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93章 妙医力挽狂澜
    排气是将胃部、肠道的废弃,全部释放出来,这里面含有斯捷潘曾经服用的药物残留,苏韬算是给他类似于“洗髓伐脉”,改造了一下他的经络、强化了他的脏腑功能,尽管先天性基因有缺失,但经过这番变化之后,他的身体就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特发性震颤,一般在人的三十岁开始突然发作,是因为人在三十岁之后,身体的五脏六腑开始走下坡路,尤其是肝肾功能下降,加上先天性的基因导致经脉不畅,这个社会就会突然爆发。

    想要治本,就得从斯捷潘的肝肾入手,让他的肝气和肾气盈足,让经脉运行畅通,慢慢消解他体内不受控制的“虚风”。

    观察了两个多小时,斯捷潘悠悠醒转过来,望了一眼陪在身边的葛利高里,声音嘶哑地说道:“我这是怎么了?”

    葛利高里连忙给斯捷潘喂水,低声道:“我邀请了来自华夏的苏韬大夫,为您进行治病,还请您原谅我的擅自主张。”

    斯捷潘望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苏韬,心中暗叹了一声,没想到转了一圈,还是让水君卓引荐的华夏医生,给自己治了病。不过,他现在心中倒也没有那么多的不满,毕竟他此刻心情已经跌入谷底。

    自己得病的事情,已经众所周知,也不怕水君卓拿住这个把柄要挟自己。

    相反,斯捷潘还是挺感恩,自己现在这个情况,正常人都不会愿意与自己接触,所谓明哲保身,但她还是无视外界的看法和压力,给自己积极治疗,就凭这份善意,斯捷潘也应该对水君卓的恩情铭记于心。

    “谢谢水君卓女士!”斯捷潘自嘲地笑道,“只可惜我无法帮助您,促成两国之间的合作了。”

    水君卓连忙摆手,微笑道:“斯捷潘先生,您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调养好身体,至于合作项目,我觉得等您康复之后,再从长计议。”

    斯捷潘摇头苦笑道:“外界传言没有错,我的确得了怪病。而且我父亲和叔叔,都是死于这个病。我一直都在担心,有一天这个家族诅咒会落到我的头上,没想到它还是到来了。人就是这样,虽然拥有财富和权力,但面对上帝的安排,必须接受这个结果。我已经看透了,不过你放心,即使我退出现在的职务,也会安排人继续跟进两国的合作项目。毕竟,如你之前所说,这对于两国的确是一个互相得利的项目。”

    水君卓暗忖斯捷潘在这种情况先,也算是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心中大定,如果斯捷潘还能坚持留任,那么项目合作的可能无疑是巨大的。她笑着说道:“我想您应该和您忠实的家庭医生葛利高里,了解一下您现在的具体情况!”

    斯捷潘狐疑地望了一眼葛利高里。

    葛利高里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低声与斯捷潘道:“您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各项指标已经正常了。”

    斯捷潘难以置信地抬起手,盯着自己手掌研究许久,的确他的手掌不再颤抖,他试图摇了摇颈部,比起之前更加灵活,能扭转的弧度变大了。

    “我的病真的好了吗?”斯捷潘惊喜地说道。

    葛利高里淡淡一笑,道:“至少您目前是健康的,看不出任何与常人不一样的地方。不过,还会不会复发,必须得问问给您治病的苏韬先生。”

    斯捷潘满脸期待地望向苏韬,水君卓将葛利高里和斯捷潘的对话,翻译给苏韬。

    苏韬笑了笑,道:“您的病属于遗传性基因病,所以想要永远保持病症不复发,需要长期服用汤药。我给您开个药方,起初每天早晚服用一次;三个月之后,每天服用一次;一年之后,每个月服用三到五次,这样你的病情就能稳定下来。”

    苏韬采取的是用药物来延缓他肝肾的阴气,让他的肝肾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这样就可以避免再次引发“虚风内动”的情况。

    葛利高里此刻对苏韬的医术,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尽管他不了解中医,但决心从今天开始,就得研究中医理论,找到它为何如此神奇的原因。

    苏韬让葛利高里给斯捷潘准备一份食物,因为斯捷潘现在身体很虚弱,完全是因为过去一段时间,整日酗酒,没有正常的饮食,身体缺少能量。斯捷潘吃完了三明治和一杯牛奶,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家中佣人已经买来了中药,苏韬检查了一下是否正确,然后就演示给佣人看,如何熬制中药汤。

    等药汤下腹,斯捷潘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自信地说道:“我感觉整个人脱胎换骨了,不仅手掌没有失控感觉,而且感觉浑身充满力气。”

    苏韬暗叹了一声,斯捷潘并不知道自己多么幸运,他用天截手刚才为斯捷潘“洗髓伐脉”,相当于给一台破旧不堪的汽车,不仅上了机油,还休息了关键的发动机和相关的部位,斯捷潘现在的身体功能,可以说与三十岁差不多,只要好好调养,以后多活个五到十年,也是合情合理的。

    从古自今,没有人能长生不老,但采用中医的养生之术,延缓衰老,延年益寿,这却是能够实现的。

    葛利高里凑到斯捷潘耳朵里,低声说了几句,虽然他看不出玄机,但还是明显感受到斯捷潘有种变年轻的症状,因此将自己猜测告诉了斯捷潘,这让斯捷潘感激不已。

    谁不想变得年轻?斯捷潘暗自点了点头,微笑道:“苏神医,请你务必赏光,在我家中享用午餐!”

    斯捷潘很少在家里宴请宾客,这是他所能给出的最高标准的敬意。

    “谢谢您的好意,那我就恭敬如从命了。”苏韬等水君卓翻译完斯捷潘的话,他爽快地答应了在他家中享受午餐的邀请。

    谁会稀罕一顿单调乏味的俄罗斯午餐!

    他只是看中斯捷潘和水君卓的关系能否更进一步。

    在等待午餐的期间,斯捷潘开始不停地打电话、接电话,他现在的病已经好了,只觉得浑身充满了精力,所以开始筹谋反攻。

    多勃雷宁太过于盲目自信,他低估了斯捷潘的战斗力。斯捷潘安排人整理多勃雷宁的资产情况,主要是在国内外的隐匿资产,其实这项工作早已秘密进行,只是一直都捏在手中,没有打出底牌而已。

    ……

    俄罗斯政坛引发了一场小规模的震动,由一份举报信牵动了一连串的政客,其中多勃雷宁是最主要涉案官员,多年来,利用权力,在参与其他国家的航天合作项目中,收受了大量贿赂,涉及金额高达3.5亿元美金。

    至于牵涉到“怪病风波”的另外一名航天局副局长斯捷潘,多次出席公开场合,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非常健康,并没有外界谣言,自己患上重病,也就彻底打消了外界试图让他免职的压力。

    斯捷潘与水君卓私下接触多次,对于华夏和俄国在空间站技术项目进行了细节的探讨,虽说双方还有争议,但大方向已经确定,只是为了计较交易的利益分配细节,因此此项合作已经纳入日程,算是水君卓任职驻俄大使馆交出的第一份成功的成绩单。

    萧副总理在俄国的访问时间也有所延长,继续按照此前定下的行程,访问了俄罗斯境内的多个城市。商业代表们因为两国关系有所缓和,受到了各地的热情招待,并陆续达成了近十个重要的投资意向,总而言之,此次俄罗斯访问之行,虽然过程坎坷,但最终结果却是让人满意的。

    在俄罗斯的最后一晚,访问团在酒店里进行了一次临别宴会,薛秘书长主动找到了苏韬,他虽然酒量不错,但明显不适应高度伏特加,面颊腾出两抹红光,眸光中透着醉意,他笑着说道:“小苏大夫,我必须要跟你说一句心里话。”

    薛秘书长可是副部级干部,放在一个省的话,那就是副省长级别,苏韬虽说起初对薛秘书长的印象一般,但也知道跟他打好关系,对于自己有很多好处。

    “还请您指教!”苏韬谦逊地笑道。

    “刚才萧副总理,私下已经跟我交代过。此次俄罗斯访问,你以医术屡获奇功,力挽狂澜,居功至伟!所以要对你进行嘉奖。不过,萧副总理也找不到合适的奖励形式,所以他就委托我跟你交代一句,在国内遇到任何问题,你直接找到我,我会给你协调解决。”薛秘书长口头承诺道。

    苏韬知道政客的话,你永远只能信一半,不过薛秘书长既然能这么说,自己已经觉得不错了。他想了想,笑道:“我还真有事情要麻烦薛秘书长!”言毕,他将岐黄慈善即将要举办慈善拍卖会的消息,透露给了薛秘书长。

    薛秘书长微微沉吟,用力地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就承诺,届时我一定会参加这个拍卖会,另外你如果缺少企业参加的话,我也可以给你提供一份我个人比较熟悉的企业名单!这些企业每年都会参加慈善活动,相信他们会赏光的!”

    苏韬心中大喜,没想到薛秘书长这么爽快,笑道:“那就先感谢您了!”

    “小事一桩而已!”薛秘书长心中暗想,能结交苏韬这样的神医,以后用得上他的地方多了。