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97章 国术杀人之术
    听说苏韬要提前走,访问团里不少人,跟苏韬单独发了道别信息,还表示等回国之后,找时间一定要聚一聚。访问团的企业家代表们组建了一个群,里面除了薛秘书长之外,唯有苏韬在内,连岳遵也没有被邀请入群。这主要是因为,苏韬确实跟这些企业家相处得不错,他治病的风格,温润有度,赢得了众人的好感。

    薛秘书长也私下找到苏韬,真诚地交代了几句,以后苏韬要负责萧副总理的保健服务工作,不定期地要随萧副总理参加各项活动,因为知道他私事很多,所以嘱咐他要调整好重心,梳理好公事和私事的平衡。

    苏韬也跟薛秘书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三味堂和三味国际,已经基本全部交给专业团队来打理,而自己的重心,一则放在岐黄慈善的发展上,二则放在履行国医保健工作。

    薛秘书长对苏韬的大局观很满意,以至于透露了萧副总理一些关于要大力扶持中医文化的想法。

    千万不要低估这一鳞半爪的小道消息,只要留意一下,就可以利用政策,构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苏韬心中开始琢磨,无论药山计划,还是投资中医药厂的事情,也得尽快落实。另外,就是关于推出app问诊服务的方案,也得尽快推出,这样才能在政策利好的情况下,插上腾飞的翅膀。

    其实,苏韬的各项计划原本可以走得更快,因为他并不缺少资本,主要是因为他追求精细,一定要做到最好的服务,所以在很多细节上进行缜密的推敲,所以使得很多计划显得“难产”。

    所以晏静认为,苏韬是最“宽松”的老板,他可以不问任何运营,不知道财务报表,但也是最“难搞”的老板,他在细节的要求非常严格,不允许任何混淆过关。

    比如三味国际准备推出几款衍生产品,但因为效果比不上沉鱼落雁膏和闭月羞花液,被苏韬直接弃之不用。

    又比如每天都有人慕名,想用支付加盟费的形式,自己开三味堂分店,被苏韬果断拒绝。

    苏韬看似浑不在意,但对于核心要求很执着,甚至有些偏执,这也与他的职业有关,医者治病,需要谨慎细致,绝不能留下破绽,以至于后患无穷。

    苏韬和江清寒回国之前,江清寒特地去了一趟超市,买了充满俄罗斯风情韵味的“套娃”,作为燕莎的礼物。

    苏韬也买了一堆东西,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三味堂那群老员工们都是自己的家人,自己难得出一次国,还是得买点礼物,以表心意。

    苏韬和江清寒下飞机之后,就找到了拼车的车辆。琼金机场每天都有从琼金到汉州的黑车,价格不贵,而且便捷。虽说明知没有安全保障,但两人还是选择了这种更快能回家的交通方式。黑车师傅很快招揽到足够的人,一路飞驰,将他们送到汉州汽车西站,然后两人再拦了辆出租车,先到了燕宅。

    此时已经天色很晚,燕无尽特地准备好了一桌菜,燕莎也洗过澡,拿着把蒲扇,拍着乱飞的蚊子,静静等待。

    等苏韬和江清寒下车之后,爷孙俩脸上露出微笑,江清寒见到亲人,也是微微有些鼻子泛酸,从他们的身上,她找到了家的感觉。

    之前之所以没有感触,只是身在局中,如今跳出局外,反而感觉到了温馨。江清寒下定决心,以后要多花点心思在燕莎的身上,作为一个刑警她问心无愧,但作为一个母亲,她自觉亏欠燕莎太多。

    燕莎小心翼翼地拿着套娃,美滋滋地放进了屋内的书桌上,笑道:“今晚我要多做二十道数学题。”

    江清寒没好气地笑道:“如果你真能做到,以后我保证只要出差,就给你带礼物。”

    燕莎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最讨厌别人激我,你给我等着!”言毕,她就要钻到书房对付作业。

    燕无尽拉着燕莎,笑道:“今晚就休息一下吧,你妈这么久才回来,咱们一家人一起吃团圆饭。”

    至于苏韬没把自己当外人,见桌上都是街边买来的熟食,还有超市买来的冰冻食品,就在厨房里又整了两个炒菜,四人上桌,有说有笑地聊起在俄罗斯的见闻。燕无尽不时偷偷打量江清寒一眼,却看不出任何内心情绪。

    晚饭结束之后,苏韬开始整理餐桌,江清寒抢着收拾碗筷,燕无尽将苏韬拉到一边,沉声地问道:“她找到燕隼了吗?”

    苏韬想了想,轻声道:“准确来说,师父应该是找到答案了,所以您不必担心。”

    燕无尽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多问,朝苏韬仔细打量一番,道:“明天起,凌晨五点来找我!”

    苏韬知道燕无尽,这是准备教自己核心的拳法,点了点头,连忙道:“遵命!”

    一直以来,苏韬觉得燕无尽并没有把自己真正的武学精髓教给自己,如果真的教给自己了,自己怎么可能还是那么菜,遇到龙十九那样的杀手,还是手忙脚乱,只能临时发挥,一顿乱拳打死对方?

    第二天,清晨五点,苏韬准时在湖边找到了燕无尽。

    燕无尽在钓鱼,他指了指湖面,道:“脱了衣服,跳进去!”

    虽说现在已经是初夏,但清晨的湖水还是很凉,苏韬只能依言而行,将身上的衣服脱掉,然后跳到了湖中,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燕无尽突然甩起来鱼钩,朝苏韬飞了过来。

    苏韬反应极快,堪堪避过,燕无尽在岸上不停地抖着手腕,那鱼钩如同受到精准的控制,朝苏韬不时疾掠。

    苏韬意识到燕无尽的意思了,他这是在给自己压力,让自己在危险中,掌握如何生存下去。

    河水有阻力,所以苏韬不得不用尽全力躲避,但那倒刺的鱼钩,还是会不时地擦中苏韬的身体,受到水的刺激,疼得龇牙咧嘴。

    燕无尽在岸上缓缓道:“自古武术都是杀人之术,之前教给你的都是基础套路,你想要更上一层楼,就需要在实战体悟,才能知道那些套路如何使用。真正的生死搏斗,是不讲求是否飘逸,而是追求防身和克敌,从今天起,我就得告诉你武术的残酷性。”

    苏韬根本来不及说话,那鱼线抽在了苏韬的身上。

    燕无尽虽然年龄很大,但手上的力道惊人,差点抽得苏韬背过气去,不过,他的韧性十足,哼也没哼,让注意力更加集中,堪堪躲过下两拨攻击,不过燕无尽的经验何等丰富,那鱼钩如同长了眼睛,专门朝苏韬难以防守的地方攻击,让苏韬手忙脚乱不已。

    足有一个小时,燕无尽算了一下时间,琢磨着再等会儿附近就有人来往,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明天这个时间点,你继续得过来找我。”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无奈苦笑,燕无尽也是算准了自己医术不错,一点皮外伤,决不至于伤筋动骨。

    苏韬也下定决心,要好好练习国术,便道:“遵命!”

    回到三味堂,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苏韬还是觉得身上不时会传来疼痛之感,他知道这是燕无尽故意所为,如果没有彻肤之痛,就无法在遇到高手的时候,尽快进入状态。任何武术宗师,他们都是实战中,积累了经验,不断突破自我,增强实力。

    稍微休息调整了一会儿,苏韬前往三味国际总部大厦,昨天在电话里跟晏静沟通了一些想法,晏静琢磨着今天早上要开会讨论,并邀请苏韬旁听。

    进入三味国际大厅,就看到正中央摆放着自己的kt板广告,走过去比对了一下,尺寸按照自己身体制成,皮肤处理得有点过分,符合当下对于小鲜肉的审美,但苏韬觉得有点太娘,没有阳刚之气,暗忖等下让晏静要稍微修改一下。

    晏静早已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等秘书将他带进办公室,才微微地太了下头,笑道:“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你自己随便坐会儿,我晚点再搭理你。”

    苏韬笑了笑,在办公室里到处翻翻弄弄,目光最终落在办公桌上的一组相框上,其中一个是花颜的单人照,还有一个是苏韬、覃媚媚和晏静的三人合照,将这么个照片放在案头,苏韬暗忖晏静还是动了心机。她想摆上自己的照片,但又怕引起闲言碎语,所以才将覃媚媚夹在中间,覃媚媚还真是个特大号的电灯泡。

    晏静见苏韬将那张三人合影放在手里把玩,嘴角露出坏笑,起身一把夺了过去,没好气地埋怨道:“真没素质,到处动手动脚!”

    苏韬笑着说道:“这说明咱俩亲密无间,不分彼此!”

    “谁跟你不分彼此了!”晏静笑啐了一声,终于批阅完了最后一份材料,然后喊秘书进入,将材料分发下去。

    随后,晏静给苏韬泡了一杯花茶,等他喝了几口,翻了翻手腕,笑道:“走吧,尊敬的苏董事长,下面请您出席会议,检查我们的工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