,你如果不想受牵连的话,就乖乖地在这里陪我抽根烟。”

    言毕,他伸出手掌,漫不经心地拍了一下车门,李冷顿时汗流浃背,心虚无比,那厚硬的烤漆车身上竟然被摁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凹陷。

    李冷嘴里含着的半根香烟,吧嗒从嘴里滑落,掉在了地上,他第一反应是赶紧打电话,通知老板蒋明轩。不过,肩部被那刀疤大块头,轻轻地一扣,整个人就动弹不得了。

    刀疤大块头正是从汉州赶来的刘建伟,他不紧不慢地抽着烟,望向面前楼宇的某个房间,也不知哪个亮着灯光的房间,是蒋明轩为干女儿于艳艳购置的公寓,暗忖巴颂等人的速度得加快一点,毕竟时间不等人,越早拿到想要的东西,越早可以帮助苏韬解决当下的难题。

    蒋明轩并不知道自己的司机兼保镖,已经被人控制住。他给于艳艳购置的这套一百四十平的商品房,在羊城算得上高档区,然后装修也花费了近百万,材料用的均是最好的,于艳艳是一个挺自恋的女人,墙壁上到处悬挂着个人写真,好几幅着身体放大写真海报,只遮掩住了敏感的部位,给人撩人心魄的感觉。

    蒋明轩喜欢和于艳艳在一起,一方面是享受她嗲嗲地喊自己干爹的嗓音,另一方面就是喜欢于艳艳这种生活态度,她尽情地炫耀着自己的人生,而一切都是拜自己所赐,岂不是间接地明自己的成功?

    于艳艳朝蒋明轩抛了个媚眼,手指在他肥软的胸膛上按了按,道:“我去准备一下,你在外面稍等片刻!”

    蒋明轩朝于艳艳复杂地一笑,道:“没问题,别让我等太久哦!”

    言毕,他轻车熟路地走到厨房,倒了一杯直饮水,然后掏出一个药瓶,就水服下了一枚药丸。

    药丸是他托人从美利坚带来的,效果比万艾可要强十几倍,而且副作用很,不会让人产生依赖性。大约过了两三分钟,蒋明轩就感觉到身上在冒热气。

    这时于艳艳也走了出来,她身上披着一件宽松的白色丝绸睡衣,然后妩媚一笑,轻轻地打开,蒋明轩瞬间觉得自己呼吸急促起来,只见一道道的拇指粗的红绳如同蜘蛛网般,布满了于艳艳的身体,尤其是胸口那圆形的红绳,似乎故意多用了力气,勒得那团白花花的饱满,显得有些下垂之感。

    于艳艳的捆缚显然经过专业学习,捆的方式成千上百,一个优秀的捆绑,不仅要美观,打结处还要利落干净;既不能过于松塌,又不能勒得太紧,不然会将皮肤勒出血印。

    蒋明轩从于艳艳的身上,看到了梦寐以求的画面,他下意识地站起身,朝于艳艳的走过去,伸出手指,在红绳上慢慢地游走。

    于艳艳也极其投入的表演,仿佛蒋明轩每一次触碰,都给他带来极大的痛苦,口中不停地发出吟哦,靡靡之音,充斥在整个房间。

    不过,突然于艳艳的反应消失,蒋明轩困惑地望向于艳艳,只见她面露惊容,张大嘴巴,望向了阳台的方向。

    蒋明轩连忙调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头部就被硬邦邦的铁膝击中,整个人倒飞出去。

    于艳艳下意识地裹紧睡衣,口中正准备出声嘶喊、呼救,但她的嘴巴瞬间被一只粗厚的大手捂住,身体也被控制起来。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