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99章 拍卖会遇造谣
    岐黄慈善与三味国际位于同一栋楼层,员工不算多,只有三十多号人,与三味国际的员工风格截然不同,这里的员工不少聘请的都是社会底层,急需援助的人士。

    至于办公室的装修,相对于三味国际的风格也相去甚远,墙体只是简单的刷白,摆设也极其简约,并非岐黄慈善缺钱,而是岐黄慈善将每一个捐助者的钱都尽力用到实处。

    岐黄慈善建立数月以来,已经有数千人获得了资助,他们来自于各个城市,身患重病,陷入困境,岐黄慈善对他们进行无偿的医疗援助,让这些人延续了生命,改变了生存的境况。

    不过,这种速度还远远不够,岐黄慈善需要帮助更多的人,所以需要更多的资金,这就是为何举办慈善拍卖活动的缘故。

    苏韬在门口见到了吕诗淼和覃媚媚,跟着两人来到了一间挺宽敞的屋子,里面摆放着一些物品,都是慈善拍卖会上准备拍卖的物品。

    覃媚媚指着一对翡翠玉马,道:“这是宋思辰老先生托人送来的拍卖品,市场价估值在五十万左右,老先生为了拍卖会也算是拼了。”

    苏韬暗叹了一声,他对宋思辰很了解,并不是什么古董收藏家,而且一身钻研医术,没有太多精力聚财,所以生活不算宽裕,这一对玉马,算得上他最为珍视的宝贝,却拿出来为岐黄慈善做贡献,心中触动颇大。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道:“我明天也拿点东西过来,作为拍卖品!”

    覃媚媚自然不会客气,激将道:“我们这边的拍卖品,档次都很高,你可不用随便拿些地摊货来忽悠人,那样会被直接筛选出局的。”

    苏韬耸了耸肩,哭笑不得,“放心吧,我不会给你丢人的。”

    吕诗淼站在门口,一开始面带微笑,突然有人推门走入,凑到吕诗淼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她面色微微一变。

    苏韬一直留意吕诗淼,便问道:“怎么了?”

    吕诗淼面色凝重地叹了口气,也不隐瞒,沉声道:“刚才有人在网上找到了一篇抹黑你和岐黄慈善的帖子,已经在迅速疯传。”

    覃媚媚的反应很快,蹙眉道:“这个关键时刻出现负面消息,肯定是有人故意跟我们作对!”

    三人离开屋子,进了覃媚媚的办公室,这里的装修布置稍微典雅一些,但细节之处,看得出来,很多装饰品都是覃媚媚的私人物品。这样也是为了节省经费,足见岐黄慈善在运营过程中,真心特别节俭。

    很快找到了网上正在热议的帖子,标题是《无耻岐黄慈善,披着羊皮的吸血机构》。

    在这个贴子里,捏造了十多个恶意造谣的不实言论。

    诸如,岐黄慈善女总裁开宝马炫富;岐黄慈善一顿饭局吃了9898元;五万元救命款,交给岐黄慈善,小女孩直到病逝,钱却姗姗未到 ……

    覃媚媚粗粗扫了一眼,暗叹了一口气,道:“造谣者的行为很下作,不过是将这几年一些慈善基金会爆出的绯闻,一股脑地转移到岐黄慈善的身上来,没有事实根据,根本经不起推敲。”

    “关键是现在慈善拍卖会在即,曝出这样的的绯闻,对于开展活动,无疑会产生阻碍。”吕诗淼无奈苦笑道,“我们邀请的那些企业,在全国范围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即使明知这些是假消息,他们也会怕牵连,选择放弃参加!”

    吕诗淼话音刚落,覃媚媚的手机响了起来,里面传来姨娘蒋梦鸥的声音,“媚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刚才集团公关部汇报,岐黄慈善惹上了舆论危机,你们必须要赶紧应对,不然的话,关于参加慈善拍卖活动的决策,我迫于压力,只能取消。”

    覃媚媚只能无奈地解释道:“姨娘,你稍安勿躁,那些都是空来风的消息,我们会迅速找关系清除,同时举办新闻发布会,正面应对!”

    “你们得赶紧处理好!”蒋梦鸥也是为覃媚媚着急,“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让集团公关部配合你们处理此次舆论危机。”

    “不用了!”覃媚媚坚持说道,“我们会自己处理好的!”

    这对于岐黄慈善是一次巨大的挫折,但覃媚媚有信心应对。

    挂断蒋梦鸥的电话,覃媚媚再次接到其他几个电话,均是为此事而来,至于吕诗淼也在不停地接电话,苏韬则发现自己之前那个俄罗斯访问团的企业家群,也有人关心此事。

    从这病毒式的蔓延和传播,可以充分说明,背后指使者肯定非同小可,也是个拥有足够舆论掌控力的势力。

    岐黄慈善迅速触动公关方案,首先是发布声明,对网络造谣事件表示追究散布者的法律责任,其次是利用宣传资源,删除各大网络媒体的负面信息,最后是举办新闻发布会,对此事进行澄清。

    苏韬也在努力想办法,给倪静秋打了电话,希望她能够利用媒体资源帮助自己。倪静秋很爽快的答应,但半小时之后又打来电话,表示幕后之人很高明,即使以自己的人脉,无法删除所有的负面影响。

    一瞬间,岐黄慈善成为热议的话题,主要是因为中医这几年的名声不大好,再加上前不久数个知名慈善基金纷纷闹出丑闻,以至于让外界先入为主的认为,岐黄慈善就是一个打着中医行善为幌子的骗子机构。

    在这种背景之下,原本确定好,参加慈善拍卖会的企业纷纷发来公函,取消了原先的计划。

    苏韬在岐黄慈善呆了一天,遇到这种事情,他也尝试了各种办法,不过,效果欠佳,只因对方有备而来。他其实也能找到更直接的办法,比如薛秘书长,但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毕竟薛秘书长与自己的交情不深,这种人情关系等到关键时刻才能用一次。

    夜幕降临,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但岐黄慈善依然灯火通明,所有员工都在加班。

    苏韬正准备喊覃媚媚和吕诗淼吃晚饭,毕竟饿着肚子,并不能解决现在的困境。这时手机响起,上面出现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接通之后,里面传来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是苏神医吗?”

    苏韬警惕地皱了皱眉,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但我知道,你掌控的岐黄慈善遇到了很大的麻烦。”男人低沉地说道,“如果你想让岐黄慈善安然度过现在的危机,那就来见我一面!”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虽然明知幕后之人肯定会出现,但没想到竟然邀请自己见面,这必定是一个鸿门宴!

    “行吧,你报地点,我来找你!”苏韬沉声道。

    “等下我将地址发给你!”男子警告道,“记住,一个人来。”

    等了几分钟,手机震动,上面发来地址,约在汉州的“锦湖酒店”,苏韬心知肚明,对方定是等着自己从俄罗斯归来,策划了这起风波。

    苏韬害怕吕诗淼和覃媚媚担心自己,借口三味堂有急事要处理,便独自开着大众cc,前往“锦湖酒店”。车行至一半,天幕响起了几声闷雷,很快下起了瓢泼大雨。

    雨柱砸在挡风玻璃上,遮住了视线,苏韬心绪也有些不宁……

    锦湖酒店8032房间内,一个身穿蓝色衬衣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手边摆放着一瓶白酒和一包塑料袋装的花生米,白酒已经喝了大半,花生米还有大半包,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u盘还在。

    门铃响起,男子突然紧张起来,因为按照自己给苏韬打电话的时间,他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就赶到这里。他小心翼翼地挪步走到门口,通过猫眼朝外望去,一个穿着暴露的女郎,正在不停地按着门铃。

    如果在正常情况下,他肯定会考虑享受一下这飞来的艳遇,不过此刻处于特殊时期,他没有心情。

    女郎还在不停地摁着门铃,男子暗叹了一口气,打开门缝,沉声道:“别按了!”

    “先生,要服务吗?”女郎身材高挑,线条流畅,长着一张精致的脸蛋,嘴角带笑,勾魂摄魄。

    “不需要!”男子尽管心动,但还是拒绝了女郎的要求。

    “别这么狠心,让我进来坐坐吧,我先给您跳个舞,如果不满意,绝不打扰您!”女郎在原地转了个圈,摆弄了几个艳舞的姿势,妖娆妩媚。

    男子在酒精的作用下,有些迷乱,打开了门,色眯眯地盯着女郎的身子扫了又扫。

    女郎见成功说服男子,动人妩媚地一笑,灵巧地挤入房内,整个人压在了男子的身上。

    男子正准备说,“快一点,我等会还要见一个人。”

    突然,他发现胸口传来剧痛,难以置信地往后退了两步,下意识地低头,发现一柄匕首刺入自己的胸口寸许,汩汩地冒着鲜血。

    女郎脸上妩媚笑容消失不见,变成了冷酷之色,她蹲在男子身边搜索了一阵,终于在他胸口位置找到了一个u盘,然后搭了一下他颈部的动脉,确定他已经彻底死亡,才放心离开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