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94章 烽火的继承者
    “有点意思!”林毅夫拿着一份文件,嘴角露出喜悦之色。

    文件上详细地描述了苏韬在斯捷潘和多勃雷宁角逐过程中,起到的关键作用。

    女儿林蜜雪坐在林毅夫不远处,正在享受美味的冰激凌,见父亲如此高兴,瘪了瘪嘴,道:“我女儿看中的人,会差吗?”

    林毅夫将文件放在一边,站起身走了几步,感慨道:“没想到两个超级大国的关系,竟然在被一个小小的中医大夫牵动,仔细研究这份文件,觉得太过不可思议了。”

    “第一,他很年轻,但绝对不是小小的中医,他是国医大师,可以用神医来形容也不为过;第二,他的心计过人,不是靠运气才达到目的,而是一步步的筹划!”林蜜雪笑眯眯地说道,“对这个女婿,我是越看越满意。爸,要不你把家业全部传给他吧。这样奥蒙德那个老顽固,就不会觉得他和您的外孙女门不当户不对了。”

    林毅夫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没好气地骂道:“又你这么败家的吗?他和薇拉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琢磨着把家产全部拱手让人了。我还没死呢,就算死了,也不一定留给下一代。”

    林蜜雪放下手中的冰激凌,不高兴地说道:“你不会想着捐助给什么慈善事业吧?我可不同意。你只有我一个女儿,所有的家产全部都是我的。而我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薇拉。薇拉如果和苏韬结婚,那么他俩就不分彼此,所以你的家产迟早也是苏韬的。”

    林毅夫被女儿古怪的逻辑搞得有点晕,摆了摆手,早已习惯了女儿的惊人言行,转移话题道:“这小子还得继续观察观察,不过奥蒙德那边,我会给他打个电话,不允许他阻止薇拉和苏韬自由恋爱。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玩中世纪的那一套,简直笑掉大牙了。”

    林蜜雪撇了撇嘴,嘀咕道:“还不是因为苏韬顺利通过了你的考验,否则的话,你哪会愿意跟那个古板、倔强的奥蒙德多说一句话?”

    林毅夫嘴角翘起一抹弧度,叹气道:“不过,说实话,苏韬的确是合适的人选,只是他对薇拉好像并非专一。虽说人不风流枉少年,但我总觉得薇拉有些吃亏。”

    林蜜雪不屑地瞪了一眼林毅夫,道:“世界上任何人有资格评价苏韬,但惟独你没有这个资格。”

    林毅夫讪讪一笑,“世界上也只有你敢跟我这么说话。既然你这个当娘的都不怕女儿吃亏,我这个当外公的自然更加不怕了。”

    林毅夫心中有自己的打算,拼搏了大半辈子,突然发现身边竟然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继承自己的家业。他并没有严格的国籍之分,如果自己那个女婿奥蒙德能知道怎么讨自己欢心,他也会考虑将家业继承给奥蒙德。只是自己的女儿现在和奥蒙德关系闹得很僵,已经属于名存实亡的关系,所以林毅夫自然要考虑其他人选。

    林毅夫亲生女儿唯有林蜜雪,也收养了几个义子,但他总觉得几名义子之中,并无能挑起大梁之人。

    既然第二代中缺少合适的人选,那么就在第三代中遴选,薇拉还算值得培养,但林毅夫心中有自己的判断,这是个男权社会,女人如果挑起过重的担子,会让自己特别辛苦,于是他又有些舍不得。

    综合各种原因,林毅夫才有种将苏韬视作接班人的打算。不过,这也只是个想法而已,毕竟林毅夫是个很谨慎之人,除非对苏韬足够了解,知道他那一身逆天的医术,从何处学来,他或许才会实施继承人培养计划。

    ……

    燕京,安静的胡同,四合院内。

    秦经宇摇着一把蒲扇,阵阵的暖风,扫在藤椅上的老人身上,老人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

    “该消停了一下了!俄罗斯那边已经认可了空间站技术项目的合作,你从现在起,不要在继续干涉那边,否则的话,引起众怒,那颗就不好了。”龙皇叹了口气,依然没有睁眼,悠悠地提醒道。

    秦经宇望着龙皇那长而密的白须,低声耐心地解释道:“如果我们将那批军火,转卖到中东,那就能得到数倍的利润。用这笔钱,我们完全可以向俄罗斯和美利坚开价,相信一定能让他们心动!而且俄罗斯的空间站技术,真的有那么强吗?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所以才会介入阻扰。”

    龙皇睁开虎目,凝视了秦经宇一眼,沉声道:“每个人有各自的立场,但记住当大局已定的时候,必须要遵循一致对外的原则。既然你努力过了,没有达到自己的想法,那就选择退步,这叫做进退有度。”

    秦经宇很少会听到龙皇这么严厉的批评自己,连忙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还有,龙组每个成员,都不是棋子,任何一人都是值得尊重的战友。”龙皇没有长篇大论,只是点到即止。

    秦经宇知道他在暗示自己,龙十九在莫斯科牺牲,与自己有莫大的关系。不过,他心中却对龙皇的责备不以为然,龙十九之所以牺牲,完全是因为学艺不精,实力不够,低估了苏韬的战斗力,才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秦经宇又坐了片刻,才告辞离去。

    龙皇望着秦经宇消失的背影,突然觉得有点担忧,秦经宇最近这两次见到自己,似乎少了点什么,咋“龙一,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龙一不知从何处走出,笔直地站在龙皇的身前,沉声道:“苏韬尽管目前看,只是一名医生,但他身上的潜力巨大,龙十九擅长枪法,近身能力也不弱,但被他直接用拳头活生生地给打死了。”

    龙皇徐徐吐了口气,叹气道:“没有人会低估火神那双眼睛,既然是他选择的继任者,那肯定有过人之处。秦经宇遇到这样一个对手,对他而言,也是个挑战。”

    龙一沉声道:“在十九的处理上,他表现得太冷漠了。”

    龙皇淡淡一笑,“无毒不丈夫!他的优点就在于这里。龙组不需要慈善家,需要的是能为了国家利益,放弃人格,放弃自尊,执行普通人难以承受的脏事。”

    龙一知道自己对秦经宇的评价,与龙皇的想法发生了冲突,连忙道:“对不起,我失言了!”

    言毕,他的身影慢慢隐去。

    龙皇自言自语地叹道:“从善如流还是以恶经世,这是烽火与龙组的最大区别,究竟谁更适合这个民族,他俩间的竞争,或许便可以证明,两个组织的建立初衷,谁才是正确的!”

    ……

    淮南省琼金市,水家宅院。

    水老站在一棵老柳下,打了一套脉象术,自从苏韬教了他这套古怪的养身术之后,他每天都会联系,久而久之,不仅身体健硕了不少,整个人还有种返老还童的趋势,比如原本银白的短发之间,冒出了几根黑色的发丝,这让闽南的曹老头羡慕不已,于是丢下了其他拳法,专心致志地练习脉象术,只不过用功太猛,反而适得其反,前几日还扭伤了筋骨,被水老嘲笑了一番。

    阿军站在旁边等水老打完一套拳,才轻声汇报道:“从俄罗斯那边传来的消息,萧副总理此次国际访问虽然遭遇了波折,但整体而言还是很圆满。”

    水老用毛巾擦拭着额头的汗水,道:“那小子的伤好了吧?”

    阿军点头道:“以他的医术,只要不死,自然有办法医治好自己。另外,空间站技术,成功有了进展。苏韬帮助斯捷潘治好了特发性震颤病……”

    阿军知道水老每次对苏韬怎么治疗病人的过程中,会非常好奇,所以他讲述得也格外仔细和详细。

    水老坐在树下,端起了一个紫砂壶,不时地泯上一口,等阿军说了足有二十分钟,他一直没有插嘴。阿军终于说完了始末,水老微微一笑,道:“苏小子,这件事办得不错,有奇兵之效啊!”

    阿军一向严肃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俄罗斯的政党关系,比国内还要复杂。斯捷潘如果因病离职,那之前的努力,就付之东流。而且,秦家那边已经有人与多勃雷宁接洽,准备阻挠这个计划。”

    水老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秦家养了一只猛虎,办事果决,心思缜密,擅长谋局,一环套一环,让人目不暇接,细细一想,他这一代,也只有一两人与他媲美。”

    阿军见水老开始研读《金刚经》,就独自悄悄地离去。

    水老不知为何,少有得看不进书,脑海中开始盘桓一个又一个计划。终于,他丢下了经书,走进屋内,拿起座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老伙计,最近有空吗?”水老语气格外放松地说道。

    “还行,自从半退休之后,就一直无所事事。”那人在电话里,声音洪亮的说道。

    “那你就稍微动一动吧!燕京的老龙,可是一直没闲着。作为他的死对头,你也得应付一番啊。”水老微笑着说道。

    “行啊,既然是老首长的命令,那我就让徒子徒孙们动起来,和老龙的那些小崽子们干上几架。”说话之人,正是烽火组织的创建者火神。

    “至于苏韬……等他回国之后,我想你得找个机会跟他好好聊聊。”水老格外认真地说道。

    火神微微迟疑,叹了口气,道:“烽火可是千斤重任,虽然我相信他的能力,但对他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一旦接受了这个重任,那他以后就不是一个逍遥的小郎中了!”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水老异常坚定地说道,“我相信他的韧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