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01章 逆向梳理案件
    雨势小了许多,汉州城市不大,但小而精致,地面干净整洁,虽然身处大排档,但环境不算太差,朦胧的雨雾中,尚还透着一股热气,不远处的街道上穿梭着披着五颜六色雨衣电瓶车,在黄色灯光的照耀下,如同游乐场里的五彩旋转木马,别有一番意境。

    不过,桌上的苏韬、张振、江清寒,可没有闲情逸致欣赏这初夏的街景,他们低声交流,分析着命案的可能性。

    “从何宇的身体状况来看,不仅酗酒眼中,还吸毒严重。他皮肤有过敏症状,应该近期从干燥的北方到湿度比较高的南方,南粤省一带居住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苏韬耐心地分析道,“南粤省有吃药膳的习惯,经常会准备鸡骨草,当归,黄芪,麦冬这些药材,所以也能证明我的推论。”

    “这些和案件没有什么关系吧?”张振困惑地问道。

    苏韬笑着摆了摆手,道:“我分析他可能与南粤省的一家慈善机构有一定的关联。否则,他也不会打电话给我,称自己知道岐黄慈善遭遇造谣的黑幕。”

    江清寒点了点头,道:“你分析得有道理,但南粤省的慈善机构也有不少,光凭这些推论还不够。”

    苏韬沉声道:“之所以会遭到同行的抹黑,肯定是岐黄慈善的拍卖会影响到了其他慈善机构的利益。岐黄慈善招募了不少企业家,只要整理一下他们曾经捐助过的慈善机构,就可以分析,谁是主使者。”

    张振拍了一下大腿,笑道:“这么一说,倒是合情合理了。”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有因必有果,造成现在这种困境,幕后之人恐怕也是老对手。只不过没有具体证据,他也无法确定是谁。

    江清寒吩咐道:“你重新检查一下何宇的身份信息。他为人比较谨慎,很有可能用的是虚假身份信息,先调查到他在南粤省这段时间见过哪些人,如果这些人当中涉及到慈善机构,就重点往下查。”

    苏韬暗忖江清寒一点就通,很快从自己提供的线索中,找到了蛛丝马迹。

    第一,先找到何宇生前在南粤省接触到过哪些慈善机构,第二,比对岐黄慈善拍卖会邀请的企业名单,如此一来,就可以缩小范围。

    “除了这些,你还能分析出什么吗?”大方向有了,张振也从一头乱麻中找到了曙光,他连忙继续追问道。

    “另外,杀害死者的应该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苏韬很确信地说道。

    “为什么?”江清寒也有点意外,毕竟这种凶杀案,男性的概率比女性要超出百分之五十以上。

    “第一,何宇在临时前,他身体的某个部位处于很亢奋的状态。”苏韬很隐晦地说道,他故意看了一眼江清寒,师父果然微微皱了皱眉头,“第二,我进屋比较早,所以依然能嗅到空气中残留着一股很清淡的香水味;第三,杀人者用匕首刺入何宇胸口的力量和角度也是证明了可能是女性,不需要太多的腕力,但部位吃得很准,直刺心脏,显然经过训练;第四,从现场的血迹来看,我发现了一处很奇怪的血渍,应该是高跟鞋留下的,你们可以回去仔细研究一下。”

    苏韬的观察力很细致,江清寒和张振对视一眼,他们疏忽了这些细节,但对苏韬由此推断,也见怪不怪。

    毕竟苏韬并不是第一次展现出,福尔摩斯般的超强推理能力了。

    张振的手机没过多久振动了一下,他打开一个视频,看了一阵,唏嘘道:“我们调取了酒店外的道路监控,这辆黑色的轿车嫌疑很大。这名女子出酒店的时间,距离何宇的死亡时间不久,整个过程中戴着口罩、墨镜、围巾,甚至走路还故意弓着腰,衣服里塞着填充物,让人错误判断她的体型和身高,极有可能是凶手。不过,轿车在距离酒店十多公里处消失了踪影。从作案手法和老练程度来看,对方很专业。”

    这与苏韬的推断得到印证之后,也让张振坚定了信心,务必要继续追踪下去,先找到那辆轿车,再顺藤摸瓜找到那个嫌疑很大的女子。

    一顿饭的功夫,这场凶杀案已经冒出了苗头,当然,仍有很多问题还处于云里雾里。

    何宇找苏韬,究竟要给他什么资料?

    对方能派出女杀手,还能掀起这么大的舆论声势,究竟是何方势力在幕后操纵?

    苏韬也有点心有余力不足的感觉,要查明此事,还得请江清寒帮忙,如果能找到谁在打黑枪,岐黄慈善的危机说不定就能迎刃而解。

    三人吃晚饭之后,江清寒将苏韬送到三味堂,然后和张振回合,一群人熬夜开始调查此次案件。

    只要是因为市里相关领导非常重视,给市公安局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在三天之内查明真相。

    事实证明,对方有备而来,第二天新闻再度爆料《岐黄慈善会长苏韬出现在命案现场》。

    新闻中详细地描述了,苏韬何时出现在锦湖酒店,同时还配发了一张经过处理的死者照片,同时用文字暗示,苏韬可能是这场凶杀案的行凶者。

    岐黄慈善瞬间进入一种很尴尬的境地,不仅牵涉到基金会黑幕,而且主要负责人还涉及到命案,在这种情况之下,谁还敢参加岐黄慈善的拍卖会,只能说对方的手段实在太凶残,而且一环套一环,让人避无可避。

    第二天早上九点左右,苏韬还是来到了岐黄慈善,见到了覃媚媚。

    覃媚媚面容有些憔悴,她一宿没睡,尤其是早上得知那条突然冒出来的新闻,一早就赶到公司安排人赶紧进行公关。

    不过,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一袭长发高高盘起,小巧的脸型立体感十足,修长散发着别样风韵的曼妙身姿,被布满复杂花纹的长裙所包裹,尽管拧着清秀浓黑的眉线,但身上依旧还散发着一股妖媚气息,给人不一样的感觉,犹如从民国电视剧走出的人物,让人不由自主地深受吸引。

    苏韬有点歉意,毕竟那个新闻与自己有脱不开的关系,无奈地将事实经过告诉了覃媚媚。

    覃媚媚眼中闪过一丝阴冷之色,微微沉吟,便道:“这是李富绅常用的招术!”

    “李富绅?”苏韬微微有点惊讶。

    “没错!颠倒黑白,混乱是非。”覃媚媚沉声道,“他用这种招数,曾经让一个和他一起创办企业的伙伴,受不了压力,直接跳楼而亡,没想到他现在竟然用同样的招术对付你。”

    “我们做慈善,他经营商业地产,本应井水不犯河水。”苏韬皱眉困惑地问道,毕竟他原本猜测,此事应该是同行所为。

    “李富绅名下也有一个慈善机构,那个机构表面上做慈善,但事实上为一些不法组织洗黑钱。我此次招募企业,就是针对那家慈善机构的企业客户下手,挖走了大部分资源。”覃媚媚这才说明了事实真相。

    慈善基金洗黑钱,这属于行业内潜规则,很多人通过不法渠道获得的钱,通过慈善基金一洗白,就可以变成合法资金,同时还能避税。

    前不久爆发出很多关于慈善基金的丑闻,导致华夏的公益事业蒙上了一层阴霾,苏韬之所以推动岐黄慈善发展,也是希望一扫这个领域的黑暗与丑陋,但始料未及的是,这还才开始没走几步,就被人泼了脏水。

    这也是慈善行业的现象,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你泼我的脏水,我泼你的脏水,没有底线,导致了行业的畸形发展。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给张振的分析倒也没有太多差错,与李富绅如果有关的话,倒也合理,也难怪对方手段高超,报复方式极为老练。

    “离拍卖会不到十五天的时间,继续拖下去,我们的活动必须要延期,这会造成不好的影响。”覃媚媚眼中闪过到决然,“我们必须要正面应对,发布会就定在下午,你能不能参加?”

    “我当然参加!”苏韬苦笑道,“不过这种应对舆论危机的办法,太过于老套,恐怕对方早就猜测到,会安排人过来捣乱。那样的话,让发布会变得一团糟,我们就变得一错再错了。”

    覃媚媚微微一怔,自己只顾着琢磨如何引导舆论,却没有想到更深一层,按照李富绅的性格,绝对会在新闻发布会上收买一些媒体,故意捣乱,打乱自己的安排。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坐以待毙?”覃媚媚的语调变高,她并不是跟苏韬发脾气,而是在生自己的气。原本她以为能够让李富绅的资源变为己有,没想到李富绅在暗中策划了阴谋。

    苏韬知道覃媚媚内心深处有些愧疚,她在策划此事的过程中,将岐黄慈善变成了和李富绅斗气的工具,这才会导致现在岐黄慈善处于尴尬之地。覃媚媚比任何人都想要解决这个问题。

    苏韬轻轻地吐口气,道:“给李富绅打电话吧,先试试口风,然后我们在筹划怎么办!”

    “我打?”覃媚媚犹豫不决。

    “当然是我打!”苏韬淡淡笑道,“你和李富绅不适合见面,这是我和他的过节,不需要你出面参与。”

    覃媚媚怔然无语,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微酸,暗忖这小男人挺有担当。

    苏韬在覃媚媚的脑门上用手指戳了戳,没好气地笑道:“还愣着做什么,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吧!”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