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04章 不按常理出牌
    恋上你看630bookla,最快更新妙医鸿途最新章节!

    新闻发布会在三味国际的大会议室举办,记者们对此安排见怪不怪,他们从前期筹备中早已得知,三味国际和岐黄慈善是一家,老板都是苏韬,只不过三味国际是一个企业,而岐黄慈善是一个社会性组织,不以盈利为目。

    现场播放着岐黄慈善前不久筹拍的公益广告,画面出现了几个脸上带着童真笑容的孩童,正在做游戏,突然画面切转,出现鹤州市儿童福利院的场景,经过岐黄慈善的介入,福利院的基础设施已经完全改变,不仅规模扩大,收容更多的孤儿,还更新了软件和硬件设施,增加了工作人员,孩子们休息、吃饭、游戏的地方都更新换代。

    一系列的场景转换之后,吕诗淼出现在画面上,她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声音充满女性特殊的雌性,“华夏有大量的孤儿,数量很多,而且散居社会,他们的生存异常艰辛,以乞讨为生,随时面临生命威胁,如果我们不拯救他们,世界将多了一抹阴暗。岐黄慈善‘曙光计划’,将阳光洒入每个角落,当温暖呵护每个孤儿。我们需要你的加入!”

    宣传片的旋律很轻柔,极有煽动性,在场的记者看得十分认真。

    随后第二条宣传片开始播放,与之前的完全不是一个风格,高山、丛林,奇草、野花,雾气袅绕,到处透着一股负氧离子的气息。

    画面出现一个体型微微有些臃肿的年轻人,他正是苏韬的弟子之一王鹏,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脸型微圆,手里拿着用枯木枝做成的拐棍,末端沾满了泥污,脚上踩着一双墨绿色的布鞋,他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冲着镜头笑道:“从城市来到山野,很多人都羡慕我,因为我可以躲避阴霾,但我内心深处却不乐观。”

    画面切换,湖泊里出现绿藻,泉水中布满白色垃圾,大量的山林被野蛮推平……

    与此同时传来王鹏略有些遗憾的声调,“其实山野已经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纯粹,人类的活动已经严重干扰生态平衡,之前在我脚下的这片土地上,曾经出现过一种神奇的抗癌中草药,名叫昙草。但现在已经灭绝,我只想倡议一句,让现代文明多一点坚守。岐黄慈善‘药山计划’,为中草药守护最后的净土!”

    两段片花,没有任何的特效,但却给人一种极其震撼的感觉,因为画面采用了极其写实的手法,讲出了发自肺腑的声音。

    午时三点,岐黄慈善的管理层终于出现,苏韬走在最后面,当他出现之后,相机瞬间开始发出“卡擦卡擦”的声音,原因很简单,苏韬是此次新闻发布会的核心人物,他不仅拥有庞大的粉丝群,而且最近还牵扯到一场命案。

    记者们一方面冲着车马费而来,另一方面也希望能从这次新闻发布会上找到一些新闻亮点。

    覃媚媚主持新闻发布会的流程,她先将此次事件的经过简要的阐述了一遍,然后又对谣言进行了抨击,最后又将此次新闻发布会的主题重申,“所谓清者自清,我们今天举办这个发布会,并不是为了证明那些谣言而举办,因为谣言都是站不住脚的,不攻自破。大家换位思考,如果岐黄慈善真的出现那么多网上谣传的行径,恐怕有关部门直接会对我们进行惩罚性措施。我们今天举办这个发布会,目的在于,号召整个行业自律,从自身做起,让慈善机构清清白白,努力改变大众对我们的偏见。因此我们特别发布了《慈善行业倡议书》,大家可以研究一下。”

    一份份文件从工作人员的手中分发到记者的手中,众人开始议论纷纷,均没有想到岐黄慈善此次应对危机公关,竟然会选择不按常理出牌。

    按照正常的危机公关,主要是辩解,声明,但岐黄慈善并没有为那些网上的言论辩解,直接发布了《慈善行业倡议书》,号召整个行业规范自我行为,这种想法极有突破性,让人非常意外。

    覃媚媚扫视着在场众人,心中暗叹了一口气,从记者们的反应,她看得出来,苏韬的大胆想法,得到了成功,让记者们转移了注意力。

    “下面是答记者问环节。由我们的会长苏韬先生,为大家解答疑惑。”覃媚媚深深地看了一眼苏韬,内心其实有点担心,因为苏韬有镜头恐惧症,现场这么多相机镜头瞄准他,他能不能顶住压力,顺利地解答记者们提出的问题

    答记者问环节,按照苏韬的要求,没有采取内部安排,采取完全开放的抽取方式。因此参与的记者们都有些奇怪,没想到岐黄慈善会如此安排,其中安插着不少蒋明轩派来的记者,见此情形,自然不甘落后,率先举手,表示自己有问题。

    “您好,我是南粤都市报的记者,这几天我们了解到,您与一起命案有关,网上流传着一张惊悚的照片,不知您对此事作何解释。”记者托了托镜框,用很重的南粤口音,沉稳地问道。

    “第一,那张照片是真的;第二,发现死者的是我,报警的也是我;第三,谁是凶手,汉州警方已经在调查,而且初步确定了嫌疑人。”苏韬朝投影幕上指了指,画面上出现了一段视频,正是女子走上的黑色轿车,被监控录下的那一段,“至于我为何去见死者,是因为他打电话告诉我,手中掌握着岐黄慈善被恶意中伤造谣的证据。当然,被凶手捷足先登,我并没有成功见到他。”

    “您的话可信性有多少”那记者反应极快地说道,“是不是故意杜撰的”

    苏韬无奈苦笑道:“这位朋友,现在是新闻发布会,我每一句话都得为岐黄慈善的未来负责。面对这么多媒体,面对这么多闪光灯,我能做那样的事情吗”

    记者顿时语塞,遗憾地望了苏韬一眼,道:“谢谢您,我的问题结束了。”

    随后一名是来自《琼金晨报》的记者提问,他在一个小时之前收到了来自于李富绅秘书的电话,银行账户上多了一万元,任务是将这个新闻发布会搞得大乱。

    “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一句话清者自清,无法改变你们深受舆论风波的情况,你们是否能拿出证据,证明你们是清白的。第二,我简单的翻阅了倡议书,按照岐黄慈善的意思,是不是其他所有的慈善机构,都存在问题”记者很老辣的追问道。

    覃媚媚担忧地望了一眼苏韬,因为记者的问话很犀利,一般来说,采取迂回的办法,绕开问题不回答,是比较合适的处理方式。

    越智浅香坐在记者中间,她脸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没想到新闻发布会的现场,火药味如此浓烈,苏韬的一言一行,都被针锋相对,如果有一处失误,势必会引起记者们穷追不舍,明天各大新闻肯定会将事件扩大化处理。

    这就是现在华夏媒体的病态,没有宽容,主观性很强,只求新闻亮眼,往往可以忽略事实真相。

    “在法律上来说,谁主张谁举证!你说岐黄慈善涉及违法操作,那请你举例证明,至于往上的那些观点,都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倒污水。”苏韬言辞犀利的反击道,“还有,请问你在替我们拉仇恨吗我们只是倡议,提出慈善机构出现的乱象,并号召同行避免这么做,而不是说其他同行都存在这个问题。作为一名记者,如果你基本的理解能力和判断力都没有,我建议您还是回炉再造。华夏有你这类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完全就是一种悲哀。”

    苏韬毫不留情地反击,让在场记者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地回击!

    《琼金晨报》的记者感受到身边同行眼神中的同情与耻笑,只觉得面红耳赤,心中下定决心,绝对要在明天的报纸上,将岐黄慈善狠狠地痛批一顿,同时,对于苏韬,他也要毫不留情地批判。

    随后,又纷纷站出几个记者,尽管言辞大多犀利,但都被苏韬正面回答。

    覃媚媚暗叹了一口气,心中却是有些忧虑,虽说苏韬这种直来直去地答记者问,会让人心里很爽,但因为缺少语言技巧,所以使得岐黄慈善的形象略微有些受损,没有厚重沉稳的感觉,多了一股年轻人的冲动。

    新闻发布会进行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覃媚媚宣布结束之后,记者们表情各异地离开。对于绝大多数记者而言,他们都觉得这场新闻发布会挺有意思,比起如同白开水般,从开头就能看到结局的发布会而言,岐黄慈善今天举办的发布会,显然充满跌宕起伏之感。

    虽然苏韬的回答方式很直接,不遮遮掩掩,但也让绝大多数记者,对苏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走下主席台,见覃媚媚表情凝重,苏韬朝她笑了笑,道:“不要担心,钓鱼已经成功。今天来参加新闻发布会,肯定有受到指使,故意捣乱的的记者,哪些人有问题,调查一下就可以得知!这是我们舆论战的转机!”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