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95章 添加东方元素
    俄罗斯之行即将结束,访问活动告一段落,算是放松下来。

    访问团的众人也分开行动,趁着最后的时光,游览一下著名的风景区。

    苏韬和薇拉两人突破了冲中阻碍,顺利见面。

    从薇拉口中得知,她的外公支持两人在一起,因此奥蒙德老爷不得不给女儿解除了禁足令。不过,薇拉必须要开始接受家族的工作,所以暂时不能回到华夏。至于三味国际的事务,她也相信精明能干的晏静,一定能运营得很好。

    两人无视旁人亲热一番过后,薇拉拿着手机,一页一页地翻着保存好的照片,笑道:“按照我们的计划,此次三味国际时尚品牌进入欧洲,主打这几种系列,设计师都很优秀,每种款式都极具想象力,外观亮眼,同时不失实用性。”

    苏韬随便翻看了几张图片,却是摇头苦笑。

    薇拉皱了皱眉,困惑道:“你看上去不满意这些设计?”

    苏韬点了点头,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不懂得时尚流行元素,所以不知道无法知道这些皮包和服饰,哪些会跟让欧洲人喜欢。但我觉得,既然是来自东方华夏的产品,必须要有自己的国家元素在里面。毕竟欧洲有不少奢侈品牌,他们已经做这种类型的产品很多年,你如果用时尚趋势跟他们竞争,无疑是用自己的短处,和他们竞争。三味国际来自于神秘的东方,如果添加一些神秘的东方元素,这样就是扬长避短,反而会让市场迅速地辨别出我们自己的品牌形象。”

    薇拉瞪大眼睛,吃惊地王者苏韬,“你是个天才!”

    苏韬耸了耸肩,谦虚地笑道:“我只是信口胡诌而已!”

    “不!”薇拉摇头道,“我一直就觉得三味国际的产品缺少什么,如今被你点拨之后,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三味国际是靠华夏传统的中医文化获得广大欧洲女性的喜爱,那么推出来的产品,自然要加入许多华夏的元素。”

    言毕,她连忙拨通了晏静的电话,在电话里跟晏静认真地交流起来。

    苏韬暗忖薇拉也是足够努力,不过刚才的想法,倒也不是真是胡说八道。苏韬虽说不管三味国际的具体事务,但他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基本的规划,那就是将它发展成一个充满华夏文化和中医元素的企业,这算是宏观把控。

    既然研发出皮包、香水、服饰等时尚产品,自然也要加入华夏与中医元素。

    等薇拉和晏静沟通完毕,咖啡都已经凉了。

    薇拉兴奋地笑道:“晏静认可了你的方案,所以让设计部门重新提交产品。在国际潮流的元素中,加入三味国际特有的风格。”

    苏韬笑了笑道:“我觉得没有那么复杂,其实这些设计已经很好,在上面增加一些刺绣、墨画等元素,就可以忽悠人了。”

    薇拉没好气地笑道:“搞得你也可以当设计师似的。”

    苏韬一本正经地咳嗽了一声,道:“我虽然没有设计师的专业技能,但我有医术大师的审美能力!”

    薇拉见苏韬认真的吹牛,忍俊不已,咯咯地笑了一阵,突然又是神色一暗,含情脉脉地望着苏韬,“这次你回到华夏,还不知道何时能见到你呢!”

    苏韬握住薇拉白腻的手掌,异常认真地说道:“放心吧,只要你想见我,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你见到我。”

    “我忍得住!”薇拉眸中泪光闪闪,“所以你不用那么辛苦,安安静静地在华夏当好医生,救治更多的病人吧!”

    苏韬捏了一下薇拉的粉面,笑道:“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薇拉用纸巾擦了擦面颊,掏出化妆镜看了一下脸,道:“都是你害得我哭了,妆都花了,我去洗手间,等等就来!”

    目送魔鬼身材,天使面容的薇拉消失在长廊尽处,苏韬忍不住叹了口气,说实话自己心中有种冲动,让薇拉放下俄罗斯的一切,跟自己远走华夏。但他还是缺少了这股勇气。相对于奥蒙德家族这个庞然大物,自己说这种话,并不是说明自己多么的勇敢,只能证明自己太幼稚。

    只有等到具备足够实力的那天,苏韬给出这种承诺,才能显示出自己并非忽悠人。

    苏韬有信心,只要努力,应该不会用太久的时间。

    一年不够,那就两年,两年不够,那就十年。

    他还很年轻,有足够的时间沉淀和积累。

    薇拉重新回来的时候,她挽着一个老男人,这不仅让苏韬微微皱了皱眉,好奇老男人的来历。

    “这是我的外公,林毅夫!”薇拉嘟着嘴,无奈地解释道,“他非要来看你一眼,我拦不住他。”

    “您好,林先生!”苏韬连忙站起身,他知道此次能够在人海茫茫中找到燕隼,完全是靠林毅夫。这么短时间内能够找到林毅夫,注意证明林毅夫的手腕。

    林毅夫身材很高,足有一米八,他体型保持得很好,面容清秀,没有任何杀气,一眼望去就是个脾气不错,充满绅士风度的成功男士。

    林毅夫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眉浓如墨,微笑着说道:“终于见到你了,一直好奇是你什么样的男人,让我的宝贝外孙女这么喜欢你。”

    林毅夫的口音带一点吴侬软语的味道,应该是云海人。

    苏韬幽默地笑道:“应该没有让您失望,否则的话,您也不会愿意浪费时间来见我,还愿意跟我多说一句话!”

    林毅夫笑了笑,与薇拉道:“我和苏韬单独聊几句,你去其他地方等着吧。”

    薇拉担忧地望了一眼苏韬,眸光中流露出鼓励之色。苏韬能读出其中的意思,要自己好好表现,两人能否顺利地在一起,全看自己能否获得外公的支持。

    等薇拉离开之后,林毅夫伸出手,笑道:“给我诊个脉吧?”

    苏韬原本以为林毅夫有什么重要的大事,也被林毅夫突兀的举动惹得一笑。不过,他很快收敛了笑容,认真地给林毅夫搭了个脉。

    “怎么样?没得绝症吧?”林毅夫收回手腕,淡淡地问道。

    “您的身体很好,只是年轻的时候,受过几次重伤,时不时地会发作。”苏韬也不隐瞒,详细地说道,“一处在肩胛骨部位,是子弹贯穿伤,另一处在脚踝部位,被铁棍砸断过,后来虽然及时做了处理,但可能因为当时条件有限,没有恢复得很好。这两处老伤,使得您到了夏天或者冬天,会不堪其扰。”

    林毅夫暗叹了一口气,苏韬说得没错,笑道:“现在终于知道那个固执的斯捷潘为何会对你另眼相看!你的确是一个优秀的医生。”

    “需要我现在为你治疗吗?”苏韬主动道,“虽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康复,但能让你减轻痛苦,还是没问题的!”

    林毅夫摇头,拒绝道:“人到了我这个年龄,身上带点老伤可以值得怀念,是一件好事。让我忘记曾经经历过的苦难,这反而会让我丢掉了谨慎之心。”

    苏韬无奈苦笑,他见过很多不愿意治病的患者,但像林毅夫给出这个奇葩原因的患者,却是只有他一人。

    林毅夫淡淡地扫了一眼苏韬,沉声道:“善待薇拉,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苏韬起身准备送他,却被他淡淡一笑,用手势阻止。

    苏韬望着林毅夫的背影,暗叹了一口气,虽然他身上没有流露出太过特别的气质,但苏韬却感受到了一种沉稳与凝练之感。只有将心灵修炼到极致,才会让人看不透他的内心。

    坐在劳斯莱斯宽敞的后排座位上,林蜜雪好奇地望着林毅夫,“您的未来外孙女婿怎么样?”

    “很有意思!”林毅夫咧嘴,露出几颗金牙,“他从见面开始,就在观察我,试探我,是个少有的年轻人。”

    “嗬,那薇拉真的捡着宝了啊!”林蜜雪反而撅起嘴,嫉妒的说道,“这小姑娘比我当年运气好多了!”

    林毅夫没好气地白了林蜜雪一眼,道:“哪有妈妈嫉妒女儿的啊?”

    林蜜雪重重地叹了口气,无奈道:“这就叫做天妒红颜吧!既然你认可他,那是不是至少把四分之一的家业,先交给他接手了啊?”

    林毅夫摇了摇头,道:“他有自己的路,是一个有信仰的小子,而且据我了解,华夏已经有大人物准备培养他,我就不凑热闹了。”

    “吝啬鬼!找理由和借口。就算有大人物培养他,你也可以争取拉拢过来啊?”林蜜雪瞪了自己父亲一眼,气呼呼地说道。

    林毅夫知道林蜜雪的用意,不怒反笑道:“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你啊,未免做得太过份了一点!”

    “我乐意!”林蜜雪反击道,“我是你当年对我妈做坏事,惹下的祸害,再怎么无理取闹,你也得跟我忍着。”

    “唉!”林毅夫决定住嘴,不然自己会被林蜜雪折磨至死。

    谁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完全就是上辈子的债主,这辈子来催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