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96章 中等偏下水平
    等林毅夫离开之后,薇拉目光落在苏韬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内涵深刻的微笑,苏韬感觉自己腿部有异样,薇拉脱掉了高跟凉鞋,用脚掌不停地摩挲着他的小腿。

    “你这是啥意思?”苏韬笑问。

    “即将离别,你不觉得咱俩应该做一点更有意义的事情吗?”薇拉咬着红唇,眨着眼睛,妩媚地撩拨道。

    相对而坐喝着咖啡,是有点单调!

    苏韬自然读懂了她的暗示,起身牵起薇拉的手掌,笑道:“走吧,咱们去做有意义的事情!”

    西方女子比之东方女子,骨子里有种大胆与奔放,这是一种特别的魅力。

    苏韬拥着薇拉,来到了附近一家四星级酒店,刚进房门之后,两人就迫不及待地黏在了一起。等苏韬将衣服脱光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打断了两人之间原本已经沸腾的。苏韬望了一眼,是一个奇怪的号码,本来打算不闻不顾,但等铃声结束之后,还是再次响了起来。

    薇拉无奈地叹了口气,苦笑道:“接电话吧,说不定是重要人物打来的!”

    苏韬也就顾虑,毕竟自己是访问团医疗组的一份子,如果是团队中有人出现了什么重大疾病,自己还是得赶紧去处理一下。苏韬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温柔甜腻的声音,“请问是苏韬大夫吗?”

    “我是!请问你是?”苏韬觉得声音有点熟悉,但想不起是谁打来的。

    薇拉此刻故意捉弄苏韬一般,用手指点了点苏韬的胸口。苏韬微微一笑,配合地往后倒了两步,砸在了床上。

    “我是越智浅香!”女子连忙说道,“小泉冶平的妻子,您还有印象吗?”

    苏韬恍然大悟,脑海中浮现出那个面容姣好的岛国女人,笑道:“当然,记得!您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莫非小泉先生的病情恶化了?”

    苏韬一边打着电话应付越智浅香,一边关注着薇拉,她匍匐趴在床上,红润的舌尖在开始在苏韬的身上游走,那种丝丝麻麻,清凉的感觉,还真是舒适,如果不是刻意控制,他真想重重地呼出几口粗气。

    薇拉似乎也在有意地捉弄苏韬,不断地用舌尖刺激着苏韬身体几处特别敏感的位置。

    “不,我丈夫的病情已经好转。我打这个电话一来是为了感激你,二来也是想咨询你,之前曾经说过给岐黄慈善捐款的事情,我丈夫已经做好决定,想跟你了解一下具体的操作流程。”越智浅香握着手机,听到话筒那边,苏韬的语气似乎有点不对劲,不时地喘着粗气,心中觉得有点好奇,暗忖苏韬莫非是在健身吗?

    苏韬尽管克制自己的情绪,但薇拉实在太厉害,他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在跳跃,在兴奋的状态下,其实想要大声吼叫,并非女人的专利,男人也有忍不住的时候。

    “行……我晚点再给你联系方式!我此刻正在俄罗斯,所以没法第一时间给你答案,还请见谅!”苏韬深知在这个情况下,继续跟越智浅香交谈,虽说很刺激,但迟早会露馅,所以赶紧结束话题。

    “好,那我等您的消息!”越智浅香正准备挂断电话,突然发现电话那边发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她没忍住好奇,所以依然捧着电话,没有直接挂断,这时却听到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以及苏韬粗重的声。

    她连忙将手机挂断,手腕不停地颤抖,在为撞破了别人的秘密,而感到羞恼,但苏韬那粗重的声,却在她脑海中环绕不绝。虽然嫁给了小泉冶平,但她从没有享受过男女之间的事情。不知为何,这个电话,却是挑起了她内心的。

    越智浅香其实在洗澡的时候,也会偶尔感受一下那短暂的亢奋,每当事后,她都会觉得羞耻不已,自己竟然会贪图那种生理上的欢愉。

    一方面苏韬的形象在她心中崩塌,原来苏神医也不例外,也会辣手摧花;另一方面,她又在好奇,难道男女之事真的有那么多妙处,让男男女女都疯狂追逐吗?

    酒店内的苏韬和薇拉,并不知道刚才一个电话,已经泄露了他俩在做什么。

    当燃烧起来的时候,他们会忘记世界,只知道彼此。

    薇拉在苏韬的眼中,宛如从天而降的圣洁天使,每一处都散发着光辉;在薇拉的眼中,苏韬变成了英勇善战的骑士,每一个冲刺,都显得那么勇猛无畏。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疲惫地倒在床上。

    薇拉抚摸着苏韬肌肉虽不算大块,但异常结实的胸口,好奇道:“是不是华夏男人,都这么强大,我刚才感觉有那么一瞬间,几乎被你撕碎了!”

    “是啊!”苏韬知道薇拉除了自己之外,并没有接触过其他男人,他厚着脸皮说道,“你别看华夏男人格子不似西方人那么高大,但每个人都大而猛,粗而硬!”

    薇拉被逗得哈哈大笑,在苏韬的胸口用力地捶了一下,揭穿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我可看过报道,说亚洲人的尺寸比西方人要明显小一个尺码。”

    苏韬意识到薇拉刚才问自己的那句话,是故意跟自己挖坑,皱眉道:“那是误解!那个报道,是西方人恶意诋毁东方人的。不信的话,你仔细看看我?那个新闻是不是属实?”

    薇拉没敢真去研究小苏韬,仔细想了想,面色红润,娇媚一笑,道:“那可能你是一个特例吧!”

    苏韬摇了摇头,异常认真地说道:“我在华夏男人中,只能算是中等偏下的水平,经常进男生澡堂洗澡,我都觉得自卑!”

    薇拉忍俊不已,笑道:“好啦,我承认那个报道有失偏颇,行不行?”

    苏韬满意地点头,在薇拉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暗忖自己为了给所有华夏男人争光,这么黑自己,也算是够拼了吧?

    ……

    毕竟是跟着组织来到俄罗斯,所以跟薇拉只能,无法做到数日狂欢。

    薇拉给苏韬一种绽放的感觉,并不是说,她解锁了很多新的姿势,而是她的性格不在处于阴暗,而是走向了光明。

    因为受到越智浅香的打扰,所以苏韬将手机调整为静音模式,等再次拿起手机,发现上面有许多条未接电话,苏韬看了一眼,除了岳遵打来的电话,还有江清寒打来的电话。苏韬一边穿起衣服,一边先给江清寒拨了电话。

    “明天我打算先回国了!”江清寒的声音有点疲惫,“市局那边打来电话,有几个重要刑事案件,已经惊动了省厅,市局的压力很大,如果我不回去的话,恐怕会出大事。”

    江清寒将自己锁在屋子里已经有两日,苏韬没有去打扰她,因为他相信江清寒是个聪明坚强的女人。她只是需要私人空间和独处时间,当她消化完了一切,就能重新变成英姿煞爽的警花。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吧?”苏韬连忙皱眉道,他知道江清寒并非找借口回国。现在江清寒在汉州警界就是一个杀手锏,任何疑难案件,到她手中会迎刃而解。

    “不用!你不像我,对整个访问团作用很大。我走了没事,你走了,团队可能会受到影响。”江清寒拒绝了苏韬的要求。

    “不,这个世界少了谁,地球一样自转!”苏韬微笑道,“既然一同前来,那自然一定要一同回去。”

    江清寒顿了顿,沉声道:“那我订明天早上的航班!”

    苏韬认可道:“嗯,我晚点就跟岳教授打声招呼,相信他会帮我们做好后续工作。”

    挂断了江清寒的电话,苏韬又拨通了岳遵的电话。

    岳遵笑着说道:“没什么急事,就是去你房间想找你聊天,没想到你不在房间。”

    苏韬尴尬地望了一眼旁边的薇拉,笑着解释道:“我正在与一个朋友见面!”

    “年轻人嘛,难得出国,是得好好感受一下异国的氛围。”岳遵笑着说道。

    “对了,我有件事正好与您申请一下!”苏韬将自己明天和江清寒脱离访俄团队的请求,跟岳遵说了一番。

    岳遵微微沉吟,叹气道:“你们先行离开,问题不大。现在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在开展,只是你如果能坚持到与访问团一起回国,那样会显得更加圆满一些。”

    一般来说,访问活动结束之后,还有庆功宴。萧副总理会在庆功宴上,对工作进行总结,同时表彰有杰出贡献的成员。苏韬如果坚持和大部队一起回国,无疑会享受到这份殊荣。

    苏韬明白岳遵的意思,自己这么做,的确有种虎头蛇尾之感,但他依然坚持道:“还请师叔能够体谅!”

    “没事!”岳遵知道苏韬此次来俄罗斯,就带有私人目的,正因为他的加入,反而减轻了自己的压力。否则的话,遇到萧副总理突然病重,自己还真没把握,如此快速完美地解决,“你安心回国吧!你在俄罗斯所做每一件事,都记录在功劳簿上,如果回国开庆功会,论贡献绝对少不了你一份!”

    苏韬其实倒也真的不在意那些虚荣,只是这次俄罗斯之行,让他扩大了人脉,同时还帮江清寒找到了燕隼。尽管结果对于江清寒有点残忍,但至少满足了她心中的怨念。那个虚幻存在的人影彻底消失,那么其他人也就有资格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