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03章 少妇来自岛国
    覃媚媚虽说对苏韬的话将信将疑,但还是按照苏韬的意思,去安排下午新闻发布会的事宜,修改新闻通稿,重新拟定主题,虽谈不上难办,但在短时间内处理起来,需要足够的细致,不然容易留下失误。

    不过,岐黄慈善的宣传部门比想象中专业,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就重新弄好了新闻通稿,苏韬也审阅一番,确定无误之后,打印出来,届时分发给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记者。

    借着这顿功夫,苏韬给江清寒了个电话,将涉案的慈善机构再次缩小范围,江清寒也锁定一个人物,蒋明轩。

    蒋明轩在上个世纪末曾经是娱乐圈一个三四线演员,出演过很多红剧的配角人物,然后转行经商,现在成了一家慈善基金的主要负责人,另外还是其余几家慈善机构的股东,他与李富绅有特殊的合作关系。

    蒋明轩经常在南粤省和香都特区两地走,所以他与香都特区不少著名的艺人有来往。曾经在网上曝光过一个著名女歌星的女儿被绑架、控制的新闻,似乎就是出自他之手。原因是那名女歌星不愿意参加他掌控的慈善基金的活动,所以遭到了他的报复。

    临近中午时分,苏韬接到了一个电话,竟是越智浅香打来的,她人已经在汉州。

    虽然事情乱无头绪,但苏韬还是要抽出时间,与越智浅香见一面,毕竟人家大老远是从岛国赶过来给自己捧场,不仅要给岐黄慈善捐款,还要参加岐黄慈善的拍卖会。

    这份恩情,绝对不能怠慢。

    和越智浅香约在她所住酒店的二楼茶座,和苏韬上次所见不一样,越智浅香穿了一件很时尚靓丽的夏装,举手投足透着一股少女气息,给人一种极为清新的感觉,苏韬见到她却是有点不是滋味,毕竟小泉冶平虽然续命成功,但时日也是不多,一个即将成为寡妇的女人,总有点悲戚之感。

    “请问你喝点什么?”越智浅香和所有岛国人一样,待人接物的礼仪很好,脸上带着谦恭的微笑,上身的重心向前倾斜,不时地点头哈腰,让人感觉很舒服。

    “来一杯龙井吧!”苏韬笑着说道,“你是客人,我请你吧!你喝什么?”

    “不用你请!”越智浅香连忙摇手道,“是我邀你见面,怎么能让你破费呢?”

    苏韬摆手笑道:“在华夏,男士和女士见面,买单的必须是男士,你不会想让我丢面子吧?”他说到最后,表情故意变得很严肃。

    越智浅香深受岛国文化熏陶,是个很传统的女性,岛国在很多文化方面很先进,不过在女性地位上并没有得到提高,所以在华夏男人眼中,有种逆来顺受的乖巧之感,不仅说话甜糯,性格也很随和。

    “那我就不坚持,以至于让你为难了!”越智浅香用白腻修长的手指拾起菜单,点了一杯茉莉花茶,价格比较便宜,想必也是为了给苏韬省钱。

    苏韬知道越智浅香不缺钱,但她为男性考虑的细节,让他挺感动。女人之间果然有差别,很多女人和男人约会见面,专门就挑贵的点,仿佛能提高自己的身家。其实,人的气质是不需要这些外在的东西陪衬,从举手投足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修养。

    经过近距离观察,苏韬发现越智浅香经历过很好的教育,与小泉冶平的婚姻,也不是为了钱,或许他俩之间真的存有感情。

    越智浅香性格似乎有点内向,望向苏韬的时候,扑朔迷离的大眼习惯性地眯起来,嘴角露出小巧的酒窝,红润的嘴唇浅薄丰弹,苏韬突然感觉心脏有种痒痒的感觉,猛然一惊,自己不会是对她心动了吧?

    苏韬也不知道是否因为受到经常翻阅《艳俗通史》的影响,他对于已婚的少妇,尤其拥有一种别样的眷恋。因为觉得这种女人,更加善解人意,交流沟通,不需要过多解释,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往往就能了解自己。

    而且,少妇相对于少女,更加温柔妩媚,她们举手投足有种自然的魅力,善于绽放自己身上最大的优点。

    苏韬自我解释,主要是岛国爱情动作片影响深远,所以才会让他在面对越智浅香的时候,才会生出蠢蠢欲动的心情。

    苏韬努力告诫自己,虽然岛国女*优很多,据说注册人数过万,但越智浅香却是正儿八经的纯良少妇,自己就不要奢想,做白日梦了。

    品了一口香茗,越智浅香似乎酝酿许久,轻声道:“有人告诉我,你的岐黄慈善似乎遇到了很大的问题。”

    苏韬无可奈何地一笑,知道越智浅香身后也有团队辅助,像这么大的事情,肯定瞒不了她。他叹气道:“我们正在积极地处理此事,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处理好。”

    越智浅香点了点头,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之所以提起这件事,并非为了为难你,或者改变之前捐款的意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有需要的话,我愿意帮助你。”

    苏韬有些感动,朝越智浅香笑了笑,“你能说出这些,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不过,暂时还不需要你出手相助,相信不用多久,事情就能真相大白了。”言毕,他顿了顿,试图转移话题,“小泉先生的病情如何了?你和他向来形影不离,没想到单独来见我,倒有些意外。”

    越智浅香见苏韬拒绝了自己的要求,倒有些失望,摸着玻璃杯身,泯了一口茶,笑道:“我丈夫对岐黄慈善捐款很重视,他让我务必办好此事,以报您的救命之恩。”

    苏韬知道其中有三分虚假,也不过多较真,谦虚地一笑,道:“小泉先生实在太客气了,请你务必在汉州多呆几天,我陪你到处走走,欣赏一下这个城市的风景。”

    越智浅香眼前一亮,略有些激动地说道:“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华夏文化,对汉州这座城市也有所了解,曾经这里华夏最富饶繁华的都市,有很多快炙人口的诗词都是赞赏这座城市。”

    言毕,越智浅香用独特的嗓音,吟诵了一首唐代诗人李白有关汉州的名诗。

    苏韬笑着鼓掌道:“没想到浅香女士,你对华夏文化这么精通。”

    越智浅香内敛地一笑,“你肯定是忘记了,我父亲是一名汉医,而我也是一名汉医。从小耳濡目染,接触过很多华夏文化,只是汉医学得不太精通,不仅没有继承父亲的医术,跟您相比更是相差甚远。”

    越智浅香这番话说得有点内谦,其实她的医术已经不凡,否则的话,也不会让小泉冶平病了那么长时间,还能保持行动如常。如果不是保健有方,小泉冶平早就无法行走了。

    当然,越智浅香之所以这么说,也是表达敬佩,她还没有说出内心更深处的话,对苏韬极为钦佩,比起自己的父亲更高一筹的医术,彻底颠覆了她对汉医的认知。

    就跟一个长期浸淫、研究篮球的人,突然见到了nba明星,那种兴奋和忐忑的心情。

    苏韬轻轻地拍了一下脑门,自嘲地笑道:“其实我还是记得的,只不过是学医的人,不一定研究华夏文化嘛。”

    越智浅香却是异常凝重地摇头,否定苏韬的话,道:“想要真正学好汉医,必须要研究透彻华夏文化,因为这是相辅相成的。”

    苏韬被越智浅香的较真弄得有点哑口无言,倒也不气恼,暗忖这倒也显示出这个岛国女人的可爱。他点了点头,道:“只可惜现在华夏的中医学院,很多学生不知道这一点,觉得古代医书晦涩难懂,所以更偏向于研读简化版。”

    越智浅香惊讶道:“那怎么能行?简化版虽说翻译成白话,能够便于理解,但在表达某些意思的时候,还是因为译者的观点加入,出现一些偏差。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对于汉医长期的传承可是不好的事情。”

    苏韬对越智浅香的见识感叹不已,一个学汉医的岛国女子尚能看得出,只可惜国内的中医教育,却忽略了这些问题。

    越智浅香见苏韬表情阴晴不定,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低下头,轻柔地说道:“是不是我什么地方说得不对,还请您包容和海涵。”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越智浅香的这性格,还真有点“软”得过分了。华夏现在的女孩子,有几个能这么“软”的,苏韬不仅暗叹岛国男士还是挺幸福的,在那种氛围长大的女子,才是真正水做的,哪像现在华夏女子,动不动就自称女汉子为荣?

    两人喝完茶,苏韬见午饭时间差不多,就帮越智浅香在茶座点了午餐,虽说两人来在不同的国家,但因为专业一样,都是研究中医,所以交流起来没有任何阻碍,尤其对越智浅香而言,她问了很多自己之前难以理解的专业问题,被苏韬言简意赅地解释,有种豁然开朗的愉悦之感。

    “时间不早了,我得去参加新闻发布会了!”苏韬朝越智浅香淡淡一笑,和这个岛国少妇在一起的时光,虽然短暂,但是很美妙。

    “我跟你一起去吧!”越智浅香站起身,面色微红地说道,“虽然帮不上忙,但我肯定站在您这一边。”

    苏韬点头笑道:“行啊,多一个人支持,也多一份信心。”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